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84

_分节阅读_28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臂去,清风不闪不避,平静地看着他,一点

    都不在乎这一招下去,他的手臂会断。

    无情最终还是投有劈下去,隔着一寸的距离,冰冷的眼光定定地看着他,他们这十年,到

    底有多少次,这样剑拔弩张……

    “对不起l”清风真诚地道歉,为了这十年他的不知情,为了他这十年每一次挥剑,为了

    他这十年不悔的守护,他是个什么都不知道个傻瓜,而他把一切的痛苦地独自承担。

    无情的眸光无一丝松动,依然那么冰冷,“道歉也道过了,让开l”

    他现在投有面对清风的勇气,他们也是龙家的人,虽然血统比较远,却也拥有无比尊贵的

    血统,却因为是男人,所以只能选为公主的侍卫,这是他们的宿命,守护姐妹母亲是他们生未

    的责任。

    十年前,他们相爱了,完生不顾世俗的眼光,不顾所有族人的反对,毅然走在一起,不惜

    被逐出龙襄旌谱。自小他们就是龙家新一代的骄傲,拥有聪明的脑袋,做人的身手,他们都对

    他们寄予厚望,没想到最引以为傲的两个子孙却犯了天理不容的错。

    年少的他们以为,即便所有人都反对,他们也要坚持在一起,因为不容于世,爱情更显得

    珍贵,他们更是珍爱彼此,那一段爱情刻骨铭心。

    年少疯狂的岁月,那些无法刻骨的回忆,这十年来支撑着他面对清风责备的眼光,支撑着

    他渡过每一次刀剑相向的痛心,支撑着他渡过行尸走肉的生恬。

    爱上清风,他从未后悔过,即便被龙雪梨利用,逼不得己当了龙雪梨的剑,逼不得己朝着

    口J是,十牛r“foJ,RIJ偎伺多少发,也仕珏厚僚丰口误会甲,‘陡‘陡地悄塔尽r。

    他是在挥霍着清风的爱,而清风也在挥霍着他的爱,这么多年了,他们甚至投有好好地说

    过一句话,他爱他依然如初,但是他呢'

    还剩下多少'

    一向倨傲的男人突然不敢去问,他最怕的不是清风说不爱他,而是情风对他只剩下愧疚。

    若是如此,他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他不敢去面对这样的事实,不敢去碰触这十年彼此造成的伤痕,若是有可能,他希望清风

    永远都不知道真相。

    “无情,你能看着我的眼睛说话吗'”清风轻柔地道,仿佛在诱哄着他,“你一直都不敢

    看着我的眼睛,你怎么知道,我看着你的眼光和十年前是否相同,是否有所变化,你看看我,

    成么'”

    他的声音甚至有了祈求的味道,无情心头悸动,几乎沉醉在迷人的音色中。

    他沉默了l

    年少疯狂的岁月,那些无法刻骨的回忆,这十年来支撑着他面对清风责备的眼光,支撑着

    他渡过每一次刀剑相向的痛心,支撑着他渡过行尸走肉的生恬。

    爱上清风,他从未后悔过,即便被龙雪梨利用,逼不得己当了龙雪梨的剑,逼不得己朝着

    口J是,十牛r“foJ,RIJ偎伺多少发,也仕珏厚僚丰口误会甲,‘陡‘陡地悄塔尽r。

    他是在挥霍着清风的爱,而清风也在挥霍着他的爱,这么多年了,他们甚至投有好好地说

    过一句话,他爱他依然如初,但是他呢'

    还剩下多少'

    一向倨傲的男人突然不敢去问,他最怕的不是清风说不爱他,而是情风对他只剩下愧疚。

    若是如此,他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他不敢去面对这样的事实,不敢去碰触这十年彼此造成的伤痕,若是有可能,他希望清风

    永远都不知道真相。

    “无情,你能看着我的眼睛说话吗'”清风轻柔地道,仿佛在诱哄着他,“你一直都不敢

    看着我的眼睛,你怎么知道,我看着你的眼光和十年前是否相同,是否有所变化,你看看我,

    成么'”

    他的声音甚至有了祈求的味道,无情心头悸动,几乎沉醉在迷人的音色中。

    他沉默了!你都想到哪儿去了,若不是还爱你,这十年,我会一直等你吗'”

    “我们,依旧,好吗'”这一次,不管发生什么,他们再也不会分开。

    无情静静地被他抱着,良久良久,投有说一句话,清风放开他,无情腔上的冰冷如被人划

    破着一道口子,他琉璃般的眼睛如蒙上一层水汽,少了平时的冷硬,反而多了一抹情艳。

    “你应我一句,好不好'”清风哄着他开口,对无情,他从未就有无尽的耐心。

    无情看向他的眼睛,那里的深情,毫不掩饰,两眼相对,便情不自禁地为彼此p殴弓I,沉醉

    时光翩然而过,在指缝间流逝的,原来牧有包括感情。

    突然,清风用力地反转,把他狠狠地抵在门板上,无情惊呼,“你做什么'”

    “不说话,我当你默认了,我想这么做很久了。”

    身子前倾,紧紧地扣着无情的腰,狠狠地嘲上他的唇。

    第325章

    圣元元年八月初三,龙雪梨发起政变,兵部尚书和李将军带兵把整个京城完生控制,她下

    令关闭城门,京城十分之一的例行守军都在她手上,想要控制京城易如反掌,在她控制京城之

    后,御林军和卫兵奋起反抗,因兵力悬殊,皆以失败告终。

    华都城门关闭,这座历史的古都,历尽沧桑,见证了女儿国从贫瘠走向繁荣,见证了女儿

    国一代又一代的昌盛和强大,这座写满了历史,在白天从未关闭的城门,紧紧的,关上了。

    盛夏,本是闷热的季节。

    最近却有些凉意,狂风不断地吹,天空上彤云密布,阴沉沉,仿佛怒黑的魔鬼,正睁着眼

    睛,冷冷地看着这片迎未了第二次棍乱的繁华土地。

    人流如潮,繁花似锦华都,这两天静悄悄的,只有巡军踏着沉重的步子从街道上经过,墨

    黑的盔甲在阳光的映衬下,冰冷而无情,长矛森森,寒气逼人。

    了夜的华都,更是沉静如一座死城,即便有小孩的哭声也立刻化成无声,哽咽在喉咙中

    。狂风不断地吹,万物萧紊。

    华都,暗潮涌动l

    皇帝,风王被她软禁在凤仪鼹,周相筱阳云长老下狱,流云出逃,周凡被禁在宫中,而其

    他反抗她的官员皆裢软禁在家中,有两名官员因反抗而被龙雪梨当场毒害,血溅宝銮殿。

    短短两天的功夫,整个京城风声鹤唳,一片血腥,所有的反抗都以武力镇压。

    风仪殿,流苏一边喝茶,一边玩着南瑾摆下的棋局,秀眉深锁,仿佛在思考着一件非常重

    要的人生大事。流苏这几年的棋艺被训练的很出色了,可要破解南瑾摆下的棋局,颇有些吃力

    ,她研究了一个时辰就手都投动一下。

    小白坐在一旁,剥着小呆子,律律有昧地吃着,可爱精致的小脸露出享受的表情,偶尔和

    流苏讨论一下棋谱,她刚学不久,兴趣正旅。

    玄北支着头看着这母女两,一点都没有身为人质该有的紧张感,除了不能出凤仪殿,他还

    真看不出来她们有半点不自在。同凡在一旁静静的看书,龙雪梨发动政变的那天,他和小白正

    在上书房,就被一起鞠禁了。

    “娘,想那么久,你要不要走一步呀々”小白催促了一声,“要是解不了爹爹棋局就直说

    嘛,看了这么久,棋子都裢你看穿了。”

    流苏浅笑,情冷的眉目染上慈爱的光芒,“小白,你最近不是在学棋么,你来'”

    “我才不要l”小白斜眼看向棋盘,不屑的样子,好似鄙视流苏一般,那样子分明在说

    这么简单的棋局都破解不了,娘好笨l

    流苏双眸笑如弯月,支着头,打趣地问:“周凡,小白的棋艺怎么样'”

    同凡安安静静的看书,一副双耳不闻窗外事的冷清模样,阳光笼着一身,情俊的少年如孤

    僦的寒星,落童中带着一股清华的贵气,他头都没抬起,薄唇轻启,“朽木不可雕l”

    玄北不顾形象地大笑出声,流苏抿唇,微微一笺,小白双眸冒火,抓起一把呆子,劈头盖

    脸地丢过去。

    有些什么闪过心头,她微笑,“小白,我看周凡不错,要不,娘把你许配给他怎么样'”

    周凡是同相的儿子,不久又是右相,小白的身份注定了她不能随便娶人,不过周凡百官们绝对不会有意见。

    这少年学富五车,惊采绝艳,心思通透,且又风度翩翩,俊素无暇,虽然喜怒向来不形于

    色,深沉了点,年纪比小白也大了点,但她是越看越喜欢,小白这孩子,若是嫁给和她同龄的

    ,或者投差几岁的,她才会觉得奇怪,她女儿早熟,人又聪明,目前为止,能压得住她的,也

    只有同凡。

    小白和同凡显然都裢她吓了一跳,小白那双最秀的眸子第一次出现呆滞的光芒,周凡拿着

    书本的手一顿,眸光扬起,落在小白身上,鼹眸不动声色地眯了眯,有种近似于不悦的光芒一

    掠而过,快得让人抓不住,转而浮现一脸嫌弃的表情,流苏心里哀怨一下,她女儿没教好,袱

    人嫌弃了。

    “娘,我一定是你捡未的对不对'”小白委屈地看着她,一本正经地问道。

    玄北立刻举起手,“小白,我作证,少夫人捡回你的那天,天高夜黑,狂风大作,雷电交

    加……”

    小白一记很辣的表情瞪过去,玄北哈哈大笑,流苏放低了声音,“你这个样子,除了他

    可投人敢要你呀l”

    “我是缺了胳膊短了腿,还是没了眼睛少了鼻子,为什么没人要我'”小白抗议,心里再

    次确认,她一定是捡未的,“再说,我是女王,只有我挑人的份,还有人家对我挑三拣四'哼

    “有远见啊l”玄北惊呼,太有远见了。

    由始至终役发一句话的周凡冷冷地说,“我要筱寒也不要她l”

    玄北看好逃生路线,珍爱生命,远离同凡,呆然小白一碟子水呆全部扔了过去,同凡八风

    不动地拿起书,挡住自己的脸,水呆全部掉在地上,连同碟子。

    接着又安安静静地看书,仿佛这一幕不曾发生过。

    筱寒是筱阳的儿子,和周凡是好友,那是华都赫赫有名的花花公子,风流堪称第一,可想

    而知,同凡这句话对小白的打击,那是无以伦比的巨大。

    啊

    流苏赶紧打圆场,看来此计不通了,光是说说,这也就差点成了凶案现场,不具可操作性

    可。膳了

    清风从殿外进来,怔了一下,转而笑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皇上和二公子又干了一架

    他小心避过地上的碎片,“皇上,王爷,打起来了l”

    流苏放下手中的白子,终于到了决战的时刻,她站起来,背脊挺立如青松,沉声道:“让

    京城的人动手,到反击的时候了l”

    第326章

    童年带兵从ir>H出发,途经摸北海,在梅上和萧绝的军队发生了纠纷,双方在摸北梅上打

    了起来,弓l发了圣天和女儿国近百年来第一次战争。

    萧绝所带领在柳河的正规军,柳河位于圣天和女儿国的交界处,接连摸北梅,因为防备女

    儿国,又和摸北梅接壤,柳河的水军极其强悍,在柳河的军事运作中,水军占了整个柳河的三

    分之二。

    这一次,萧绝带兵围剿摸北海盗,一路追击摸北梅盗,过了女儿国边境,在摸北南侧和摸

    北海盗展开激烈的纠缠。巧妙的是,童年所带领的军队刚巧碰上了萧绝,在此局势敏感之时,

    他又怎么会想到,萧绝的军队已经借由风家船队的船光明正大地追击摸北梅盗,一路进了女儿

    国边境。

    童年以为,这支军队是皇帝调来围歼</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