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60

_分节阅读_26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咆哮,轰隆

    隆作响,闻者心晾胆战。

    整个雪山,白茫茫一片,人烟罕见,飞禽消声。

    雪花穿透苍茫半空,从峭壁上飘下,如飘絮柔和美丽,落在寒潭,爵间融化,烟零缭绕中

    ,流苏的脸,白得很吓人。

    寒潭吞噬着她所有的神智,麻痹着她所有的神经,她所仅剩的意识在沉浮飘荡,如泡在冰

    冷的侮水中,茫然不见方向。流苏想要呼救,想要逃,却发现的四肤如铁柞般,僵硬得不能移

    动分毫。

    她的身体周身如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倏然,一股暖和的躯体,从后背贴上白己的身子,坚定有力的手圈着她纤细的腰,把她紧

    紧地抱入坏里,一丝小属十寒潭的温暖蔓延着她四肤百骸,流苏脑侮里如被什么劈过一般,碎

    然情醒了一分,是南瑾.

    南瑾

    他下来做什么?

    流苏着急起来,她虽然中了蛊虫,却被l扩得好好的,除了毒发的时候身体虚弱,其余时

    间和平常并无二致,反倒是南瑾失血过多,他的身体那么虚弱,这寒潭的寒气他定然受不住。

    “你做什么?陕上去,风南瑾.’流苏厉喝,声音低低地荡漾在寒潭的烟零里,多了一丝

    祈求的味道,有了三分哭腔。

    这比她一个人待在寒潭里还要难受.

    这寒潭对他的身体损耗有多大,他不是不明白。

    南瑾动也不动,紧紧地袍着她,微热的呼吸缓缓地拂在她耳边,流苏身体一阵冷热交替,

    接着又是阵阵冰冷,翻滚的热气被彻骨的寒冷镇压着。

    “苏苏,你暖和些了吗?’南瑾泊是晾吓到她似的,若是用内力帮她渡气,流苏身体就不

    会那么冷,叫偏偏他又要寒潭的冷气去压制蛊虫的烈焰之火,又舍不得看她冻得发紫的模样,

    只好下来把她抱在坏里,让她知道,有人在陪着,虽然不会暖和很多,只要知道有人陪着,任

    风雨飘摇并肩同在,她也许就会好过一点。

    他定是疯了.

    若是日消百,绝不会做这种无意义的事。

    “南瑾,你身体比我还虚弱,受不住寒潭的冷气,你还是上去吧,我一个人待着,一会儿

    就好了,我不难受了,你陕走吧.’流苏挣扎着,想要推开他,不料他越拽越紧,双臂如铁坚

    硬,流苏被固定在他坏里,紧紧地贴着。

    她能情楚地感觉到,南瑾也坏里也渐渐地变冷,在这种温度下,谁也暖和不了谁,可紧扣

    仕月到刊的手那么有力,那么坚定,仿佛扣住的神经,那么鲜明地感受到他的沉稳的心跳。

    “别动,我陪着你.”自瑾牡声道,如宣誓般,不管发生什么,他者『会陪看梳办,永远不

    会让她觉得是一个人。

    流苏一时无语,心头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地拧着揉着,仿右哭撕碎她,克制不住的热气涌

    上眼眶。

    “你真是’流苏回头看着南瑾冻得发白的脸,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来,如此义无反顾,

    那份沉重的心意,该是多么的珍贵,自己很爱很爱这个男人吧一

    “冷么?’流苏浅浅一笑,一片烟零缭绕中,她仿佛就看见南窿墨干般漂亮又深邃的眼睛

    ,还有那一点娇艳凄绝的朱砂,印在骨子里。

    南瑾摇头,静静地看着她,烟零中的脸温润平和得如一块上好的美玉,深邃的眼光含着专

    注和执着的深清,只有她是他生命中唯一的亮光,看着看着,舍不得移开眼光。

    “不冷,其实苏苏身体很暖.’南瑾笑笑道,同样是在寒潭里,南瑾的身体比流苏更冷一

    些,一来他失血过多,体温偏寒,二来,流苏体内的蛊虫被寒气冻着,开始散发出烈焰之火,

    如一把火在她心底焚烧似的。

    寒潭的寒气刺得彼此肌肤发疼,流苏把脸贴着南瑾的胸前,沉默着,这冰天雪地的天气里

    ,果真有些暖

    不是身体暖,而是心,很暖

    还有一些早就隐藏在心底的暖昧清原,如心里的暖度一般,节节攀升。

    就此沉沦,她亦不晦.

    “南瑾,你是我见过最聪明,也是最笨的男人.’流苏声音柔柔的,如涟漪在南瑾的心里

    缓缓地荡漾开。

    J自脉相贴的亲密和心厚,如小猫在彼此的心底撩拨。

    “苏苏,你知道吗?等我发现白己很笨,很傻的时候,已经万劫不复了.”自瑾户音依然

    那么冷情,在寒潭特有的寒气中,冷度更是降了几分,却听得流苏心头一颤。

    万劫不复

    多激烈的词啊.

    是否曾经,她也万劫不复过?

    “怎么办呢?’流苏微微一笑,回头仕自瑾胸前磨蹭,“我也想试试这种感觉呢。

    他是上天派来引诱她的恶魔,诱惑她一起沉沦。

    “南瑾,我日消百真的伤过你,对吗?’流苏呐呐地问道,双眸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她情

    逆地记仔,阁遭侃悦佣,刊观却慰见仔田术,一正佣,只是他帷怒白观是玉贝,腮志看切捅,

    不让她看见伤口。

    “不是说好不介坏仁峭百的事么?’南瑾四两拔千斤地应着,搂着她腰间的手松开,给她把

    脉。

    寒潭里动一分,者『是刺骨般的痛

    流苏体内的蛊虫活动a.坏越来越激烈了,随着寒气越来越沉,烈娜构越来越盛。

    “南瑾”

    “嗯?

    “南瑾”

    “什么?

    “南瑾”

    “我在”

    “南瑾”

    “我在”

    一直者『在,从未离开。

    “对不起.”

    南瑾为她把脉的手一顿,声音风雨欲来,“苏苏,我们之间永远不存在谁欠谁,所仁)称不

    必说对不起,不然我生气了?

    “好,日后者『不说了.’流苏柔顺地应着。

    碎然身体一颤,她不禁住南瑾坏里紧靠着,“好热”

    “我知道,接下来可能要痛苦一点,你忍耐一阵.”自瑾紧声道,伸手把她抱紧,碎然升

    腾的体内,赶走刚刚的寒冷,流苏的身体一点一点地回暖,连帝着温暖了南瑾,她的额头上渗

    出汗水。

    “啊’流苏痛呼,脸颊扭曲。

    火,一片炙热的火焰如四面八方地朝她侵袭而来,心头沉闷,如压着一块巨石,压得她透

    不过气来,所有的火苗者『窜到她的玉脏六腑,夺去她所有的呼吸,如此炙热的火焰在身上燃烧

    ,仿佛要把她烧成灰烬。

    热,热得她想要把整个身体者『浸入冰水中。

    流苏忍不住挣扎起来,“南瑾,好痛”

    如火焚烧般的感觉折磨得流苏死去活来,比起蛊虫发作更加痛苦万分,蛊虫似是盛应到有

    人想要把它镇压,引出,便仕梳办体内兴风作浪,疯狂地毁坏她的身体,眼睛刺痛得哭梳下血

    泪,四肤如被刀子一刀一刀地划着,火辣辣地痛,梳办喉咙要被火焚烧得哟吐,眼伯滚滚而下

    ,夹如其来的痛折腾得她限不得现在就死去。

    表清狰狞恐沛,尖叫连连,四面八方者『回应着她尖叫的声音,恐嗅加深

    南瑾紧紧地拽着她,任流苏怎么挣扎嘶叫也不肯松开他的手,那滚烫的身体似要烫伤他的

    手臂,即便是在寒潭里,也消减不了分毫热气。

    蛊虫散发出的烈焰正在和寒气相冲撞,一热,一冷,反复地交替,两股板致的力量在她内

    力相碰,如要毁天灭地,把她撕裂。

    对流苏而言,这简直是她有生日未最痛苦的一刻,板致的冷,板致的热,反复地交替,她

    冻得冰冷还未回过神来,又热得窒息。

    冰火两重天.

    “乖,乖再忍忍’南瑾不停地在她耳边安抚着,烈焰战胜了寒气,流苏受不住了

    南瑾大急,单手控制着她冷热交替的身体,又咬开他的手腕上的伤口,又一次把血液送进

    流苏口里,丝丝妖烧的艳色的寒潭的水面上荡漾开来。

    血液稍微镇压了蛊虫的游动,烈焰的热度减了不少,寒气疯狂地包围,流苏痛苦得想要工

    刻死去。

    “痛”

    除了痛,她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流苏的脸扭曲狰狞的可泊,南瑾也好不到哪儿去,脸色

    白得像鬼,他收手,也顾不卜十而了,工刻仁肠民针刺入流苏肩膀,头顶几处穴道,寒气本来占

    了上风,又被银针牵引,疯狂地涌入体内,压沪着自虫,逼得它不得不逃避寒气的攻击而四处

    游走。

    “乖,再忍忍’南瑾知道梳办很痛,袖构曰不得能代替她痛,可他什么也不能做,只

    能等着蛊虫浮出,此时刚刚服下的药也发生了作用,两股力量夹攻,把蛊虫逼得逃无可逃,只

    能顺着身体游动。

    南瑾双眸一眯,出来了

    他情楚地看见它在流苏血管中游动,眼睛掠过一抹狠意,银针看准了位置,一落一起,蛊

    虫被挑出,抛在雪地上,是一条青色,亮晶晶的蛊虫,还在雪地上蠕动着。随着自虫被南瑾挑

    出,流苏终于静了下来,板致的折磨耗尽她全部的力气,就那么软软地昏倒仕自瑾际里。

    “没事了没事了”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97章

    。流苏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整个岩洞者『是黑漆漆的,狂风呼呼地灌进来,夹着寒彻的冷意,不少雪花也随着狂风卷进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