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68

_分节阅读_26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不同于那次在王府相遇的吻,这个吻充满了热切的渴望和思念,疯狂中帝着一丝柔清,火

    辣中帝着一丝珍借,她不由白主地闭上眼睛,神经更是敏锐地感受到所受的压迫,男子的喘息

    渐渐有些失控,低低地在她耳边吹拂,梳办徉身颤栗,浑身汗毛者『竖7起来,紧张,却帝着一

    丝兴奋的期盼。

    热清战栗的吻让流苏忍不住沉沦,理智被热气蒸发得消失无踪,她尝试着回应袖的吻,青

    涩的动作白然而默契,好似他们这般亲密接吻已是天经地义的一件事清,自瑾徉身一僵,额头

    上青筋略微浮起,眸光暗沉而危险,一贯冷厉的眸子如蒙上一层如火般薄纱,闪着欲望的火光

    ,让他整个人变得富有侵略隆,掠夺的动作更加急切,仿佛这辈子就吻这么一次,想要吻到天

    荒地老,凶狠得要吃下她,再也不让她逃离身边。

    南瑾的手拉开她的腰帝,顺着衣裳便伸了进去,刚刚接触到她的肌肤,一人舒服轻吟,一

    人却浑身紧绷收缩。

    好冷.

    流苏的理智似乎被他冰冷的手帝回了一丝丝,微微挣扎起来,南瑾的手停在她柔软的腰侧

    ,狠狠地吻了她一口,这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女子脸颊配红,青丝凌乱,呼吸急促,胸口剧烈

    地起伏,她目光迷离,灵秀的眸子充斥着一层薄薄的水汽,分外诱人,楚楚可冷的风清夹着淡

    淡的倔强,更勾起男人心底最狂猛的清潮,想把她压下身下,狠狠地疼爱。

    自瑾抓在她腰侧的手用力,身子紧绷胀痛得难受,眸光暗红,一副深陷清欲,濒临爆发的

    模样,心里的野兽正蠢蠢欲动,想要攻击它的猎物,南瑾拼命地克制着,却挡不住席卷而来的

    凶狠渴望。

    他想要她

    “南瑾’流苏的声音支离破碎,有恐嗅,有期待,还有对未来的忐忑不安,对这一切

    的迷茫不解她能感受到身边的男人紧绷的身体,能看见袖强忍着清欲的脸,能看见他压抑

    克制的眸光,看见他的挣扎,可知她内心也是如此挣扎。

    “我要你.’南瑾的声音沙哑透了,抵着她的额头,滚烫的呼吸扑面而来,流苏的脸如被

    一阵火光掠过般,剧烈地燃烧起来,红得更是娇艳欲滴,一副任君采撅的魅人样。南瑾口气霸

    道,像是宣誓一般,却一动不动,燃着清欲的眸子定定地看着她,仿佛要看透她的灵魂。

    我要你,苏苏.

    想得浑身发疼,身体每一个部位者『在呐喊着,疯狂着,几乎把他的理智冲走,这股渴望来

    得又陕又急,他预料不到,却不想牛阳十,这是他爱了一生的女人,就这么柔顺地躺在他身下

    ,风清万种,千娇百媚,他为什么要当君子?

    流苏心口狂跳,耳边尽是他充满占有和渴望的霸道宣誓。

    我要你

    我要你

    仿佛有魔力般在耳边回响,震得她浑身战栗,南瑾要她,是一生一世的那种要么?

    流苏神清有些陇虑,她记忆第一次见到南瑾的时候,阳光温暖地笼罩在袖身上,他的双眸

    如一潭幽静深邃的泉水,情透中帝着冷厉。白衣胜雪,落寞情寂,看着她的眼光幽深而平静,

    那一爵间她的心是酸酸痛痛的,他的落寞牵动着她的灵魂,仿佛被人遗弃在世间,孤独地活着

    ,让她忍不住想要拂去他眼里的寂寞。

    从迷惑心痛到心酸心动,到如今的清陈沫种,她如陷入流沙之中,再也拔不开腿,只能被

    卷入爱清的漩涡之中。

    南瑾说,等他意识到他是笨蛋时,他已经万劫不复。

    她还没意识道白己是笨蛋之时,已想飞蛾赴火。

    宇宙供荒里,还有一抹让她奋不顾身的亮光,顺着心走一次,若是错了,即便不能回头,

    亦能无憾。

    这个男人,虽说得如此霸道,却强忍着清欲的爆发,静静地征求着她的意见,单单是这样

    已经让她软了心肠。

    她自里是爱着他的吧,所以才会让他如此肆意地宣示主权。

    南瑾眼光直直地看看梳办,不避不闪,他的身体已如拉满了弦的弩弓,一触即发,那么冷

    的天,额头上却渗出汗水,眸光越发火热起来,流苏单手撑着石床,微微拾高卜身,在他晾讶

    的眼光中,吻上他的唇,双手不由白主地圈着他的脖子,身子后倒,南瑾顺势压在她身上,撩

    起一把火辣辣的清火,烧遍两人全身。

    放在她腰侧的手顺着柔嫩的肌肤而上,隔着薄蒲的襄衣覆着她的香软,大力揉搓,流苏背

    脊窜过白热化的电流,让她不由白主地呻一一吟出声,浑身难受,身体深处仿佛有只小猫在挠

    着,偏偏她又碰触不到,流苏难受得肇眉硬咽着,晶莹的泪水溢出,更勾起男人心底的野兽。

    南瑾扯开她的衣襟,热清的吻顺着而下,空气滚烫热辣地烧着,小小的空间里,激清四溢

    两人的衣衫尽褪,热清地探索着彼此的身体和热清,满足于为对方帝来欢偷的白豪。流苏

    攀着他的肩膀,坐起身来,让他们结合得更彻底些,想念通过热清的肤体语言表现得淋漓尽致

    ,细细的呻一一吟更是激发男子掠夺的本能,温暖着,饱胀着,幸福着

    “苏苏,说你爱我.’南瑾声音沙哑,抱着她掠夺着,逼着她说出最想听的话。

    流苏早就被卷入清欲的漩涡中不可白拔,脑子一片昏眩,被吻得红肿的唇不停地说出他想

    听的话。

    “我爱你我爱你仰南呢着的声音如断断续续,却听得身上的男子浑身火热

    再没有多余的语言,只有汗水在风中飞溅,空气升腾得火辣滚烫,两人如连体婴般,不愿

    分离,不断地融合,直到攀上那绚烂的一刻,如无数绚丽烟花在眼前绽放

    彼此的脑侮里者『是一片短暂的空白

    居日烈的喘息在岩洞里不停地回荡着,浑身汗水的男人相拥着,享受着板致灿烂过后的余韵

    ,如沉浮在梦幻云端,任那侮藻般柔软的云朵不停地冲刷着身体,久久没有从这阵疯狂的板致

    中回过神来。

    这是他们有史日未最激清的一次,或许是朦胧的仿徨计袖们心底动有种不安,想要通过肤

    体语言倾诉着什么,做得激烈和彻底,仿佛没有明天。

    身下的衣裳乱成一团,流苏微微闭着眼睛,有着水汽的眸子迷离诱惑,尚扮受回过神来,呼

    吸沉重,不停地平复着。她被那个热清大胆的白己吓坏了,真想埋头在地洞里,再也不出来见

    人了。

    岩洞之外,狂风呼啸,依然暴风雪席卷着大地,一片白雪茫茫,岩洞内却暖如春潮,小小

    裘衣圈出滚烫的空间,把两人紧紧地包裹。流苏把头埋得低低的,不好意思去看南瑾依然扣着

    她腰间的手,脸奋越来越燥,索隆背对着他,几乎要把白己缩到地洞里去。

    自瑾牡笑,把她圈进坏里,拉着暖袭姜住两人,肌肤贴着肌肤,相互温暖彼此,又是激起

    一阵电流窜过的战栗,流苏察觉到身后男子再次紧绷的身子,紧张地寒毛竖工,可别再来一次

    了,她浑身还酸痛着呢。南瑾把头埋在她优美的脖颈上,似是解限般咬了一口,流苏身子一麻

    ,不免得哼出声来,有些微疼。

    “疼么?’南瑾亲亲咬出的伤痕,明知故问。

    Inh}'着脖子,将沉默进行到底,他不是明知道么,想想她刚刚貌似物在袖背上抓了不少

    伤痕,心里微微平衡了些。

    她和南瑾之间的关系好似变得不一样了,月蒙胧暖昧的清原被挑开在阳光下,再也无法藏匿

    ,她刚刚甚至尖叫着说爱他,虽然是清动之处的尖叫,却是她心底最深的话,南瑾的逼问,只

    不过是光明正大地给她提供一个倾诉的借口。

    南瑾,你脚吓么落寞的身影走进我的视线,当我第一次见到你,我以为我们认识了很久很

    久,脑子里的空白告诉我,我们不认识,可直觉却跳出来兴风作浪,一直鼓动着我的心,它在

    说认识,在说亲切,在说心厚,我一一忽视了。因为不信任何人,模视整个世界,我讨厌被人

    牵动清绪,讨厌为另外一个人而活的束缚。可你硬是介入我的生活,再次步入我的视线,强硬

    地宣誓着你眼里的坚定,我知道,你不是我能抗拒的人,即使我拼了命地想要拒绝,结果还是

    沉沦了。

    你白衣落寞,眼光情寂孤冷,仿佛被遗失在人间的孤魂,我一首在想,是谁抛弃了你,一

    想到那个人有可能是我白己,心痛得难仁)坪吸。你冷情的眉目总是那么深邃而宁静,好似什么

    者『激不起一丝涟漪,我甚至曾想,或许我是白作多清了,你根本就不在乎。

    你想必不知道,你眼光很疏远,人和人之间的最可泊的距离不是天人永隔,而是若即若离

    ,仿佛靠近,又仿佛离去的惶恐,一直者『在心中徘徊,有时候窃喜着终于走近了,却发现咫尺

    天涯,永远那么高不可攀,这种感觉更让害泊。

    世界太大,人心太小,若是一直猜测人心,白己的视线也会变得狭小,我曾经告诉白己,

    不用去猜测你的心,却又忍不住去猜测,暗暗想着,到底对他而言,我算什么?

    或许有过一段过去,或许有过一段纠葛,或许曾经伤害过他,可空白的我什么也记不起来

    ,每次想要洒脱地抛弃过住就想起你落寞的身影便再也洒脱不起来。

    我是个白私的人,不想受伤,即便知道自己内动,也不敢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感清,我害泊

    ,一旦陷进去,假如有一天被伤害,我会粉身碎骨。我的心里总有一把尺在衡量着男女之间的

    爱清,你爱别人多一点,那人终究会离你而去,别人爱你多一点,你终究会离他而去。这把尺

    ,让她的白我保护意识</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