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57

_分节阅读_25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唇,眼光一闪,有些说不下去,嘴巴如拴住似的,停顿好久,自瑾静静地听着

    ,唇角上扬,也不催促她,等着她把话继续说完,梳办饥默好久,不断地给白己筑万里长城,

    蔫下去的勇气又目上来,“我觉得很生气”

    南瑾无声笑了,傻丫头吃醋了?

    这个认知让南瑾觉得,或许当初轻薄他的男子用不着玉马分尸,冲这点也该给他留个全尸

    她纠结地拧着手指,“你说我奇匡是吧?明明和你什么关系也没有,你做什么是你的事,

    我却觉得真生气,看见你把人家打到河里,我又觉得开心又错愕,简首构是一团檐,再后来的

    丽王府从阁楼上看见你,我我是很开心的,要不是你默负我”

    接下来的话咬咬呜呜,南瑾听得不是很情楚,大慨知道这傻丫头说她后晦打了他,.,I,#

    巴越掀越大,看她认错态度良好,清操大好,其实他一点也不介意被她打了。

    “其实我应该料得到之前我们是认识的,关系还很密切,只是你对我好似若即若离,有时

    候有觉得是白己白作多清。’流苏似是小炳自瑾的态度,明明感觉他走进又倏然退开,这是她

    见到自瑾仁)未的心理变化,知道他会在丽王府住一段日子,梳办象一感觉是喜悦,有多一点的

    相处时间,没想到却发生这种事。

    “这么听着,怎么这么像表白呢?’南瑾陇然大晤般说道。

    流苏大窘,脸色更是发烫,一把推汁自瑾又想躲回龟壳中,被南瑾擒住双手,硬着扣着她

    ,低低的笑声在她耳边响起,热气吹得流苏的耳朵脖子有些痒,心里如兔子蹦上蹦下的。

    倏然耳垂一热,那是她的敏感地,倏然被含着挑逗,梳办徉身一颤,差点呻吟出声,脖子

    者『红透了。

    “你放开我.’流苏羞得想要躲起来,却发现白己整个身子者阴舌在袖身上,好热

    猫儿似的声音挠得人跟是心痒痒的,就想把她这么默负了去。

    “别动?’南瑾的声音沙哑透了,他们很久没在一起了,南瑾除丁梳办之外从不会多看别

    的女人一眼,好不窖易有上下其手的机会,白然如干柴烈火般狂烧起来,他心里也明白,只要

    稍微用点技巧,流苏就会滩成一江水,任他为所欲为。

    但南瑾却费尽所有的白制力把控制住四处游走的清欲,在一切还是借懂的流苏面前,他有

    种执着的坚持。

    这样的夜,并不适合发生什么.

    南瑾把头埋在她脖颈间,喘息缓缓平复下来,真是白作白受,他白嘲了下。

    流苏当真不敢乱动了,乖得和绵羊一样。

    “这回不纠结我们过去的关系了?”良久之后,南瑾才轻声问道,他比谁者『希望梳办能放

    下过去,虽然他给她的回忆者『是美好的,萧绝给她的回忆伤害居多,这样对他不公平,但,他

    就是希望她能一切从头来过,过去那些在她身上发生过的,他知道的,还有他不知道的,者『太

    沉重,忘记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流苏摇头,道:“不纠结了,顺其白然吧.

    跟着心走,起码她知道,她现在很喜欢南瑾.

    至于过去,应该也是喜欢,不然印象不会如此深刻。

    “你就是这个隆子,总是很平静地接受命运给予你的一切,不管是公平的还是不公平的,

    我真想剥开你脑子,看看你是什么构造的。’南瑾语气听不出喜怒来。

    “和你当然是不能比的.’流苏笑笑道。

    自瑾峙峙,梳办笑笑,有些困了,可有些事却又想HAM.t咬着唇犹豫,该怎么说出口

    呢。

    “身体有没有不舒服?’南瑾倏然问了声。

    流苏摇头,盅虫傍晚喝过一次血,“你的血为什么能养盅虫?用别人的不行吗?”

    “这是南疆纳兰家的一门绝技,盅虫在沙模的烈焰地帝以三十六种毒素喂养而成,这种盅

    虫的潜伏期很长,仁)特殊的琴音可以强行唤醒,中盅毒之人,先是失去味觉,接着耳不能听,

    再接着是浑身僵硬不能动弹,后来舌头僵硬,不能说话,最后眼不能见,最后油尽灯枯而死。

    当初纳兰家就是靠着这种巫术横霸整个南疆,我的血能解百毒,是它最好的养料,有它,盅虫

    就不会吞噬你的身体。’南瑾平静地解释。

    流苏听得毛骨谏然,不敢相信世上竟然有此等可泊的蛊毒,背脊一阵阵发凉。

    南瑾似是感受到她的僵硬,轻拍着她的肩膀,沉声道:“别担心,一切有我.

    “好可泊.

    “龙雪梨也狠了点,不但用巫术封了你的记忆,还在你身上下这种恶心的东西,果然最毒

    妇人心.’南瑾说得咬牙切齿,要不是他游历天下时刚好仕自疆学医,对纳兰家的蛊毒颇有研

    究,流苏这次必死无疑。

    “那皇位真的那么重要吗?’流苏不理解,“左拥江山,独享百年孤独,权力欲望只不过

    是过眼云烟,何必争死争活?”

    “你这么想,不代表所有人者『这么想,要不然白古cA也不会有那么多男人丫哭江山不要

    美人,呼风唤雨才是强者的世界.’南瑾淡淡地道,那匹而腥的事由他说来,变得很平静。

    “那你呢?’流苏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自瑾牡笑,“假如美人是白己非要不可的那位,白痴才会选江山?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92章

    。白鹿雪山以险峻著称于世,雪峰皎洁,气势磅礴,随着时令和阴晴的变化,白鹿雪山时而  霞光满天,时而风起雪丫献

    雪山不仅气势磅礴,而且秀丽挺拔,在碧蓝天幕的映衬下,像一条银色的白龙在作永巨的

    飞舞,山上裸露着一些石老的松林和弯曲的小河从山顶遥望,神秘莫测,阻挡了世人窥探的目

    光。

    雪山下,站着两道灵秀的人影,南瑾的眼光有些昏眩,挺工地站在雪山下,昨晚刚有一点

    的血色又全部尽褪了,白得和雪山同色。刚刚在马车上,她的蛊毒又发作一次,南瑾发现及时

    ,马上给她喂了血,抑制她体内蛊虫,南瑾发现的早,她并未受什么折磨。

    倒是南瑾身体就颇吃不消,蛊虫的胃口被他养习了,血放得越来越多,流苏被迫接受他的

    灌血,直到自瑾觉得可以了他才收手,血液流失太多,南瑾身体早就抗议,他眉宇间的疲劳也

    越来越明显。

    流苏昨晚并不焦次菠觉,第二天天蒙蒙亮就俏俏地爬起来给南瑾做药膳,逼着他全部灌下

    去,还准备了路上吃的,他刚放完血,流苏就让他把药膳者『吃下,起码能补补身子。

    最后一次了

    流苏努力地说服白己,不禁有些限起龙雪梨来.

    “你怎么样,头还晕么?’流苏扶着他,担心地问道,自译招抨头,尽管面无血色,依然

    不减他眼里一份强硬,修长的身材如蕴藏着无穷的力量。

    就算要倒下,也要等他把流苏身上的蛊虫引出去。

    流苏用裘衣紧紧地裹着他的身体,南瑾的体温微寒,流苏担心地看着这副挺拔却瘦削的身

    体,他能不能吃得消雪山上的寒风呢?

    分翁有些即将会失去他的恐嗅,下意识地握紧他的手,不会的,他那么强大,那么白信,

    不会那么窖易倒下的。

    “别担心.’南瑾回头一笑,声音坚定,刹那间她的恐嗅又消失了,好似这副窖颜是天地

    间唯一的亮点。

    是她半生沉浮中和煦温暖的风。

    是她宇宙供荒里无所不能的神。

    流苏勉强地笑开了,主动拎着包袱,南瑾一把夺过,却被流苏抢回来,她如守护着小兽的

    母兽那般警隔,抱着包袱不肯松手,就是不肯给他,双眸冷情中透出倔强来。

    “苏苏,给我.’南瑾冷着脸,他可不想让她拎这么重的东西。

    这包袱很沉,如玉准备了好些天的干粮等杂物,流苏力道虽然不大,却不肯让南瑾来拎着

    ,她理直气壮地反驳,“你看看你的脸色,做什么要逞强?我又不是三四岁孩子,连这点东西

    也拎不动,你要半路出什么事,我怎么办?”

    “不会有事.

    “那可说不准,这儿是雪山,山上狂风大作,连方向也看不出,谁知道会不会走丢了,你

    要空着手保护我.’流苏坚持,就是不肯给他。

    “不会走丢.’依然是四字真言,霸气如斯。

    流苏火也上来了,她就是不喜欢他什么者『揽在白己身上的决绝,她又不是废人,“再坚持

    下去,天黑也别上去了?

    南瑾咬牙切齿地瞪她一眼,她变叛逆了,仁峭百从不会反抗他。

    他阴着脸扯过她,两人便上了雪山,两道雪色的人影缓缓地融入白鹿雪山漫边无际的白中

    雪地上蜿蜒出深深浅浅的脚印,有大有小,在不停地交错着,蜿蜒向山顶。

    路上简单地用了一些干粮,流苏冷得打哆嗦,她给南瑾准备的药膳冻成了冰,流苏郁闷地

    看着,本来想要丢掉,南瑾却制止她,她只好作罢。

    流苏早就习暖了四季如春的凤城,一下子上雪山,她两只腿冻得和冷铁一样硬,四肤者『似

    被人固定似的。

    自瑾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他有内力护体,但是失血过多,身体吃不消,路上停下来休息

    了好一会儿。

    狂风大作,卷起无数雪花,风刮在脸上和刀子似的疼。

    好不窖易到了山顶,自瑾牡车熟路地在背风处找到一个岩洞,里头有一张石床,还有锅碗

    瓢盆,很像是捕猎的猎人们遇到暴风雪的避身之所,角落还有一些干柴火。其实在白鹿雪山上

    ,这样的岩洞很多,因为雪山上奇珍异兽很多,悬</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