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63

_分节阅读_26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小心弄到的,小伤而已。’梳办笑笑着,想要抽手,却被他拉得紧紧的

    南瑾细细地看了一遍,细嫩的掌心被一根细细的木柴刺入,尽跟断在里头,南瑾肇眉,用

    银针挑破木柴周边的皮肤,“疼么?”

    “有点’流苏很实在地回答,这刺在肉里,刚刚忍着,想等南瑾喝药之后才处理的,

    扮受想到他细心地发现了。

    南瑾挑出木柴,流苏松了一口气,这回不似刚刚那样,酸酸痛痛的,她揉揉掌心,见南瑾

    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疑惑问道:“怎么这么看着我?”

    袖摇抨头,脸色看起来非常虚弱,映照火光才浮现着淡淡的红晕,流苏看得出他精神不是

    很好,想要劝他去床上睡一会儿,转念想着在火堆旁边会暖和一些,她也就不说什么,她站起

    来,坐到他身边去,两道披着裘衣的雪色人影如两团雪人般,在相互依偎着,火光在他们身上

    笼罩出一层淡淡的朦胧静谧。

    一室静好.

    爱清轰轰烈烈,侮枯石烂,这就相偎依取暖,便有天荒地老的深刻。

    “身上还有哪儿伤着了?’南瑾柔声问道,他捧伤了额头,手臂上也传来钝痛,一猜就知

    道梳办身上定然也有伤,她捧得更狠一些,看她刚刚僵硬的动作就知道,也不知道重不重。

    流苏轩轩抨头,“这是一些轻微的擦伤和淤青,很陕就会下去的,我身边没什么伤口?

    说罢还泊他不信似的,举起两指可爱的发誓,南窿脸奋才稍微缓和了些,虚弱地靠在她肩

    月旁上。

    流苏的心柔得如棉花糖似的,眸光柔清似水,她喜欢这样的亲密,仿佛是眷恋了千百年的

    双生树,永远相互依偎,温暖彼此,也只有她知道,这样的动作,饱含着多少的眷恋。

    有他的

    也有她的

    她伸手环着他的肩膀,轻柔地拍着,温柔地把他揉着额前的淤青,肿了一点点,见南瑾没

    说疼,她的力道又加重了一些,揉得重了,淤血消散得越陕。

    南瑾靠着她的肩膀,闭眼假寐,享受着女子的温柔,一脸静谧宁和,暴风雪卷了进来,却

    冷却不了彼此心里的暖和。碎然南瑾出声,“苏苏,仁)后别做这种傻事.

    他者『不敢想象,刚刚她是运气好,如若不然

    “嗯.’流苏柔柔地应着,这时候,南瑾就是说,太阳从西边升起来,她也会点头应是。

    南瑾也不说话了,靠着流苏安静地休息,流苏揉着他的额头,偶尔探探他的温度,者『好一

    会了,还是没下去,希望喝完汤药补补身子能好一点。

    只是几样简单的补身药材,流苏刚刚就煮好了,已经结冰了,她温开就能喝了,她把干粮

    也拿过来,也让南瑾吃一点,幸好如玉有先见之明,给他们准备的干粮很多,石头饼配着汤药

    ,也不显得干。

    自瑾期文地吃着,虽然他胃口又没了,可他也情楚地知道,山路堵了,他们想要下山就全

    靠他了,他若是倒下几天,干粮吃完了,他们就得在山上等死。

    好不窖易流苏身上的蛊虫解开了,他可不想就命丧雪山。

    流苏也趁机吃了一些,南瑾的汤药喝了一半就给了她,命令句,“暖暖身子.

    口气强硬,不窖置嚎,他岂会看不出来,流苏在透支着精神,她脸上的疲倦被他更浓,眼

    睛红红的,者『是血丝。

    梳办看了他一眼,白知抗议无效,一口一口地把他半盅补药喝了下去,要补血的人又不是

    她,流苏心里暗暗想着,这些药材全是她在客栈厨房拿的,专门给他吃的。

    两人者『吃饱了之后,南瑾又简在流苏肩膀上,流苏本想扶着他上床去睡,可南瑾说床上冷

    ,流苏没办法,只好顺着他,在火堆旁边,两个人靠着一起取暖,的确比床上要好得多。

    “流苏,我昏迷的时候,好像听见你的声音了?”自瑾静谧地闭着眼睛,沙哑的声音在岩

    洞里静谧地回荡着,他的声音隐约有些开心和雀跃,虽然是听得不是很明显,但聪颖的流苏是

    听出来了。

    流苏揉着他额头的手顿了顿,有些脸红,好似除了叫他的名字之外,她就会哭

    “很吵吧?’流苏呐呐地道,若是她昏睡着,有个人在耳边哭着,一定很吵,流苏委屈地

    垂下头,她当时是太慌了,南型号那样子就像是要立即离开一样……低低的笑声从男子胸膛那边传荡出来,这个傻瓜,怎么会认为很吵呢?

    他有多高兴,能听到流苏说那样的话

    “南瑾,我会守护你的?”自瑾牡声道,流苏一听,脸上如炸开一朵红云,轰一声,全红

    了

    她自跳夹然加速起来,手脚无措,紧张得心者『要跳出嗓门口。

    她说的时候,说得白然,顺着心意表达,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她只知道,那时候,她会

    守护着这个男人,甚至有天荒地老的感觉。

    可现在听南瑾这么一说,她白己却难为清起来。

    要命了,别的扮受听到,怎么就听到这句了?

    “我很喜欢听.’南瑾浅笑着,“我的苏苏,很少说这样的话呢。

    流苏脸红耳赤,限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情秀的小脸因为害羞而付出的点点红晕,应着一

    身白衣,分外可爱迷人。

    南瑾住她肩膀处有磨蹭了下,无声地笑了。

    一时间谁也扮受有再说话,任外头狂风咆哮,大雪弥漫,岩洞却是暖潮四溢,自瑾抓住流苏

    的手,紧紧地裹在手里,他的手有些冰冷,却很有力,流苏小手被打开,十指交缠着,亲

    密如斯。

    “苏苏,不管在什么时候,我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者『要学会相信我,知道吗?”.r1}1

    声要求,因为屏弱,他的声音沙哑而低沉,口气却是非常坚定,有看自瑾特有的强硬。

    流苏领首,轻轻地嗯了一声,一个能为你付出生命的男人,你还有什么不相信的呢?

    一个你清愿付出生命的男人,即使被骗,也是心甘清愿吧?

    流苏心中百转千回,想起在雪地地抱着他无助地哭位的画面,还是浑身颤栗,倘若他没醒

    够来,他们是不是会冻死的雪山上?

    “南瑾,你暖和些了吗?’流苏拢拢他身上的裘衣,在火堆旁边这么久,他的身子还是一

    片冰冷,如抛在雪水里一样,怎么就没有一点点回暖的迹象呢?她偏头看他的脸色,唇色不那

    么青紫了,却是苍白如纸,微闭眼睛,长而优雅的睫毛在如玉般的肌肤上覆上一层薄薄的疲倦

    剪影。

    她多想拂去他眉心的皱褶,拂去他一身的冷冰,拂去他心中所有的伤痛,给他白己所能给

    的力量。

    流苏抱得更紧了一些,暖和一些,再暖和一些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一旦动了真清,爱了一个人,者『会给予他所有她能给予的温暖和宠

    爱。

    世间上并不是只有男人会宠爱女人,女人也会宠爱男人。

    冷情如她,强势如他,者时巴彼此最柔软的角落,注入温柔和冷借,一滴不漏地给了彼此。

    “苏苏身上很暖呢.’南瑾低声道,“你也靠着我休息,别我病好了,你又倒下了?

    流苏蛊虫被挑出之后,身体本未复原,又陀上陀下,还背着南瑾下山上山,透支她所有的

    体力,即便是南瑾不说,她靠在他身上,也昏昏欲睡,真的好累

    却很安心.

    比刚刚要安心多了。

    因为南瑾在她身边,她能嗅到南瑾的气息,能感受到他的脉搏,能听到他的声音,还有什

    么比这更让她满足的。

    柴火嘛啪作响,烧得激烈,释放着它所有的能量,温暖着相偎依的男女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300章

    。女儿国皇宫。  最近龙雪梨动作频臀,大有逼宫之势,她正在努力说服长老阁众位大臣,企图取得他们的

    信任和帮助,其外她在朝中的动作也越加令人心晾胆寒,频频在府中宴请各位王公大臣,企图

    透过他们来架空皇权,废了龙浅月。南瑾留了口信给玄武,几卜袖住意长努阁四大长老的动向,

    收集他们近年来所有的黑暗交易,这些者『是控制他们最有利的王牌。

    玄武在云长老家暗查清报不小心被去长老家的无清发现,身份暴露,被困图图,不得不发

    信号求救,阿碧等几位冰月宫的人匆匆赶去。

    如玉有匹搀内他们的安全,无清的武功她就算扮受有领教过也耳闻过,非常厉害,不知道玄

    武阿碧他们能不能安全脱困,这次已经扣早际蛇,想要继续查探他们一定有所防备,还是先保

    命要紧,若是落在龙雪梨手里,南瑾势必又该受困了,她就担心,救了一个流苏,又陷入玄武

    阿碧他们,那事清就没完扮受了。

    小白让人去找情风,上次南瑾答应把开辟扮莫北侮到自疆四北部的航线,龙浅月吩咐情风暗

    中瓦解龙雪梨在南疆的势力,丽王想要独白接收整个南疆,岂是那么便宜的事。情风为了此事

    最近经常住户部跑,不常在宫里,因为有如玉阿碧相配,暗中也有萧绝,小白在宫里出过一次

    意外被萧绝所救,安然无恙,龙浅月也就让情风专心于南疆的事上。

    小白着急地在庭院里渡步,阿碧去了很长时间了,一点消息也没有,她很泊出事,爹和娘

    现在者『不在华者『,若是玄武他们出事,对爹爹来说是很大的打击,小白板不愿意有任何伤亡,

    这儿不是圣天,冰月宫扮受有完整的肩报网,只能利用最寻常的查探方式,玄武如一比谨障还会出

    事,小白一点也不敢小看长老阁。

    “小白,别太担心了,玄武和阿碧者『很机灵,不会出什么事,你安心等他们消息。’饭口玉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