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56

_分节阅读_25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流苏在外头晃了半天,实在是没地方去了,又回到房门前,纠结着进去还是睡走廊。大半

    夜一个大姑娘家在客栈里闲逛,要是被人看见,还以为她想要当小偷呢。

    “你再不进来,我发火了?”自瑾特有的情冷声音透过门扉阴阴里飘出来,三岁小孩者『懂

    得看人脸色,流苏白然也是不例外的,听着口气,明显是风雨欲来嘛.

    他还有理了.

    明明是他腹黑来着,客栈又不是没房间了,默负她做什么?

    梳办还是硬着头皮推门进去了,床上的雪衣男子脸色阴阴的,眸子如钉子般刻在她脸上,

    “我是供水猛兽口马?

    “不是.’流苏小声应着,转而又不服了,明明是他不对,为什么他要在这儿听他训话,

    好似挨骂是她活该似的。

    “过来.’命令句,南窿脸奋不太好,自己构不看白己是什么身体,敢在寒风中晃那么久

    ,他要不出声,她是不是就打算在走廊里过一夜了?

    他早就知道她在外头纠结磨蹭了,本来好整脚服地看着她能坚持多久,没想到随着时间的

    流近他倒是沉不住气了。这儿靠近雪山,天气很冷,她今天盅虫发作两次,身体早就吃不消,

    再不喊她进来该生病了。

    到时候还不是白己要心疼。

    比坚持,她还真有两下子.

    流苏想着她要不要意思意思地反抗一下,虽然知道没效果。

    眼角飘拼袖脸奋冷胜胜的,流苏心里目出来的勇气一下子被镇压下来,小绵羊般乖乖地上

    床,睡到他旁边去,中间隔了半个枕头的安全距离。

    南瑾袖子一动,油灯就熄了,听着骤然加速的心跳声,黑暗的男子唇角缓缓地上扬,便躺

    了下来。

    赶了一天路,两人者『累得要命,南瑾刚刚困得要死,现在反而精神了,流苏背对着他,僵

    硬地躺着,动也不敢动,身子拼命地住里头缩。

    诡异的一幕.

    夜很静谧,窗外寒风呼啸,冷气冻人,这一方小小天地却暖昧朦胧,暖气四溢,黑暗中只

    听到不知是谁的心跳,流苏脸红地捂着心口,仿佛只要捂着,她便不会再跳似的。

    压迫啊

    紧张

    倏然腰间一紧,流苏晾呼一声,就被人扯进坏里,“风风南瑾”

    “闭嘴,目重觉.’南瑾实在是看不过去,声音冷胜胜的,却含着一丝隐藏的宠溺。

    流苏瘪嘴,挣扎了下,纠结地发现,他的臂弯如铁般。

    “苏苏,你真温暖.’南瑾声音微微软了。

    流苏听得心头一颤,眼睛热热的,紧张的心清倏然不见了,满满的,者『是感动和喜悦。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91章

    。后半夜气温越发冷了,两个疲惫至板的人竟然意外的有精神,客栈没暖炉,房间里很冷,  目重在一的两人白动白发地靠在一起取暖,黑暗中只看见两双晶亮晶亮的眼睛,深邃而宁静。

    梳办缓缓地放松白己紧绷的神经,身体也软了下来,倒也没那么紧张了,只是心跳还是不

    找所错地乱蹦,脸上热热的,她庆幸这是晚上,南瑾没看见她一脸的红晕。

    她的记忆中,从没有过如此不知所措又意外宁静的晚上,之前的随遇而安,过得也算平静

    ,可午夜梦回,总感觉强大的孤寂包围着自己,想要抓住什么却握着一缕情风的无奈和凋限。

    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做什么者『是空空的,如今感觉缺少的那部分回来了,连灵巩者『觉得满足。

    她不知道是什么,隐约知道和身边的男人有关,她J亡励过,迷茫过,困惑过,现在却想着

    暂时放下那份沉重空白。

    刚刚看着灶里的火光,她就觉得一切顺其白然,随遇而安,也是一种福气。

    这是一种生活态度,不管是方媛媛,还是方流苏,或者是现在龙初晴,这者『是她对生话的

    态度,平静地接受她所面临的环境和路。

    她想要的,她争取,她接受,她不想要的,她逃避,她拒绝。

    与其像前段日子那么喘喘不安,仿徨迷茫,还不如做回白己,活出白己,才是对身边人最

    好的选择。

    人生短短数十年,最难做到的便是洒脱,她的记忆已经失去了,能否回来要看她的造化,

    既然如此,她也没有必要为了她再怎么努力也做不到的事清而苦脑。这些天困惑着自己的问题

    也解决了,整个人者『觉得轻松了很多。

    南瑾说得对,白己的记忆还是自己想起来感触最深,若是听别人讲,和听着别人的故事没

    区别。

    她就等着,她当成它暂时离家出走了,等过段时间,也许它找到回家的路,若是一直找不

    到,她就重新创造。

    “睡不着吗?’两人静黝躺了一会儿,自瑾牡声问道,特有的情冷揉和着令人安心的味

    道,横在她腰间的手收紧,有些霸道地扣着她。

    流苏身上熟悉的暖暖药香,让他身心放松,灵魂者『觉得惬意。

    “在想一些事清.’流苏是个实在的人,很诚实地告知,靠着胸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流

    苏浅浅一笑,凝眸问道:“南瑾,你一生最迷茫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你现在迷茫吗?’南瑾不答反问。

    “前一刻钟是,

    “为什么这么问?’南瑾享受着软玉在坏的舒服,梳办户音低低软软地绕在心尖,缓缓地

    围绕,撩拨,让他眷恋沉醉。

    若是苏苏对他有所好奇,那是好事,难免雀跃,清绪随之起伏。

    “我看你做事果决,眼光坚定,又是一副什么事清都掌控在手,无所畏嗅的模样,是不是

    从来不用担心将来会发生什么,曾经发生什么,不曾犹豫过,也不曾仿徨过?每次我看你见微

    笑,就想到运筹帷幌和胸有成竹四个字,天塌下来,你也能把它再次撑起来的感觉,虽然知道

    这是不可能的,可你就让人有这样的感觉,所哪很好奇,你迷茫过吗?’流苏眼光柔和,有

    些少许的好奇,也有少许的困惑,像他这样的强大的人,应该是没有弱点的。

    只有有弱点的人,才会有软弱的清绪,他能在龙雪梨面前如此放肆,白有他引以为傲的资

    本,如别人的世界里,如神抵一般存在,他人只能仰视他,佘拜他,又怎么会想到,神,是有

    弱点的呢。

    原来重逢后白己在她眼里是这样的,南瑾笑了,这是他一贯的样子,白小他就学会隐藏清

    绪,不允许白己软弱和犹豫,不管是在商场还是政坛,风南瑾一直为所欲为,呼风噢雨,只要

    他想做的事,从来没有失败过。这样的环境,白然产生了无仁)抡比的优越感,他有足仁)赦肆狂

    傲的资本,不介意把他人者阴即良地踩在脚底下。

    直到他遇见他此生的克星。

    因为她,他尝试了人生最无数的第一次。

    笆一冷户、劲笆一冷为I白痴一样下丽一扣俘护一个人笆一冷昨多干人聆听而肖径干撇

    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恐嗅,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冷借,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冲动,第一次尝到被拒绝

    的苦涩。

    第一次知道,原来他并不是无所不能。

    第一次知道,原来世上还有一个人,他愿意为她付出一切,甚至是生命,也可以为了她,

    放下白尊高傲,受尽羞辱折磨而活下来。

    第一次知道,他也会患得患失,开始失去白信,开始迷茫仿徨。

    第一次知道,有种感清,叫万劫不复,而他悲哀得发现,白己于件阳十?

    第一次知道,原来风南瑾也只是一个笨蛋.

    “还有呢,除了这个,在你眼里,我还是什么样的人?’夜色把一切浮动的清绪俏俏窖纳

    ,男子的声音如蛊惑般,帝来致命的诱惑。

    流苏抬眸,见他眼光深邃专注,如一潭卷动的漩涡,要把她狠狠地吸进去,卷入他的世早

    里。心跳失速,流苏顿感有些院张,本来因为拥抱而贴在她胸前的手无措地握成拳头,空气显

    得一些稀薄和珍贵,本是寒风萧萧,她却觉得好热。

    这话的意思好暖昧,撩拨得人心头厚动。

    流苏有些不敢面对这么直接的南瑾,南瑾却不肯放过她,似要逼出一个答案来,扣着她的

    月到司手劲越发大了,逼得她抬起头来,看入他专注的眼光里,“不许逃避.

    流苏静谧地看着他,眼光中流转着一种复杂的光,空气中的暖昧越发朦胧,流苏眼里的清

    绪被人一一看入眼底,无可遁形,她逃,他追,不肯放弃,最终她投降了。

    “很孤寂.’流苏轻声道,声音有着心疼,第一次见南瑾的时候,那道落寞的身影就一直

    在心中盘旋不去,没想起一次,她就心疼一次。

    南瑾手臂略微僵硬,流苏感觉到了,嫩白的小手温柔加覆在袖手背上,南瑾反手,十指交

    缠,柔软熟悉的触觉赶走他心里的苦涩,流苏接着道:“臀华落尽的孤寂,我记得有本书上说

    过,越是站得越高的人,心里就越孤单,曾经得到过陪伴又失去的人,会越加寂寞。我想你应

    该两者者『有。冬儿说,雪衣公子好漂亮,她从来没见过那么漂亮的男人,而我却觉得,雪衣公

    子好让人心疼,虽然当时你刚默负过我。看见那样的你,只想让人站到你身边去,给你温暖的

    笑窖。

    “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你,感觉很熟悉,心里酸酸的,又不知道为什么。我记得我说不认识

    你的时候,你脸色的表清让我很冲动地差点打白己一个耳光,回来的路上时候一直心绪不宁,

    总之一切者『是莫名其妙。第二次看见你的日何节,没料到你会出现,看见你被调戏,我觉得很

    ’梳办叹着</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