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70

_分节阅读_27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那也就没有今天的

    烦脑。

    袖想起当年猜到流苏的萧王妃时心里有多震晾,理智和感清交战很久,感清占了上风,事

    清演变成这样,越来越复杂,绝非他所愿,若是他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当年他就不会失策让萧

    绝发现流苏没死的事清,这个世界果真者『是不公平的,他者『不公平那么多年,在这件事上又计

    较那么多做什么?

    “南瑾?’流苏见他不说话,推推他的肩膀,打断他的沉思,“小白是谁啊?

    “小白你进宫会看见她的。’南瑾有些艰涩地说道,选了个比较保守的答案,不然要

    怎么告诉她,说小白是他们的女儿,这是谎话,说小白是她和萧绝生下的女儿,他说不出来。

    流苏见他神色有些奇匡,好似不太开心的样子,她也不再去问。

    南瑾心中却别有想法,这件事她总归是要知道的,可关键就在于,谁来告诉她。

    “南瑾,你是不是有些话要和我说?’梳办抵唇问道,最终还是好奇地问出来,上次提小

    白他的神色也有些奇匡,这次也是,这么不想她知道么?

    “扮受有.’南瑾淡淡地道,马车咕噜噜地在官道卜跪着,车外的玄北凝神聆听车内的动静

    ,知是一片沉静,默默地叹息,最是难解儿女清,不然世上哪儿来的那么痴男怨女,谁家的妻

    子谁去烦吧,这种事还是当事人比较情楚。

    中午的时候,经过一座小镇,玄北停下来休息用膳,流苏特意让厨房做一些补血的汤水上

    来,玄北这才看见他手腕上的疤,不禁大奇,“公子,你什么事想不开?

    这一问问得很大声,客栈里的人纷纷回头,瞩目率百分百,南瑾把手放下,冷冷的视线扫

    了玄北一眼,他有种把他扔出去的冲动,环视一周,那些眼光乱飘的人纷纷收回视线。

    好强的杀气.

    玄北白知问错话了,流苏垂头默默地吃饭,一句话也扮受说,玄北很无辜加坐在一旁,心里

    怨死小白了,他就不该来的,差点坏了公子好事不说,现在又当炮灰,他很无辜啊,他招谁惹

    谁了?

    流苏微微扬起唇角,他们的关系很好,能这么肆无忌惮地和南瑾说话没被他灭了真是奇迹

    三人各佩自事用了午膳又继续赶路,莫约傍晚的时候达到华者『,暂时先仕自瑾住的那家客

    栈落脚,玄北眉悄一挑,眼前浮现一副凄绝无比的画面,他家公子和萧王狭路相逢,以眼神甩

    了对方几记飞刀,顿时天昏地暗,阴风阵阵,两大强曝气场相石磷撞,杀得晾天地位鬼神,人

    神共喷。

    清敌见面,分外眼红啊.

    他要不要先看看客栈哪儿逃生比较窖易,先拟定好逃跪随线再说。

    果然不如他所料,他们回到客栈的时候,迎面就碰上萧绝,顿时几人就那么直挺挺地站在

    两头“脉脉相望”,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玄北觉得杀气连升好几级,他的神经工刻被拉到

    最高防备状态。

    萧绝扮受想到会碰见南瑾和流苏回来,流苏的身上的盅虫解了?

    他心里一喜,这样便好,他听如玉说过流苏病发时清况有多么恐沛,南瑾医术超群,既然

    能帝她去雪山,定然有把握怡好她,只是

    萧绝神色复杂地看了流苏一眼,流苏也看看他,又看看南瑾,总觉得他们之间的气氛很微

    妙,好似者『和她有关,这样的场合,她颇为尴尬,南瑾冰着脸不说话,萧绝也是一副冷酷无清

    样,沉默寡言,梳办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索隆就什么也不说了。

    她脑侮里天马行空地想象了无数的可能隆,他们三人之间一定有什么故事,萧绝看着她的

    眼光和南瑾看着她的眼光如出一辙,她就算不想探究,也能情楚地感受到那份心意。

    她的过去,究竟是什么样子,又是什么样的纠葛,让南瑾看见萧绝,冰着脸,却又没有恶

    言相向呢?

    玄北苦着脸,他们三人要站在什么时候?

    “公子,你回来了,陕点回来看看玄武。’南宫靖寒出门看见南瑾,脸色一喜,迎了上来

    ,玄北一听知是玄武出事了,吊儿郎当的神色喇一声不见了,眼光变得冷厉起来,“怎么回事

    宁

    “公子,你先给玄武看看,我噜噜在和你说。”南宫靖寒道,玄北率先冲进客栈。

    南瑾回头道:“苏苏,等我一会。

    他看了萧绝一眼,也随着进入客栈,萧绝冷峻的眸光掠过沉思,南瑾把什么者『告诉她了?

    “你”

    “我”

    萧绝和流苏同时出声,又默默地静了,流苏依稀记得那晚,月色很白,如一潭情水笼罩着

    大地,一抹凄冷孤寂的背影就这样站在她的院子里,且挺挺的,孤寂也骄傲,好似什么者『折不

    弯他的背脊。

    看得她心头隐隐发酸,莫名其妙地感觉魄疚,好似这一切者『是她造成了。

    她让很多人痛苦了么?

    “你身上的盅虫解了么了么?’萧绝率先打破沉静,梳办看起来已无大碍,只是脸色苍白

    而已。

    流苏点点头,暗白琢磨着他和南瑾的关系,刚刚那爵间两人身上同时射出的杀气并非她的

    错觉,他们不睦,这是她知道了,可为何不睦呢?

    “风南瑾把什么者『告诉你了?’萧绝眯起眼睛,他们者『有同样的默契,者『不在她团前提起

    日消百的事,让她白己的心做主,这种默契难道被打破了?风南瑾对流苏说了她仁峭百的事清么?

    不,他不是那样的人,至少在他们取得共识之前。

    “你说日消百的事么?’流苏微微一笑,他们好似者『挺关心她是不是想起仁峭百的事,很重要

    么?

    “南瑾什么也没说,或许你可仁)浩诉我,小白是谁?’流苏翩然笑道,她最关心这个问题

    ,小白,小白

    越念着她的名字,越觉得亲切。

    萧绝冷酷的神色一动,小白是谁?流苏她真的什么者『忘得一干二净了,连女儿她者『不记得

    了。

    “陪我出去走走如何?’萧绝夹然道,这时候月上柳悄,一片情白,夜色月蒙胧凉如秋水,

    有点冷,有点情。

    流苏没说话,看了一眼玄武的客房,萧雏眉心一拧,颇有些不悦,“不去了?

    说罢转身便要离开,风南瑾对她,真的那么重要对么?萧绝}副良地想着,白从玉年前和流

    苏失之交臂,他就注定退出流苏的生命了么?

    即便是她失去记忆,他同样没}}>}那么有优势,她中了蛊虫,他没法给她解毒,不然陪

    着她去雪山的人,不是风南瑾。

    他不愿意就这么退出她的生命,那么多么残忍的一件事,他要花多少年才能沉淀这份沉重

    的感清。

    “等等,那就走走吧.’流苏喊住他,萧绝的背影在夜色下显得分外的沉重的悲伤,看得

    她不忍。

    街道上,树影婆要,在地面上印出斑驳的影子,两人者『不怎么说话,任夜风微微吹着,冷

    却的,却不知道是谁的心。月光在把两道人影拉得很长,很长

    萧绝的玉官完全笼罩在夜色中,看不情表清。

    “流苏,你对小白这个名字,对我的名字,者『觉得陌生?却单单觉得风南瑾很熟悉么?

    萧绝冷声问道,口气含着一丝难言的苦涩和怨,不是很明白,却让人听得心头窒息,一仿佛有

    一层空淡淡,沉重的悲伤压在心头,那种压力,实非寻常人比。

    梳办摇摇头,犹豫了一下,缓缓地道:“平心而论,萧绝,风南瑾,小白,这三个名字给

    我感觉者『很熟悉,但有很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萧绝打破沙锅问到底,他想要知道,现在的流苏心里到底是怎次想的

    流苏浅浅一笑,眸光温和,月光下的笑窖有些圣洁的光辉,“听见小白的名字,我感觉很

    熟悉,很亲切。听见风南瑾的名字,我会觉得很温暖,很心动,听见你的名字,我会觉得很难

    过,很魄疚。

    J自动么?

    魄疚么?

    萧绝脚步顿了一下,又若无其事地住前走,她对风南窿f两\动,对他很魄疚么?

    他唇角勾起冷冷笑,心里却是莫名的酸,他分不情心里是什么滋味,如蚂蚁啃咬似的,很

    酸痛啊,流苏,她对他,只剩下魄疚了么?

    他想要抓着她的肩膀问个明白,却徒然升起一股无力感,“你现在爱风南瑾么?

    流苏想了一下,轻轻地点头。

    绝望再一次袭上心头,萧绝有种想要仰天大笑的冲动,他曾经对白己说过,如果一切重新

    开始,流苏爱上的是风南瑾,那他就放手,成全他们。

    扮受想到,是这么陕。

    “流苏,风南瑾能给的,我一样能给,为何非他不可呢?’萧绝声音沙哑,沉痛地看着她

    “是啊,为什么非他不可呢?’流苏淡淡地笑着,“人和人者『能牵手,可世上只有一个人

    ,你牵着他的手,从此不愿放手。

    萧雏脸奋一白,月光下的背影越发沉重起来,流苏的话如利剑刺入他伤痕累累的心,心里

    有些什么东西好像碎了,一去不复返,他情楚地听见破裂的声音。

    年少轻狂的时候,我们以为错过只是一爵间,千帆过尽,蓦然回首,我们发现,那爵间就

    是一辈子。

    305

    月光清白,夜凉如水,薄薄的月光如一层朦胧的轻纱覆盖着繁华的华都,平添一丝神秘和幽静,掩盖了汹涌澎湃的暗潮,几颗零散的星星横挂苍穹,分外凄凉,明明是初夏的天气,却无一丝燥热</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