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85

_分节阅读_28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他们的,于是不由分说朝萧绝的军队放箭,这一下乱

    放箭,连摸北梅盗也遭到波及,原来和圣天军队打得你死我活的摸北梅盗立刻调转战斗力,朝

    童年疯狂地进攻。

    萧绝从旁组成包围阵势,双方在摸北梅上,打得、馓烈残酷。

    龙雪梨得到消息之后目瞪口呆,这一切发生得太过于安然,让她措手不及,再一次对风南

    瑾咬牙切齿。

    风南瑾,萧绝和流苏之事传遍天下,无人不晓,风南瑾和萧绝不仅是政敌,又有夺妻之恨

    ,此二人可以称得上有不共戴天之仇,他们同时到达圣天,不管是观察了流苏的反映,还是风

    南瑾的优势,龙雪梨自然而然都选择利用风南瑾而舍弃了萧绝,她一直认为,萧绝和风南瑾既

    然有这么深的仇恨,自然不会帮忙,而且,从帮流苏解毒的是南瑾,帮流苏在朝中稳定地位的

    也是风南瑾,小白登基之后稳定政局的还是风南瑾,龙雪梨的注意力一直放在他们一家三口之

    上,完全忽略了萧绝,自然也不会去防范他。

    这就是南瑾和萧绝从一开始就有的默契,既然龙雪梨关注一方,耶就让一方完全夺取她的

    注意力,萧绝的行动也就少了阻力,后呆如他们所想,非常完美。

    萧绝这次回柳河,玄武和南宫靖寒也从摸北梅,一人回风城准备,一人去摸北岛,利用摸

    北王和流苏如玉的关系,成功地溥了一场好戏,把圣天的水军带入了摸北梅南端。

    以{劓E岛为界限,是圣天和女儿国在梅上的界限,但,海上和陆地的界限并不是那么明显

    ,又不会有人在海上驻兵,而且圣天和女儿国平静多年,梅戒也疏散了许多,萧绝借着追击海

    盗为名,故意在南端混淆视听,引童年主动出击,他和{劓E王才组成包围圈反击。

    这就是南瑾和萧绝从一开始就策划的阴谋,完美得无懈可击。

    摸北梅盗常年在梅上生活,就一队非常彪悍的水军,比起圣天和女儿国,其战斗力要远远

    高出许多,又是摸北王亲自带领,更是非同一般。童年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才短短一天的功

    夫,萧绝和摸北王就把这队军队打得七零八落,主力崩溃,狼狈地逃回瀛洲。

    在萧绝摸北王对童年发起战争的同时,流苏在女儿国内也开始动手,原来再和龙雪梨军队

    战败的御林军和卫兵,原先只是佯败,故意造成龙雪梨已经控制整个京城的假象,降低她的戒

    心,本来遥不可及的梦想,如今一步就能触碰,就是龙雪梨也会产生击破的心理,会有一种自

    我膨胀的欲望。

    这对御林军和卫兵由清风和出逃的流云带领,围攻王府。

    而一名将军带兵劝降,把龙雪梨的目的诏告天下,试图不费一兵一卒能拿下京城的守军,

    整个京城又一次大乱,比起上一次的混乱,这一次的规模更大,伤亡更加惨重。流苏早前就下

    令,命令刑部的衙差封锁大街,阻止闹杂人等在街头出现,避兑伤及无辜。

    丽王府的防守非常坚固,即便是清风和流云两人带寺亘原祭祀院所有的死士,无情带领原长

    老阁手下的死士内应内合也花费了整整一个时辰的功夫。

    “丽王昵'”清风急问,整个王府都搜遍了,不见丽王身影,王府己破,只要擒住龙雪梨

    这场战事就算彻底结束了。

    “无情,你不是说把她擒在房间里吗,怎么会不见了'”流云也着急了,向来吊儿郎当的

    男人绷着腔,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只要给龙雪梨逃脱的机会,她一定会东山再起,女儿国又将

    面临一次内战,这是他们所有人都不愿意看见的。

    多年,他时时刻刻盼着龙雪梨死,怎么可能会放了她。

    “清风,你就盲目护着他,无情不是泥娃娃,我吼两声就会碎,现在关键是,她到底去哪

    儿了'”流云阴着脸。

    无情依旧冰冷得如一座冰雕,不带一竺感情,只是眼眸里多了一抹阴鸷,他已经点了她的

    穴位,以龙雪梨的动力根本就无挂冲开,到底她怎么不见了'

    猝然灵光一闪,“槽了l”

    他怎么一喊,另外两人也深知情况不妙,她若是逃脱了,一定会去皇宫,龙雪梨这么骄傲

    的人,一定不会惨败之后就出逃,定是想……

    清风变了脸色,“流云,你去天牢,把丞相和筱大人放出未,城中的军队就交给你们了

    我和无情马上进宫。”

    清风说罢,和无情迅速掠上屋顶,朝着皇宫的方向狂奔而去。

    凤仪殿,流苏和小白正在焦急地等捎息,如玉和玄北,周凡都在,从华都混乱开始,如玉

    就不放心她们母女两,清晨就进宫保护她们了。

    南瑾在摸北梅战事爆发之前就赶去摸北梅亲自策划好童年的行军路线,还有萧绝摸北王拿

    捏的位置,这些事他不放心别人去做,稍有不慎就错失机会,那京城就危险了。

    “爹爹什么时候回来'”小白问流苏,她现在面对这些血腥和杀戮,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害

    怕了,可看不见南瑾,小白就觉得不安心。在她成长的世界里,南瑾一直是顶天立地的存在,

    有爹爹在身边,即便是天塌下来,她也不会觉得害怕。

    “爹爹今天就会回来,小白别担心,他马上就到了,华都的一起混乱也将结束了l”流苏

    浅浅地笑着,情冷的音色给人一种安稳宁静的感觉,仿佛宫门外的杀戮对他们来说,是很遥远

    的事情。

    玄北笑着打趣道:“小白,想不想享受胜利的果实,快了哦l”

    如玉笑笑,猝然周凡双眉一挑,如玉和玄北同时站了起来,流苏不解,刚想发问,凤仪鼹

    外就传未打斗的声音,几声惨叫之后,世界仿佛恢复了平静,刚刚那几声惨叫,好似是他们的

    错觉。

    众人匆匆出了凤仪鼹,十几名御林军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躺下了,他们的身上看不见一丝血

    迹,极其苍白,没了气息,眨眼之间就失去了生命。

    流苏潜意识地把小白护在身后,只见龙雪梨一身华服,站在凤仪殿中间,她依然是一副深

    沉和平静的样子,投有看见一点点失败者该有的狼狈和恐慌,只是那阴寒的眼神,泄露了她失

    败的不甘,只是不甘心,眼看着要得手的皇位,就这么没了,她很不甘心。

    既然她得不到,那她们母女也别想得到,什么龙家纯正血统,她一直嗤之以鼻,她就不信

    ,她们真有真龙护体。

    “丽王爷,你已经失败了l”流苏微笑,眉目间透出属于龙家人的淡定和霸气未,这一场

    战争,完生结束了。

    龙雪梨就算再不甘心,也必须接受。

    “失败'呵呵,我龙雪梨的人生里,役有失败这两字,走到今天,只是时不与我而己,玉

    石俱焚,其实很简单l”她说罢,手一扬,牛毛针如雨般射了过来,如玉和玄北一惊,一人抱

    起小白,一人护着流苏,闪过龙雪梨的牛毛针,这是一种很细的暗器,细且轻,内力根本就无

    法拂开,若是裢射中,就会顺着血管里血掖的流动方向,造成致命之伤,那批御林军表面看不

    到任何的伤口,就是被牛毛针所伤。

    龙雪梨哈哈大笑,笑声夹着报复的快感,响彻整个凤仪殿。

    周凡见状,俊秀的眉微微一蹙,掠身上前,挥掌而出,浑厚的内力震得龙雪梨不由自主地

    退了两步。

    “二公子'哼l”原来是个深藏不露的主,她寒芒掠过,如玉和玄北见状,跃身上前

    入围着龙雪梨,疯狂地主动出击。

    不了一点便宜。

    流苏和小白胆战心惊地看着,她心里暗暗祈祷着,南瑾快点回来。她一直都不知道,原来

    龙雪梨的武功这么高强,御林军和卫兵都出去抵抗京城守军了,宫里所剩的人本就不多,指不

    定全部给龙雪梨杀了,若是他们三个也不敌龙雪梨,那后呆就糟了l

    “娘,不怕,我们会高的。”小白见流苏抓着她的手原来越紧,她倒不害怕了,乖巧地站

    在流苏身边,反过来安慰流苏。

    流苏微微一笑,这个时候,她要保护小白,“小白,娘不怕,你也不要怕,你说得对,我

    们会赢的l”

    阳光灿烂,凤仪殿里飘着荷花的香气。

    流苏和小白的眼光都紧紧地看着四道打斗的人影,她心里暗暗吃惊,如玉和玄北已是难逢

    的高手,他们两个人对付一个人,此人的武功定然出神八化,再加上一个深不可测的同凡,竟

    然这么长时间里无法制服龙雪梨,可以想象,真正深藏不露的人,是她l

    猝然,玄北惊呼一声小心,可已经来不及了,玄北因为闪神,裢龙雪梨击中胸口,高大的

    身影顿时飞了出去,如玉迅速掠身接过他,龙雪梨破了三人围攻,两指并拢,直朝着流苏和小

    白扑过来……

    “苏苏,小白……”如玉大惊,顾不得玄北了,挥起宝剑朝龙雪梨劈过来,龙雪梨反手

    挥出一把牛毛针,如玉逼不得己只能退开,她急得眼睛都红了。

    眼看着龙雪梨近在眼前,流苏迅速退开小白,小白踉跄了一步,摔倒在地,尖叫了声,“

    娘……”

    龙雪梨冷笑一声,袖口里抖出一把短剑,竟然变了方向,直直地刺向小白的要害,小白本

    来挣扎着要回流苏身边,突然见到明晃晃的宝剑刺来,灵活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呆愣在哪儿

    ,流苏看得目赤欲裂,“小白……”

    龙雪梨的唇角浮起胜利的微笑,猝然一道人影迅遵从一旁掠上未,一手紧紧地握住龙雪梨

    的短剑……

    耶宝剑,离小白的脖子,紧紧那么一寸的距离,鲜血顺着手腕,蜿蜒而下,小白这回更是

    。愣住了……

    竟然是周凡不顾一切地扑上来,握住了那把致命的短剑,俊秀的少年面色平静如水,固执

    地握着尖锐的剑刃,淡淡地道:“王爷,请莫伤她。”

    近在咫尺的距离,龙雪梨眯着眼睛,看着那双灵气有力的手,呆决地握在剑刃上,从少年

    漆黑的眼眸中,龙雪梨看到了平静的坚决。

    鲜血一涌又一涌地地溅落在地,开出血花,少年仿佛感觉不到痛,一手把小白拉到身后,

    龙雪梨冷笑,手腕一动,剧痛传入周凡的五脏六腑,绞痛起来,猝然,一把弯刀悄然地剌穿了

    龙雪梨的胸膛……

    握剑的手,松了,她缓缓地转身,映入眼帘的是,无情冰冷的眼神,弯刀收回,一道血箭

    射出,龙雪梨甚至未不及说一句话,扑倒在地。

    “苏苏,有役有事'”南瑾迅速来到流苏身边扶住她,他是和清风无情同时到达的,一听

    龙雪梨逃脱进了宫,他吓得心脏还在急跳。

    流苏摇摇头,反倒是担心地看向小白和同凡。

    周凡缓缓地松开手,深可见骨的伤痕横跨他在掌心,俊秀的少年甚至投有哼一声,小白愣

    愣地看着,脸色苍白。

    相赦。

    “谢谢你,救了我女儿l”南瑾感激地道,那么远的距离,他长鞭莫及,多亏了同凡舍身

    周凡一笑而过,“职责而己l”

    第327章

    女儿国内战缓缓落幕,大规模的战事是在梅上爆发,对百姓破坏并不算太大,城中因为早

    就戒严,百姓也无人伤亡,所毁坏的房屋等由朝廷出钱修补,此等后续问题周相全极交给周凡

    去处理,也算是他当上丞相的第一步考验。

    周凡的手伤得很严重,左手差点垒无知觉,亏得有南瑾这个神医在,不然他的左手真废了

    。伤还缦能好好养立刻就被同相赶去指挥华都的后续恢复工作,小白看他手上缠着厚厚的纱布

    ,也颇有良心的没那么幸灾乐祸了。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