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69

_分节阅读_26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提升到最高状态,特别是遇到心动之人。

    直到这次的蛊虫事件让我彻底明白,若即若离又如何,这或许是人白我保护的一种状态,

    一个肯为你付出生命的男人,你还能有什么犹豫,还会有什么仿徨?

    如果不是爱他,今晚便什么也不会发生,想情是这一切,茅塞顿开,心境也变得明朗许多

    ,不再那么喘喘不安,她想,她是辛福的uW,所仁)池想计袖构幸福,尽她所能。

    或许,从一开始,也只有她在介意着他们之间的关系,南瑾从未介意,在他眼里,她是他

    的人,一直者『只是她在纠结着,现在也不想想那么明白,有些事清,月影蒙胧胧反而更值得品味

    ,说白了就没有意思了。

    风南瑾,若是让你万劫不复的人是我,那么恭喜你,我也万劫不复了。

    “南瑾,放弃只是一爵间,守护却要一辈子,你会守护我一辈子吗?’流苏背对着他,轻

    声问道,声音低低柔柔的,百转千回,有种说不出的游离。

    “会.”自瑾饥声应道,更是抱紧了她,“苏苏,在很久很久仁峭百,我的一辈子已经赌上

    你的一爵{司。

    他的一辈子守护,流苏一爵间的放弃,在那一年里,有几次在她心里徘徊,恐泊只有梳办

    白己知道。南瑾无意去窥探那段时期她的内心,他只要最终的结果。

    放弃只是一爵间的事,却是别人一辈子的守护。

    幸好,他们没有错过彼此。

    “那谁赢了?’流苏笑问,似乎隐约知道答案。

    “双赢.’南瑾埋头在她发间,柔声道。

    爱清其实就是一场赌博,赌注大小不重要,当初他的赌注大了些,流苏小了些,可依然能

    双赢。

    扮受有下注的人,才会输得一败涂地。

    直到梳办抵抗不住睡意,沉沉地睡过去,唇角者『含着一丝甜蜜的笑意。

    这样的夜,仿佛人的心者『能相窖在一起,不分彼此。

    第二天两人收抬妥当,流苏见他气色比昨天好一点,这才放心了,想到昨晚疯狂的画面,

    脸色微微红了,他者『能那样了,身体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吧,亏得她环担心得要命,整天想

    着下山怎么给他补补身子。

    转念想想,他复原的速度还真让人咋舌,这会儿看着脸色虽然还是很苍白,但眉目却很精

    神,下山喝几盅补药,应该什么问题也没了,这次没造成什么大病真是万幸了。

    “你内力队复了么?’梳办还是担心地问了一下,南瑾把包袱打了结,领首,“三成。

    梳办呼吸顿了一下,她以为他队复七八成了呢,那昨晚还那么流苏有些生气了,一点

    也没有顾着身子,她也真是疯了才会陪着他胡闹,她还以为他好得差不多了呢。

    南瑾哪儿知道她脑子乱七八檐想什么,挑眉疑惑地反问,“有什么问题?

    流苏被问得哑口无言,只得摇摇头,张张嘴想说什么,欲言又止,半垂的眸子闪过澳脑,

    他还敢明目张胆地问有什么问题?

    “你能推开岩石么?

    “足够了?’南瑾勾唇一笑,白玉般的脸爵间如冬雪融化,暖意四射,分外灿烂,几乎晃

    花她的眼睛。

    “南瑾,你长得真漂亮.’流苏忍不住赞美。

    南瑾的脸黑了一层,抬眸狠狠地瞪她一眼,“玉树临风,貌似播安,一表人才,俊美无涛

    ,任君选择。

    漂亮?这是什么形窖词,哼,他又不是女人。

    南瑾心里小小地别扭了一下。

    梳办笑了,聪明地选择闭嘴,其实她觉得漂亮这个词最适合他,因为她词穷了,仿佛所有

    的赞美词者『无法把他的倾国倾城描述出来,所娜只能用了漂亮,真的很漂亮。

    不过这话她可不敢说,免得南瑾把她分尸了。

    两人相携着下山,今天的暴风雪小了点,风吹得也不是那么猛烈,阳光透过稀薄的雪花斜

    斜地射了下来,整个雪山一片空白美丽,如一块巨大的纯澈宝石,美得那么不可思议。他们错

    过了日出,却欣赏到更绝美的景色。

    远处山峦起伏,雪山连绵,分外壮丽,雪花在空中飞舞,如飘絮落下,轻盈而美丽。那长

    年积雪局抽云霄的群峰,似隐似现。一座座山者『被雪裹着,在巍峨之中显出情秀,在峻峭之中

    更见超逸,奇花.异树.雪侮.冰川.草甸.溪流风光无限。

    “真美.’流苏发出一声赞叹,沿途之时,隆命堪陇,哪儿顾及赏景,这几天暴风雪又大

    又猛,什么者『看不情,也没那么心清,今天要离开了才发觉,雪山美得板致,心境不一样,景

    色也漂亮很多。

    细细想来,在雪山几天发生了不少事,仿佛死过一次,又重生了一次。

    被盅虫折磨的痛苦,饮南窿夕而的酸楚,他毫不犹豫掉下寒潭相陪的温暖,她在岩洞里担

    心得哭红眼睛的痛,她背看自瑾下山上山,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绝望,雪地里相互扶持的坚

    强,岩洞里抵死缠绵的疯狂,夜里心心相印的默契,这一切的一切,有泪,有笑,有酸,有甜

    ,让她感触良多。

    或许此生不再有这样的特殊的经历,颇有些让人坏念呢。

    “若是喜欢,等日后有空,我帝你上来看日出日落。

    “好啊,

    两人下山,南瑾诧异地发现,堵住山路的岩石已经被人推开了,梳办际讶,那岩石已经被

    人击碎,七零八落地散着。

    “这是谁做的?’流苏诧异,难道有人上山了么?可他们扮受看见人。

    南瑾摇头,牵着流苏小心翼翼地过了这段小径,直到下山,终于解了他的疑惑。

    山底下有辆马车,玄北披着一件缎面的披风,坐着打吨,山脚下还算暖和,阳光映着男子

    的脸,略见一丝疲惫,好似等了一夜。

    虽然睡着,玄北的警戒板高,听见脚步声就晾醒了,睁开眼睛,一片情明,无一丝睡眼涅

    陆的月蒙胧。

    “公子?”玄北身子一软,顿时哭天抢地,夸张地大喊起来,“公子,你可害渗我了

    “你在这做什么?’南瑾肇眉。

    “小白那死丫头让我来的。”玄北没好气地道,一脸的哀怨,其实他到小镇两天了,莫约

    着如玉给他们的干粮足够撑着,华者『那边又不急,玄北白然乐意在小镇吃喝玩乐,白痴才会上

    山破坏公子好事,直到昨天听一名猎户说山路被堵了,他才琢磨着会不会出什么意外,他院陀

    瓤上雪山,一掌地打碎岩石,冲上去想看看他们怎么样了,结果让才到岩洞就听得少儿不宜的

    声音,心里那么叫郁闷婀,他很珍借生命,不想被流放,白然不会冲进去,只能灰溜溜地下山

    ,就这样靠着雪山过一夜,心里那个凄苦,别提了。

    公子总算是开窍了一点,趁早把少夫人扑倒吃掉这是多英明的决定,就是苦了他,守了一

    夜,睡得不舒服,腰酸背痛腿抽筋。请牢记本站网址.TXf6.

    南瑾脑子一转就把所有争清者『联系起来,也隐约猜到山上的岩石是他击碎的。流苏倒扮受想

    那么多,南瑾让她先上车,玄北神秘兮兮地低声道:“公子,少夫人的记忆还扮受队复?

    “被龙雪梨封印了,除了龙雪梨,没人能解开。

    “那可檐了,你得把清况大体和少夫人说一下。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少夫人你们的关系,遮

    遮掩掩的做什么?难道让小白看见她者『不能喊娘么?”玄北听如玉说了事清的经过,大慨猜得

    出公子为何这么做,可现在萧王和他,少夫人显然选的是他,应该没什么顾及了,而且小白也

    是铁证,回了华者『,她一定会好奇他们的关系,过去的住事若是少夫人一直没想到起来对她是

    件好事,这么乱七八檐的关系,想不起来也就算了,可对他家公子来说一点也不公平啊,怎么

    说他们之间的回忆者『是美好的,刻骨铭心的一段爱恋,公子怎么承受一个人回J一Z他们之间的住

    事,而另一个人却一片空白呢?即便他不说,玄北也知道,他心底是很挣扎矛盾的,既然想她

    记起来这段回忆,又不想她回忆伤痛的记忆,真是矛盾。

    “驾你的车.’南瑾寒芒一扫,玄北吞吞舌头,早知道昨天就硬着头皮坏他好事去,哼.

    南瑾上了车,流苏靠着软枕休息,情风微微地吹拂,几缕发丝垂下,遮去她沉思的眸子,

    见南瑾上车,冲他一笑。

    玄北驾车很稳,并无什么颠簸,平平顺顺地驶向官道,向华者『而去。

    “小白是谁?’流苏好奇地问,这是她第二次从旁人口里听到这个名字,每次听到,心里

    就微微动一下,潜意识感觉,这人和白己一定有关系,而且和南瑾关系密切。

    南瑾欲言又止,流苏把他问住了。

    流苏回到华者『,进了宫,人多嘴杂,她一定会知道小白是谁,也会知道她们是母女,定然

    会好奇,小白的爹爹是谁,哪和小白的相似度来说,除非她瞎了,不然一定会认为他是小白

    爹爹,这事也就顺理成章了。

    可是

    他并不是啊,由着她这么误解么?这不是南瑾的作风,他想哭办办的感清,无需利用小白

    去巩固,可他要怎么开口和她说,小白是她和萧绝的女儿呢?

    南窿眉心拢成川字,不管他和萧绝有什么思怨,这两母女者『是他们珍借和保护的人,这种

    微妙的关系又左右着他的理智和感清,南窿很想顺其白然,但心里始终有些不愿意。

    第一次有些后晦,为何当年没有早一步认识流苏,迟到了一会儿,就纠缠了玉年,倘若他

    被萧绝早一步遇见流苏,那他绝不会让自己内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有故事,</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