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73

_分节阅读_27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政治的婚姻考量的因素往往不是那么单纯,风南瑾比萧绝更有优势便在于,他是风南瑾,天下航运的主人,富可敌国,有强大的经济支撑,同等条件的萧绝明显失去这一项优势。

    钱,还是很可爱的东西。

    就算再不看感情之外的这些因素,流苏和南瑾的感情旁人无法介入,她是旁观者都看的清清楚楚。

    “你觉得这么敏感的时候,有人会想到公主的大婚问题么?”龙浅月微笑道,龙雪梨现在忙于反击尚来不及,双方都进入紧急备战状态,谁会关心公主的大婚问题。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萧绝毕竟是公主的第一任丈夫,在名义上,他才是驸马。”龙清风拢着眉,这是似乎有些为难了。

    “这不是朕该操心的问题,他们三人的事在圣天是轰动一时,在女儿国只是小菜一碟,那值得人关心了?留着他们三人慢慢解决。朕敢肯定,风南瑾会是初晴唯一的选择,女儿国一后两妃的制度恐怕得废了。”那样惊才绝艳,心高气傲的男人,怎么可能和别的男人共享一个女人。

    他们三人都不是女儿国长大的人,想法自然不能以女儿国男子的想法来衡量。

    “龙初晴!”龙雪梨的声音从后面飘来,流苏停下脚步,冷静的看着她。

    今天是流苏正式上朝的日子,百官鱼贯而入,纷纷向宫门走去,不少人都看见了太子和王爷的身影,官员三三两两交头接耳,怯怯私语,对局势敏感的他们早就嗅不到不寻常的气息,从立了太子之后,王爷党的势力明显被消减打压,而新任太子的看起来柔和大方,人畜无害,其实也是厉害角色。

    今天早朝就南疆西北部问题进行商讨,这本来就是丽王管辖的范围,特别是南瑾答应建立漠北到南疆的航线之后,这便是一块肥肉,人人都想分一杯羹,南瑾当初答应把所建立的冶铁、陶瓷等利润全部都无偿的装给龙浅月。但,整个南疆大部分都在龙雪梨的掌控之中,龙浅月和龙雪梨等同于分摊了南瑾的心血。

    今日流苏第一天上朝就提出南疆分区管理的计划,以守成不力,发展不足为理由夺去龙雪梨在南疆西北部的管理权。

    在百官目瞪口呆,流苏继续提出,日后风家航运和女儿国之间的商业贸易全部有她负责,龙雪梨的眼光如刀子一样射在她身上,历来深沉,不动声色的女子浑身爆发出一股戾气,她果然是小看了这个女人。看她刚刚八分不动,尊贵沉稳的模样,她终于知道,风苏苏名扬天下并非浪得虚名。

    她第一天上早朝就成功地建立威信,虽然风南瑾功不可没,可她也的确不容小觑,轻敌,成了她的致命伤。

    “不会有第二次了,龙初晴!”龙雪梨沉声道,眯着的眼睛滑过危险地光,仿佛黑暗中的怪物,睁着漆黑幽深的眸子。

    流苏眉宇疏远儿清冷,唇角扬起一抹恰到好处的弧度,道:“王爷,有一次便会有第二次,您可要小心了。”

    “当晚辈的,别这么嚣张,别握着一把新刀就四处找人试刀的冲动,小心反伤了自己。”龙雪梨冷哼道。

    流苏微微一笑,“多谢王爷提醒,晚辈会小心握着,不会反了方向。”

    龙雪梨脸色刷一声,阴的滴出水来。

    309

    公主殿

    流苏和小白都住在公主殿里,她和小白是母女,血浓于水,相处起来比较融洽,才短短几天就感情便如当初,因为记忆空白,流苏觉得分为愧疚,对她付出了比以前多十倍不止的母爱,疼她入骨。

    她下了早朝回到公主殿的时候,院子里清风玄北等一干人站着,人人都含着看好戏的笑容,仿佛等待着什么似地,连一旁的鲜花都感受到他们愉悦的心情,开的特别灿烂。玄北有这种幸灾乐祸的表情流苏不陌生,可连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清风也是如此那就有问题了。

    “少夫人您可回来了,有好戏看了!”流苏刚刚尽力啊,玄北就笑着迎上去,他还是习惯了叫她少夫人,从玄武受伤,这几天有频繁在祭祀院和长老阁之间周旋,玄北都是绷着脸,今儿个竟然笑得像朵花,流苏顿然毛骨悚然。

    “出什么事了?”流苏眉梢一挑,眸光尽是疑惑,一旁的清风抿唇一笑,声音轻快地不得了,“南瑾公子和小公主吵架了。”

    流苏诧异的张张嘴,不可思议的沉了呼吸,这是破天荒的大事呢,虽然相处不是很长,南瑾多半时间也不在宫里。可流苏看得出来,她女儿对南瑾是言听计从,温顺的不得了,她的话她未必听,南瑾的话对她来说就是圣旨,父女俩虽然没有血缘关系,感情却是亲密的不得了,两人心中都明白他们不是亲父女,却一点介怀都没有。

    玄北见她不信,好笑的指指正殿,笑得那叫风骚,示意流苏自己去求证,她刚问什么,愤怒不服的幼嫩声音从里头传来,“我不要!爹爹是昏君!”

    小白喊得很大声,流苏怔了一下,昏君?好严重的罪名,南瑾做什么惹到她了,这帽子也忒沉了。她都听得出,女儿声音非常非常的认真和愤怒,不像是玩着的。

    玄北笑得毫不客气,花枝招展,清风也笑得很灿烂,冰月宫一干人等哈哈大笑,流苏满腹疑惑地入了正殿,其余人立刻悄悄移动,伸长了脖子看里头的战况,很显然刚刚是被人轰走了。

    流苏方一进门,小小的身影就风一样扑过来,差点把流苏给撞倒,连连后退几步,南瑾眸光一眯,流苏凝眸一笑,一来一往缓解了正殿里强烈的杀气,这父女俩的气场她都不陌生,不容小觑啊,小白在某方面像极了南瑾,说一不二,两人都是硬脾气,要是碰上相左的事情,恐怕是一阵你死我活,不过流苏纳闷,他们父女不是一直一条线么,相亲相爱得让她眼红。

    “娘,爹爹欺负我!”小白可怜兮兮地吸吸鼻子,显然是应景的,那眸光里火光闪闪,一点水意都没有,小脸通红通红的,明显是让南瑾气的。流苏眼光望南瑾那儿飘去,只见他八方不动,眼观鼻,鼻观心,悠然自在的喝茶,和小白的愤怒形成强烈对比,流苏心里为小白掬一把同情泪。

    乖女儿啊,姜还是老的辣!

    想她平时也是一副生人勿近,面无表情的样子,这回却真正像个孩子,受了委屈撒娇告状,她终于有点做娘的自豪感了,想想当娘的,碰上女儿的事情当然都是亲力亲为,可受打击的是,她这个女儿聪明伶俐,自己都能把自己收拾妥当,她都没有一点被女儿需要的感觉,这回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她当然想好好表现。

    那滚滚而出的母爱如浪花般,激情澎湃,就听得有人冷冷的咳了两声,像是燃烧德正旺的火被一盆冷水浇下,流苏那涌起的被需要感被镇压了。

    小白,你自求多福吧!

    她很没义气地把女儿抛弃了,想想看,她还在追南瑾阶段,还愁着怎么追呢,可别什么都没做就和他叫板,那印象多不好。自然不能和他对着干,还要算账,那是以后的事。

    小白见流苏不理她,生气的拽拽流苏的衣袖,上好的公主装被她不留情地蹂躏着,双眸如飞刀般刷刷地射向流苏,似乎在怪她娘见色忘女。

    “怎么回事?”流苏斟酌着语气,缓缓地问道,她还是决定先了解一下状况,她倒是觉得,南瑾的话就是圣旨,听着准没错,小白也乖巧可爱又聪明,寻常说话也在理,她还是搞清楚情况再说。

    小白想起一张讨厌的脸,气得胸口一涨一涨的,流苏的心都跟着她一起一落的,这丫头气得不轻呢,“都怪爹爹,让周凡进宫当太傅。”

    “这是好事......”她话还没说完,小白一记飞刀射过来,脸色阴的能滴出水来,流苏很聪明地没把话说完。

    周相家的二公子是文武全才,是花都赫赫有名的少年,他十四岁的时候单挑第一状元,害(没有找到....)彬彬有礼,一表人才,是花都一大风云人物。

    流苏对他印象很好,冷漠,却不逼人,满腹锦绣,却不傲然,且长得俊秀,一派斯文,举止张弛有度,不卑不亢,是难得一见的一号人物,她都有让他当小白太傅的意思。

    宫里的太傅年纪都略大,传授的知识又过于死板,流苏不喜欢,而南瑾比较宠溺她,他又身兼数职,无暇分身,选周凡,应该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小白哪儿不乐意?

    ”娘也同意,你还有什么意见?“南瑾冷着脸问,小白的倔脾气都随了他,他明显也头疼。

    “娘也同意,周凡当我太傅又不是当娘太傅,她同不同意有什么要紧?还有爹爹,换给人好不?”小白知道求人不如求己,她娘一看就是不可靠的,她决定自救了。

    “周凡哪儿不好?”南瑾凉凉地问,今天就叛逆日么,小白第一次跟他大小声。

    流苏频频点头,“小白,娘也觉得周二公子很不错。”

    殿门看戏的清风飘来一句,“公主,南瑾公子,小公主和二公子有过节。”

    小白面无表情地扫他一眼,那空气,凉飕飕的,南瑾早就猜到了,并无讶异,流苏却不耻下问,“你们有什么过节?”

    小白绷着脸,哼哼道:“我和他十八辈子不对盘,两看两相厌。”

    说罢一眼扫向一旁趴着看戏的球儿,周凡那句,我是小白的主人的宣言又一次响起,小白发誓,她真的很讨厌周凡。

    周凡若是当她太傅,一天四个时辰都会和她面对面,小白一想起毛骨悚然,还有什么比一个你讨厌的人整天在你眼前晃荡更烦人呢?

    “那正好,小白,你讨厌一个人,还不如把那个人放在你身边,你要知道,你讨厌他,他也讨厌你,一来你可以折磨他,让他生不如死,二来么,从你讨厌的人身上吸取他的智慧,那是多么快意的一件事。三来么,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时间彼此之间了解的最彻底的是你的敌人而不是你的朋友,找出他的弱点,各个击破,赢了他,那多光彩。四来么,你也可以修身养性,爹爹觉得,你太暴躁了。”南瑾声音平平缓缓的,没什么起伏,流苏听的愣眼,有他这么教育孩子的么?

    小白气得跺跺脚,愤愤地盯着南瑾,正应了他那句,暴躁了。

    玄北竖起拇指,说得挺有理的,原来小白就这么养成的,难怪小小年纪就这么彪悍。

    小白愤愤地瞪了一会儿,猝然垮了肩膀,发出一声哀嚎,“我不要......”

    南瑾挑挑眉,流苏采取躲避政策,这是他们父女的事,与她无关,小白反应这么激烈,她都觉得有点荼毒她的味道,无奈南瑾态度,貌似小白没得选择。

    “小白,这招用过了,换一个,爹今天就陪着你,知道你点头答应为止。”各个击破,小白显然已经黔驴技穷了,南瑾自然也知道差不多了。

    这女儿的脾气,真是......

    也幸亏他对她们母女的耐心很足,换了常人,早就一巴掌劈了,容得你有二话。

    “这公主我不当了!”小白很有个性地扬起下巴,抛出一句让清风玄北掉下巴的话,太太有勇气了!

    空气一下子绷紧得如将要离弦的剑,仿佛谁的呼吸微微一沉,箭就会激射而出,流苏道了声不好,南瑾眼里看不见一丝软化的意思,而小白也不怕他,直勾勾地看着。

    这气氛诡异得让外头一批人毛过悚然,公子输了?

    小白唇角才微微掀起,南瑾便不慌不忙地开口,“这公主你不当也可以,我把你供上龙椅当女帝怎么样?”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