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55

_分节阅读_25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南瑾微笑,她还真是不死心啊.

    “苏苏,日消百的不记得,那看仁)后吧.等你哪天白己发现了,再告诉,我是不是喜欢你。”倘若他做了这么多之后,人家还感觉不到爱,那他还有什么好悲哀的?

    流苏还想说什么,敲门声传来,小二端来红枣水,流苏道了谢就接过,把红枣放在桌上,

    坐回床边,“喝糖水吧,你好像不喜欢喝这种东西,不过一汇哭喝。

    南瑾也很干脆,连让她表现的机会者刚受有,接过碗就灌了下去。

    “你要小哭趣一会儿,等如玉回来,我再叫醒你.’梳办温柔地说道。

    南瑾摇头,“她回来了?

    “南瑾,苏苏,东西准备好了,楼下的马车里,你要帝苏苏去雪山做什么?’如玉好奇地

    问道。

    南瑾解释,“她体内的盅虫要在寒潭中才能温顺,雪山里这儿不远,山顶的气温和寒潭差

    不多,可以一试。

    盅虫留在她体内越久,对流苏的身体越不好.

    苏苏拿着如玉给的衣服走到屏风后面换下,才一身情爽地出来。

    “我和你们去,.

    1“我泊龙雪梨会路走偏锋对小白不利,情风虽然武功高强,可他和无清的纠葛

    我始终害泊会坏事,你进宫去保护小白吧,我们会尽陕回来.

    如玉也不罗嗦,沉声保证,“我会的?

    而且萧绝那么疼小白,定然也会护她周全。

    “小白是谁?”马车上,南窿在检查着所需的药材,如玉办事的确让人放心,准备的干粮

    也够充足。

    “小白’南瑾手顿了顿,微笑道:“一个讨人喜欢的小丫头.

    梳办嗯了一声,马车行驶了连夜出城,中午吃过饭之后,流苏体内盅虫苏醒,她板力忍住

    ,斜躺在马车里,紧紧地咬着袖子,痛苦得冷汗淋了离

    好锐利的痛,玉脏六腑者『被啃咬着,那种可泊的疼痛又袭了过来,眼睛刺痛,耳膜阵痛,

    喉咙如火烧,四肤也渐渐僵硬,呼吸开始困难,浑身上下剧烈地痛,比起第一次发作更猛烈,

    为了转移痛苦,流苏拔下朱钗,对准手臂狠狠地刺下,半途被截住手腕

    南瑾刚给她买了点心,一回来就看见计袖心魂俱裂的一幕,不由得历喝,“你做什么?”

    他扶起她,狠狠地撬开她的牙齿,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流苏已经痛得神志不情,自瑾叹

    开纱布,夺过她手里的朱砂,在那道鲜明的伤口上又划了一道很长的口子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90章

    。女儿国西北部的秦州南部有座大雪山,从女儿国出发,一天的时间就到了?  为了顾及流苏,南瑾放漫了速度,天黑的时候才到达秦州。

    流苏一路上盅虫发作两次,折腾得她死去活来,南瑾放血喂了她两次,一次比一次多,失

    血过多的脸渗白如纸,他皮肤本就偏白,血色褪后脸色很是吓人,如献上一个冰冷无温的白面

    具。

    “你还好吗?’流苏担心地看了他,秦州的天气偏寒,入夜之后,从雪山刮来的风更是寒

    冰,宛如隆冬。流苏给南瑾穿上裘衣,细细地裹好,袖脸奋看起来差板了,说他屏弱吧,那双

    眼睛却又分外的冷厉。

    南瑾点点头,“无碍.

    两人找了一家客栈落脚,掌拒见两人脸色者『差到板点,乍一看上去就像一对病得陕要归西

    的小夫妻。忍不住给他们投去同清的眼光,南瑾看得手蠢蠢欲动,有种挖了他眼睛的冲动,这

    叫什么眼光?

    掌拒被这记强而有力的冷光一扫,差点冻死,哆嗦着让小二把他们帝去房间。

    “南瑾,过来休息.”到了房里,流苏放下包袱,二话不说,强逼看自瑾趣下,他的脸色

    看得她心里冰冷冰冷的

    “你也别陀活了,过来睡觉.’南瑾强硬地道,流苏傍晚的时候盅虫才发作一次,晚上蠕

    动得漫,他又日琦民针制止,晚上应该不会折腾流苏。一想起流苏被蛊毒折腾得几乎渐自裂肺的

    模样,他就想把龙雪梨大却八块.

    流苏摇头,压着他的肩膀,拉过棉被盖着,她目光如水,像是一股温泉紧紧地包裹着南瑾

    因失血过多而冰冷的肤体,暖得他心头战栗。

    “南瑾,你好好睡一下,我去给你煮点东西.’流苏说罢,柔清一笑,如一夜梨花满树绽

    放,美得柔和夺目,南瑾一下子看得有些痴了。

    “你失血太多了,光吃几颗红枣根本就没用。你这样,我一晚上也不会安心的,你看看你

    的脸色,鬼一样的白。’流苏J喇念几句。

    “这种事吩咐小二一声就行.’南瑾哪舍得她劳累,蛊毒发作一次,流苏就如死过一次般

    ,身体被掏空得彻底,会觉得无比疲惫,南瑾看得出来她很累,比他更累,却强撑着精神,倔

    强固执地想要照顾他。

    这是一种心清,无法解脱的纠结。

    “我去.’她不窖分说地站起来,叮拧他一声就出房,她必须做点什么才能减缓心中的魄

    疚和伤痛,排解心中的郁结和难受。

    有钱好办事,银子给足了,她又要亲白动手,厨娘白然愿意,流苏给他熬了几道补血养身

    的药膳。

    炖着药膳,火光映着她苍白疲倦的脸,情冷和火光相交替,整个人者『蒙上一层薄薄的空洞

    明天就到雪山了,应该不用喝他的血了,腥甜的液体每次流入喉咙,滚烫得如要焚烧她的

    玉脏六腑,心如刀纹,她者『有种划开她手腕的冲动,仁)血补血的方式,来守护着他。

    风南瑾

    我想不起来,怎么办?

    我心疼了,怎么办?

    无意识地搅动着灶里的柴火,啪啪的声响,犹如小石坠落在心头,掀起急促的涟漪。

    顺其白然口巴.

    不用徘徊,不用迷茫,顺着心意走下去就好。

    她本来就是随遇而安的隆子。

    爱清,本来也是一场随遇而安.

    药膳好了,流苏端到房间里,自瑾饥饥地睡着,她舍不得叫醒他,又坐了一会儿,直到药

    膳扮受那么烫了,她才叫起南瑾。

    “好喝吗?’流苏浅笑着,心满意足地看着他一口一口地把药膳喝下去,倍感满足,双眸

    亮亮的,好似等着夸奖的孩子。

    南瑾不负她望地点头,她这几年跟着风夫人,手艺长进不少。

    暖暖的药香暖昧地在房间里缭绕,R4,,I乖乖喝汤的声音,温馨静好,美好得令人心颤

    流苏看着他的脸色因为热气而浮上红晕,安心地笑了。

    这样看起来好多了,没那么苍白?

    “苏苏,你也喝一口一’南瑾舀了一汤匙,送到她嘴边,流苏反射隆地张嘴,被他喂进嘴

    里。

    南瑾笑了,潜意识反应真好.

    小半的药膳被南瑾反喂给流苏了,过后流苏才想起来,分享一份膳食的他们好亲密,就像

    天生就该是一体的。

    脸蛋蹭上一朵红云,眼角飘见他风轻云淡地喝着,好似毫不在意似的,流苏的心如有一只

    小猫在挠着,眼光不白在地飘,又不由白主地飘回来。

    南瑾偶尔眼角抬抬,见她满脸通红,唇角掀起,心清大好.

    好不窖易把药膳者『喝了,梳办情情嗓子,“还要不要?”

    南瑾摇头,再喝一次,她就要爆血而死了吧?

    她者『为人妻玉年的人了,在某些方面依然青涩如清窦初开的少女,窖易害羞。

    流苏打开热水,给他洗脸洗脚,细心地服侍着,洗脸过后用温水泡着毛巾,洗去他手腕上

    血迹。

    秀丽的双眸拧得死紧,“上药好不好?

    伤口划了两道口子,深可见骨,仕梳办看来板为狰狞,她低哑地道:“明天不是去雪山了

    吗?应该不用喝了,我给你上药好不好?

    “还有一次.’南瑾风轻云淡地放下袖子,遮去狰狞的疤痕,见流苏一脸又要哭的表育

    他叹息,“傻丫头,别伤心了,又不是什么要人命的伤,你多给我煮几次药膳就能补回来了,

    对了,我不吃萝卜,下次别放,记得啊.

    流苏一匪,刚刚药膳里的萝卜好像者『进她嘴巴了,她后知后觉,又脸红了?

    抬眸瞪了他一眼,端着铜盆出去。

    流苏在外头打水洗漱过,看着月亮一点一点地升起来,入夜的气温节节降了,寒风萧索,

    流苏越发纠结了.

    他们好像就要了一间房.

    还是以夫妻的名义,可他们明明不是夫妻呀,房间里就一张床,她睡地板吗?

    可人家的理由很充分啊,泊她半夜盅毒发作。

    流苏就纳闷了,他不是说再喂一次血就够了,听口气是明天才会复发,今晚应该没事的,

    那他干嘛比自冲冲地说泊她盅毒发作?

    磨磨蹭蹭在外面半天,寒风从雪山方向吹过,冻得人脊骨发凉,流苏卷了卷身子,莫不是

    真的要睡一张床口巴?

    她去马车了过一晚成不成?

    寻常面对他就心跳失速,倍感压迫,要是在菠在一起,她敢打赌,她一夜就别睡了?

    “南瑾,我觉得男女授受不亲,还是再要一间房吧?’流苏白言白语,转而又摇摇头,瞧

    她说得这么暖昧做什么,好似人家迫不及待要那什么她似的。她又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美人,

    身材也如四季豆,这么说是不是会显得白作多清了?

    梳办钊‘闷地抬头看看明月,这天真冷,要是在走廊里过一夜会不会感目?他那么疲惫,应

    该睡着了口巴?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