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67

_分节阅读_26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取这么白的名字,偏

    偏就犯了她的大忌,这不是说明她和白貂一个等级的么?

    周凡面不改色地看着她,“我是小白的主人。

    “你给我滚下去.’小白眼睛凶光一露,小脚丫子就这么踢过去,周凡眼明手陕地抓住,

    微微一扭,小白就疼得蹦趾,这树屋被她跳得摇摇欲坠,整棵树者『在摇动,周凡见状,工刻松

    开她,小白一得白由,仍旧一脚踢了过去,正中周凡腰侧,周凡闷哼一声,怒焰喇一声翻腾,

    小白无畏无嗅地瞪了回去,一团冷气镇压过去。

    “野蛮.”少年情冷一哼。

    “小气.’小白不甘示弱回嘴。

    “我讨厌你.’周凡冷淡地陈述一项认知,他已确认,他和这位小公主八字不合。

    “不好意思,我也讨厌你.’小白更确定,这人怎么看怎么讨厌,上辈子一定和她犯冲。

    周凡偏头不理会她,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口气,他是越活越回去了么,竟然和一个孩子计较

    ,遇上她,心智一下子降了十来岁。

    他记得第一次见她,是在皇宫里,那天小丫头穿着一件粉色百褶裙子,抱着他的小白在一

    片鸡飞狗跳中从假山里出来,一脸无辜,仿佛刚睡醒的样子,白貂雪白的皮毛映得她肌肤赛雪

    ,粉粉嫩嫩的,他宛如看见一直会说话的小白。那爵间,他对她印象板好,看起来像个乖巧可

    爱的女孩,可一说话就不可爱了。

    情风者『说了那是他的宠物,小白却紧抱着白貂,好似人家要抢劫一样,龙浅月让她物归原

    主,她竟然说她也喜欢,不肯放手,周凡养了白貂一年多了,很有感清,当然是舍不得,小白

    硬是要抢,看样子是要强来的意思,龙浅月宠她,示意周相打圆场,周凡不小心瞥见她眼里得

    意的笑窖,对她的印象顿时一跌三千里,直到龙浅月喊她小白,她那张粉嫩的脸一下子就覆上

    一层寒冰,他就知道什么地方惹到她了。

    最气人的一次是他随着周相进宫,刚好碰见她和白貂玩,一看见他,示威似的把白貂抛到

    屋顶去,那手法叫利索无清,气得他口贵火,那是他捧在手心宠着的小东西呢,被她抢了还不算

    ,竟然不知珍借,怨上加怨,死结就越拧越紧了。

    “周凡,你在哪儿?’流云的声音在下面响起,周凡知道事清解决了,应了一声,一手捞

    过小白的腰,抱着她下去,放下去还没站稳就放下小白,仿佛她是会传染的疾病,树下有如玉

    和萧雏担心地看着,见小白平安无事者『松了一口气,小白狠狠地踩了周凡一脚,周凡眸光一瞪

    ,扣交牙切齿,“你不要太过分.

    “哼.’小白狠狠地撇头,一头青丝甩得那个叫飘逸,如玉看得哭笑不得,第一次见她这

    么孩子气的一面。

    流云也侧目,也是第一次见到周凡这么像人的一面,不仅大奇,“你的冷静呢?

    “离家出走了?’周凡也漂亮地转身,回他的阁楼去。

    留下几人哭笑不得,原来冷静还可以离家出走的。

    “小白,你真强.’如玉竖起拇指赞扬。

    萧绝面无表清,他女儿做什么者『是对的,流云哈哈大笑。

    水

    入夜的雪山冷得让人发抖,岩洞外大雪弥漫,狂风呼啸,从洞口不停地灌了进来,吹得火

    苗啪啦作响,两人简单地用过盼膳夕厂便靠着火堆取暖,裘衣紧紧地裹着,像一团雪人似的。

    流苏身子比较嗅寒,不停地伸出双手靠近火堆,暖暖的温度让她觉得浑身一阵舒服。

    南瑾的精神好了许多,不再是病映映的模样,不讨脸奋依然有匹齐自,雪山上条件比较简

    陋,斗良本就无法给他好好补补身子,才扮受几天,她就发觉他的下巴尖了一圈。本来就够情瘦的身材,再减了一圈,看得人心疼板了。

    所幸的是明天就要下山了,离开这种冰天雪地的地方。流苏脸上浮现淡淡的红晕了,她不

    禁在想,下了山,她要怎么办?丽王府是肯定不能回去了,皇宫么?还是跟看自瑾?

    一阵狂风夹着风雪卷进来,空气有些冷,梳办铂了缩身子,住火堆里添了柴火,南瑾本来

    闭目养神,缓缓地睁开眼睛,眸光深邃而宁静,仿佛做了什么决定似的,偏头看着她道:“苏

    苏,明天下山,你进宫吧.

    流苏手一顿,松开木柴,脸色板为平静,仿佛南瑾会这样说是在她意料之中的事清,沉静

    的眸光不见一丝彼纹。

    她垂着头,没说话,不知道该说什么,所幸就什么也不说,南瑾一时也没说什么,冰冷的

    空气有种死寂般的沉默。

    炭火啪啦燃烧,红彤彤的炭火映着他们的脸,半暗半明。

    “不问我为什么?’南瑾神色复杂地看着她。

    流苏摇头,从中午和下午,一直到晚上,南瑾者『详细地把女儿国的形势和她说了一遍,龙

    浅月和龙雪梨之间的矛盾,长老阁和祭祀院之间的剑拔弩张,政坛上分为几路,者『细细地和她

    说了一遍,她白然了解目前的形势有多么严峻。

    可是进宫当女皇,却非她所愿,梳办很情楚地知道,她不会喜欢那样的束缚和捆绑,不会

    喜欢那种明争暗斗的生活,虽然还不情楚自己想要什么,可她已经很明白地知道白己不想要什

    么。

    “如果你不愿意,没人能逼你.’南瑾淡淡地道,“女儿国的思思怨怨我实在不想管,可

    苏苏,你不能不管,龙浅月没多少时间可活了,她一生者『在和龙雪梨抗争,不想皇位落入旁人

    之手,一生者『在维护女儿国血统纯正,你是最有资格继承她皇位的人。你也不希望龙浅月一生

    的坚持在她死后瓦解。毕竟你们是血脉相连的亲人,我把女儿国的形势告诉你,无非是想让你

    更加情楚地知道怎么选择。你母亲和她是同胞姐妹,她一生无嗣,你是她最亲的人,她的遗愿

    你不会视若无睹。

    “你认为我有能力对抗龙雪梨么?’流苏抬眸,平静地问着他,语气有些白嘲的味道,龙

    浅月那么厉害的人者『无法赢了龙雪梨,她能么?

    “我会帮你.”自瑾饥声说道,如承诺般,眼光诚挚坚定,只要是流苏的心愿,他者『会满

    足,这也是为何他会介入女儿国的是是非非中。不管是有没有失去的记忆的流苏,者『无法眼睁

    睁地看着龙浅月含限而终。

    南瑾看着她一笑,“苏苏,你不要太小看了白己,你曾经让我刮目相看,绝对比你想象中

    要强大得多。

    流苏唇角不禁一软,“我做过什么晾天动地的事么?”

    南瑾眉悄一挑,领首,给予她十足的肯定,她比他想象中的要坚强和聪明。

    流苏垂着头,沉默不语,一脸思考,自译棒住她的手,沉声道:“别害泊,这是你要走的

    路。不管发生什么,我者『会在你身边。

    温暖的掌心让流苏心尖一软,柔柔地点头,他会陪着,他会陪着

    他站起来,把包袱里几件衣裳简单地铺在床上,转头让流苏过来休息,流苏脸蛋碎然蹭上

    一朵红晕,顿时感觉冰冷的空气热了几分,局促得如清窦初开的少女。

    “我我不困你先睡.’流苏咬咬呜呜地道,鸵鸟般者『缩着脖子,她光想着抱着一

    起睡觉就紧张得手心出汗。

    南瑾也不废话,铺好床直接就过来打横抱起她,流苏啊了一声,南瑾眸光一瞪,她工即嚓

    声,好凌厉的眼神。

    “你睡过来一点?’南瑾冷冷地道,他发现他的小妻子还真不是普通的别扭害羞,这副模

    样能让他死心塌地真是她祖上积德了。

    裘衣本来就不大,她睡那么远,沿姜着另少,晚上一定会着凉的,南瑾长臂一伸,强势地

    扣着她的腰,把她紧紧地抱入坏里,身子贴着身子,小小的空间里充斥着两人的味道,空气暖

    昧度节节瓤升。

    南瑾温热的气息就拂在耳边,她的耳根热热的,染上一层粉色,流苏只觉得心要跳出胸膛

    了,跳得非常剧烈,这和那天在客栈同床共枕有天壤之别。

    难道是白己多喜欢了他一些?

    “苏苏,你泊我?’南瑾低头看着苏苏涨红的脸,身子一紧,眼神一下子变得幽暗起来,

    声音者『暗哑了几分,嘴唇不桨在她耳边亲吻,含着她精致的耳垂吮吻,惩罚似的轻咬一口,流

    苏身子一麻,不禁轻吟,一股电流从被亲吻的地方一直游窜向四肤,一阵酥麻。

    “南瑾你唔’抗议还没说完,南瑾便堵住她的红唇,以吻封缄。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304章 牵手和错过

    今天是掌拒结婚的日子,这一章是我小宇宙爆发了,当成对掌拒的贺礼,祝福掌拒婚姻幸

    福美满,永俗爱河.

    米

    流苏心跳如雷,裹着心脏里那层薄薄的膜仿佛要被紧张刺破一般,涨得她脸色充血,红得

    如蒸熟的虾子。夹如其来的吻把她的神经升至最高紧张状态,脑子一片空白,更鲜明地感觉到

    红唇上的吮吻和侵略。

    自瑾覆着她的唇,银转深吻,惩罚式地咬了她下唇一口,灵活的舌头钻进,为所欲为,本

    是想要戏弄她的心清爵间转变了。变得热切而激烈,这种吻法,激烈得仿佛要把她整个人吞入

    骨血之中,永不分离。

    冰冷的空气节节升温,如火苗中的柴火,啪啦地燃烧着,空气刹那间变得火辣辣,热得要

    烫伤人一般。

    两条裘衣覆盖下的空气更是热清似火,流苏睁着大大的眼睛,错愣地看着他夹然而至的脸

    ,感受着唇上的挤压和轻咬,心跳得要窒息般。

    南瑾在吻她?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