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88

_分节阅读_28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七天的野兽相比,仿佛只是流苏的错觉。

    ,南瑾在流苏唇上轻啄几下,熟悉的气息喷洒在她脸颊边,流苏条件反射地把自己往被子里缩,又怕再被他吃光抹净,她身子酸痛得宛如被马车狠狠地碾过去一样,浑身每一条筋骨都在

    抗议着这七天的使用过度。

    “让我再睡会。”流苏咕嚷一声,因为沙哑极了,有种楚楚可怜的味道。

    “别再睡了,再过一个多时辰就到家了,你起来精神精神,还要梳妆打扮呢。”南瑾拧拧

    她的脸颊,她这副弓1人遐想的模样,他又想欺负了。

    流苏固执地缩着身子,继续睡,天知道,这七天他们有多疯狂,除了日常的解决,他们就

    没离开过这张床,累得她的骨架都快散了,南瑾还真是想把这几个月的积攒的份量几天补齐了

    ,就是不肯饶了她,每次都折腾得死去活未,她差点以为都要死在这种疯狂中。

    流苏眼眸微微睁开一些,疲惫的脑梅里呆愣了一下,瞪了南瑾一眼,娇气地骂,“都怪你

    。”

    “生气了'”南瑾微笑地凑近,又在她唇上啄一下,冷厉的眉梢如三月春水般,柔情万千

    ,完全容纳着她的小脾气。

    “生气了,这回罚你一个月不许碰我。”流苏一哼,眯着眼睛,昏昏欲睡,脑袋却不由自

    主地往南瑾身边靠。

    “耶可不成。”南瑾微笑,揉揉她的发丝,这可是剥夺他的福利呢,他是最精明的商人

    怎么可能尝让自己吹亏。

    “你还投搀喜服。”流苏想要再睡一会儿,实在是累得爬不起来,她只想埋头大睡,心里

    不免得腹诽南瑾几句。

    一声娘子,叫得柔情万千,流苏本就红晕的脸颊更臊了,睁开眼睛,近在咫尺的完美无瑕,冷厉的眉梢如春水梨花,漆黑的眸子流转着深情不悔的眼波,流苏彻底被取悦了,这好似是

    他们成亲以未,南瑾第一次喊她娘子。

    请牢记本站网址:ihiW.TXr6.

    “南瑾……”

    南瑾浅浅微笑,亲呢地亲亲她的脸颊,打横抱起她,亲自帮她沐浴更衣,趁机又闹了一会

    儿,船队离赤丹河越来越近了。

    回到风家堡还有一场婚礼,玄北早就飞鸽传书让风夫人和风梅桌等人准备,流苏依然是一

    身新娘子打扮,南瑾的手常年打造机关,制作机关,非常巧,梳了一个漂亮的发髻,两边留下

    两束头发,她气质本就绝佳,这下更显得清丽无双。

    “你除了不会生藩子,你还不会什么'”流苏看着耶鼹秀气的手在她脸上有些生疏却专注

    地忙碌着,忍不住问了,这五年夫妻生恬,他偶尔会帮她画眉,绾发只是简单的发誓,没想到

    他连上胭腊也会,虽然做得不太熟练,但还是有模有样,很均匀的样子。

    南瑾浅笑,在她脸颊抹了一点胭腊,淡淡地化开,让她的脸颊看起来更红润逼人,“这个

    很简单,又不复杂,小白都会。”

    耶意思是说,小白都会的他不会,那多没面子。

    流苏一笑,南瑾拿着眉笔,眸光专注地帮流苏描绘这么眉线,漆黑的眼眸中深藏着满满的

    宠溺和怜爱,仿佛恨不得把世间最美好的一切都捧到她眼前。

    当你真正爱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发现,无论你怎么爱她,疼惜她都觉得不够,总恨不得

    再给多一点,再多一点。

    流苏唇角缓缓上扬,。|光惚记起当初在桃花树下第一次遇见他,她还以为,这双手只尝杀人

    呢,没想到这么灵巧,这么温暖。

    能握着他,下半辈子相互牵手,相知相守,真是她三生修未的福分。

    “南瑾,有你真好l”流苏笑意盈盈,双眸弯弯的,晶亮的,如两颗最漂亮的星星。

    白影拂过,南瑾浅笑,坚沉道:“有你,我己无憾l”

    流苏心里有些酸酸的疼,却笑得很甜,很美,没能为他生个一儿半女,始终是她心里的缺

    憾,他觉得无憾,她却遗憾终生,但流苏已经学会了隐藏这一遗憾,不让南瑾发觉点滴痕迹。

    流苏在想,她这辈子已经这么幸福,或许是上天的意思,世界上不幸的人那么多,而她是

    那样幸福,所以老天让她有了遗憾……

    毕竟,太过于美满的人生,那是极少数,极少数人才会拥有的。

    流苏想起了,儿时谴过的童话故事,几乎每一个故事的结尾都是,王子和公主最后在城堡

    里幸福的生活了,童话故事书从未没有告诉过我们,王子和公主成亲后是否真的会无遗憾呢'

    她应该知足了,不是吗'

    大结局 下

    船队很快靠岸,紫灵,小翠、韩叔、莫离等人早就急切地等在岸边,礼堂也布置妥当,就

    等着他们夫妻回来。

    这一次婚礼轰动天下,女儿国这边已经办得很隆重,而风家堡的财力雄厚,风梅桌和风夫

    人都知道这是流苏和南瑾一生一世的婚礼,比起上一次更正式,流苏身份有特殊,这一次办得

    比上一次未要奢华隆重,真真正正的,前所未有的惊世婚礼。

    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凤城之中围观的百姓把整个渡口挤得人山人梅,水泄不通,凤城知

    府秦路不得不派衙差清道。

    “公子,少夫人……”风家堡的人见南瑾的身影,纷纷高呼,声震数里,投有公子少夫人

    和小白的风家堡显得特别的冷清,这回终于盼到他们回家,众人的情绪不知道有多高,就差没

    尖叫了。

    南瑾见到这么壮观的一幕,冷厉的鼹眸掠过一抹不悦,众人也深知他的脾气,秦路请过安

    之后便让人清道,让出一条很宽敞的道路未,虽然南瑾已经不是当朝右相,可秦路对他的衷心

    和敬畏依然不减分毫。

    凤城百姓窃窃私语,脸上都在着兴奋的笑,己不同于之前对他们夫妻的流言蜚语,时间是

    冲淡流言最好他工具,加上这件事能得到圆满结束,人家只会嫉妒,羡慕方流苏的幸运和幸福

    ,哪还会把那么不堪的往事挂在嘴边。

    流苏坐在花轿里,,【>情已经缓缓地恢复沉稳,耳边净是锣鼓的声音,还有吵杂的声音,孩

    子兴奋的叫声,少女羡幕的称赞,源源不断。

    她也不似寻常女人般好奇,会掀开轿帘看个明白,从头到尾她都带着浅浅的微笑。

    终于回襄了l

    空气中飘着眷恋的味道,凤城的美好,历历在目,流苏是洒脱的人,早就不介怀在这儿曾

    经发生的不。愉快,她曾经以为,她会难受得逃离这儿,面对不了百姓的风言风语,没想到,还

    是回来这儿了。

    送亲的队伍直到麒麟山下才没那么喧哗,麒麟山一直是闲杂人等不能进出,百姓们只跟在

    山下就不能往上了。

    风梅桌在风家酒楼摆下了三天的流水席庆祝南瑾流苏大婚,风襄船运,风家药铺,风襄酒

    楼所有人都尽心尽力布置,这几天的凤城,锣鼓喧天,烟花满空,彰显一副盛世奢华之景,比

    风梅桌大婚更是壮观。

    花轿上了山,风梅桌和风夫人已经在堡门前等着了,梅桌两个藩子,紫灵的儿子拍着自己

    的小手在不断地欢呼,流苏听到这些熟悉的童音,眼眶一热,又想起了小白。

    玄北一见自己好久不见的儿子,早就忍不住冲过去,抱起俊秀的小家伙,在他脸上亲了好

    几下,心肝宝贝地叫。

    “南瑾,你终于回来了,娘都挂念死了l”风夫人不由分说,扑上末紧紧地抱着儿子,狠

    狠地在他胸膛上捶了几下,就差没有哭天抢地了。

    风家堡众人还等着风夫人发挥以往的骂人功夫呢,役想到风夫人只是抱着南瑾,眼眶红红

    的,这一次真的是担心极了。

    “娘,姑姑,我们回家了。”南瑾带风夫人情绪平复了些,这才开口,语气如往常般,冷

    摸中带着清锐,隐隐也露出几分暖意未。

    “回来就好l”风梅棠笺笑道,“对了,九王和九王妃也未参加婚礼,正在里头等着,快

    进去拜堂,被误了时辰。”

    礼堂早就布置好了,萧寒和锦绣就在一旁,早就知道花轿已经到风家堡的锦绣本来出去看

    看妹妹,但,挺着一个大肚子,萧寒心惊胆战,愣是不让她出去,肯放她大老远从京城来风城

    参加流苏的婚礼是她的极限了,他时时刻刻都看牢了,就怕自己宝贝太座出一点意外,京中各

    大公子都跌破眼镜,谁也想不到,过去流连花丛,风流无匹的九王会变成典型的妻奴,不得不

    感慨,九王妃驭夫有术。

    “苏苏……”锦绣看见妹妹的身影,眼眶不由自主地红了,孕妇情绪起伏也大,萧寒在一

    边不停地安抚着,早知道她会难受,他就不谖胡乱答应她未凤城。

    锦绣也懂得分寸,她只是心疼妹妹以往所受的苦楚,现在雨过天晴,终于可以彻彻底底的

    幸福,她为她高兴。

    流苏知道锦绣在堂上,激动不己,差点掀开头巾,梅棠在一边淡淡地笺道:“等婚礼之后

    再说。”

    两人拜了天地,流苏怀着最虔诚的心,拜了三拜,这一次真的是一辈子,再也不会分开了

    她知道,她的人生,又一次获得新生,再一次幸福。

    如呆是命运和机会是同等的话,那她一生中,命运有很多,机会也有很多,所幸的是,她

    掌握住了。

    风城内,君家客栈,除了风家之外,谢家拥有凤城最大的酒楼和客栈,二楼的雅座里,一

    名中年男子坐在窗边,他穿着深紫色的尊贵锦衣,俊朗尊贵,历尽沧桑的双眸沉稳而冷静,漆

    黑深沉,有种不怒而威,让人战栗的感觉,从他身上能感受到那股强劲的霸气和内敛的睿智,

    他看着外头热热闹闹的衔景,唇角若有若无地勾起一抹苦笑。

    “主子,您怎么不去风家堡祝贺呢,今日是风堡主大婚的日子。”身边一位身材纤细的中

    年男子惶恐地问道,他的脸粉白嫩滑,一点也不像是中年男人,声音也过分的尖细。

    皇帝鼹眸落在人来人往的衔景上,并不回菩,这次微服出巡,是因为他知道,这是南瑾大

    婚,他亏欠这个孩子太多,未不及付出父爱,他已经长大到不需要父爱的年龄,他的翅膀已经

    强硬到可以和他作对,不屑他的疼爱,可他心里,还是很疼爱这个孩子,所以不舍得违背他的

    意思,让他的身份一直沉在水底。

    天知道,他也想享天伦之乐,也想儿子好好地喊他一声父皇,可一切都未不及了,耶孩子

    怨他。

    怨到不肯认祖归宗。

    他也想参加他的婚礼,也想当他的高堂受他一拜,也想接受新人的敬茶,也想在散茶之后

    给新人红包,可他却什么都不能做,看着马上依1日惊采绝艳,冷厉如初的儿子,皇帝投有勇气

    踏上风襄堡的大门。

    看看他成长的地方,就足够了

    曾经离他这么近,足够了

    是他大意毁了他们的父子之情,毁了他幸福的人生,只能接受上天的惩罚。

    今天的人真多呢。

    皇帝一遍一遍地喝蒂,静静地听着城中的喧哗,身边的太监惊恐地开口,“主子,茶水已

    经凉了,奴才帮您换一个热的未l”

    他刚刚上前,皇帝便挥挥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投事,就这么喝着吧,挺好的。”

    尝不出什么昧来,又或许,他现在正斋要这样苦捏。

    太监噤声,站到他身边去。

    房间里,鸦雀无声。

    空气中,飘散着一股苦涩的味道。

    风家堡,婚礼已经结束,流苏在紫灵小翠阿碧的陪同下回了墨宁轩,这是她和南瑾的楼阁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