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64

_分节阅读_26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安抚着小白,她心里构在打鼓,可看见小白面无表清地肃着脸,她只能让她安心。

    小白绷紧的神经终于到了板限,喇一声站起来,“如玉姨,你帝我出宫,我们去云长老那

    儿.

    “什么?’饭口玉匪住,这丫头胆子也太大了吧,敢独闯虎穴。

    小白双眸定定地看着她,一脸坚决,她想亲白去,不确保他们的安全,她说什么也不安心

    如玉拗不过小白,她让宫里的侍卫去通知龙浅月一声,她抱着小白就越出宫墙,刚刚出宫

    就碰上萧绝,小白眼光一亮,萧绝绷着脸,“你们去哪儿?

    他刚刚看见冰月宫的求救信号,工刻就赶来宫里,冰月宫的人出事,他就猜到阿碧会离开

    ,只有如玉在宫里,他两天不见小白,匡想念的,没想到才到皇宫就看见她们出宫,萧绝转念

    一猜就知道她们要去哪,当下沉着脸,说什么也不肯。

    “太危险了?’萧绝沉声道,转而狠狠地瞪了如玉一眼,似是责匡她为虎作怅似的,也不

    知道劝劝小白,如玉无辜如耸耸肩膀,他者『和小白相处一段时间,怎么还不明白,这丫头的决

    定几乎没人能打回票,她不帝她出来,她同样也会让龙浅月批准她去,结果还不是一样。

    “不许去.’萧绝霸道地否决,二话不说伸手抱过她就要回去,小白头一扭,挣扎起来,

    不甘示弱地吼着,“我要去.

    “我不准,

    “我偏要,

    父女两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肯退让一步,这是他们相认后第一次发生争执,住常者『是萧绝

    宠着小白,百依百顺。

    小白面无表清,一脸不窖置嚎的霸气,气势一点也不输给萧绝,两大气场在半空相撞,旁

    人只感觉劈里啪啦,火光四射。

    如玉暗叹,小白的固执这一方面像板了萧绝,甚至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你们别争了,萧绝,你也别和小白较劲,她要去你让她去就好,你在一旁保护她就行,

    情风接到消息一定工刻去长老府,有他制止无清,你还泊有人对她不利么?’如玉劝着,让他

    们这么互瞪下去,后果不堪收抬。

    小白脸色软了几分,伸手抱着萧绝的脖子,认真地说道:“爹,倘若今天是你出事,我也

    会做同样的事清,玄武叔叔和阿碧姨也是我的家人,我想保护他们,不想看见他们有事,你能

    理解我么?

    萧绝黑沉的脸色总算缓和了些,眯着眼睛教训道:‘呢)后不许对我大小声。

    小白一听乐了,露出灿烂的笑脸,“是.

    如玉松了一口气,总算雨过天晴,萧绝冷冷地扫了一眼过来,大有秋后算账的意思,如玉

    耸耸肩膀,谁泊谁?

    梳办醒来的时候,人只子那玉在床上,这一觉仿佛睡了很长,她的四肤者『有些墉懒酸痛,懒

    得起身,狂风的咆哮还在耳边回荡,岩洞外,暴风雪依然拜虐看,呼啸着,要把天地间所有的

    颜色者『卷入苍茫之中。

    一阵寒风吹进岩洞,流苏激灵灵地打了寒颤,猝然惊醒,唰一声从床上坐起来,岩洞里空

    荡荡的,扮受有看见南瑾的身影,只有柴火在啪啦地烧着,随着寒风,时灭,时起,如跳跃的舞

    步般。

    南瑾呢?

    流苏顿时一阵心院意乱,恐嗅莫名地拽着心脏,整个揪起来,巨大的仿徨涨得脑子一片空

    白和沉痛,她手脚者『有些软了。流苏迅速下床,裘衣者刚受穿,匆匆地住外跑。

    南瑾去哪儿了?

    她泊他夹然不见了,她再也见不找了。

    才刚到岩洞外,迎面就撞入一个略显得冰冷的坏抱里,南瑾手里的雪兔被撞得落在地上,

    他赶紧扶着流苏,放一低头,脸色就黑了,厉喝道:“你怎么不穿件裘衣就出来?

    流苏被他吼得一阵陇虑,一时扮受注意他说什么,只觉得心里高兴板了,南瑾扮到肖失,好好

    地在她坏里,不过很陕她就发现,眼前男子的脸色不太和善,不会察言观色的人者『看得出南瑾

    在瓤火,更何况是流苏。

    环视一眼才发现白己穿得单薄,忘了裹一件裘衣了,流苏垂眸,匆匆折回岩洞,匡不得,

    好冷.

    南瑾生气的样子真有点恐沛.

    她匆匆地披上裘衣,身子暖和了些,只见南瑾拎着两只雪兔进来,脸色虽然苍白,精神还

    算不错,流苏下意识地伸手去碰触他的额头,烧退了

    请牢记本站网址:胃胃胃T对已哑T

    这也太离谱了,昨天晚上他还是一副病映映的样子,怎么才睡了一天醒来就这么有精神了?流苏咕碾着,看他身子骨不似那么强壮的,队复能力也特好了。

    “南瑾,你身体还没好彻底,跑去抓野味做什么?”虽然看起来还算精神,可脸色还是苍

    白如一层透明的纸,还是没好彻底了,看他手上的野兔就知道他出去干嘛了,流苏也有些不悦

    了,灵秀的双眸簌簌地闪了怒火。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者『两天了,好差不了?’南窿脸奋缓和了些,拉着她坐在火堆旁边,白己处理起那两只

    雪兔。

    他隔天醒来,高烧并未褪去,只是有了缓和的迹象,他力气也队复了些,白行运功逼出一

    身汗水,没多长时间就高烧就退了。他身子只是稍显虚弱,不是什么大病,只要多补补就会队

    复,还不至于会病入膏育,无可救药,他只是失血过多,外加过分万累舫致,流苏多半是被他

    脸色吓着了。

    流苏杏眸睁大,一下子有些扮受缓过神来,两天了?

    她睡了两天?

    南瑾抬眸,见她这副表清,不由得微微一笑,“你太累了,睡得沉些.

    流苏后泊地拍拍胸膛,幸好他没事,她者『不敢想象,若是南瑾病没好,反而是加重了可怎

    么办,说不定

    她用力地甩甩头,幸好当真是幸好.

    南瑾利索地处理抓来的雪兔,流苏问道:“什么时候下山?

    “等雪势小点,明天估计能下了?”自瑾坏磨着,再养一天,他的内力现在还不足仁讨巨开

    岩石,明天应该差不多了。

    也不知道华者『的清况如何了,他现在倒是有匹担心小白了,玄武玄北他们也该到了,等他

    们回去,差不多该把这团乱麻理情了。

    若是日浦瑾的隆子,他是不愿意流苏和小白和女儿国扯上什么关系,可事到如今,清势已

    不是他所能控制的,龙浅月是聪明人,知道怎么样才能让他就范,现在不管他愿意还是不愿意

    ,者『只坏券入这场风彼中,即便他现在想要退出,流苏也肯定不愿意让龙雪梨奸计得逞。

    偏头看看身边的流苏,这丫头真给他惹了不少麻烦.

    “做什么那样看着我?’流苏被他看得莫名其妙一阵心虚,明明她没做错什么事呀,这眼

    光怎么看似,一切者『是你的错的感觉呢?

    错觉吧?

    南瑾微笑,把雪兔窜起来放在火上烤,收抬干净了朝梳办勾勾手,流苏犹豫了下,坐到他

    身边去,南瑾顺手把她抱入坏里,认真地问道:“苏苏,如果龙雪梨要杀龙浅月,你会怎么办

    流苏想者刚受想,“先杀了她.

    南瑾看了她一眼,微微领首,“我明白了?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301章(文字版)

    。云府位于华者『东郊的贵族区,肘邸建筑得非常宏伟壮丽,阁楼层层叠叠,朱红墙,坑喘瓦,鹅卵路,彩凤亭,处处气派而尊贵,富丽堂皇中有种浓厚的历史庄严感。  萧绝如玉帝着小白到达云府门口就听到里头传来猛烈的打斗声,刀剑相撞的激烈声在门口

    就听得十分明显。小白脸色一紧,听得几声熟悉的低口孔声,是玄武的。

    因为有外敌入侵,门口的侍卫者『被派进去,庄严肃穆的门口斗良本无人把守,萧绝他们几个

    很简单就进入府邸,府中乱成一团,三三两两围着一起窃窃私语,无人敢看见打斗场,个个脸

    上者『露出晾恐。

    毕竟在女儿国,谁敢在云府生事,不是明摆着找死,有几个家丁看见萧绝便起身拦住,如

    玉不悦拔剑,只见寒芒一闪,他们纷纷后退,萧绝他们几乎是毫无阻挡地出现在云长老他们面

    月日。

    “住手.”眼看着无清的弯刀又一次砍向玄武,小白娇喝一声,众人纷纷回头,无清也抽

    手,面无表清地看着他们,眉悄者刚受挑一下,好似小白他们出现在这儿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

    云长老倒是大吃一晾,眼光掠过一丝诡异的光芒,朝着无清看了过去,好似是一种命令或

    者是暗示,无清像是没看见,冰冷的眼睛如冷凝的冰面,又冷又硬,一点表清者刚受有,比小白

    更显得生人勿近。

    “参见凤来公主.’云长老过来给小白行礼,院子里的人纷纷下跪行礼,除了冰月宫众人

    和无清,云长老心中诧异,凤来公主怎么会出现在他的府邸中,难道说

    他眼中掠过一丝杀气,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上次派人暗杀她并不成功,这

    次她主动送上门来,又扮受有情风保护,是个绝佳的机会。

    他起了杀心,并已暗示了无清,没人能逃得过无清的追魂刀,这一次定要解决她,虽然她

    还小,却给长老阁的人一种深沉的压迫,众人纷纷意识到,这位主子书来可能比龙浅月更难对

    付,甚至比龙雪梨更加棘手,假以时日,她必定是一号厉害人物,谁也不敢轻敌。

    小白从萧绝身上下来,小小的身子住那一站,面无表清,稚嫩的玉官如覆上一层寒冰,气

    势逼人,板为冷厉,这么多厉害的大人面前,谁也不敢忽视她的存在。<</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