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77

_分节阅读_27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传位圣旨留下有可能多生事端,若是裢人篡馥,得不偿失,她的话历历在耳,如今皇帝尸骨未寒,突然冒出来圣旨一说,教人如何信服。”

    “陈大人,太子殿下都让你宣读,还等什么'大行皇帝的旨意,做臣下的一定遵从l”龙雪梨不紧不慢地笑道,那是属于胜利者,胸育成竹的微笑。

    陈常恃一抹额头,擦去冷汗,勉强镇定了心神,开口宣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日:风来

    公主品行兼优,必能克承大统,继朕之后登基为帝。丽王龙雪梨为摄酶王,代理朝政,至风来

    公主大婚亲酶,钦此l”

    四周一片哗然,转而陷入难言的死寂中,流苏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南瑾眉梢略挑,跪着

    的小白却是诧异地张张嘴巴,仿佛听到什么天方夜谭。

    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小白身上,周相脸色一变,“陈常侍,这份圣旨是谁起草的'”

    一阵风从殿门处吹入,陈常侍顿感额头一阵冰冷,他鲕着声音道:“是皇上的笔迹l”

    流苏伸手拿过圣旨,周相也起身挝去,两人相视一眼,呆真是皇帝的笔迹,已经盖上玉玺

    ,千真万确的传位圣旨。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地方弄错了

    流苏和同相几乎同时看向龙雪梨,龙雪梨露出冷笑,“太子殿下和丞相不会以为是本王动

    了手脚吧'皇宫一向防备得滴水不露,本王哪次见皇上龙清风都护卫左右,即便想动手脚也有

    心无力啊l”

    “皇上说过不会留下什么传位诏书,她驾扇之后由太子殿下普基,此话你也亲耳听过,现

    在突然冒出一道传位给凤未公主继位,让您辅政的圣旨,怎么能让本相信服'”同相平静道。

    “皇帝的心思我们谁能猜得准,她很属意凤未公主也是人尽皆知,朝令夕改乃是常有之事

    ,更何况选择继承人这么重要的事,周相若是怀疑圣旨的真假大可调查真相,若是本王想动手

    脚,何不改为本王登基?”

    “选择继承人是件谨慎之事,皇帝英明一世,又岂会让幼年的风来公主继位,这道圣旨根

    本就不是皇帝的原本的心意,就算她真的属意风来公主继位,辅政的也该是太子殿下,而非王

    爷您'”周相字字珠玑,眼光锐利。

    龙雪梨也非省油的灯,她看了流苏和南瑾一眼,微微一笺,“皇上不传位给朵兰公主自然

    有皇上的用意,天下谁人不知朵兰公主和风南瑾和萧王的恩怨情仇'他们二人都是圣天的枉臣

    ,以他们这种千丝万缕的关系,周相敢肯定皇上役有担忧过'萧王是圣天的王爷,风南瑾是掌

    握圣天经济命脉,要是没事就算了,若是有事,引良室,后呆不堪设想,周相您说是不是'

    龙浅月尸骨未寒,又爆出圣旨一事,流苏早就厌烦这种锐利的硝烟昧,却又不能不全心应

    付,见龙雪梨把矛头指向她,心底的不悦升到极点。

    “公主请息怒,臣并无诽谤两位爱情的意思,但公主也参与朝政多日,不再是不见天日的

    井底之蛙,以您的聪明才智会分辨不出本王话里的意思么'一事归一事,你敢说,女儿国的百

    官心里都没有这个悬念么'除非你敢保证,你的身边的位子不是这两位,而是从女儿国王孙贵

    胄中任选一位。”龙雪梨微笑道。

    南瑾腔上一沉,闪过寒芒。

    “够了l”小白唰一声站起来,小腔绷得像石头似的僵硬,稚嫩的声音有着不属于她这个

    年龄的威严。

    “小白……”流苏看向自己的女儿。

    小白粉状玉琢的腔风雨敞来,看着龙雪梨道:“既然皇上传旨让我继位,那从今天起,我

    就是女儿国的女王,你们不必争了l”

    “小公主……”周相急急。忙忙喊了一声,小白无动于衷。

    龙雪梨善意地提醒道:“周相,是不是该唤个称呼了'”

    流苏心里极为复杂,事出突然,完全是意料之外,她是想让小白继位{殳错,可她想把龙雪

    梨和两院都打垮之后把一个盛世繁荣的女儿国交到小白手上,而非是像现在这样,会完全受龙

    雪梨控制。

    龙雪梨一旦当上摄政王,定会架空皇枉,到时候想要将她连根拔起更是难上加难,她的眼

    光移向似乎睡得安详的龙、栈月,百味交集。

    请牢记本站同址:.TX6.

    姨娘,你走得那么安详,我谖怎么办'

    周相的眼光也看向流苏,似乎在询问她该怎么办,这道圣旨来历不明,显然有诈,可小公

    主话已经说出口,木己成舟,他们同意也不是,不同意也不是,真是称了龙雪梨的心。

    南瑾一直面无表情地站在一边,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句话,仿佛他就是一个旁观者,冷眼

    看着她们较量。

    “怎么'你们都想抗旨么'”龙雪梨笑笑道,“大行皇帝尸骨未寒,她的圣旨你们就不当

    一回事,敢情平常的孝心和衷心都是装的r”

    她说罢,率先朝小白行礼,“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l”

    小白眼神倨僦,居高临下冷睨着他,微微哼了哼,眼光若无其事地飘向南瑾,南瑾颔首她的勇气似乎更足了,姿态摆得更高了

    一屋子的人除了同相,流苏和南瑾都跪下了,大势所趋,流苏以眼神询问南瑾,南瑾微微

    点头,示意她顺着小白的意思。

    流苏咬咬牙,和周相一起跪下,“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l”

    第316章

    小白登基,国号圣元,立原太子龙初晴为凤王。

    国丧之后,女儿国政坛发生戏剧性的变化,新一代女王在早朝第一条诏令就提出废陈两院

    此举轰动整个女儿国,震惊天下

    小白手段够狠绝,一点都不留余地,大有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架势,这两天的早朝如沸腾的

    水,炸开了锅,摄政王龙雪梨一反常态,端看事态发展,流苏抬眸看向上头,小白面无表情,

    小小的皇冠垂下的明珠流苏映衬得她分外尊贵和威仪,乍一看上去颇有点唬人,流苏突然有种

    我家有女初长成的骄傲和心疼。

    下了早朝,小白和流苏回到凤仪殿,小家伙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南瑾已经在等着她了,微

    笑地看着自己女儿,如最清澈的月光,让人心头温暖安定,“顺利了么'我的女儿'”

    小白点点头,“我已经照爹爹的话去做了l”

    流苏挥手让人退下,心头沉甸甸的,在这个关头废除两院,南瑾已经准备破釜沉舟,背水

    一战,她也想明白了,为何他会顺水推舟,示意小白在那天接下那道圣旨,原来他早就有了打

    算。

    “爹爹,摄酶王会上钩么'”小白犹豫地问道,道理南瑾并不多讲,只让她照着他的话做

    就成,小白虽然聪明,政治上的事还是一知半解,南瑾是政坛风云人物,听他的话准没错。

    流苏微笑道:“小白,这点你放心,摄政王一定会全力配合你的,你登基之后,娘手上的

    大半权力也都交出,现在女儿国依然是三股强风,摄政王,长老阁和祭祀院,如今你提出废除

    两院,她巴不得顺藤而上,把两院一举消灭,如此一未,她就一人独大,称霸女儿国,这是多

    么名正言顺的借口,现在还有谁能阻止她'光凭她一人之力想要拔出两院绝对是吃力的,即便是成功她也要脱层皮,现在有你挡在前头,脏水都往你身上泼,她静观其变,关键时候燃一把

    火就会一干二净,现在是大好时机,若不借着龙雪梨的手捎灭两院,以后你的路会更难走。”

    小白乖巧地给流苏和南瑾倒了一杯热茶,忧心地问道,“我只是个孩子,再怎么样也不会

    有这种野心,摄政王不会不知道这是娘或者爹在背后出的主意,她还会那么容易配合么'”

    龙雪梨不是笨蛋,岂会看不出他们的陷阱,还会那么容易就上钩么'

    南瑾微笑,唇角掠过一抹赞赏,小白的头脑很灵恬,这些复杂的东西很容易就能上手,虽

    对他们的计策言听计从,却也有自己的忧虑,周凡教了她不少东西。

    “小白,龙雪梨想要皇位十几年了,这是她此生奋斗的目标,她想要证明自己不比圣骨差

    ,龙浅月一死,在女儿国再无人是她的对手,两人相互牵制的局面也就打破。她是摄政王,等

    同于是女儿国幕后的皇帝,就差一步就登上那个位置,她自然希望尽快能实现毕生的心愿。她

    是王爷的时候和她是摄政王的时候利益一定会和长老阁有所冲突,耶她和长老阁之间的合作也

    宣告破裂,若是借此机会铲陈两院,她就枉倾天下,呼风唤雨,想要架空你,废了你,易如反

    掌,明白这个道理么'”南瑾沉静地为小白分析,这就是那道圣旨为何让小白继位的原因,只

    有小白继位,她才能更好地掌控。

    “那她可以等啊,为何一定要现在'她都等了那么多年。”小白依然有些不解。

    南瑾浅浅一笑,那么情僦的人,眉目却露出慈爱的光芒,不像是严苛的老师正在和学生传

    授着朝廷上的暗潮风云,更像一名慈父在为自己的女儿解惑,“正因为她等了那么多年,所以

    才无法继续等下去,小白,你投有经历过,你无法理解一个经过漫长等待,离成功仅仅有一线

    之差的人的心情会有多么的急切,不管多聪明,都会被这种急切而左右。何况现在正好是个好

    时机,大行皇帝刚刚走,继位皇帝又是幼龄公主,国本会有一定程度的动摇,正好是出手的好

    时机。”

    “那之后怎么办'”小白问,“摄政王把一切都掌控在手中,那以后我和娘不是如在砧板

    ,任人宰割'”

    请牢记本站同址:.TKT6.

    南瑾坚定一笑,“有爹爹在,即便天地逆转,也没人动得了你们f”

    流苏和小白相视一笑,不管多么危险的情况,南瑾似乎从不慌乱,总能运筹帷幄,胸有成

    竹,浑身上未找不出一块怯弱的骨头,这么彪悍的存在,仿佛能给她们母女带未永生的安定。

    客栈,南瑾刚回去玄武已经在等着了,把一份密报交给他,“这是皇上亲自给公子的,边

    境的军队随你调动。”

    南瑾嗯了一声,面无表情地打开,扫了几眼就收起,看着手上的令牌,冷冷哼了哼,情冷

    的眉梢如雪山上的清风,玄武看他的脸色,犹豫了下,说:“皇上这回很好说话,还说公子想

    做什么,他都役意见。”

    流苏继位,怎么说她是女儿国的公主,好歹只能称得上媳妇,可小白就不一样了,皇上知

    道小白是萧绝的女儿,他自然打着如意算盘,小白身体留着萧家一半的血,以圣天的观念来说

    ,这就是他家的人,这天下岂不都是萧家的天下,皇帝自然乐意。

    玄武没在多问,倏然门上传未敲门声,南瑾收了令牌和书信,玄武去开门,正是萧绝,玄

    武朝他点点头,就把空间留给两人男人。

    萧绝沉默地跨入房间,南瑾不动声色地问,“王爷有何要事'”

    这几天萧绝也少见身影,南瑾很晚才回客栈,很早就出门,几乎没和他碰上。萧绝比过去沉稳了许多,兴许是知道女儿的存在,他事事考虑的便多了,不得不顾及到小白的意愿和心情

    南瑾必须承认,比起萧绝来说,他是幸运的,因为他拥有小白五年,有深维的感情,他们

    即便是亲父女,想要超越他和小白五年的朝夕相处岂会那么容易,小白心里是想他和流苏在一

    起,一切维持原样,她多了个疼的她的爹爹而己。

    萧绝就算有心想再努力挽回,也会考虑到他的行为是否会让得来不易的女儿感到伤</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