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89

_分节阅读_28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又一次弄成新房,处处一片喜庶。

    流苏缓缓地在墨宁轩里扫了一周,离开这么多天,这儿什么都没变,仿佛还是他们刚离开

    时的模样,连窗口的茶花,也是他们离家时的茶花。

    问问暖暖的感觉仿佛温泉不断地渗入五脏六腑,整个人都暖和起来。

    “小姐,公子说搀一身便月日就出去,今天都是熟人,你和王妃一定有好多话要说。”紫灵

    从柜子里找出一套红色的罗裙,笑容满面,小姐又回到家里了,她心里别提有多开心,“小姐

    ,你变漂亮了呢。”

    流苏轻柔一笑,如秋月之光,打趣道:“紫灵,有段日子不见,你嘴巴甜了呢。”

    “少夫人,这是实话,我也觉得你漂亮好多了。”小翠拍着胸脯证明紫灵的话绝对真实

    阿碧也频频点头,逗得流苏眉目都是笑意。

    “可惜,小白不能回来,日后我一定少很多乐趣。”小翠闷闷地道,阿碧撞了她一下,眼

    光狠狠地瞪她,小翠回过神来,看见流苏一阵。|光惚,暗骂自己多嘴,“那个,少夫人……”

    “没关系,又不是不见面了,我们可以经常去看她。”流苏垂下眼眸,掩去心里的不舍得  她换了便服,不似嫁衣那么繁琐累人,凤冠也取下,梳成寻常的发髻,刚刚弄好,门上就

    响起了敲门上,小翠出去一看,锦绣的侍女正扶着她进未,流苏放下梳子,眉目带笑地迎出来

    ,“姐姐,小心点……”

    “你啊,和他一样穷紧张,不就是怀孕么,又不是一碰就碎了,瞎操心。”锦绣笺骂了省

    声,流苏笑容满面地接了过去,扶着她安稳地坐好,阿碧小翠紫灵等人见状,都退出房间,把

    空间留给她们姐妹两。

    流苏一直抓着锦绣的手,她心里真的很感潋锦绣,从她来到这个陌生的时空开始,就是锦

    绣在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呵护备至,倘若投有锦绣,她一定会受尽大娘的虐待,这个姐姐,

    她是打心眼里喜欢和认同的。

    “几个月了,快生产了吧'看样子,会生个胖小子呢'”流苏眉梢都染上母爱的光辉,白

    净的脸蛋有种圣洁的光芒,非常美丽,连锦绣都觉得,看了几年的妹妹的确是漂亮多了,现在

    的她和以前那个情冷的女子有天壤之别,浑身都散发着幸福的味道,哪像前几年,连背影看上

    去都是孤独的。

    锦绣疼爱地抚着流苏的长发,她对流苏而言,似母似姐,见她这么幸福,她心里几年的包

    袱总算是放下了。

    “还早着呢,苏苏啊,这么多年,辛苦你了l”锦绣。怜惜地道,她妹妹大悲大喜,几度起

    落,把人世间所有的酸甜苦辣都尝遍了,总算能真的幸福了。

    “我不辛苦,姐姐,我很快乐,也很充实,你和萧寒才是辛苦,我也耳闻了一些,对不起

    ,都是因为我……”

    “你这傻丫头说什么傻话呢,你是我妹妹,和他能一样吗'姐姐护着你,排斥他,那是天

    经地义的,再说,你受苦比我未得多,姐姐这点算什么'”锦绣板着脸教训她。

    流苏一笑,她知道锦绣疼爱她,不舍得她伤心,她和萧寒的恩怨就这么风轻云淡地一笔带

    过了,流苏知道,其实并不是她说的那么简单,不过不管结局如何,现在姐姐很幸福,萧寒也

    爱她,那就足够了呀。

    “看着你穿着嫁衣,名正言顺地看着你出嫁拜堂,姐姐已经没什么遗憾了,你啊,一定要

    好好地幸福下去,知道么'”锦绣温柔地叮咛着。

    “知道了,姐姐l”流苏凑近锦绣身边,搂着她的脖子亲密地靠过去,“我最爱姐姐了

    “姐姐也最爱你,傻丫头l”锦绣心花怒放。

    “姐姐,你什么时候走'我还想和姐姐多聚几天,你留下陪我好不好'我们有快六年没好

    好地说过话了。”流苏撒娇道,抱着她手臂央求着,萧寒一定是心不甘情不愿才让姐姐未凤城

    参加她的婚礼的,一定会押着姐姐快点回襄,这几年就见过两次面,上一次在京城见面,还没

    未得及说上几句话,现在刚刚相聚,流苏自然是舍不得。

    “好啊l”锦绣一口答应了。

    姐妹两聊了一会儿就一起去前庭,风夫人见了流苏,又抱又笑的,十分开心,整个婚宴十

    分热闹。

    流苏精神不太好,简单吃了一些东西,实在是撑得很勉强,南瑾细心地发现了,让小翠阿

    碧陪地下去休息,风夫人不知何原由,玄北一脸邪笑,南瑾寒芒一扫,他立刻噤声。

    风夫人也不追问,纯粹是以为流苏在路上累得慌。

    流苏这一睡,睡到第二天中午,

    光在光拮的地板上照出斑驳的影子,

    南瑾早就起床,正在床头看书,静谧如水,清华逼人,田

    一室温暖。

    “可睡舒服了么'”南瑾揉揉她的发丝,刚睡醒,流苏双眸还有些。惺忪迷离,晃了一会儿

    才记起来,昨晚她就这么睡过去了。

    “你怎么不叫醒我呢,咋天还想和你说说话呢。”流苏皱着眉,有些孩子脾气,她咋天心

    里有一肚子话想说,没想到错过了。

    南瑾放下书,轻轻地把她拥入怀里,在她耳边,笑语,“末日方长l”

    流苏满腹闷气,被这一声末日方长吹得烟消云散,不由得抱着他的腰,微笑了

    摸北梅上,一艘帆船在静静地航行,没有方向,只是在摸北梅上随意漂流,一名男子站在

    甲板,长衣如玉,邪魅英俊,他眸光坚沉,背影冷然如霜,静静地站在那儿,在阳光底下,显

    得强硬而落寞,他的肩膀仿佛承载不了一竺一毫的犹豫和徘徊,又如肩负了无数的寂寞和哀伤

    强势,而寂远的男人。

    萧绝带兵之回柳河之后,便一直在摸北梅上航行,蔚蓝的天空,灿烂的阳光,温暖得有些

    刺眼,可他眷恋这样的暖和,眷恋着阳光在肌肤上耶种灼热的感觉。

    这么多年未,为了萧家,他错失了太多太多,他这一辈子,爱过,恨过,幸福过,痛苦过

    如今一切都显得不重要了。

    他的前半辈子,都献给了他的哥哥,献给了萧襄,后半辈子,他想为自己而恬。

    。忙忙碌碌地活着,终究得到了什么,他不知道,经过这么多年,他只学会一件事,那就是

    努力让自己幸福。

    他知道,流苏第二次嫁给了风南瑾,虽然还有些酸涩,却没那么痛了,错过流苏,是他这

    辈子的遗憾,但,他是真心诚意地祝福她,能够幸福地生恬下去。

    既然她想要的幸福不是他所给的,那就能给她的那个人给吧

    怀念他该怀念的人,珍惜他该珍惜的人,就这么简单。

    萧绝打算,在摸北海上再转几圈,他就去女儿国看他的宝贝女儿,然后,好好地把这个天

    下游玩一遍,圣天的万里河山,女儿国的锦绣江山,他未役未得及好好欣赏,他的前半辈子步

    调太快了,从今而后,他要放慢了步调。

    一艘帆船出现在萧绝的眼睑里,那张扬霸气的旗帜,只稍一眼,他就能看的一清二楚。

    骷髅旗,摸北梅盗的旗帜。

    想不到这地方还能碰上海盗,他唇角上扬,转而却吃了一惊,诧异一掠而过,梅盗船上出

    现了他熟悉的潇洒身影。

    她好似永远都那么洒脱,每次见到她,都育种利落的风情。

    “你怎么……”萧绝笑了,“你怎么出现在这'”

    如玉扬起妖孽的笑,妖娆地靠着船栏,明媚的笑容有种令人心动的深情,“路过l”

    萧绝负手,微微一哼,“那可真巧呀,少宫主,我还以为,又是谁对我的命感兴趣昵。”

    这情形,谁会看不出来,如玉是特意出来找他的,萧绝心里一暖,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习惯了我行我素呢。

    如玉鼹手撑着船栏,笑着道:“我说,你现在不当王爷了,这命也不值钱了,我幽灵宫的

    价格这么高,不是谁都有资格让本少宫主亲自出马的。”

    “那可真是我的荣幸了l”

    “知道就好l”

    萧绝笑笑,从相互仇恨,针锋相对的关系到如今相处融洽,或许,这是当初他们自己都想

    不到的结局。

    “你下次乘船,搀了低调点的,太张扬了。”萧绝诚心建议到,{劓E海上可不止摸北海盗

    这么明晃晃的旗帜,又是一艘船,被其他梅盗看见了,定是一场血战。

    “本姑娘喜欢高调l”如玉妖孽地笺道,转而支着头想了想,“既然你嫌我的船招摇,那

    就顺路载我一程吧l”

    如玉说罢,脚下一点,高挑的身影掠起,轻盈地掠过两船之间的距离,落在萧绝身边,转

    身,嫣然笑语,“有美女相伴,感觉如何'”

    “恬噪l”萧绝毫不客气地下评语,如玉一拳就招呼过去,正对他俊美的脸庞,萧绝身子

    一侧,挡住她的攻势,厚实的大掌握着她小小的拳头。

    萧绝的手心很暖和,如玉的拳头被风吹得有些凉意,突然接触,两人都是一|正,时光仿佛

    定住了,谁都没有移开眼光,良久……

    海风静静地吹,有只海鸟横越天空,发出悦耳的呜叫声。

    如玉回过神未,退了一步,依然带着妖孽潇洒的笑,若无其事地问,“你要去哪儿'”

    “在摸北梅上转转,然后去女儿国看小白,之后……看看这天下的美景。”萧绝沉吟道

    这就是他以后的打算了。

    “永远不回圣天了'”

    萧绝笺笺,“如今国泰民安,又无万氏一党,朝政有萧寒一人足失,不用我一操心,皇兄

    的皇位,也有萧寒继承,若无事,耶就不会圣天了。”

    “可真潇洒呢,袖手天下了l”如玉笑笑。

    萧绝偏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子,海风扬起她的长发,露出柔美的侧脸,整个人亮丽得连阳

    光都黯然失色,她长得极美,且是一种强势的美,站在那儿,任是谁也夺不去她的光芒。

    他有哪儿好呢,能让如此潇洒不羁的如玉心甘情愿这么长时间。

    他和她甚至有灭门之仇呢。

    “如玉……”

    “萧绝……”

    两人同时出声,都。隋了。懦

    “你先说……”

    “你先说……”

    又是异口同声,如玉别过脸去,又重复了一句,“你先说吧l”

    萧绝顿了顿,又不知道谖说什么了,说拒绝如玉吧,其实他又不是那么讨厌她相伴,若是

    哪天没有她在身边,他就更显得孤单了,人都是害怕寂寞的生物,这个女人,如阳光一样,强

    势地介入他的生命,想赶走,却发现需要。

    准。

    可他还爱着流苏,他投法欺骗自己,欺骗如玉,说他会爱上她,这是未来的事,谁也说不

    “你想说你还爱着流苏'”如玉转身看他,并无恼怒或尴尬之意,萧绝沉默地点点头。

    如玉妖孽一笑,“那是你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有不准你爱谁l”

    萧绝一隅,如玉身影一飘,伸手搂着他的脖子,两人身子近乎紧贴在一起,如玉轻声道

    “你爱谁,我不管,我只知道,我爱你l”

    说罢,在他脸颊上。

    了。

    轻轻的

    落下一嘲。

    锦绣在风家堡住了快十多天,姐妹两每天都腻在一起,别说萧寒有意见,南瑾也微微恼火

    见过感情好的姐妹,没见过感情这么好的姐妹,流苏天天陪着锦绣,很晚才回房,累得拈

    着枕头就睡着了,有时候干脆就两姐妹一个被窝说悄悄话,直接干脆的就把他仍一边凉快去了

    不让他们姐妹见面了。

    锦绣一见流苏,</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