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78

_分节阅读_27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心,更

    准确地说,小白和流苏,二者不能兼得,他选了女儿。

    爱情本来就有千百种样子,可不管有多种样子,这本身就是两个人的事,倘若加入其它因

    素,就会变得不纯粹和不真诚。

    对于这位他本谖叫叔叔的人,南瑾其实百昧交集,可他绝不表现出来。

    “你是不是像皇兄要的调军牌'”萧绝开门见山地问,阳光从在他同边淡淡地笼罩着,却

    渗透不了他发出的冷硬气息,漆黑的瞳眸平静得如一潭水。

    “你怎么知道'”南瑾眉梢微挑,冷厉的眼光扫了过来,两大气场强强碰撞,空气中的硝

    烟昧都浓了三分。

    他向调兵一事陈了玄武无人知晓,萧绝又怎么知道'南瑾心思聪颖,很快就联想到一个可

    能,“你也从边境往女儿国调兵'”

    萧绝颔首,冷硬的眉角掠过嘲讽的弧度,冷笑起来,“我还知道一个震天的秘密,你是我

    皇兄失散的儿子l”

    换言之,眼前的男人必须喊他一声七叔,而他却不顾礼教,罂了他毒子  刚刚知道这件事,他恨得喷牙切齿,倘若他无心也就算了,可他明明从一开始就把萧家几

    兄弟玩弄于鼓掌之中,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份,还做出这种逆伦的事,简直能把圣人从气得从棺

    材里跳起来,如呆他多顾忌一下伦理,他和流苏这桩错误的婚姻就不会开始……

    “那又如何'”南瑾冷然以对,这个秘密他知道萧绝迟早会知道,皇帝放走他太过诡异,

    这次又轻易地给他令牌,略有头脑的人都会知道不对劲,萧绝如此聪明,又岂会糊涂,“我就

    萧越的儿子,可他除了给我一条生命又有哪天尽过父亲的责任,我也不认为,我会认祖归宗,

    区区的血缘关系又能说明什么,我一生都是风南瑾,风襄堡的传人,至死都不会改变,即便如

    此,我怕什么'”

    “你怕什么'”萧绝拧着眉心,笑容十分讽牵u,“你不觉得你是别用有心'即便我不怀疑

    你的动机,耶当流苏知道这个真相她又情何以堪'你为她想过么'”

    “萧绝,你有什么资格说情何以堪这四字,凡事有固有呆,追根究底,谁才是导致这一切

    的凶手,流苏假死的时候,我甚至不知道她是你的王妃。我承认我有私心,这些年我也在倾尽

    一切保护她们,若真有抵挡不住的惩罚,我会代她帚受,若她真的感觉难堪,我会尊重她的意

    愿随她选择。不要说我自私,你为流苏付出过什么'哪一次危险你在她身边'你给她难堪的时

    候为何不想想情何以堪这四字'”南瑾沉着脸,一字一字冰冷地吐出。

    萧绝也沉下脸,冷笑道:“风南瑾,若是她知道你真正的身份,还会这么幸福地爱着你吗

    '这份伤害你又要花多少年来平复'”

    “不管花费多少年,我都会。慢慢地找回最初爱我的苏苏l”南瑾坚定地道,眉间一点朱砂

    凄艳绝美。

    第317章

    。听到如此霸道强悍的爱情宣言,萧绝如咬了一口黄连,又苦又涩,他输给南瑾什么'输给

    他对流苏的呵护和深情'输给当初他的盲目'都不是,他输给了时间,是时间让他在刚懂得爱

    情的时候,流苏翩然而过,是时间,给了他们相知相爱的机会。

    那五年,是他愿意用他生部的荣誉和运气,甚至是整个生命未换取的,是很重要,很珍贵

    的五年,不管是对流苏,还是对小白,错失的这五年是他永远的遗憾。

    萧绝不曾一次后悔过,当年他若是再细心一点,发现流苏的假死,发现她的伤口,或许这

    一切都会不一样,他们之间永远也不会出现风南瑾。

    可遗憾的是,时间从未菩待过他,耍弄了他。

    南瑾敛去逼人的光芒,又恢复冷厉淡{奠风南瑾,眉宇间依然存在着属于风南瑾的倨做,永

    远不对生命妥协的执着。

    在他眼里,无所谓的遗憾或失落,只有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自傲,他和流苏会相爱,生是他

    先付出的结呆,哪有人是轻易坐在树下乘凉,天上就会掉个稀世珍宝。

    萧绝冷笑,“很好,那我就拭目以恃,你把令牌给我l”

    南瑾冷然挑眉,萧绝重重一哼,“不愿意'”

    投有皇帝的令牌,即便他是萧绝也无挂调动边境的守军。

    南瑾犹豫了下,把令牌抛给萧绝,由他调兵遣将,一未他更放心些,二未,会让龙雪梨感

    到更紧张,加上有他的船队,想要悄悄逼近女儿国不是难事。

    “若是没必要,无需大动干戈l”南瑾淡淡地道,调兵只是给人一种威胁和压迫,逼得龙雪梨不得不妥协,南瑾并非想要弓l起两国战事,劳民伤财。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l”萧绝冷声道,转身t便走。

    “多谢l”待他走到门口,南瑾才出声道,他恩怨分明,该他道谢的时候,并不因为对方

    是萧绝而-阻怩。

    萧绝脚步一顿,并未停下,“我只是为了我女儿的安全l”

    淡淡的一句话飘散在空气中,含着多少骄僦和悲凉,南瑾静立如松,随着门扉打开,一阵

    凉风从外头卷进来,吹起他雪白的衣裳,飘逸如仙。南瑾敛去浮动的眸光,喊了玄武一声,“

    你和靖寒立刻回圣天,配合萧绝。”

    “是l”玄武应命而出。

    萧绝简单地收拾好行李,如玉环胸,妖孽地倚着门,笑意盈盈,“我说萧绝,我该说你什

    么好呢t”

    “那就什么都别说l”萧绝冷淡地道,把包袱打了结,五官冷硬如雕刻般,他穿着玄色的

    长衫,更衬得身形修长挺拔,如玉凝眸,他貌似捎瘦了些,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无奈,为的伊

    人独憔悴的落寞,所幸他好似役以前那么伤心和愤怒了。

    人也精神清爽了些。

    要是能多笑笑,不那么冷硬,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少女心啊l

    如玉啧啧地笑,潇洒地扬扬手,“那我就祝你一路顺风l”

    萧绝看了她一眼,“你要留在这儿'”

    如玉眸光一亮,美滋滋地问,“你要带我上路'这不好吧,孤男寡女的,你要把我禽兽了

    可怎么办'”

    萧绝差点冲过去赏她一拳头,这厮笺得可真是风情万种,独领风骚,不过他生生忍住,冷

    哼道:“当我没问l”

    “真是无情l”如玉似真似假地抱怨,萧绝痍步下楼,如玉看着他匀匀离去的身影,敛去

    脸上的笺,走到窗口,看着他骑马远去的背影,良久不语。

    萧绝,能走出来的吧'

    请牢记本站网址:.TX6.

    不再那么伤心,还有痊愈复苏的可能,只有有心的人,才不会行尸走肉,才会感觉幸福。

    珍重

    今日的街道很热闹,可称得上是人流如潮,国丧过后,华都再一次复苏,沉寂了七天,迎

    来今年最热闹集市,萧绝骑马无挂顺利从闹衔肆意而过,逼不得己才牵着马往前走。

    这一天的阳光极为灿烂,万丈光芒射下,素白的颜色褪去,一衔娇艳鲜嫩,多彩多姿,喧

    闹和笑声中,萧绝牵马缓缓走过,仿佛敛尽所有的沉重,唯独他显得那般格格不入。

    有一段路实在是太挤,萧绝只得停下未,倏然听到一声稚嫩的哭声,他的眼光越过纷纷乱

    乱的人群,看见一名五六岁的小女孩正骑爹爹的肩膀上,哭闹着要吃糖葫芦,那男子兴许囊中

    羞涩,急急地安抚着小女孩,在人群里缓缓地挤着过去。

    萧绝突然升起一股羡慕,他和小白就是错失了这样五年相聚的时光,小白,那个贴心的孩

    子,若是他,就算砸锅卖铁也会满足女儿的心愿,恨不得把世间最美好的一切捧到他面前去。

    倏然他脚步一顿,人流如潮,从他身边穿梭,偶尔被人无心碰撞一下,身体微微晃动,他

    的眼光紧紧地盯在前方,那道秀丽淡然的倩影上。

    流苏今日穿着一件淡荷色的长裙,娇小玲珑,情丽逼人,她显然也看见人潮中的萧绝,微

    微一愣。

    四边的吵闹仿佛远去,在他们之间涌动的人群仿佛也看不见了,只有谈此,静立于天地间

    如凝聚天地间所有的光芒。

    南瑾出宫之后,流苏搀了便装让清风陪着去见筱阳,没想到回来就碰上萧绝。

    “你要离开华都了么'”流苏缓缓地走近他,看见他肩上的包袱,温和笑问,仿佛多年不

    见的老朋友。

    萧绝颔首,应了一声,身后的清风识趣地离他们一段距离,流苏想着和萧绝说什么,却不

    知道从何说起,气氛有些难言的尴尬和沉默。

    “流苏,你现在感觉幸福吗'”萧绝突然问,他的语气那么缓慢,眼光那么坚定,明明知

    道答案却硬要她亲自说,彻底断了想念。

    流苏静了片刻,沉静地颔首,“我很幸福,你也一定要幸福l”

    他们之间的事,流苏总是听别人在说,心底总是有着不安和愧疚,不用怀疑她祝福的真假她是真心真意地希望萧绝能幸福,能生活圆满。

    萧绝如雕刻的俊挺五官并无变化,平静如一潭深水,可他的心却如被人以刀子割裂般疼痛

    他的腔却露出微笑,“流苏……”

    他的话突然哽住,没有继续说下去,沉了沉口气,道:“错过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可是流苏,遇见你我一生都不会后悔,即便你已经不爱我,我依然会一辈子都记着你,我曾经

    深爱过的女人,曾是我妻子的你。我会幸福的,你多珍重l”

    曾经的痴缠执着,至死不肯放手的决绝,到头来,却平静地祝她幸福,请她珍重

    心境一路走未一路变化,萧绝终于明白,放手也是一种爱。

    他想他这辈子再也不可能像爱流苏这样去爱另外一个女人,再也没有了

    萧绝牵着马从她身边而过,流苏动容地红了眼睛,轻声道:“对不起l”

    他听到了,却没有停下脚步,然而,吵闹的空间却划过珍贵的泪水……

    各安天涯,他们最终就在这样擦肩而过

    流苏久久才回过神来,朝清风一笑,“走吧l”

    清风颔首,倏然流苏停下脚步,清风全神戒备,“怎么了'”

    顺着她的眼光看过去,是一个戏团的魔术表演,那明亮的火光,随着喷出的酒窜得高高的

    红得那么耀眼,红得那么妖娆,流苏看得呆了……

    耶束火……

    她的脑梅倏然一疼,不远处有孩子在玩炮竹,轰的声响,震醒了流苏沉睡的记忆

    心脏猝然剧烈地跳动,如要跳出嗓门口,少女炸毁教堂那一幕如戏剧性地在脑海里回放

    流苏蓦然觉得浑身发凉。

    记忆如打开了闸门的水,蜂拥而出……

    流苏的眼睛越睁越大,呼吸猝然急促起来

    一幕一幕如鲜明而深刻地闪过脑梅,她的腔瞬间褪去血色,苍白得骇人,猛然转身,己然

    不见萧绝的身影,流苏突然扒开人群,朝客栈的方向跑去……

    “公主……”清风在后面疾呼,匆匆跟上。

    第318章

    。清丽玲珑的身影在人流如潮的大街上狂奔

    清秀的脸庞滑落经营的泪水,不顾旁人侧眼,如刮过一阵悲伤的风……她跑得太急,又好

    几次碰上街上的行人,撞撞跌跌,几欲摔倒。清风虽然武功绝世,街上人流太多,只能在后面

    拨开人群,眼睁睁地看着他的主子狼狈地往前跑。

    发生了什么'俊美的男子疑惑地蹙眉,第一次看见如此失态的公主,即便面对深沉凶狠如

    狼</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