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62

_分节阅读_26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了起来,如人的生命力那般顽强。静谧的空间里低低地陪荡着女子的哭声,低哑,压抑,咬着

    唇,苦苦地压抑着白己的清绪

    天知道,她有多害{白

    南瑾的病清不窖乐观,她紧紧地抱着,不敢松手,就泊他熬不过这个晚上,天那么黑,风

    那么急,雪那么大,如她的心,在黑暗的深渊,又暗又冷

    她害泊南瑾就这么离开她,再也不回来.

    “南瑾,求求你,醒来好不好,和我说说话,哪泊哪泊是一句也好’流苏位不成

    声,泪眼朦胧地看着毫无意识的南瑾

    南瑾如雕像般,动也不动,只有那么微弱得几乎探不情的呼吸表明他还活着,流苏想起油

    尽灯枯一词,南瑾靠着毅力一直支撑着,明明耗尽心血,脸色苍白,却一首强撑着到她蛊虫被

    挑出那一刻,还辛辛苦苦把她抱了回来,她记得昏迷前,他的脸奋构白得吓人。

    不要离开

    求求你,不要离开

    我伟大的神啊,求求你,保佑他能平安度过这一难关。

    我宁愿把下辈子所有的运气和福气来和你交换,求求你,不要让他离开.

    人的频临绝望之时,神明仿佛就是唯一的救赎一

    可理智却又情晰地告诉人们,世间其实并无神明。

    流苏苦苦熬了一个时辰,实在是忍不住了,这样反复发作,她真泊南瑾熬不住。流苏把裘

    衣给他裹上,扶着南瑾就想要下山。

    雪山太冷,一点也不适合养病,就算不能工刻医怡,下了山天气不那么冷,说不定还有希

    兮乓

    三三。

    南瑾浑身无力,毫无意识,流苏几乎是拖着他的雪地上移动。

    一片晶莹剔透的世界,月亮高高地悬挂着,折射如柔柔的光辉,然,一阵狂风瓤过,雪花

    卷动,天地苍茫。

    咆哮声,积雪的轰塌声听的人心晾胆战,似要被卷入暴风雪中,被它吞噬。

    雪地里蜿蜒地印出一仃沫沫的脚印,除了岩洞,流苏就背看自瑾,一步一步艰难地住山下

    走。

    流苏属于典型的南方姑娘的身材,娇小玲珑,背着身材顺长的南瑾,明显很吃力,每走一

    步者『显得很艰难。雪山积雪又厚,两人的重量压在雪地上,踏出一步脚就深深地陷入积雪里,

    如流沙,拔脚困难。

    这么冷的天,她气喘吁吁,好累!风雪太大了,刮得她难受板了,连眼睛也睁不开,要花费好大的劲,才能支撑着她走下去

    才走出一段路,流苏脚下一个踉跄,狠狠地捧在地上,两人者阴良狈地在雪地里滚了好几圈

    ,流苏一下子就哭出来了,院陀爬过去,扶起南瑾,眼泪簌簌地落下

    “南瑾,对不起,疼不疼啊?对不起’流苏一边哭着,一边擦去他脸上的冰雪,南瑾

    的头撞上岩石,淤青了一片,看得流苏心如刀纹,她伯梳炳面,仰首}副良地看着漫天飘雪的雪

    山,心口硬着一股绝望的悲呛,想要放声尖叫

    把这种深沉的绝望发泄出来

    流苏边哭着,倔强地咬着下唇,又吃力地背起南瑾,发狠似的发誓,“就是爬着,我也要

    帝你离开这儿.

    捧过一次,流苏走得更小心翼翼,深泊出半点差错,走得也更艰难了,风雪迎面而来,冻

    得她骨子者『冷透了,一步一个脚印,每次她以为她再也走不出一步的时候,却又踏出了一步,

    艰难,吃力,却充满了毅力。

    她要帝南瑾离开这儿

    上苍似乎和流苏开了一个大玩笑,待她好不窖易背看自瑾走到半山腰的时候,这才发现,

    因为雪崩,下山唯一的路口被岩石给堵住了

    那一爵间,她如遭雷劈,脑子一片空白

    上山的时候,南瑾告诉过她,这个狭小的通道是唯一的路口,四周都是险峻的峭壁,根本

    就无路可走

    者『说天无绝人之路,流苏那一爵间就想到,她似乎走上了绝路。

    她限不得白己能有自瑾一身的内力,能把岩石击碎,可她什么者『不能做,根本就过不了

    狂风呼啸,雪化瓤卷,簌簌地打向他们,流苏绝望之后,当机工断,只能背看.r1回去岩

    洞

    她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天若有清天亦老,他们就是被老天狠狠地耍弄了一回。

    南瑾帝她去冰泉寒潭的时候担心地说过,雪崩了,山路可能会堵住,她见南瑾病成这样,

    早就六神无主,只想着帝他离开雪山,哪儿会想那么多。

    下山的时候已经费尽丁梳办防有的体力,再次背看自瑾上山显得更艰难了,捧了好几次

    第玉次捧跤的时候,流苏狠狠地在雪地上捶了一拳,限不得把白己埋了进去嚎陶大哭

    起来

    “苏苏’微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流苏先是一晾,接着意识到什么,翻身把南瑾抱起

    来

    “南瑾,你醒了?对不起,我太笨了我想帝你下山者『做不到’流苏压抑地哭着,

    现在才知道白己的力量那么渺小,什么也做不了,连帝他下山也做不到,她从来没有那么限过

    白己,为什么扮受有南瑾那么强大

    南瑾意识还在游离之中,他是被流苏给捧醒的,捧跤那么多次,死人也该被捧醒了,他想

    要给她擦眼泪,却发现手脚僵硬得动弹不得,流苏哭得他难受

    “笨蛋.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99章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流苏才扶着南瑾回到岩洞里。回来的路上,南瑾是卿强撑着身子让她扶着一步一步地走,若是让流苏背着,不仅他要受  累,流苏更是受罪,雪地上一拖,天亮估计者『回不了。

    这一折腾,南瑾醒是醒了,可身子更虚了。

    流苏一会儿来就扶着他睡到床上,重新生火,浑身被冻得僵硬,刚刚她背着南瑾捧倒大部

    分的重量者『压着她,胳膊大腿淤青好几处,她生火的动作有些笨拙和生硬,越是院,动作越是

    乱,搬来柴火的时候不小心刺了手,卖也死死地咬着牙忍住,好一会才把火生了起来。

    南瑾昏昏沉沉地睡着,意识有一半已苏醒,并未完全沉睡过去,他抱着流苏离开寒潭的时

    候就强撑着下山,这才发现山路真的如他所料堵住了,他赌的那一份运气扮受有了,凭他当时虚

    弱的身体,白己下山者『困难,更别说帝看办办下山,没有办法之下,他才抱看办办回岩洞,别

    说苏苏背着他捧了那么多次,就是他抱看办办,从半山腰回来也捧过一次,风雪太大,他们的

    身体又太虚,根本就无祛抵挫暴风雨。

    南瑾一生除了寒水崖底,就属于这一次最狼狈,最无助了?

    才回到岩洞,他就昏迷过去,根本就没来得及和流苏说上话,只是潜意识紧紧地扣着她的

    腰,以为她醒了,他就会被晾醒,谁知道会昏迷得那么沉,直到梳办摔了那么多次,他的头又

    一次撞上岩石,意识才缓缓地队复过来。

    这个傻瓜,他心中微微叹息,从山上到山下那么长一段路,他者『无法想象,流苏是怎么背

    着他走下去,又走上来的,先不说地上积雪那么厚,就单单是他的重量就得压得她透不过气来

    了。抱着三岁的小白她者『有些吃力,背着他岂不是要了她半条命。

    袖倒真是没想过,苏苏会毅然背他下山,她的举动让他很感动,却也很生气,一想起她抱

    着他在雪地呈嚎卿大哭,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画面,他就心疼得要命。

    她已经很勇敢,也很坚强,也很傻。

    他紧紧加捍着器头,借着疼痛保持着情醒,不敢再昏睡过去,天知道梳办还会做什么晾人

    的举动来。

    流苏生好火之后,匆匆来到床边,一看南瑾的脸,她如被人狠狠地打了一掌。南瑾白玉般

    的脸上布满平静的疲倦之色,依然那么苍白,毫无血色,额头上却有一处触目原自的淤青。流

    苏心尖纹痛着,自瑾摔了好几次,捧在雪地里虽然冲击力不大,有两次却碰上额头,刚好在一

    块地方,者『破了皮,一片青紫,她伸手想要揉揉,又泊他疼,着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苏苏我饿了’南瑾眼皮微微睁开,深邃的眼升里露出一抹少见的脆弱之色,好

    似病痛中的孩子,在乞求着温暖,流苏看得心者『软成一滩水了。

    她声音虽然低而沙哑,还有中气不足,可对流苏来说,这便是天籁之音,南瑾终于醒了,

    终于说话了,她的心雀跃着,欢呼着,几乎跪下来感谢上苍。

    “你等等,我把汤药温一温就给你喝。’梳办喜极而位,刚起身自瑾就解下身上的裘衣,

    命令道:“穿上.

    她穿得非常单薄,两件保暖的裘衣者『给他盖上了,瞅着她的身子骨,他心里者『觉得冰冷冰

    冷的,流苏也不坚持了,接过裘衣穿好,这才给南瑾准备。

    南瑾看着她不停陀碌的身影,唇角微微扯动,待暖暖的药香传出,他才发觉,是真的有些

    饿了。

    说饿了,其实只是想着让她陀碌一点,陀碌着就不会感到太魄疚和悲伤,这也是减压的一

    种办法。

    “再忍一忍,很陕就能吃了.’流苏回头嫣然一笑,南瑾淡淡地领首,挣扎着从床卜坐起

    来,流苏赶紧过去扶着他,坐在火堆旁边。

    伸手碰触他的额头,还是滚烫的,流苏秀气的眉紧紧地锁着,一点退烧的痕迹者刚受有,这

    可怎么办?

    “我是大夫,这种小病还是不能白救,早就死过不下百次了,别担心.”.,-h——的手

    握在手心里,这才发现她掌心有血迹,脸色不由得一沉,“怎么回事?”

    “搬柴火的时候不</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