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75

_分节阅读_27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是没勇气问出来,她想问问他什么时候会圣天。

    流苏一直为他的答案忐忑不安,甚至是恐惧的,害怕他突然消失,以南瑾的性子,是绝不可能待在花都当她的......流苏连那个名词都不感想,那是对南瑾的一种羞辱,别说南瑾不愿意,她也不愿意。

    但,在龙浅月病危,龙氏皇族孤立无援的时候让她抛下一切随南瑾走,她也做不到,她是喜欢南瑾,可她肩上也有龙浅月给予的责任,有割舍不去的亲情,她不想伤了姨娘的心。女儿国的责任,她放不下 ,想要完成龙浅月的心愿,至少不让她有遗憾的离去。

    能等等我么?

    流苏不止一次想要问南瑾......可始终没有问出口。

    “你想问什么?”南瑾清锐的眼光含着一丝笑意,温和地问道。

    “没事,我想说,今天你想去哪,我都陪你去。”流苏浅笑,喝了一口酸梅汤。

    “成!”

    倏然响起银铃般的嬉戏声,是隔壁家的楼船上几位豆蔻年华的少女在展现着她们从河岸边买来的小饰物。流苏顺着阳光看过去,隐约看见一个银质的圆圈,脑海中恍惚有什么画面闪过,她不禁心一动,起身,扬声笑问:“请问,那个,是在哪儿买的?”

    几位少女怔了一下,转而娇笑,手指着同一个方向,流苏道了一声谢,回身笑吟吟地征求南瑾的意见,“我们也过去看看成不?”

    “你喜欢?”南瑾挑眉,颇有些不解的样子,他也瞄一眼,没见有什么特色。

    流苏重重地点点头。

    这一代河域游客很多,旁边都有大大小小的小摊,非常热闹,南瑾看了那边小摊位一眼,便把船开了过去。

    买项链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爷爷,穿着一件灰白色的长布衣,腰间简单地束着一条天蓝色的腰带。头发花白,胡须花白,眉目慈祥而宁静,像是一潭温暖的泉水,颇有些道骨仙风的遗世之感。

    流苏微笑着对南瑾说道:“像不像世外高人?”

    南瑾眉目如雷,“像神棍!”

    流苏不满地拍他一下,这话说的......

    两人上了岸,老爷爷微笑着给流苏介绍他所卖的项链,是以金沙磨制的链子,外围编制一层银色的织物,下面吊着一个银质的坠子,有弯月形状的,有星星形状的,有圆形的......他买得不多,没一条坠子都不一样。南瑾一摸就知道是很稀罕的饰品,心中对神棍才稍微改观,因为金沙石世界上最硬的沙土,磨成细链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需要很精湛的手工,且是镶嵌在银饰上。

    “真漂亮!”坠子都是简简单单的,没什么特别,但和链子一搭配,就显出效果了,非常简约大方,且有一种海洋的深邃之感,流苏简直爱不释手。

    南瑾唇角微微上掀......

    “姑娘看中哪条?”老爷爷温和地笑问。

    他所卖的项链只剩下五条了,一条弯月形的,一条是星状的,一条是枫叶状的,一条是莲花状的。一条两个圆形状的。

    每一条都别具特色,流苏很喜欢。

    “能不能全买下?”流苏笑得眉目弯弯,她简直喜欢极了。

    老爷爷温和一笑,“对不起姑娘,老朽的项链每人只能买一条。”

    流苏露出失望的表情,南瑾眸光不悦,流苏似是感受到南瑾的微怒,警告似地扯扯他的衣袖,老爷爷不亢不卑地看着他,并不拍他强大的气场。

    “哼!”南瑾冷哼,流苏尴尬的笑笑,老爷爷仍旧那般温和,她笑问:“为什么每人只能卖一条呢?”

    “这是祝福的项链,带着它,代表着最纯净的心愿,越是简单纯粹,越是显得有诚意,就像漠北的海神,守护着漠北海每一寸领驭。”老爷爷阳光睿智祥和。

    流苏心中微动,刚刚看见少女手里的圆圈,她一晃而过的是戒指,原来这项链还有这样的渊源。

    南瑾面无表情,果然是神棍!

    “这位公子好似不信?”老爷爷微笑道,南瑾心里差异。心思很细腻的老人,他一向喜怒不形于色,即便不说,也极少能看出来,这种细微的情绪浮动竟然被他看出了。

    “我不信!”南瑾直言不讳,他本就不信这种虚幻的东西。

    老爷爷笑道:“世上之事,信则有,不信则无,全凭个人一念之间。其实信与不信又有什么重要的?重要的是买下祝福的虔诚,是一种美好的心愿。”

    “我买这条!”流苏拿起那条两圆的坠子项链,笑吟吟地说道,转头冲南瑾微笑,南瑾随她,流苏喜欢就好。

    老爷爷收了十两银子,南瑾挑眉,凭这条项链,卖一百两也太便宜了,流苏爱不释手的玩着两个银质圆圈,笑的很满足,南瑾微微摇摇头,她以前一直不喜欢饰物,兴许是被老爷爷说动了吧。

    喜欢就好!

    上了船,她想给南瑾戴上的时候,南瑾脸色都黑了,这才明白,流苏是买给他的,南瑾抵死不从,大男人带着种东西,他还要不要见人?

    “不戴!”南瑾说得义正词严,面对流苏期盼祈求的眼神,坚守原则,这可不是什么万事好商量的问题。

    流苏委屈地看着他,仿佛他再说一次不戴她就哭给他看,南瑾根本不吃那套,阳光下的坠子发出银色的光芒,耀眼地逼人。

    “南瑾......”

    南瑾眼观鼻,鼻观心,一副坚定不移的神态。

    流苏凤眸一愣,“我特意给你买的,你怎么能辜负我的一番心意?没听见老爷爷说么,这是祝福的项链,就像漠北海的海神,你怎么一点也不领情?我说要追你,你也让我追,这也算呀,你不接受是不是代表不让我追了?”

    软的不行来硬的!

    南瑾狠狠地瞪她,冷着脸不说话,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她玩文字游戏的手段如此高杆呢?

    趁着他发怒的空挡,流苏机灵地把项链挂在他脖子上,两个银质的圆形静静地垂在南瑾雪白的衣裳上,发出耀眼的光芒,流苏的脸绽开美丽的笑容。

    南瑾垂头,手一动流苏就抓住了,“不许摘下,这是我送的!”

    “这......很难看?”南瑾冷着脸,他开始后悔,让流苏陪着他出来是一项很愚蠢的决定,这东西.......他讨厌身上挂着这种东西。

    流苏微笑着,眸光如水,“南瑾这是我第一次送东西给你,很有纪念价值呢。”

    南瑾闻言心中一动,深邃的眸光看了她很久,最终缓缓地松开手,算是承认了他是这条项链的主人。

    流苏笑了,虔诚地祈求,我伟大的海神啊,求求你保佑我的爱人,幸福快乐,一生安康!

    312

    这一日南瑾和流苏几乎游遍了整个华都。

    游湖之后,流苏便陪着南瑾去觉罗寺祈福,这是女儿国最大的寺庙,香火鼎盛,人流如潮,庄严壮丽的寺庙耸立在丛林中,添了不可窥探的神秘,引得世人倍加趋之若鹜。

    女儿国是个信神明的国家,祭祀院和长老阁便是利用神灵对百姓进行一种思想统治,历年来形成一种固有模式,参拜成了女儿国百姓最寻常的一种祭祀仪式,每天前来觉罗寺的香客络绎不绝。

    流苏在宫里就听清风说过觉罗寺的盛况,他们在华都境内都走了一遍,到了觉罗寺已经是傍晚。

    浮云入团,晚霞满天,余晖染红了办个天空,橘红的光芒把整个高山覆盖,如射下万丈光芒,潋滟如斯。炎炎夏日,凉风徐徐,傍晚的山间有种说不出的宁静和祥和,仿佛一曲安魂曲,在缓缓地流淌。

    香客早就相继离去,一天的热闹褪去,空旷的大殿显得格外的静谧,只有香火缭绕,散发出令人心安的香气,温暖,宁静,几十是骚动不安的心,也会意外的感到平和。

    流苏跪在蒲团上虔诚地求福,老爷爷的话还在她耳边回荡着。

    世上之事,信则有,不信则无,全凭个人一念之间。其实信与不信又有什么重要的?重要的是买下祝福的虔诚,是一种美好的心愿。

    她并非相信神明真的能保佑所有的人,否则每天这么多人来去,求的心愿五花八门,菩萨又如何顾及得过来,求福之事一种美好的心愿,无关信仰。

    清风说起祭祀院和长老阁的时候,流苏和嗤之以鼻,以思想信仰统治国家有利有弊,在安定的时候,它能使得一个国家越发安定,风调雨顺,在混乱的时候,它也会使得一个国家越发的混乱,造成两个极端,所幸的是女儿国一直非常安定。

    流苏曾经提出要打破这种迷信的统治制度,龙浅月只是浅笑着说,上位者需要的是统治,安定,百姓需要的是希望和信仰,这是一种双方自愿的统治。打破这种信仰就是打破百姓心目中的希望,她何尝不想要摆脱祭祀院和长老阁的控制,所以圣主龙碧云才会和圣天修订停战协议,打开国门。但,的、凡事都要有个过度,现在就是过渡阶段。

    百姓要是有希望,而不是现实,流苏其实并不完全同意这句话,但,目前为止,的确只能慢慢地接受这种制度,度过这个阶段。

    倘若没有魄力稳住局势,谁也不敢把赤裸裸的现实摆在百姓面前。

    但是,她相信,以后的女儿国一定能摆脱这种局面,进入全新的时代。

    所以她,正慢慢地尝试着,融入到这种环境中,不管于公于私,她都希望女儿国能摆脱祭祀院和长老阁,独享皇权,这样以后小白就不会那么累。

    流苏双手贴着地面,虔诚的拜了三拜,南瑾若有所思地看着,女儿国对流苏多多少少是有些影响的,这阵子感受非差明显。流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更自主,更坚强,更有勇气了,这段日子她一直跟着龙浅月,受她影响较多。她的姨娘是女儿国一代女王,且是个优秀的女王,几十年的政治生涯虽然没能摆脱两院控制却能维持平衡的局面,甚至是压住龙雪梨的气焰,瓦解她的阴谋,一直撑到流苏和小白出现。

    南瑾对龙浅月虽说不上是敬佩有加,但是南瑾心中能称得上人物的,有她龙浅月一位。

    流苏会是另一个龙浅月么?

    他故意让流苏站在风口浪尖就是想看看,流苏能做到什么程度,可他不确定,在一个高度站久了,她还能下来么?

    还能放下么?

    权势这东西说都想拥有,无关男女。

    那种把天下踩在脚下的优越感,那种呼风唤雨的自豪感,能给人无比享受,胜过世上万千景色。

    他非常明白那种滋味,极少有人真的能做到风轻云淡,袖手天下。

    “不问我求了什么呢?”流苏站起来,浅笑着,风轻云淡地问。南瑾负手站在一旁,灵秀的双眸如浸着一层水,并不冷,却有些清。

    南瑾微笑,“心愿说出来就不灵了!”

    流苏眉梢一挑,淡淡一笑,两人随着走出大殿,深厚的金佛宛如微笑着目送这对壁人离开,空旷中的长影越来越远,留下两道悠远的剪影。

    “南瑾!”出了</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