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58

_分节阅读_25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崖峭壁上又生长着珍贵的药材,如雪莲,灵

    芝等,吸引着猎户和医者,雪山上气候变化莫测,山上定然有很多临时住所似的岩洞。

    “你怎么那么熟悉?’流苏诧异地问道。

    “我查过雪山的地形,这座雪山的猎物最多,最受猎户们喜欢,山上定然会有岩洞。’南

    瑾接过她的包袱,拿出点火石,点火生暖。他简单地捂了简易灶,取来雪水,又把事先让如玉

    准备好的药材放上去熬,南瑾做这些做得很着急,却不院不乱,一切者『井井有条。

    “苏苏,你在这儿准备取暖一会儿,我出去一下,别乱跑.’南瑾说罢起身,流苏喇一声

    站起来,“我也去.

    “不行,时间很紧,帝着你不方便,山顶非常凶险又窖易迷路。我很陕回来,你千万不要

    出井。南蓬命今着说罕匆匆防防献出井了流苏味了声敲存昊风雪甲n一阵狂风卷过,流苏打了个寒颤,浑身冰冷。

    她只能乖乖听话坐了下来,不时地添柴火,雪山的气温真的好冷,她的脸部者『有些僵嫂了。可很奇匡的是,平时在体内京城会蠕动的蛊虫却意外的毫无动静,它不打扰她,流苏白然是

    乐得高兴。

    手放近了火堆取暖,梳办觉得这是一种很特殊的体验,虽然她有些害泊,整个岩洞空荡荡

    的,外头狂风呼啸,大雪飞扬,暴风雨正凌虐着。流苏是不是者『看着岩洞口,急切地渴望能南

    瑾能陕点回来。

    他说雪山很凶险,又窖易迷路,他会不会迷路,会不会出事啊?

    可千万不要,流苏坐着,身子暖了一会,她便站起来拢拢身上的衣服,走到洞口,一阵暴

    风雪席卷而来,动得她脸者『僵了,暴风雪过后,略微看得情雪山上空旷皎洁的一幕,看不到南

    瑾的身影。

    还不等流苏仔细看,又是一阵暴风雪袭击而来。

    狂风怒吼,如咆哮着的魔鬼,山顶常年吹着阴冷的风,吹得流苏心里也凉胜胜的,南瑾,

    他去哪儿了?

    不安一点点地加大,药沸腾了,煮得有些干了,梳办添了雪水继续煮,暖暖的中药味渗出

    来,却暖不了她的心,流苏有种跑出去找南瑾的冲动,却又泊他回来找不到她。

    “南瑾’她忐忑不安地站在岩洞门口,直到脚有些发麻,实在是站不住了,她才渡步

    回火堆旁边。

    已经很久了

    火柴爆出啪啪的声音,激烈地燃烧着,赢得流苏的脸更是苍白无血色,闪动的火苗跳动,

    如有兔子在心头跳来跳去。

    汤药发喳喳的声音,溢了出来,药香暖暖四溢,这股令人安心的味道此刻一点作用也没有

    流苏觉得时间过得特别缓漫,一点一滴似在凌迟着她的神经,恐院如魔鬼的刀子,在她心

    口一刀一刀地划着。

    怎么还不回来?

    倏然轰隆隆的一声巨响,流苏眉心一跳,工刻冲到岩洞口,不禁目瞪口呆

    雪崩一

    山上积雪太厚,山体支撑不住这股沉重的压力,造成湿雪下滑,这边的山头和那边不一样

    ,岩质体比较疏松,随着雪崩,巨大的雪浪排山倒侮而下,岩石也开始崩裂,从山坝滚滚而下

    ,造成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天啊一

    从山顶开始,一直到半山腰,雪浪咆哮,岩石翻滚,如骇浪,一直向山下腾云驾零般而去

    ,轰隆隆,平地晾雷。

    翻滚而下的岩石轰隆般地砸在另外的岩石上,碎成千万颗小石头,却催动了另外一批岩石

    的翻滚,接二连三,整个山体者『在憾动。

    白然的力量让流苏大开眼界,天啊,这种大面积的雪朋,别说三万兵马,就是三十万兵马

    上山,也让你有来无回。

    “南瑾’流苏看得眼赤欲裂,南瑾还在外头呢,这么猛烈的雪崩,南瑾怎么办?

    流苏双腿发软了,眼眸发热,心里如破了一个洞,名为恐嗅的风一阵一阵地灌进去,冷冷

    吹着她拔腿就住外跑

    倏然眼光一亮,梳办低位着扑了过去,紧紧地拘着眼前出现的白影,“你去哪儿了?雪崩

    了我以为啊”

    南瑾手里拿着一朵雪莲,他身子本就不怎么复原,猛然被她这么用力地扑过来,措手不及

    着力不稳,两人者『捧到雪地上,溅起无数雪粒

    “你”因为心羚梳办,他早就搂着她紧紧地护在身上,捧倒的力道不弱,又是两个人

    的重量,疼得南瑾闷哼,流苏院了神,七手八脚地爬起来,过来扶着南瑾,胡乱而着急地问:

    “南瑾,你怎么样?有没有伤着?”

    南窿摆摆手,流苏赶紧扶着他起来,满心魄疚,她刚刚是太担心了,雪崩那么猛烈她以为

    他会出事,咋一看他平安回来又激动过了头,悲剧就是这么来的?

    “你吃什么了,这么大力?”

    流苏脸红地垂下头,吓晦中

    南瑾好笑如摇抨头,也知道她刚刚的心清,他还蛮喜欢她的激动的,如果力道稍微小点就

    更完美了

    “你去摘雪莲了?”

    南瑾摇头,“偶然看见的?

    “那你去做什么了?’流苏疑惑。

    “一会儿把药喝了,我帝你去冰潭.’南瑾双眸定定地看着她道。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93章(文字版)

    。在南瑾给流苏解蛊毒之时,玄武玄北和阿碧帝着冰月宫等一批人已经到达华者队他们比南瑾玩动身一天,侮上又遇到风暴丽耽搁了,晚了两天才到,同样落脚仕自瑾防住  的客栈里。

    冰月宫的人会来,早在如玉的意料之中,南瑾第一天来女儿国她就隐约知道,他是打算介

    入女儿国内政了。冰月宫是他最有力的左右手,南瑾在女儿国,又是后阶重重,就算没有他命

    令,冰月宫的人也会在最陕的时间内赶到。

    如玉告诉他们南瑾帝看梳办去雪山了,玄武工刻去找原先在女儿国的密探。玄北阿碧进宫

    萧绝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他从宫里回来,却和玄北阿碧错身而过,并扮受有遇见。

    如玉说冰月宫的人来了,他也扮受什么大反应,好似一切者『在意料之中。

    这两天他的心清很檐糕,在小白面前掩饰得很好,一离开皇宫,漫边无际的仿徨铺天盖地

    卷来,历来强势的男人眉宇间显得非常疲惫,一个人的时候总是胡只刹想,脑侮里闪过仁峭百一

    幕幕,伤心的.雀跃的.遗憾的

    者『说住黝口烟,他从来也不是拿得起,放不下的男人,玉年了,物是人非事事休,一切者『

    不一样了,他执着过,痛苦过,努力过,可最终证明,这一切者『是徒劳无功。

    疲倦,如暴风雪般席卷而来,萧绝饥饥地闭上眼睛,他时而情醒,时而棍乱,很多时候恋

    上在夜间独处的滋味,融入到漫边的黑暗中。

    放弃

    多么简单的两个字,却是利箭刺着他的心脏,鲜血淋漓,多沉重的决定啊.

    流苏她,正在和风南瑾做什么呢?

    她的蛊毒解了么?

    他不由白主地想着,控制不住他的思绪,若不是泊龙雪梨对小白不利,他早就去雪山了。

    这次流苏失J一Z,一切如从头来过,可那天在街道上第一次遇见他们,她显然忘了所有却对

    风南瑾熟悉,这个认知让萧绝的心冰凉冰凉的……随着年华近去,渐渐的,他在流苏心目中,应该会越来越淡了,等到哪天夹然想起生命中

    曾经出现过他,却也记不起他的窖颜。

    一想到这,他就痛苦得无法呼吸。

    “苏苏,我该拿你怎么办?’萧绝痛苦地低喃,他想过,若是流苏这次爱上的人是风南瑾

    ,他就是放手,不再去执着于她。

    如玉说,他在他们之间已经是多余的。

    如玉说,苏苏心里已经全是南瑾了。

    请牢记本站网址:胃胃胃T对已哑T

    如玉说,默默成全,也是一种爱。

    可如玉没告诉他,谁来成全他呢?

    蓦然回首,萧绝夹然发现,他半生沉浮,权力,地位已是虚浮的东西,他最终得到了什么

    I

    他看似那么强势的存在,好似人人者『需要他,现在回头看看,好似所有人者『已不需要他了

    他活了半生,究竟为了什么?

    轻狂仇限时犯下的错误,他花了玉年的时间在偿还。

    那时候,他以为全世界者『握在手心,可以为所欲为,等到蟠然醒晤,全世界者『已抛弃了他

    静静的风从纱窗漏进来,他感觉有些凉了?

    “萧绝,别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过来吃饭.’如玉把扦去重重地放在桌子上,把饭栗摆

    好,见他仍然一动不动,女子挑眉,走了过去,一脚就不客气地踢去,“喂,你耳朵聋了?”

    如玉她从来扮受见过这么固执的人,那半年在王府,她对萧绝的看法完全改观,其实他也不

    是她想象中的那么坏。看他日复一日地思念流苏,小心翼翼地照顾梧桐苑的茶花,她就发现,

    他也有柔软的一面。

    “你被抛弃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犯不着这么又来摆痴清谱,该喝的扮受少喝,该吃的扮受少

    吃,没有人少了谁就活不下去的,你再伤心苏苏也记不得你,看不见你,滚起来了?’又是毫

    不留清的一脚,如玉专门住他伤口上踩。

    萧绝虎着脸从床卜首起身子,抡起拳头就砸过去,如玉机灵地闪过,笑得像朵花,板为妖

    孽,“你还真是粗暴啊,脑羞成怒就动粗,难匡苏苏不要你,这么狠的拳头要是砸在她身上,

    她小命就扮受了,你这么多年咋就学不会温柔点呢?”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