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80

_分节阅读_28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39;

    如呆爱有极限的话,她真的想好好问问南瑾,他的极限在哪儿'

    “是萧绝吗'”南瑾平静地问,心里莫名一紧,有点酸涩,流苏当着她的面说很爱,很爱一个人,这个人却不是他,这种滋味,比咬着青涩的呆子还要酸。

    流苏的生命中出现的男人不多,并不难猜,她心里有萧绝,这是他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

    的事情,而在带地上京耶段日子更是确定,他爱的女人心里不止有他。

    这曾经让他很…一睫怒

    至今还忘不了吗'

    流苏抬眸,轻轻地摇摇头,刚刚哭过的眼睛还有些红,却有少许的笑意,看见南瑾诧异的

    表情,她的笑意更是明显了。

    她还爱过别人'

    “是谁'”南瑾条件反射地问,他一直以来都以为是萧绝……那岂不是白白

    “南瑾,你相信灵魂附体一说么'”流苏问道,细细地看他的反应,在思想闭塞的古代

    这种不可思议的话会被认为是神经失常的吧'

    南瑾静了一下,拧着眉问:“你的意思是说,你不是原来的方流苏'”

    流苏暗暗称赞,南瑾不愧是南瑾,心若灵狐,一点就透,听他的意思是全信了,为何投有

    一丝怀疑呢'南瑾不信世上有鬼魂一说,又怎么会轻易相信她的话?

    “你没有一点怀疑吗'”

    “有l”南瑾菩得很干脆,表情非常非常的认真,甚至说得上是正襟危坐,“我认识的你

    ,应该都是一个你吧'”

    流苏扑哧一笺,好想伸手揉揉他的脸蛋,这么绷着,这么认真实在是可爱极了,不过她不

    敢太嚣张,还是顺着他的意思点头,“当然,我在方流苏十二岁的时候附体在她身上,就是说

    ,原来的方流苏已经死了,活下来的是现在的我。”

    “那,什么都不重要了l”流苏原来是谁,她爱的又是谁,好似都已经不用再问了,现在

    的她是方流苏,现在她爱的是他风南瑾,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这段往事对流苏而言,定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他性子透彻,凡事看一分就懂十分,

    流苏的表情看起来很痛苦,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在此揭开她心里的伤疤,她肯对他说,有这份

    心意就足够了。

    “不,我要说。”流苏坚定地道,“这是我欠你的解释,也是我对过去的告别,从今而后

    方流苏就是属于风南瑾的方流苏,至死不渝。”

    女子坚定的话,柔韧的脸庞,深情的眼波,皆如一张柔情似水的同,团团地把他包围,让

    他动容,为了她这句话,即便是倾尽天下他也心甘情愿。

    流苏缓缓地把前世方媛媛和萧绝的恩怨情仇一五一十地告诉南瑾,无一隐瞒,她的爱,她

    的恨,她的遗憾,她的痴傻,她的很绝,还有她的不后悔,统统都告诉南瑾。

    说罢微微一笑,她曾经以为她对别人说出这段往事之时一定会如剜心般痛苦,现在却只感

    觉一身轻松,再怎么悲伤的往事,经过时间的沉淀,都会。慢慢地淡了,爱也好,恨也好,都随

    风而去了。

    因为她有了更重要的爱,更想要去珍惜的人,胜过了心底的深处的爱和恨,在她是方媛媛

    的时候,她曾经认为,她这辈子再也不会有像爱萧绝那样去爱一个人,而今才发现,这种想挂

    是错误的,一辈子那么长,没有走到最后,谁也不知道会不会遇上一个人,让她更掏心掏肺去爱,不顾一切去爱。

    世上还是有这样的人的,而她幸运的,遇到了。

    “过去了l”南瑾心疼地把她搂怀里,声音净是无尽的。怜惜,对她的隐瞒和逃避,在一

    瞬间全部释怀,这么小的身子,承受了那么强烈爱恨,听着就让他心疼不己,这么惨烈的过去

    ,任是谁也不会在别人面前说,南瑾。怜惜地亲吻她的发丝,坚定地道:“苏苏,我会用我一辈

    子最大的努力未爱你,珍惜你,不会再让你承受这样的悲伤,我会珍爱你,一生一世不后悔。

    流苏浅笑着点头,“我活在世上最大的幸运就是遇见了你l”

    南瑾一笑,这个傻丫头,他又何尝不是呢'

    流苏静了一下,犹豫地问南瑾,“你都不问我和现在的萧绝的事么'”

    “你想说'”

    流苏点点头,她想把一切都坦白了,什么都不想隐瞒,“他们长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一

    样的名字,最初应该是移情的作用要大些,到最后,我想是有……我也说不清,比喜欢多一点

    ,比爱少一点,介于这么朦胧的阶段,倘若我投有假死离开,继续留在王府当他的王妃,我想

    我一定会爱上他,就算投有前世的影响也会,可惜上天没有给我们这个机会。我不想恬得那么

    束缚,我接受的是一夫一妻制的教育,潜意识也接受不了男人三妻四妾,于是就将计就计离开

    。老实说,我对他很愧疚,如果不是我,他可能早就幸福了,有妻有妾,有自己的子女,不会

    蹉跎这么多年,这是我无法寄补的伤害。”

    南瑾扳过她的肩膀,情贵的男子眉目冷然而坚定,“爱情{殳有对错之分,也没有愧疚之说

    ,谁爱谁,谁愿意等谁,都是自己的自由,皆是自我选择,又何来愧疚之说'不是谁付出的多

    一点,谁就会得到的多一点,假如爱情一开始就平等,耶世上哪来那么多的痴男怨女'”

    流苏定定地看着他,似被他蛊惑般,乖巧地点点头,南瑾疑惑地挑眉,问道:“苏苏,你

    原来是哪儿长大的,那是什么地方,还想回去么'”

    “回不去了l”流苏伤感地道:“不管我想不想,都已经回不去了,我的家人,陈了三哥

    都不在了,我知道他会过得很好,我和萧绝死后,三哥重新接掌萧绝的事业不是难事,他一直

    是个聪明呆断的男人,一定会过得如鱼得水,我也就没什么好担心了,那个地方,承载了我太

    多的泪水,再也不想回去了。更何况……这儿已经是我的根,有我的爱人,我的女人,我的家

    人,我的翅膀承载着太多爱,已经飞不起来了,我想永远都留在你们身边。”

    南瑾心疼地抚着她的长发,心疼她过去的经历,本以为他所知道的流苏一生已经够坎坷了

    投想到他不知道的流苏,过得更是辛苦。

    幸好,她{殳有消沉,他遇见了她。

    南瑾一笑,妖孽倾城,仿佛松了一口气,“还好我没有你说的烦恼。”

    “什么意思'”流苏疑惑,话题转得太快,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一夫一妻,三妻四妾呀,我一辈子就只有你一个人,不会再有其他人,所以不用担心你

    会抛弃我l”南瑾说得轻松快乐,要是为了另一个女人把苏苏给弄丢了,那他就谈天打雷劈了

    流苏听了这话,心里百昧交杂,南瑾这话又勾起她心底最大的遗憾,“南瑾,我可能无法

    再……”

    流苏咬着唇,最终还是说了,“我好像没办法再生育了,那个……”

    “所以呢'”他还投说完,南瑾的声音就一下子沉了,冷如寒冬,一双冷厉的鼹眸细细地

    眯起,颇有风雨故未的可怕之感。

    被这样一鼹情锐的眼睛看着,任是谁都会恐惧,流苏识相地摇摇头,“没所以了l”

    她顿了顿,又问:“你会不会遗憾'”

    南瑾阴着脸,不答反问,“你动过让我娶别人的念头'”

    流苏心头一室,只见南瑾的腔阴得可以涌出水来,冷厉的眸光无一丝温度,冰冷得吓人

    眸光毫不掩饰地露出愤怒,且是一种平静的愤怒。

    静,却惊人。

    流苏。篇忙摇头,这当头她可不敢往枪口上撞,她知道,不管她是否能在怀孕生子,南瑾此

    生都不会再娶妻,她想过,若是风夫人想为风家留后她该怎么办'让南瑾罂别人,别说她不愿

    意,即便是南瑾也不愿意。

    只是……好不公平,也好难过,他们不能拥有自己的孩子。

    大夫说,她怀孕的机会是微乎其微了,这通常都是一种安慰式的说法,她的身体十有八九

    是不能再生育了。

    南瑾闭口不谈,这事她就更确定了。

    南瑾的脸色稍微缓了一些,淡淡地道:“苏苏,你记住,不管有无孩子,你都是我唯一的

    女人,若是为了子嗣而娶妻又何必'”

    流苏颔首,垂下的眸子划过一抹释然,顺其自然了

    “有话好好说嘛,做什么板着脸吓我'”流苏露出小媳妇受虐的委屈样,瞪了他一眼,那

    模样,有多惹人怜爱就有多惹人怜爱。

    南瑾唇角一扯,要笑不笑,“你认为这是一桩小事么'”

    流苏语塞,她又没那个想法,她撒娇般甜甜一笑,“等这边的时候了了,我们就回家,我

    想娘了,还有紫灵姑姑她们,好久都没见了,好想立刻就回襄。”

    风家堡,才是她最温馨的港挎,她喜欢风襄的一草一木,所有的感情都投拄在那儿了

    “。快了,一切都快结束了l”

    第321章

    圣元元年六月下旬到七月中甸,女儿国的政治体系发生颠覆性的变化。

    在皇帝和摄政王的双双施压之下,宣布废除祭祀院和长老阁,宣告着称霸数百年的两院开

    始正式退出女儿国的政治舞古。

    众所同知,两院不管在酶坛还是民间,都拥有极高的威望,仅此于皇室,女儿国又是个信

    神明的国家,祭祀,参拜成了他们日常生恬的一部分。在百姓的心目中,祭祀院和长老阁如神

    一般的存在,通过祷告,祭祀等仪式未求得心愿,如粮食的播种,丰收,雨水的下降,天气的

    预测,还有姻缘、求子等,数百年来已经形成一种固有的模式。

    数百年来,这是他们的信仰,他们眼光所仰望的地方,如今突然要把这种信仰剥夺,百姓

    自然会奋起反抗。

    首当其冲便是华都。

    再加上,祭祀院和长老阁在华都拥有极大的权力,这是他们的势力范围,只要有派人有组

    织有规律地在民间挑拨,其后呆是非常可怕,本就情绪冲动的百姓经过他们有心人士的挑拨,

    激起他们愤怒的热血。

    寺庙裢暨,神像裢辱,皇宫前面聚集了上千名普通百姓,纷纷向皇室抗议,要求恢复两院

    ,有的人甚至高举旗帜,以女王昏庸无德之名要求废黜她,立新的女王,以便更好地统寺亘女儿

    国。

    皇室不仅面临着百姓暴动的危机,小白更面临着被废黜的危机。

    皇宫前的御林军全神戒备,不敢有丝毫松懈,深怕百姓经受不住长老阁和祭祀院的耸动

    攻击皇宫,这是近年未华都最大的棍乱和暴动。  衡量再三,小白宣布停朝三天,四个宫门都聚众闹事,百官无挂进宫议事,有的官员进宫

    之时被愤怒的百姓殴打重伤,惨不忍睹,此情况正常的早朝根本无祛进行。

    龙雪梨己料到华都会有此轰动,她在府邸中按兵不动,静观其变,她政绩卓绝,多年来也

    颇有威望,若是此事皇室抵不住这场风波,小白裢度,她便能顺其自然地登基。这如意算盘早

    在她算准了她废除两院之时就开始算计着,就等着获得丰收的那一刻。

    停朝第二天,小白以公告的形式,命人在城中大小角落贴上告示,重组祭祀院和长老阁,

    专门设立一个祭祀长老院。以考吉、嘉、军、宾、凶五礼之用,这是原来祭祀院和长老阁负责

    的最基本的内务,掌吉礼、掌祭祀、昔后丧葬、大臣赠谥,并管理僧道、巫师及从事阴阳、h

    筮、医药等。新的祭祀长老院就是剥夺</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