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74

_分节阅读_27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众人默。

    “昏君,昏君!”小白愤愤不平,到底是翻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她爹说到做到,她一点也不敢挑战他话里的真实度,只能恨恨地同意周凡当太傅。

    小丫头拽紧拳头,决定让某人生不如死了,正好应了她爹爹的话!

    310

    月色如水,烟罗寒纱,银河泄下万张星芒,把整个华都都笼罩得如梦如幻。

    流苏静静地坐在书房的窗前处理公务,声声蝉鸣从院子里传来,给夏日添了一丝宁静和清爽的气息,她觉得悦耳极了。

    书桌上摆着的,全部是海贸有关的相关文件,流苏其实相当有经商的魄力,这几年在凤城,虽然她管理的是风家酒楼和药店,但也参与到风家船运的运作和经营中。南瑾并不是一个专横独断的男人,也任由流苏发挥其所长,丰富她的眼界和生活,这几年来她积累下来的经验非常丰富,和呼吸一样自然,即便失去记忆,流苏在商运上依然是聪颖果断的流苏。

    在女儿国的经济贸易中,漠北航线占了很重要的比例,若是以国库收支来算,这部分的盈利每年给国库提供三分之一的税收,非常可观。流苏因为有航运经营的经验基础,很快就能着手参与决策。

    没有正式参与女儿国朝政之前,南瑾就教她怎么样一步一步把海贸的控制权夺过来,这部分的利润每年龙雪梨都回扣下多半,用以笼络长老阁的官员和其他官员,或者用以培养势力,是龙雪梨既南疆之后最大的利润来源。若是能夺过来,流苏不但能树立威信,还能砍断龙雪梨的臂膀。

    有龙浅月的配合祭祀院的压力,加上南瑾暗中疏通的官员,她很快就达到这个目的,流苏不知道南瑾暗中做了什么手脚,连长老阁的人都没有反对,虽然他风轻云淡一笔带过,流苏却明白,平静背后免不了曾经发生的狂风暴雨。

    所幸的是,这一切都很顺利。

    女儿国海贸自古以来就专门设立一个府衙——海事厅,在龙雪梨掌权期间,其上下都是龙雪梨的人,那么庞大的一个海事厅,上三层核心官员只有四名是龙浅月的人,且被龙雪梨架空了权力,流苏初来乍到,不仅是空降部队有事对手,自然受到层层排挤,根本就压不住底下的人。

    其实最难得就是去的长老阁的信任和支持,但现在不管是长老阁还是祭祀院都对流苏很有戒心,这是个很难被控制的皇上,就算不看她身后的风南瑾,但看她本人,流苏也不是任由别人牵着走的主子。

    他们很恐惧,龙浅月的历史似乎不能套在龙初晴身上。

    即便是祭祀院的人,也是一边支持她,一边防备着她,流苏的女儿国所处的地位其实并不那么乐观。她和龙浅月不一样,龙浅月是聪明地利用了祭祀院和长老阁的对峙巩固了地位,但,她并没有想到,两院的势力会越来越膨胀,最后到了她都无法控制的局面,她现在就盼望着流苏能结束这种三方决策的局面。

    身为上位者,分散权力是最忌讳的,除非没有办法,负责,她宁愿血流成河也不会让人架空皇权。

    但流苏不一样,流苏是百姓出身,接受得不是传统的帝王教育,传统的帝王教育中对权力的妥协和利用她没有。

    她是地地道道的商人,她不允许有人侵犯她的领域,对她的商业运作指手画脚,一旦出现这种局面,她就会想办法压制。

    且流苏所处的环境一直很优越,就像在风家,谁来挑衅风家,南瑾毫不客气反击,且从无失败,这自然而然就养成了骨子里的优越感,岂会受到别人的摆布,就像是南瑾的性子,便是一次次的成功所培养出来的优越,倨傲,自信,把世界踩在脚下也觉得理所当然的狂妄。

    祭祀院一旦对她施压,她不会学着龙浅月的妥协和退让,而是立即反击,这是她骨子里的条件 反射。

    这种条件反射就会随着她的决定隐藏在她的决策里,向外扩散,龙雪梨深深明白女儿国的国情,对这种状态采取观战的态度,以她敏感的政治嗅觉,皇权和祭祀院之间,定会有一场好戏可看。

    内忧外患正是流苏目前所面临的困境,除非她能意识到自己所面临的政治环境,负责她无法妥善处理好她和祭祀院之间的关系。

    龙浅月也是忧心忡忡,也冷静地采取观望态度。

    而南瑾更是一反常态,除了刚开始帮助流苏把南疆和海贸的权力夺下,之后他什么也没做,并没有介入女儿国的内政之中,完全让流苏一个人站在风口浪尖,随风飘打。

    流苏骨子里也是骄傲的主,南瑾有意放人她一个人面对所有的风浪,她也不会向他求救,她是公主,这是她必须承担的责任。

    月光静静地从窗口流泻进来,衬得她面白如玉,更显得冷清,柔和得出圣洁的美丽,手腕微动,毛笔在刷刷地写了批文,流苏全神贯注地处理公务。其实她何尝不明白女儿国现在的国情,但流苏却想把两院彻底铲除,这个想法已经根深蒂固地刻在心里,她和南瑾提过,南瑾只是说让她自己判断,流苏便自动自发地认为他默认了,这点上,流苏和小白的想法不谋而合,而小白的更显得直接霸道和残酷些。

    一阵熟悉的味道随着晚风送了过来,吹起流苏额前的碎发,熟悉的气场让流苏掀起唇角,她放下笔,刚一抬眸,阴影扑下,南瑾吻上她的唇,带着一点惩罚的味道,掠夺她所有能的呼吸。

    知道流苏快要透不过气来,南瑾才放开她,还意犹未尽地轻啄了两口,流苏羞红了脸,娇嗔地瞪他一眼,更显得风情万种,勾人心魂,南瑾拉起她,换了个位置,让她坐在他身上,鼻子尖狠狠地磨蹭她的脸颊。流苏挣扎了两下,被南瑾蛮力地扣在身上,她不好再挣扎,眼睛瞄了四周和窗外,发现没人,这才放下心来,流苏好笑地推推他的头,笑道:“你今天怎么有空进宫来?”

    南瑾晚上极少进宫,只有白天在宫里待一会。

    “想你了!”南瑾喟叹一声,把头靠在流苏的肩膀上,温暖的气息惹得她脸红耳赤,心悸不已。很少听见他这么温软的话语,流苏的心都被化成一滩水,柔软的不可思议。

    “我也想你了!”流苏回头蹭蹭他的鼻子,往后靠在他身上,分享此刻的宁静和温馨,“你去哪儿了?”

    “找人谈判去了。”南瑾冷哼道,颇有些不甘愿有不得已而为之的苦恼,偏头在她脖子上轻咬一口,流苏惊呼一声,背脊窜过电流,酥麻战栗,身子软的如棉花般靠在他怀里,微微轻颤着,南瑾轻笑,“现在解气了。”

    流苏手肘往后顶了他一下,笑骂道:“别人给你气受,你跑来找我解气做什么?以南瑾公子的脾气还不挑了对方?”

    “还不到时候!”南瑾冷酷地应着,是要挑了,只是时机未到而已。

    流苏笑声如银铃般,白玉般的脸庞吗、被月光照的柔和清透,戏谑道:“你不是让我一个人面对这些,不会帮忙的么?我还记得不知道是谁说与他无关。”

    “你以为我愿意?”南瑾抿着唇,那脸色实在是称不上好看,要不是他妻子女儿都在宫里,他才不屑余留在女儿国。这母女俩就是他最大的弱点,正被人捏的死死地,而那人他还不能那她怎么样,不然流苏就要翻脸了。

    流苏戏谑的心肠柔软了,她自然知道南瑾是为了她们母女俩在奔走,她也很清楚,若是南瑾愿意帮忙,一定事半功倍。

    但是......

    “南瑾,我们照前天的约定好不好,你都放心让我一个人去面对那群才狼虎豹,你就放手彻底让我试一试可以不可以?毕竟我是女儿过的太子,凡事都由你出面,名不正言不顺的,我怕你被他们奚落,还是我自己来吧,吧、你不是也相信我能把一切都处理好的么,既然相信我,就放手让我做吧,虽然不如你那么快速,但是我有信心一定会好转的,好不好?”流苏软言求道,她和南瑾虽然是夫妻,龙浅月也当面承认过,但承认了是承认了,局势太过敏感,他们在女儿国还未举行大婚,名义上,南瑾还不算女儿国的人,且以南瑾的脾气,流苏是绝对不可能让他入赘女儿国,她还在寻求一种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法,所以不想南瑾四处被人奚落嘲笑,他有他的骄傲和自尊,为了她,已经舍弃了太多,她怎么还能让脏水玷污他洁白的衣裳。

    “不好!”南瑾冷着脸决绝,恨恨地瞪了她一眼,流苏莫名其妙,她哪儿惹他了?

    南瑾看她一副无辜困惑的样子,瞪她的眼神恨不得吞了她,咬牙切齿地道:“你几斤几两重我比谁都清楚,只是苏苏,你说过要追我的,你忙的有时间吗?”(儿子,这是怨妇说的话,千万要三思......555555,你的一世英名......)

    流苏怔了一下,南瑾眸光闪着火气,她迅速回过神来,南瑾骨子里有着贵族式的别扭情绪,她是知道的,原来是为了这个......

    她最近好似是忙得练女儿和周凡之间的争斗都没有时间劝。

    “要不,明天我们去游湖?”流苏反应很快,努力证明清白,在她心里南瑾最重要。

    南瑾脸色稍微好点,在他心里,女儿国灭了和他都无关,流苏有时间陪他最重要,他现在可是恨死女儿国了。

    311

    风和日丽,沙暖花香,是个晴朗的好天气。

    清风微微拂过湖面,一阵清爽,岸边柳条对镜梳妆,含羞带娇,如亭亭玉立的少女,缓缓轻舞,湖面波光徐徐,荡漾着层层叠叠的美丽花纹,映衬着整个蓝天,宛如一块碧绿的巨大宝石。

    河鸟在蓝天飞翔,更添了几丝夏日的舒爽味道,又是春季的缠绵多情。

    夏日在湖面上有很多游船,画舫式的,阁楼式的,各种各样的都有,如一颗明珠在湖面游荡,湖面中荡漾着优美的歌声,萧琴和鸣的浪漫之声,不远处有人划着扁舟,悠然自得,有人游船垂钓,乐不思蜀,还有游人们嬉闹游玩的声音,交织成独特的夏日风情。

    一条小巧的画舫在湖中荡漾,画舫分两楼,设计的玲珑秀丽又不失华贵,镂空式的设计让船身更显得有立体感和古典美,垂着黄的和粉色的流苏,下面有晶莹剔透的珍珠为饰,美仑美奂。

    在众多热闹的游船中,这艘画舫显得特别的宁静,整条华丽的画舫就只有南瑾和流苏,随着水流在湖面上漂移,南瑾享受着这种宁静安逸的时光。他性子本就喜静,流苏即便什么都不做,就这样静静地陪着他,他就觉得放弃整个世界都是值得的,感觉到她的气息,无人打扰的宁静,她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独自相处的温馨和心悸,这些都是任何人无法给予他的满足。

    流苏冰镇了一晚酸梅汤端他,浅笑着坐着到他身边去,清风从旁拂过她额前的碎发,平添几分风流韵味,南瑾微微侧头,女子一身水绿色的罗裙,飘逸灵秀,炎炎夏日更有一种清爽的味道。南瑾眸光微微掠过一抹笑意,这身打扮真的很适合她。

    “南瑾,赤丹河的风光有这边的好看么?”流苏微笑着问,两人都是喜静的性子,非常享受这种安逸的环境。国泰民安,远离纷争阴谋,过着闲云野鹤一般的生活。

    “自然是赤丹河好看。”南瑾语气充斥着淡淡的骄傲,赤丹河是风家的天下,每一条水路他都了如指掌,他是在赤丹河边长大的孩子,对那条河流有着独特的情怀。

    不管女儿国的风光多美,在他眼里,都不及上圣天。

    “南瑾,你什么时候......”流苏看了他一眼,突然又不说了,这个问题一直深藏在她心里很久了,只</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