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61

_分节阅读_26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来,飘落在地,不久地上就一片湿润的痕迹。

    夜里暴风雪更急了,岩洞外,狂风在咆哮,在怒吼,听着狰狞而恐沛,令人毛骨谏然,浑

    身战栗,这样的夜晚,充满了危险和恐嗅。

    流苏的四肤略有些酸软,她记起了昏迷前在寒潭里那种痛得无法呼吸的折磨,生平第一次

    觉得,肉一一体上的痛也能让人限不得马上死去,那种感觉,太鲜明,太深刻了。她记得蛊虫

    被挑出,她就昏迷了过去。

    南瑾?

    棍沌的脑子如注入一股雪水,倏然情醒过来,这才发觉,腰上扣着一双有力的手,流苏这

    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人还在.

    J自脏一起一落,晾吓缓缓平息。

    岩洞里的火堆早就灭了,狂风灌入,冷得让人发抖,他们身上就盖着彼此的裘衣,并不是

    很暖和。梳办抚上南瑾的手,触手一片冰冷,不免得倒吸一口凉气。她转头,光线太暗了,根

    本就看不情他的脸,流苏轻轻地抚上去,如摸到一块温润的冰,她心里一急,匆陀起身,身上

    就穿着单衣,一阵狂风卷来,冷得流苏打颤,骨子者『战栗了。

    起得太急,眼前一黑,有些昏眩,蛊虫造成的痛苦余彼还在,流苏缓了好一会儿才扒开南

    瑾扣着她腰间的手,他扣得很紧,好似泊她跑掉似的。

    梳办费丁好大劲才扒开他,那么冷的手,他的脸色一定很不好,流苏下床来,把两件裘衣

    者『盖在南瑾身上,她抹黑从包袱里再拿出一条披风披着,虽然不比裘衣暖和,至少能挡挡风。

    她搬过角落里的柴火,用点火石生起火来,流苏的手者『在打颤,火生了很久才生了起来,

    零星的火苗窜起,越来越大,岩洞里变得略微明亮,冷气也跑了不少,有些暖和。流苏暖暖手

    ,在简易灶上把南瑾的药膳给煮开,幸亏是这么冷的天,者『冻得冰块了,也不会坏了,她跑到

    外面,取回一些雪水加进去,暖得差不多的手又冰了。

    好不窖易煮开了,药膳的暖香四溢,流苏微微一笑,这才回到床边,火堆离床不远,赶走

    床边一些冷度,变得暖和起来,流苏情晰地看见睡得香甜的南瑾。

    他的脸色白得有些吓人,梳办报了掖裘衣,紧紧地裹着他,触及他的脸颊,真冷得可泊,

    那么僵硬,她心头一跳,心脏莫名提到嗓门口,这样的南瑾,好似好似已经去了?

    流苏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渗白,她甚至不敢去探他的鼻息,自瑾就那样平静地躺着,如一

    块没有气息的玉,双唇被冻得青紫,那么平静,丝毫感觉不到呼吸般。

    “南瑾’流苏推推他的肩膀,有些着急地喊着,南瑾一直浅眠,不管多累,只要有风

    吹草动就窖易晾醒,这次流苏推了很久却毫无动静,她有些害泊了,刚刚暖和一点的天气又飘

    着雪花,骨子者『冷了。

    梳办颤抖地伸出手,抖得像秋风中的落叶般,仿佛那手有千斤重,沉得她提不起来,眼眶

    不由白主地红了,还好还好

    还有呼吸

    南瑾没死,他还活着。

    那一刻,梳办伯梳炳面,几乎想要跪倒在地,感激卜齐鑫冷,没有无清地夺走南瑾的生命

    想想这一路上他放了很多血,根本就来不及补回来,又要费心费力照顾她,还遇上雪崩,

    一系列的事,者『耗尽南瑾的心血,她早就住意到他的脸色渗白虚弱,寒潭那么冷,他又放了一

    次血,身体肯定吃不消。而且要帝着昏迷的她回到这儿,她者『无法想想,这个男人到底是哪儿

    来的毅力,一直支撑着没有倒下。

    生命强制得让人敬佩.

    风南瑾,她细细地咀嚼着这个名字,看着他冷冰冰地躺着,流苏心里酸楚苦涩,她无法想

    象,若是自瑾就这么走了,她会怎么样,会不会崩护贵,会不会发疯。光是看着他现在这样苍白

    得透明的脸,她就难过得要命。

    “南瑾’流苏喉咙干涩,所有涌到嗓门的话化成令人熟悉的名字,“南瑾”

    流苏倏然想起什么,拉出他的手,瞳眸碎然睁大,他手腕上的伤口竟然没有处理,只是止

    血了,裘衣里侧沾了一些血迹,她擦擦眼泪,撕了内裙,这儿条件简陋,流苏只能简单地包扎

    着,以免伤口吹风感染。

    “好好睡,睡醒了就没事了?’流苏心里如打翻了玉味瓶,酸甜苦辣的清绪者剐雨上心尖,

    愣愣地看着这张失色的窖颜,南瑾

    她清不白禁地垂头,印上他的冰冷的唇,眼泪从眼角滴落,顺着脸颊,滴仕自瑾脸上,流

    苏心中害得勇命加2卜兽存张着刑爪下存撕铡着撇的心南瑾

    不要睡得太久

    火柴嘛啪一声,晾醒丁梳办,她抬起头,擦擦眼泪,一扫心里的悲伤,药膳已经化开了,

    流苏的雪水放多了些,味道有些淡了,她把汤汁全部者『倒出来,回到床边企图叫醒南瑾,让他

    吃完了再睡。

    肚子咕噜一声响,流苏揉揉腹部,香气勾起肚子里的馋虫,她也饿得前腹贴后背,“别叫

    了,再忍忍,

    她喊了南瑾半天,他依然不动如山,流苏无奈,只能用汤匙一口一口地喂着,不少汤汁顺

    着下巴就留下来,好多者刚受喂进去。梳办想丁一下,把汤汁吹得有些温了,她喝了一口,掐着

    南瑾的下巴,嘴对嘴,一口一口地喂下去

    一大碗汤汁者『让她给喂下去,流苏用袖子擦擦他唇边的药汁,这才放心下来,起码有些用

    处

    一点点也是好的

    流苏又去外面取了雪水回来,她早先有先见之明,包袱里有几样补血的药材,这儿条件简

    陋,她也顾不上去许多,放在灶上熬起来,等他醒来再喝,等明天

    天亮了就可以下山了,到时候再帮他好好补补

    他的身子那么虚弱,定要小心调理。

    流苏陀上陀下好一阵,南瑾依旧昏睡着,她坐在火堆旁边,听着岩洞外呼啸的寒风,心里

    忐忑不安着,火花一簇一簇地闪着,应看梳办仓白的脸如蒙上一层薄薄的红光,情秀的小脸布

    满了疲倦还有担陇。

    狂风咆哮,暴风雪肆虐,偶尔听见山顶积雪轰塌的声音,更让人喘喘不安。

    夜色最能加深人的恐嗅,特别是南瑾还昏睡着,她一个人守在岩洞里,分外觉得恐嗅。

    她食不知味地啃着干粮,刚刚还饿得很,可陀了一阵又不饿了,什么胃口也没有,她硬是

    逼着白己把干粮咽下去,补充体力。

    等药熬好,流苏这才收抬一切,把如玉准备的衣裳全部拿出来,想着上床休息,等天亮之

    后下山,倏然大晾,只见南瑾平静地躺着,脸色却潮红,一反刚刚的苍白,整个身体滚烫得如

    火在烤着一般。

    “南瑾’流苏触手,好高的温度,他发烧了,而且来势汹汹,梳办除了手脚,在雪山

    上,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她根本就不知道该焦次计南瑾能舒服点,她撕了一大块衣裳,利

    用雪山,煮温了,一遍一遍,耐心地擦着他脸,覆着额头,企图计雕降下去。她不敢一下子

    冰水,泊南瑾身子受不住,他的脸色一直浮现着不正常的潮红,看得她心者『凉了。

    虽然着急,她还是很陕就镇定,细心地观察着南瑾的状况,不敢睡了过去,直到他额头上

    的温度不那么热,她才松了一口。

    温度退了下去之后,他的身子又有些冷了,冷热交替,她明白那种痛苦,早前在寒潭她就

    受过那种折磨。

    流苏把衣裳全部姜在袖身上,也钻进去,躺在南瑾身边,犹豫了一下,把他整个身子者『抱

    入坏里

    他身上很冰,冻得流苏嘶牙咧嘴,激灵灵地打了寒颤,她犹如抱入一块冰般。

    “南瑾,你暖和些了吗?’梳办温柔地问着,虽然知道南瑾不会给她反应,她还是忍不住

    问了,百味交集,还是生病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她真心地祈求,但愿夜里清况不会恶化,不然就麻烦了,发烧虽不是什么大病,有时候却

    足日袭人命,南瑾身子那么虚弱,哪有力气抵抗病痛。

    流苏不敢睡过去,虽然她心力交瘁,困得要命,依然强撑着,把南瑾紧紧地抱在坏里,想

    要把白己身上的温暖传给他,两人的裘衣者『脱了,者『穿看行引百的衣衫,体温情晰地传了过去,

    温暖着他冰冷的身子。

    抱着一个大男人对她来说有些困难,南瑾骨骼虽然纤细,身材却顺长,流苏只能勉强地抱

    着,听着他浅浅的呼吸,心清难言的柔软。

    这样的夜,人的心也会漫漫地柔了。

    “南瑾,我会守护你的?’梳办牡声地承诺道,低低柔柔的声音在岩洞里回荡着,火光嘛

    啪作响,一室安静,“我会守护你的?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98章(文字版)

    。这个夜晚对流苏来说,比想象中的要难熬。南瑾的身体时冷,时热,冰火两重天,就如她当时的寒潭的感觉,反复了很多次,南瑾昏  迷得很沉,仕梳办叫哑了嗓子也叫不醒,沉沉地睡着,白玉般的脸时而白得透明,时而红潮如

    霞。

    眼泪如断线的珍珠,不断地滴落,暴风雪不断地凌虐,如要把一切者『摧毁,流苏叫天不应

    叫地不灵,徒然升起一股深刻的绝望来,生平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无措,只能紧紧地抱着他,

    默默流泪,什么也做不了。

    夜里的雪山很静,只听到狂风暴雪的疯狂舞动的声音,如要吃人的野兽,睁着而含大口,

    要把他们吞噬。岩洞里很安静,火光不停地跳跃闪耀,一阵狂风吹过,仿佛要灭了,片刻又烧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