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76

_分节阅读_27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大殿,流苏突然喊住南瑾,欲言又止,“我......”

    “你想说什么?”南瑾眉梢微挑,夕阳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既清寂,又孤傲,一对(.....)

    流苏仿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垂眸犹豫了还久,南瑾也不说话,静静地等着她下文,相处这么多年,他看的出,流苏有话想和他说,而且很重要。

    “女儿国的政局平息之后,我们便离开这儿吧?回风家堡,回去你熟悉的地方去!”流苏平静的说道,眸光有着坚决,这是她早就决定好的事情,在雪上的时候就有这种念头,而最经更是坚定。

    “我们?”南瑾冷然的眉梢微微掠过一抹笑意,看着流苏的眼光极认真,“苏苏,你放的下?”

    流苏心中一紧,拧着眉心,“你指的是什么?”

    “这边所有的一切,你身为龙家人的责任,龙浅月对你的恶期许,苏苏,有的时候说放下很容易,但真的那么做却要有很多勇气。有的东西你一旦接在手里,想要丢掉便难入登天,譬如说女儿国的太子之位。你会随着局势的发展而身不由己,卷进去一个漩涡很容易,想要出来有时候便是奢望。”南瑾一字一句地说道,切身之谈,更是语重心长。

    不可否认,流苏能这样说,他心里有一瞬间是高兴的,但这个心愿是否是真心实意就值得探究,他了解流苏是怎样的人,若是放弃这一切,将来女儿国因为他们而分崩离折,流苏永远都背愧疚,他可不想让流苏下半生都过得不舒心。

    “我能放下!”流苏认真地说,“权势对我而言只是过眼云烟,姨娘对我的期许是很重要,我肩负的责任也很重,这些我都知道,从回宫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但是,南瑾,我在努力寻找寻求圆满的解决方法。虽然这样做对不起姨娘,可倘若我们之间必须有一个人为了另一个人放弃所有,那我不希望是你。而且,若我是太子,将来是女王,又将你置于何地?圣天毕竟才是你的根,有你熟悉的亲人好友,有你的事业王国,比起女儿国,你一定会过得更舒心。”

    “老实说,我并不喜欢朝廷之上的纷纷扰扰,尔虞我诈。祭祀院和长老阁,只要稍微不注意就会被他们牵制,反扑。若是我要压制他们,就必须比他们更强大,更阴险,时时这样谋算人心,我怕我连自己都不认识,这种生活并非我所想要的,说好听点,是我不适应,说难听点,就是我没有魄力能轻松地应付他们。”

    “与其这样,还不如等姨娘和龙雪梨的较量分个胜负之后,女儿国稳定下来我们就离开,从龙家挑选信得过的继承人继位,我们退居幕后,等到一切稳定之后便功成身退,这样好不好?”

    “其实......我更属意小白继位!”

    最后那句话,流苏说的有些气短,抬眸悄悄地瞅着南瑾脸色,果然看见他双眉微拢了,诧异地看着她。

    “小白?”

    流苏点点头,“我觉得小白比我更适合当女王,姨娘也是这么说,她比我更有魄力,假以时日,一定能完全控制局面。”

    龙浅月和她提过小白,言辞之间不乏赞美,小白的性子从骨子里像极了南瑾,果断冷静,霸气如斯,加上本身又聪明伶俐,龙浅月对她的期许比流苏还要高得多。

    不单单是龙浅月,就是周相对小白也是赞誉有加。

    “苏苏,就算要小白继位,也要缓几年,她还小!”南瑾淡淡地说道,小白是他从小看到大,她有什么能耐,他很清楚,她的确比流苏更能胜任一代女王的角色。

    只是,孩子还太小......

    “你答应了?”流苏脸上闪过喜色,双眸期盼地看着他。

    “若是小白没问题,我没理由反对!”南瑾微笑,他完全尊重孩子的选择,“苏苏,。目前最重要的是打垮龙雪梨,其他的事情,缓点再说,世事变迁,如棋变换,谁能预料将来会发生什么。”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南瑾,你愿意再等等我么?”流苏试探地问,其实答案她已经知晓。

    “我等你!”南瑾坚定地说道。

    流苏瞬间红了眼圈,这句话比起世间所有的甜言蜜语都来得动听,勾起她心中所有的感到。那么平淡的一句话,仿佛凝聚眼前白衣男子一生的深情,那么坚定,那么纯粹,让人从心底渴望和眷恋。

    314

    南瑾和流苏刚回到宫门,迎面就撞上脸色慌乱的清风,流速和南瑾相视一眼,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公主,皇上出事了!”清风的话证实了流苏的不安,几人匆匆往龙浅月的寝殿而去,龙雪梨,小白等一干龙氏女儿,还有周相在外殿跪着,有人嘤嘤咛咛地哭着,整个寝宫弥漫着一股死亡的味道。

    流苏的心心惊胆战,如临隆冬,外面跪着的太医见她回来,纷纷磕头请罪,身子抖得如秋风中的落叶。

    流苏勉强稳定心神,匆匆入了内殿,南瑾眉心微微一拧,也随她进去,在外殿跪着的龙雪梨唇角勾起一抹冷漠的笑意。

    “姨娘......”流苏做到床边,轻唤了声,床上躺着的龙浅月脸色苍白,无一丝生气,她闭着眼睛,一脸安详,倘若不是那缕细微的几乎察觉不到的呼吸,所有人都会以为,一代女王就这么去了。

    “让我看看!”南瑾出声,流苏松开龙浅月的手,慌乱的心绪怎么样也镇定不下来,早上还好好的,为何突然会病成这样?

    “南瑾,姨娘怎么样?她会有事吗?”流苏不放弃地问道,太医院首辅悲伤地站在一边,老泪纵横,她心里也有底,兴许是就不活了,可她不愿意相信,南瑾的医术堪称在世华佗,说不定有救。

    南瑾冷清的眉心微微一拧,收手,起身,微微摇头,流苏如遭雷击,瞬间红了眼眶,南瑾的态度已经告诉她,龙浅月已是弥留之态。

    “......”龙浅月不知什么时候醒来,伸出手来,流苏慌忙抓住她的手,龙浅月的手有些冰冷,握得流苏的心也有些冰冷。

    “姨娘......”她有些哽咽,龙浅月仿佛想说什么,张口半天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流苏不知所措的转头看向南瑾,“南瑾,这是怎么回事?”

    南瑾摇头不语,垂下的眸光掠过一抹锐利,扫向外殿的龙雪梨,龙雪梨故作不见,一脸悲伤之态。

    “姨娘,你想说什么?”流苏知道她大限已到,眼泪滚滚而下,虽然相处不长,可龙浅月于她,亦母亦友,她即将离去,流苏极为伤心。

    “......”龙浅月吱吱呜呜半天,涣散的眼光露出着急和愤怒,声音支离破碎,流苏根本就听不见她说什么,一代女王紧紧用力地抓住底下的棉被,纤瘦的手指绷得紧紧地,仿佛要勒断似地......

    “姨娘,您放心,我会好好地守护女儿国,不会让你的心血付之东流,只要有我的一天,我一定会好好努力,让女儿国更富强,更繁荣......”流苏紧紧地抓住龙浅月的手,泪眼朦胧,握住她的手坚定而有力。

    这是龙浅月最大的心愿,也将是她的遗愿,她无论如何也会完成。

    龙浅月仿佛放心了,定定地看着流苏,转而又偏头看向南瑾,寄着无限的希望,宛若以眼神告诉他,要好好地保护流苏,帮助她,守住女儿国。

    南瑾颔首,算是答应!

    龙浅月露出微笑,缓缓地闭上眼睛,被流苏紧握着的手软软地落下......

    “姨娘......姨娘......”流苏低呼,泪流满面......

    “皇上驾崩!”......

    随着尖细的声音传出,除了南瑾,所有人都跪倒在地,外殿顿时响起一片哭声,空气中蔓(....)

    流苏看着床上似乎睡得很安详的龙浅月,哭的不能自己,她心里早就知道龙浅月不久于世,可她看起来一直很健康,红光满面,流苏时常会忘记,她重病在身,她总以为,姨娘还能陪着她们很长一段时间。

    龙浅月的离去太过于猝然,流苏措手不及,失去亲人的痛苦,一时间所有的包袱都压在她身上的沉重,都让她疲惫不堪。

    “苏苏,人死不能复生,别太难过了!”南瑾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她,对流苏而言,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亲情对她来说难能可贵,她一直很珍惜,龙浅月的突然逝去,她定是接受不了。

    “南瑾,以后再也见不到姨娘了。”流苏伤心地说道,眼泪掉个不停,龙浅月音容笑貌晃过脑海,心脏更是一阵阵抽痛。

    小白从外殿进来,小手握着流苏的手,小家伙眼眶也是微红,却不似流苏哭的那么伤心,“娘,不要哭了,我们爱的人,永远都会活在我们心里。”

    即使离去,她依然存在,思念和爱不分阴阳,即便死去,她们依然会想念她,会爱她。

    “小白......”流苏擦去眼泪,怔怔地看着小白,这丫头比她坚强得多了,很快就接受了龙浅月的死,还来安慰她。

    流苏一把抱过她,哽咽地哭着,外头的哭声越来越大,整个房间的悲伤沉重得让人透不过气来,南瑾清锐的双眸看向一旁的常士侍,心中暗暗猜测着,龙浅月会不会留下传位诏书,又会在谁手上?

    龙雪梨明显挑着他和流苏不在时候下手,龙浅月服用太多的五石散,幻觉频繁,口不能言,龙雪梨扰乱她的神志,若是在着数上做手脚也说不定。

    龙浅月的病情因为药物而急速恶化,导致死亡,事出匆忙,理应没有立下诏书才对,若是没有诏书,流苏是太子,登基是名正言顺的事情,若是有诏书......

    哼,龙雪梨应该不会那么笨,让龙浅月传为给她才对,皇上突然离去已是疑点颇多,她若是不想让人诟病,就会笨得找人话柄。

    “太子殿下,皇上留下一份诏书,是否现在宣读?”常侍的声音响起,外头的哭声渐渐下了许多......

    周相拧着眉心,“陈常侍,你此话怎讲?”

    流苏也蹙眉,南瑾心中冷笑,果真如他所料了,他倒想看看写了写什么。

    “回相爷,诏书的确是千真万确,是皇上方才交给下官的。”陈常侍诚惶诚恐地道,他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拿这件事作假。

    “你宣读吧!”流苏淡淡地道,眼光扫过龙雪梨,冷冷一笑。

    陈常侍应了一声,从怀中拿出圣旨,打开,他倏然怔住了......

    抬头看看流苏,又看看周相,一滴冷汗从额头上滑下......

    “写了什么?流苏平静的问。

    “这......太子殿下,臣......”

    “宣读吧!”

    第315章

    几乎所有人的眼光都看着陈常恃,他是皇帝的侍从近臣,为龙浅月鞍前马后二十一年,把她的衣食住行打理得妥妥帖帖,龙浅月最信任的人之中,陈常侍便是其中一位。

    周相眉心紧锁着,沉静眸光掠过一道锐利的光芒,很不对劲l她敏感地察觉到空气中的紧绷的硝烟昧。

    这道圣旨出现得太过于诡异,龙浅月的病偶尔发作十分突然,她生前曾说过,立流苏为太

    子,她死后流苏名正言顺便能继位,到时候再游流苏颁发一道即位诏书即可,把</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