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87

_分节阅读_28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颖,周凡这个丞相之位肯定是拿不下了,谁知道同凡八风不动,见招拆招,竟然通过了鼹试,

    连皇帝也裢培得哑口无言,一致通过,同凡为女儿国新任丞相。

    她……在哭吗'

    第一次,看见她哭泣。

    少年俊秀的双眉一拧,小家伙灵秀的眼睛微红,如玉的脸颊爬满了泪痕,裢人撞见故意隐

    藏的脆弱,内心愤怒而紧张,这么胡乱一擦,显得分外狼狈。

    “身为皇帝,你今天必须出去送行,身为女儿,你也必须出去送行,躲在这里哭泣有什么用,这不是你早就要接受的事么'”周凡平静地陈述,他不是不同情她这么小年纪就要离开父

    母身边,但是,又更重要的事等着她去做,这世界上不是只有她这么小年纪就离开亲人,离开

    家的。

    “你已经不是朕的太博,不需要讲一堆道理。”小白别过头去,她只是心里太舍不得了

    生离死别,人生痛事,死别是一种遗憾,生离是一种刻骨的痛。

    八月十五,是中秋节,爹爹和娘陪了她一个晚上,他们都承诺着,两个月就来看她一次

    绝不会让她孤单,可她还是舍不得。

    小小年纪的小白,讨厌离别。

    诺大的寝宫安静得只听见锣鼓的声响,喜庆的声乐,却传不入小白的心,她觉得越发伤心

    备,那么,请你扬起笑脸祝福他们,送他们离开,你要哭,可以,你要闹,也可以,等他们走

    后,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随便你胡闹,随便你哭泣。我不应谖高估了你,再怎么说,你也只

    是一个孩子而己,对吧'”

    小白瞳眸一瞪,在女儿国,敢这么和她说话的

    着属于他特有的讥诮,小白被他激得满眼都是火气

    除了周凡,别无他人,不逊,无礼,带

    想要把他狠狠地烧尽。

    周凡唇角扬起不高不低,恰到好处的弧度,耶讥诮的意味更是维了,还不待她发火,转身

    退出了内鼹,耶意思是说你爱出来就出来,不出来拉倒。

    小白心里又难受,又委屈,咬着牙,心里把周凡的祖宗十九代都伺候遍了,这才起身,喊

    了一声,“进来l”

    宫女们脸色一喜,匆匆入内,同凡轻声吩咐,“动作快点。”

    长宫女点点头,手脚麻利地指挥众人给小白装扮。

    清风和无情都站在凤仪殿外,见他出来,清风微微一笑,“还是丞相你有办法呀l”

    同凡一笑而过,并不多言。

    流苏和南瑾祭拜了祖先,祭坛那以女儿国的风俗举行了婚礼之后,便去宝銮殿前的大广场

    文武百官都在这等着,玄北阿碧等人也在,仪仗队,车队,花轿等,都停在这儿了。

    小白己早一步在广场这边等着了,她一向冷冰冰的,今天却露出微笺,忍着心里的不舍

    笑着祝福她的爹娘。

    “小白……”流苏一见小白,鼻尖一酸,几乎落泪,伸手把她抱进怀里,小小的孩子穿着

    龙袍,戴着皇冠,尊贵而威严,这么坚强的样子,更让流苏不舍得,她知道,小白是勉强露出

    的微笑。

    “娘,你今天真漂亮。”小白称赞着,她是第一次看见她娘打扮得这么漂亮,精餮秀美

    比平时少一分朴素,多一分艳丽。

    “娘好舍不得你l”

    “又不是不见面了,娘你可别哭哦,不然妆花了就不漂亮了。”小白反过来安慰她。

    南瑾疼惜地看着她们母女,还没离开,他也有些思念小家伙了,没了她在身边,会少很多

    乐趣吧,他都能想象,回去之后,她娘哭天喊地的样子了。

    还有风家堡中众人一脸不舍的样子,这孩子,是家里人捧在手心的宝呢,把她一个人放在宫女们脸色一喜,匆匆入内,同凡轻声吩咐,“动作快点。”

    长宫女点点头,手脚麻利地指挥众人给小白装扮。

    清风和无情都站在凤仪殿外,见他出来,清风微微一笑,“还是丞相你有办法呀l”

    同凡一笑而过,并不多言。

    流苏和南瑾祭拜了祖先,祭坛那以女儿国的风俗举行了婚礼之后,便去宝銮殿前的大广场

    文武百官都在这等着,玄北阿碧等人也在,仪仗队,车队,花轿等,都停在这儿了。

    小白己早一步在广场这边等着了,她一向冷冰冰的,今天却露出微笺,忍着心里的不舍

    笑着祝福她的爹娘。

    “小白……”流苏一见小白,鼻尖一酸,几乎落泪,伸手把她抱进怀里,小小的孩子穿着

    龙袍,戴着皇冠,尊贵而威严,这么坚强的样子,更让流苏不舍得,她知道,小白是勉强露出

    的微笑。

    “娘,你今天真漂亮。”小白称赞着,她是第一次看见她娘打扮得这么漂亮,精餮秀美

    比平时少一分朴素,多一分艳丽。

    “娘好舍不得你l”

    “又不是不见面了,娘你可别哭哦,不然妆花了就不漂亮了。”小白反过来安慰她。

    南瑾疼惜地看着她们母女,还没离开,他也有些思念小家伙了,没了她在身边,会少很多

    乐趣吧,他都能想象,回去之后,她娘哭天喊地的样子了。

    还有风家堡中众人一脸不舍的样子,这孩子,是家里人捧在手心的宝呢,把她一个人放在这,他一点也不放心。

    “清风,无情,好好保护她l”南瑾叮嘱着,这两人是皇帝的贴身侍卫,武功天下无敌

    小白的安全是无忧的。

    清风无情点点头,保护皇室,是他们与生俱来的责任。

    松点。

    “我的女儿,交给你了l”南瑾看着周凡,静静地道,有着风南瑾特有的坚定和认真。

    “是l”周凡颔首,微微一笑,这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晕诺。

    “娘,爹爹要欺负你,那你回来拭我,我给你撑腰哦l”小白笑吟吟地道,力图让气氛轻

    “好l”流苏应道,抓着小白的手不肯松开,直到钦天监官员提醒他们时辰到了,流苏这

    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小白,强忍着眼泪坐进了花轿,才进去,她就捂着嘴巴,无声地哭泣。

    花轿起,队伍牿牿荡荡地向宫外而去……

    直到花轿出了宫门,小白才走上城楼,看着花轿的队伍,缓缓地在城中移动。

    街头人山人梅,空前奇观,礼炮轰鸣,鼓乐升腾,远远看去,像是一条大红色的绸缎铺在

    人流中,随风舞动,别样的好看。

    “爹,娘,祝你们幸福l”小白轻声道,清风吹过,声音消散在风中,吹送到每一个角落

    队伍走了两天,才到最近的港口。

    阿碧颇有经验地点头,从摸北海南端航行,回到凤城最快也要六七天的路程呢。

    侍女们烧好了水,在裕桶里撒了一层干花瓣,片刻,香气浓郁地溢出,令人心旷神怡,兑

    了温水之后轻步退了出去,流苏挽起长发,用钗子固定,脱了衣服坐在裕桶里,舒服地泡澡。

    不知道小白怎么样了

    流苏靠在裕桶上,闭着眼睛就,心里头却思念着她的女儿,她恐怕都等不及两个月就会跑

    去见她了。

    猝然,轻轻的脚步惊醒了沉思的流苏,熟悉的压迫感让她扭头,呆然看见南瑾站在后面

    微笑地看着她,眸光里闪着一抹她所熟悉的热火。

    今晚的月光极好,船舱里有小小的窗口,月光从窗口射了进来,千丝万缕,柔和的光线,

    如最蛊惑人心的迷药,让人不由自主地沉醉。流苏脸色一燥,身子立刻沉进水中,心口噗通地

    跳,仿佛要跳出嗓门似的。

    他们好久没有在一起了,从离开风家堡开始

    有好好地在一起过,这么长时间,无论哪个男人

    一直到现在,除了雪山一晚,她和南瑾都役

    都忍受不了的吧。

    “苏苏,你要好好补偿我。”南瑾从身后抱着她,在她优美的脖子上不停地吸吮,双手覆

    在她的柔辅上,毫不客气地享受着令人着迷的融感。这句话,像极了霸道的宣誓,裕桶因为男

    子的加入而显得倍加拥挤,滚烫的肌肤紧紧地贴着她的后背,流苏觉得自己的身子也热了起来

    好吧,这没什么丢脸的,她也想要他,非常非常的想。

    流苏扭头,吻上南瑾的唇,唇舌交缠,吸吮,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水霉迷蒙,近在

    咫尺的腔布满了汗水和情欲,南瑾再也管不住身体的急切,巧妙地借用水的浮力把流苏转过来

    ,狠狠地压下。

    “痛……”在水里,女子的身子涩得慌,突然的侵入让她不适地拧着双眉,挣扎着想要离

    开,南瑾紧紧地扣着她的腰,俯身嘲住她痛呼的唇,安抚着紧绷的身子,他身子前倾,手臂和

    拾桶形成一个三角形,把流苏困在里头,尽情地欺负。

    “南瑾,轻点……嗯……”流苏有些帚受不住他异于平常的强悍,根本就跟不上他的步调

    ,只能任他搓圆捏扁,任他欺负。

    “苏苏……”南瑾喊着她的名字,。怜惜地在她眼睦,唇上落下细碎的亲吻,动作却一下比

    一下重……

    娇吟和低喘交织成古老的旋律,充满小小的船舱。

    流苏身子发软,不得不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不让自己沉下水底,两人激烈的动作溅出不

    少水花,整个舱板湿漉漉的。

    流苏身子辅过一次就再也无力承受,若是寻常,南瑾也疼惜她,只是今晚打定了注意要好

    好欺负她,在水里也就不能太尽兴,南瑾携起她,湿漉漉的模样,推开内门,就进入主舱房里

    ,把她压柔软的棉裢,流苏还没晃过神来,又被卷入情欲的巅峰……

    玉钗被拨开,一头青丝如瀑布般泻下,铺在枕巾上,妖娆魅惑

    “南瑾……”流苏任他摆布着,猝然身子一颤,生身痉挛起来,两人都陷入了灭顶的快感

    中,久久都不能回过神来,一瞬间,房间里除了沉重的呼吸,鸦崔无声。

    香汗淋漓,心跳如雷,流苏几乎以为她会死在这种快感中……

    南瑾俯在在她肩窝处,有一下,投一下地亲着她娇嫩的肌肤,享受过激情过后的余韵,流

    苏心跳剧烈,忍不住捶他一下,南瑾轻笺,在她耳垂上咬了一口,轻声道:“都说了,你要好

    好补偿我。”

    流苏脸皮大燥,咕哝了一声,猝然睁大眼眸,他又想要了

    她安然育种觉悟,这七天在海上,她休想下席了

    还没等她准备好,又裢男子拉另一场翻云覆雨中

    大结局 上

    阳光灿烂,蔚蓝的天空仿佛一块纯澈的蓝色镜子,接近秋天的风有少许的凉意,盛夏的燥

    热之感已经远去了,初秋的空气爽朗而多情。

    水花打在船身上,哗啦啦地响,荡漾着无限的激情,这几天的天气非常的好,航行七天都

    没有遇到风暴,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就进入赤丹河了。

    终于。陕到家了。

    玄北和阿碧满脸笑容地站在甲板上,阿碧用手挡着阳光,指缝中露出几缕阳光,感觉手心

    暖烘烘的。

    “阿碧,这七天你看见公子和少夫人出现在甲板上么,”玄北挑挑眉,语气暧昧得阿碧想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都不成。

    “你不是成天盯着那边看么,你都没看见,我怎么看见'”阿碧翻了个白眼,转而有兴趣

    琢磨着,“公子也太强悍了,少夫人这么喜欢梅上风光,怎么可能七天都呆在房里呢,肯定是

    下不了席了,嘿嘿。”

    玄北大笑,我伟大的公子啊,可要悠着点

    主船舱房里,流苏翻了个身子,又沉沉地睡过去,她脸颊红润,嘴唇眼红微肿,裸露在外

    的肩膀上布满吻痕,房间里有着浓郁的情爱的气息,一看就知道是被人狠狠怜爱过的模样,十

    分引入犯罪。

    南瑾早就穿戴整齐,白衣胜雪,清贵无暇,又恢复了冷厉贵公子的模样,神圣倨僦得不可

    侵犯,和这</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