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71

_分节阅读_27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之感,反而显得秋风萧索之态。

    这样的夜,是沉重而悲伤的。

    萧绝和流苏回去的时候,谁也没有再说一句,沉默,无静止的爆发,月光把两道长长地影子印在静谧的街道上。

    两道笔直的身影,如两道平行线,一直延伸......

    萧绝神色一如既往的冷峻,如带着一个完美的冰冷面具,不管承受怎么样的打击和绝望,这幅面具都不会裂开痕迹。这么多年的相思,重逢之后彼此这么多的伤害,亲耳听流苏说爱风南瑾,经历她一次一次的拒绝,这么多年孤独徘徊的恐慌,仿佛海面上张牙舞爪的巨兽,无时无刻不在攻击他,无数的想象把他打入了无底深渊,任风雨飘打,却也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虽然痛,却能掩藏得极好。

    他一身玄衣,包括着颀长健美的身材,宽厚的肩膀仿佛要撑起天地间所有的一切,容不下一丝一毫的犹豫和柔软,夜色的渲染,黑色的衬托,他仿佛从地狱走出的黑暗王者,尊贵无双,霸气如斯,在他身上却看见凄怆的寂寞,独享百年的孤独。

    如此的平静,只有略微暗淡的眸光泄露他真实的情绪。

    流苏看的有些刺痛,却又无可奈何,挥剑斩下就要断的干干净净,不能让别人还留着一分遐想,否则彼此的伤害会更深。

    一路回去,月光相随,静默相伴。

    知道回了客栈,流苏以为萧绝起码会说些什么,可出乎意料的是,萧绝什么也没说,脸色平静无波,仿佛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如玉也刚从相府回来,见到他们双双回来微微怔了一下,萧绝冷峻,流苏冷清,都是她熟悉的人。

    流苏既然回来,如常人般不受蛊虫影响,她的毒多半是好了。萧绝面无表情的回房,如玉蹙蹙眉,流苏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抿唇,欲言又止,最终什么也没说,看着他进房,看着他光上房门,那张冷峻的脸缓缓地消失在面前。

    “苏苏,你身体没事了么?”如玉的声音换回她的神思,流苏回以淡淡一笑,摇摇头,眼前这位女子是她以前的好朋友吧,可她眼里,她看见了真诚。

    “没事就好!”如玉笑道,拍拍她的肩膀,眼光不由自主地飘向萧绝的房门,在苏苏的眼里,她看见了选择和清明她已经回来了,萧绝呢,你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自己的路?

    玄北从房间里出来,看见如玉,赶紧过来问阿碧的情况。

    由于阿碧失血过多,至今昏迷不醒,伤口过深不宜移动,如玉暂时把她托付给流云,她人在相府养伤,十分安全。

    玄北听罢松了一口气,冰月宫死了两人,其他人身受重伤,幸好都没性命之忧,南瑾从玄武房里出来,吩咐玄北去买几样药材给玄武熬药,南宫靖寒受的都是皮肉伤,没玄武那么严重。

    “明天就让她进宫!”南瑾说道,他和流苏在雪山就商量好了,等回了华都就送她进宫,龙雪梨越是害怕什么,他就越让一切实现,逼得她先动手。

    高手过招,讯息万变,他以为能把一切掌控手中,龙雪梨也以为能把一切掌控手中,龙雪梨和龙浅月目前势均力敌,矛盾已经激发到制高点,便只有两个可能,一是走下坡,慢慢的消沉,二是全部爆发出来。

    小白对龙雪梨而言,就是一粒沙子,她随手都能捏死,不管小白有多聪明,多机灵,在龙雪梨的印象里只会认为,这只是个聪明的孩子,即便是凤凰,那也是襁褓中的凤凰,她称霸一生,会连个孩子都掌控不了?

    然流苏就不一样,不管她接触的流苏是什么样的人,她认为柔弱也好,无能也罢,毕竟流苏威名在外,那些都是靠着她自己一步一步建立起来的名望,龙雪梨是忌惮的,况且她身后还有整个风家和一个他。

    他不怕龙雪梨不动手,就怕她一直蛰伏,龙浅月时日不多了,流苏和小白又刚刚回国,不管对长老阁还是祭祀院来说,这二人都是陌生的。

    两院之争,争得是权力,最终争得还不是利益,龙浅月能给予祭祀院想要的东西,龙雪梨能给长老阁想要的东西,所以才形成这种对峙的局面。

    政坛上,并无永久的利益的关系,就如那天宴会上,他所提的条件,那一瞬间长老阁所有人的犹豫,南瑾多年的政坛上打滚,对这一切了如指掌,谋算人心更是杀人不见血,对女儿国微妙的局面一目了然。

    祭祀院的人会支持龙浅月并不代表着会支持流苏,因为流苏对他们来说是陌生的,她先有名望在外,祭祀院的人知道这个公主不是木偶,不能轻易控制,就算一时加以妥协,也不会任他们势力飙涨。不好控制的君主,他们不需要辅佐,反而会打压。

    而来,流苏和小白并无政绩,这一点上也远远输给龙雪梨。

    其实南瑾巴不得她们不当女王,但是,一旦龙雪梨登基,他最怕的就是赶尽杀绝,时时忌惮流苏和小白,暗下杀手,百密尚有一疏,他冒不起失去她们的危险,而且,现在的流苏,也不会眼睁睁看着龙雪梨继位。

    “小白......”如玉体香南瑾,她猜想流苏尚未知道以前的事情,她若进宫,过去的一切也就瞒不住了,还不如现在就告诉她,免得又起波折。

    小白?

    流苏再次凝眉,看向南瑾,“你们是不是有事要告诉我?”

    “萧绝刚刚没说小白是谁?”南瑾平平缓缓地问道,眼光飘向萧绝的房门,滑过一抹复杂。

    如玉也沉默了,流苏摇摇头,三人一时无声,谁也没说话。

    306

    流苏静静地坐在床沿,神色平静,月光从一旁的窗户射了进来,整个房间覆上一层如水的凉意,她卷着身子,静谧的坐着,长长地睫毛在洁白的脸上印上淡淡的落寞剪影,眸光呆愣,恍惚出神,仿佛整个人的灵魂都不如游离在哪个角落。沉沉浮浮,站在云雾缭绕的云端,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看不清方向,只有她一个人站着,举目皆是一片荒芜。

    一阵夜风吹拂而过,她顿感冷意,卷着的身子抱得更紧了一些,依然那么呆板的坐着,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南瑾说,小白是她的女儿。

    在她的印象里,她感觉小白很熟悉,很亲切,却从未想过会是她女儿,那一刻她是震惊的,有些错愕,也有狂喜,心口如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一股脑儿的涌上嗓门,百感交集,有种立刻想要见到女儿的冲动。

    可南瑾的下一句话,却彻底把她的理智炸的支离破碎,他说,小白是她和萧绝的女儿。

    她彻底懵了,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如玉补充说,她先是萧王妃,怀着小白的时候离开王府,然后嫁给风南瑾,在凤城生活了五年。他们两简简单单就把一段复杂的恩怨情仇说完了,流苏却听得浑身冰冷,这些事仿佛离她很远,她浑身冰冷的听着,好似听着别人的故事,知道被如玉带回房间还处在震惊的状态中。

    她无法从他们的口气中听到太多的故事,因为他们说的都太简单了,几句话就把几年的事情都说完了,在她空白的脑海里,这些记忆依然很空白。

    完全无法把故事和自己联系在一起。

    “苏苏,过来吃点东西。”如玉端了宵夜上来,招呼着流苏过去,南瑾说他们从雪山回来,流苏还未吃过什么东西,他让她准备宵夜给她,免得饿坏了身体。

    流苏动都没动,仿佛没听见如玉的话,如玉见她无动于衷,微微叹息,这段往事太沉重,无论是谁一时间也难以消化,更何况对流苏而言,这简直是晴天霹雳。不是一般女子能够接受得了得事。

    如玉淡淡的叹息,这段纠缠早就分不清谁对谁错,伤了很多人。

    “苏苏,还没反应过来么?”如玉坐在床沿看着她,神色复杂,流苏好似不是会纠结于世俗眼光的女人,她的出神又是为了哪桩?

    如玉想起她离开王府的决绝,怀着孩子的坚强,独立撑起风家航运的毅力,百折不挠的勇敢,这才是她认识的苏苏,不会在意那么多问题和眼光,坚强的让人心疼。

    “如玉,你清楚我所有的过去对不对?”流苏抬眸看着她,一片清明,仿佛是下了什么决定似地,要把一切都探究个明白,如此强烈的想要知道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萧绝的沉重,南瑾的落寞,都是她造成的吗?

    她刚刚在想,究境她的过去发生了什么,会让他们三人纠结至此,萧绝刚刚有那么好的机会,为何不告诉她,他们之间有个女儿?

    而南瑾和她做了五年的夫妻,为何也闭口不谈,仿佛大家都压抑和隐忍着什么,有事在期待着什么。

    她很清楚的知道,不管过去如何,她现在爱南瑾,却忍不住好奇,过去呢?又是怎样一段纠葛?

    如玉点点头,流苏的一切,从头到尾,她很清楚,此刻她却轻笑了,“苏苏,你不怕我偏袒谁,故意误导你么?”

    流苏抿唇,咧嘴一笑,“我想知道过去的事情,并不是因为那段往事而在南瑾和萧绝之间做选择,你是不是误导对我来说不重要,我只是想知道事情的大概,心里有个底,毕竟什么都不知道,我心里有些不安,这种感觉很糟糕。我之前以为以前的事情不记得并不是什么大事,记忆没有了可以再创造,可现在竟然有这段纠葛,我想要忽视都难。起码让我知道是怎么一会事,你们个个清楚明白,都瞒着我,好似我是一个傻子,我是当事人,有知道事情的权利。”

    如玉笑的轻松,“既然误导对你来说不重要,听和不听有什么区别?”

    她的语气有些不依不饶,流苏眉梢微微一冷,抿唇看着她:“如玉,对我来说不重要,对你来说也不重要,为何你要误导我呢?根本就没那个必要,况且我在你眼里看见真诚和骄傲,这样真诚的你是我的好朋友,这样骄傲的你又岂会自贬身价来误导我?”

    “苏苏,以前失去南瑾的时候,我觉得你变得很坚强,我可以理解因为爱,才把一个人的潜能全部挥发。现在我怎么觉得,失去记忆的你变得格外的强硬,仿佛变了一个人,说服力也提升了很多呢。”如玉微笑,抱着胸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从未见过她这么强硬的一面,仿佛惯于发号施令之人。

    “那可以说了么?”流苏笑的温和诚恳,让人如沐春风,刚刚的强硬仿佛只是她不小心带错的面具。

    如玉也很干脆,把事情送头到尾说了一遍,毫无隐瞒,流苏静静地听着,仿佛在听着别人的故事,时而点点头,当她听到自己离开王府的时候,想起萧绝的沉重悲伤,有些愧疚,听说南瑾落下悬崖差点没命,感觉整颗心都揪起来。听说她出海搏鲨鱼的时候,第一次露出惊讶的神色,知道后来身份被揭发,上京到女儿国等一系列的故事,如玉一五一十,详详细细的说了,并无隐瞒。

    她便说着边观察着流苏的表情,发现她隐藏的很好,不由得微微一笑。

    “整个事情经过就是这样!”她说到流苏被掳走就打住了,剩下的她稍微猜猜就能联系起来。

    流苏听罢,久久没回过神来,如玉也没追问什么,静静地等着她消化。

    寻常女人若是有这么一段惊心动魄的往事,要很久才能消化。

    猝然流苏站起来,如玉惊疑,“你去哪?”

    流苏没说话,脸色平静的推门出去了。

    307

    月光如水泄下,清透凉爽,仿佛一层透明的轻质绸缎斜横上空,树影</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