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59

_分节阅读_25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我脑子被驴踢了才会对你温柔.’萧绝起身,阴沉着脸走到桌边,他肚子是饿坏了。二

    话不说就吃饭,如玉一天不刺激他就不舒服,专门就挑他痛处踩,不客气,更不留清,好似看

    见他发火发怒她很有成就感似的,现在一看她这张妖孽的脸,他就有种闭眼的冲动,眼不见为

    净。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94章

    。萧绝说得板为严肃,如雕刻般的玉官显得越发冷硬了,覆盖一层淡淡的疏离和拒绝,那一  爵间,如玉仿佛又看到玉年前那个还小懂清爱萧王。

    他虽然处在坏念苏苏的痛苦和煎熬中,却还不至于失去了理智,如玉对他虽然没好话,可

    仔细推敲,句句者『是为了他。从圣天到女儿国的路上,他无数次被她气得跳脚,想要把她扔进

    模北侮中。他认为如玉为了撮合苏苏和南瑾,故意让他知难而退,成全他们。

    一直日未者『是这样的念头,可最夕斤噜噜回想才发现,似乎一直老『是他误解了?

    他不是傻子,经历了一场撕心裂肺的爱恋,不至于听不出来她凶横背后的关坏,只是为了

    减轩袖」\里的难受。不可否认,这一路有她陪伴,毫不客气的话如厉箭一般射在他的伤口上,

    绝清地把他心里的最阴暗的伤口狠狠地撕裂在阳光下。

    他是痛的,是一种淋漓尽致的痛,痛过之后就是一阵长长的沉默,还有对她的喷怒,她那

    人说话,你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又会被她刺得体无完肤,她就是日月玄样的方式陪着他一路

    走过来,最冷酷,却是最有效的方式。

    痛多了之后就发现,一次比一次轻。

    就像你泊蛇,却有人一天三餐外加夜宵把蛇送到你面前让你欣赏,第一次,你会恐嗅得想

    要逃避,第二次,你院乱的想要骂人,第三次第四次无数次之后呢,你还会如当初那

    么恐嗅么?

    逆向心里,舒缓他心中的痛苦和煎熬。

    萧绝多多少少有些明白,或许如玉她,是有些喜欢他的。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事,却不想那么白私地去享受这种似是而非的暖昧和关坏,虽然

    他们已不是当初那般仇视,说朋友谈不上,勉强只能说是熟悉一点的陌生人,他和她之间最多

    的话题便是苏苏。

    他和苏苏一路走来,如玉也算是一个见证人,她曾经限他,限到想让他一生活在晦限和痛

    苦中,为何却又喜欢他了呢?

    他此生伤痕累累,不再想去触碰爱清,他可能一辈子也忘不了苏苏,那又何必让别人有所

    期待。

    他的心白从知道梳办爱上别人之后已经如干涸了千百万年的河流,除了她,没有人能使他

    湿润。

    哀莫大于心死,他给不了如玉想要的?

    “萧绝,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如玉眉悄一挑,依然是那副笑得灿烂的妖孽脸,没有一

    丝变化。

    萧绝定定看着她,不避不闪,其实如玉是个不错的女人,可借,他无福消受,“我希望是

    我误会了,我这一生恐泊不会再爱上别人了?

    “那是你的事,与我何干?’如土潇洒地道,洒脱的态度仿佛在说着无所谓,风轻云淡,

    却板为认真。

    你喜欢谁那是你的事,我喜欢谁是我的事,两者并无相干。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95章

    。女儿国皇宫。  小白一见熟人来,心里可高兴了,眉目中尽帝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又说不出的可爱和娇俏

    虽然这几天有萧绝陪着他,小白也尽量让白己去适应新身份,努力喜欢亲爹。可他毕竟是

    新上任的爹爹,没有风家堡的人来得那么熟悉。感清这东西和血缘无关,日积月累下来的亲清

    对她而言更重要一些。

    龙浅月见风家堡的人来,也不阻止,任阿碧和玄北在宫里白由出入。

    萧绝告诉过她,南瑾帝看梳办去了雪山解毒,她这两天担足了心,潜意识又不想让萧绝去

    雪山,如玉去也显得不太好,这回玄北他们来,小白让玄北去雪山看看,免得出事。

    听情风说,那是很危险的地方,上次周凡还在雪山那捧了,差点断了腿,虽然爹爹和周凡

    显然不是一个顶级的,可有着她娘,指不定会有什么危险。

    玄北叫苦连天,“死小白,你想让我被公子灭了么?我就知道你这丫头从小没安好心,成

    天想着算计我小白,我怨你.

    少夫人失去记忆,公子帝着她去雪山解毒,那是多好的独处机会,想想天寒地冻,孤男寡

    女,得有多少暖昧发生啊,想想公子就乐,他要是去破坏公子好事,说不定会被公子劈成两半

    ,他还不想死啊一

    小白面无表清地欣赏着玄北幽怨的神色,淡然道:“你者『不担心他们么?要是发生什么意

    外,我爹娘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怎么办?放心,放心,玄北叔叔,我会保护你的.

    “我要是相信你,母猪也能上树了?

    “是啊,小白,你多心了,公子是谁,怎么可能出事,一座小小的雪山而已.’邓可碧也说

    得毫不在乎,在他们心里,公子就是无所不能的神,世上扮受有什么能打败他。

    小白凉胜胜的眼光扫过他们一圈,“阿碧姨留在宫里陪我,爹爹交代的事有玄武叔叔在做

    ,玄北叔叔你就是个吃闲饭,你留在华者『也无舫争争,干脆去雪山看看,要是你泊坏我爹爹好

    事,顶多你偷偷跟着不就行了。

    阿碧吐吐舌头,这丫头的嘴巴可真不客气,吃闲饭啊

    玄北这回眼神更哀怨了,企图唤醒小白所剩不多的良心,可借小家伙面无表清,一定坚持

    让他去雪山,山上终年飘雪,狂风肆虐,人烟罕见,她担心会有什么变化。

    还是谨厦点好.

    “小白,我怨你”玄北沱沱欲位状,不得不收抬包袱去雪山。

    雪山顶峰,冰泉寒潭。

    这是一处小寒潭,雪山上万里冰封,这寒潭却扮受有结冰,冰泉从一旁的峭壁上顺流而下,

    缭绕着一股白色的烟零,寒烟笼罩,万物朦胧,四周是一片雪白的世界,走近冰泉寒潭,寒气

    更是逼人。

    虽然这儿没有结冰,却显得更冷。

    泉水的声音叮叮咚咚,如跳跃的琴弦,规律地弹奏出一曲冷峭的音乐,听得流苏心里凉胜

    胜的。

    流苏刚刚喝了药,身子还有些暖和,现在却冻得四肢都僵硬了,听到南瑾的话,更是凉讶

    得瞪大眼睛,灵秀的眸子盈满少许恐嗅。

    “我会冻死的?’流苏低呼,南瑾竟然让她泡在寒潭里,这么冷的天,这么冷的泉水,不

    把她冻死才匡,寒风打得她的脸颊有些冷,这儿三面峭壁,非常高佘险峻,站在寒潭这儿,人

    者『显得分外渺小。高佘的峭壁阻挡了外头的暴风雪,只吵着丝丝的寒风,偶尔有雪花是峭壁上

    飘下。

    南窿脸奋显得很苍白,今天不巧,山上有雪崩,刚刚看见雪莲便去摘采,差点被卷入这场

    漫天席卷的雪浪中。在躲避之时,他耗尽内力,本来失血过多身子屏弱,经过一场原自动魄的

    雪崩,体力更是透支。

    梳办看得心疼不已,却又不知该如何去抚慰他,只能乖顺地照着他的话去做,然而,让她

    下寒潭,她就心里打颤,一定会被冻死的。

    “若是会危及你的生命,我会让你目险么?’南瑾淡淡然地道,声音平平缓缓的,如寒潭

    平静的水面。

    烟零缭绕,雪花纷飞,梳办扣了寒颤,看了南瑾一眼,鼓起勇气就下水,南瑾一手附吞住她

    “把衣服脱了?

    流苏冻得麻木的脸颊顿感一阵燥热,如要烧起来似的,见南瑾一本正经的严肃样子,流苏

    垂下头,纠结地握着裘衣的袖子,小声道:“你转过去.

    自瑾匪了一下,夹然想起,她失忆了,在她空白的脑侮里,他们并不是夫妻,自瑾很有风

    度地转过身去,眼观鼻,鼻观心,听着身后患患辜辜的脱衣声,心里莫名地窜上一股燥热和心

    厚。他深呼吸,一股冷气窜入鼻尖,稍微把心底的浮动镇压下去,握紧拳头,打断心里迄通的

    遐想,这时候他棍蛋加想匹什么呀,南瑾澳脑地肇肇眉,禽兽了.

    流苏脱了衣裳,冷得发抖,脚者『冻得僵嫂,早也是死,晚也是死,她咽了咽口水,还是下

    水了。

    冷

    是她唯一的感觉,四面八方涌过来的寒气渗入皮肤,一直冻到骨子里,手脚麻痹僵硬,脸

    上血色尽褪。

    南瑾听得她下水的声响便转过身来,流苏就在寒潭边,烟水寒潭,零气缭绕,一切者『显得

    很月蒙胧,仿佛镜花水月般。流苏的脸懂得雪白雪白的,唇色青紫,不停地打哆嗦,南瑾看得一

    阵心疼。

    他是知道寒潭的冷度,幸好这些年他一首住意调养她的身子,比仁峭百的身子骨硬朗好多,

    不然根本就受不住寒气入侵。

    这是雪山上最冷的一处寒潭,寒气入侵,便会产生寒毒,从此病魔缠身,油尽灯枯而死。

    正因为寒气如此厉害,南瑾才选了这座雪山。

    蛊虫产白沙模烈焰炙热的地方,敛尽烈焰的热量,唯有最板致的寒气,才是它的克星。

    “南瑾我要冻死了.’梳办户音颤抖,冷得牙齿者『痛了,四肤完全不听使唤了。

    “不会有事.’南瑾沉声道。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96章

    。下午的风吹得更急了,狂风肆虐,大雪飞扬,雪崩的余彼还在,时而器起月月雪浪,咆哮  着,如隐藏的地底饥渴了千百万年的野兽,夹然看见一群美味的食物而发出的凶横</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