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92

_分节阅读_29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步硬生生地停了,小白抿着唇,笑笑道:“朕今儿的眼睛有点疼,要不丞相念念吧,你当过朕:的太博应该知道,朕的记忆不错l”

    周凡微笑,眼光往上抬了抬,小女王的眼光落在大殿六位美少年身上,仿佛在比较哪位比

    较对她口味。

    周凡垂眸,掠过一竺阴鸷,声音依然平静如昔,“既然皇上有事要忙,耶臣就不打扰皇上

    的雅兴了,此事明日早朝再议也成。”

    “丞相先早朝一步拿过来给朕过目不是想看看朕有什么指示么,朕还未看过,明日贸贸然

    在早朝上提起真的妥当吗'”小白的笑容像天使,若是不知道她本性的人定会以为这少女是小

    天使。

    “皇上过虑了,臣看皇上实在是忙,那臣刚好也有一些公事要处理,那就互不耽搁了,臣

    下午过来l”周凡蹙蹙眉,转身欲走。

    小白银铃般的笑声从上头传未,“丞相,这六位王孙少年貌美如花,你是自卑呀,做什么

    刚来就走了,那多欲盖寄彰啊,你看人家龙宗长都觉得你心胸太狭窄了。”

    裢点名的龙腾跃头颅摇得和拨浪鼓一样,女王和丞相,一个也不能得罪。

    周凡回过身未,看着小白,唇角扯了扯

    人的眼光敬而远之,所以不好说些什么。”

    周凡的姿态是标准的忠臣对皇帝的姿态

    俱来,任何人都不会让他感觉畏惧。

    那模样有说不出的秀气,“皇上,臣一直对你看

    却说出让小白冒火的话,耶种不逊,仿佛是与生

    清风无情心里都喝彩一声,刚刚被小白整得太过窝火,现在看着小主子的脸阴得可以涌出

    水未,他们有说不出的高兴,这天底下也只有周凡能让小白火冒三丈,偏偏小白还特喜欢去揪周凡的度毛。

    周相,你真的太英明神武了。

    是吧'

    “你说朕眼光不好'”小白阴着脸,心里伺候了他祖宗十八代,灵秀的眼光布满了怒火

    这家伙敢质疑她看人的眼光'

    要知道朝廷上多少人才是她亲自选拔的,她眼光哪儿不好了'

    周凡眉目疏离而冷模,并不因为她发怒而有所畏惧,淡淡地道:“皇上,臣说得够含蓄了

    您何必说得这么直白呢'”

    小白的火一下子窜高了,清风赶紧上前

    那不如让相爷帮你选选看,相爷眼光那么好

    天,不是也正j醛着不知选哪个好吗'”

    笑吟吟地道:“皇上,既然丞相说你眼光不好,

    说不定看上的,皇上会喜欢呢'反正你看了大半

    周凡一听这话,眼光冷飕飕地射向清风,仿佛要把他穿透,真是够了,这场景,他一刻也

    不想待下去,那丫头总有把他惹毛的本事。

    小白听着清风的建议也是一愣,她什么时候说过要真的选妃了'不过看着周凡那挑衅的眼

    神,她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谖死的,等会儿再收拾他们

    “好啊,既然相爷眼光这么好,那你帮朕选选看,这六人朕该选明5位陪伴比较好呢'”小白微笑道,姿态是无比的优雅。

    听到这话,最开心的莫过于龙腾跃了,他把所有的期盼都寄托在周凡身上了,耶眼光,比

    他自己娶妻还未得急切。

    周凡不动声色地深呼吸,压下心里徒然升腾的火气,即便两人之间再怎么风起云涌,他永

    远是疏离冷情的姿态。

    而小白,最讨厌的就是他这种态度。

    “回皇上,臣觉得各家少爷都很不错,窖貌无所挑别,家世也无所挑别,脾气么,呵呵

    就算稍微有些小脾气,以皇上的龙威,他们还是会乖乖顺顺的,若是皇上一时挑选不出好的

    那么,臣建议,不如皇上生部纳入后宫,来日方长,可以慢慢选择。”周凡淡淡地道。

    清风无情诧异地挑眉,他转性'

    龙腾跃差点拍手叫好,六位少年也是面露喜色。

    小白一口气憋在心里,差点没背过去,脸都黑沉了。

    清风一见心里暗暗喊槽,这两位小祖宗在一起呆然杀伤力极大,小白这么冲动下要真应了

    ,干了什么蠢事,耶就无挂挽回了。

    小白沉了沉脾气,正想开口,周凡眉心一拧,冷冷地打断道:“皇上,臣有公务在身,恕

    臣告退l”

    周凡拂袖,冷冷而去。

    清风看了看小白的脸色,唇角上扬,还是周凡聪明,连她的脾性都摸透了。

    龙腾跞美滋滋地问:“皇上,是要全部留下吗,丞相说……”

    无情闭眼,心里哀叹一声,他爷爷果然是老眼昏花了,一点也不懂得看眼色。

    小白一摔桌上的奏折,女王气势逼人,

    相左吗'他说好的,朕会看得上吗'全部滚

    “你投听周凡说都好吗'你不知道朕和丞相的眼光

    004

    小白选妃一事就这么有惊无险地过去了,龙腾跞真正见识到小女王整死人的功夫,对选妃

    一事也是闭口不言。

    偏殿的事一传开,华都可就热闹了,整个街头市井都在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言,想要如愿当

    上女儿国的帝君或帝妃,一定不能讨丞相欢心。

    这流言一出来,王孙贵胄们一千米之外看见周凡就避如蛇蝎,深怕和周凡拈上一点关系,

    那是比瘟疫还要可怕的男人呢。

    不知怎么的,就有这样的结论传出,凡是相爷喜欢的,皇上都讨厌,凡是相爷讨厌的,皇

    上都喜欢。

    有的贵公子还特意去相府挑衅,故意惹丞相讨厌。

    周凡一时间烦不胜烦。

    直接让下人在相府门前贴上一个谢绝访客的牌子,周相难得轻松,这几年担子都给周凡

    她自己周游天下了,流云为了追美人,跑去风襄堡赖着不走了,相府就周凡一个人。

    酒楼里,一名风流潇洒的男人捧腹狂笑,连人家雅座的都要被他震得轰塌了,“周二公子

    你最近过得太坎坷了,同情,同情啊……哈哈……”

    那是一名很俊美的男人,锦衣华服,羽冠束发,一双勾魂的桃花眼,魅惑而邪气,看似风

    流,却不俗气,以女人看男人的眼光来说,这是一位非常有魅力的男人。

    他是筱寒,华都最有名的风流公子,传说中,畅游花丛,乐不思蜀,好人襄的闺女见了他

    即便芳心大动,也会被自己爹娘强行拉走,就怕他的魔爪伸向自己的宝贝闺女。传言中,上到

    豆蔻年华的少女,下到寡妇,只要他看对眼的,投人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他和少年丞相周凡会是好友几乎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一身清廉,彬彬有礼,惊采绝艳的

    丞相和他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筱寒,适可而止l”周凡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声音虽轻,却净是警告,育种不怒而威的

    气势,若是常人,早就噤声了,偏偏他对面的筱寒是他好友,也不畏惧他的官威。

    周凡冷哼几声,漆黑的眸子露出丝丝寒光,筱寒强行调整脸部表情,“周凡,不要这么严

    肃嘛,你看看外头,阳光灿烂,美女如云,你应该也学学我,在温柔乡里好好地沉醉沉醉,把

    这些不开心的事统统抛掉l”

    筱寒甩了个洒脱的手势,周凡根本就不买他的帐,冷冷地毗了他一眼,“小心哪天人家抱

    着孩子未找你。”

    筱寒脸色一僵,转而又笑得风流潇洒起来,“怎么可能,本少爷是谁,这么悲惨的事怎么

    会发生在我身上,再说,要真有了藩子,我家的老头子不知道多开心,逗他乐一乐也是为人子

    女最基本的孝心。”

    “得不到就怀念一生,这么随意将就

    痛,向来风流的眼杀气掠过,又隐隐褪去

    总有你后悔的一天。”周凡淡淡地道,筱寒神色一

    若无其事的继续喝酒。

    周凡看他这样,也没说什么,偏头看向窗外,筱寒说得不错,的确是阳光灿烂,却赶不走

    他心里的阴霾。

    “周凡,你和小主子是怎么回事,今日听爹爹说,你们为了南疆的矿产一事又把早朝弄得

    乌烟瘴气'”授寒好奇地问,两人相处久了,有些事周凡说得深了,他一时恼怒却不会发作,

    他知道他是好意,他现在比较好奇他和女王的事,怎么天天不对盘,恐怕是哪天敌军要直到华

    都了,他们都要吵着是死守京城,还是暂避锋芒。

    周凡唇角一勾,冷冷的有些嘲讽,那个死丫头,好好的计划表被她毫不留情地压下了,还

    找不出任何漏洞,摆明就是和他对着干。

    已经好几天了,她分明就是故意的。

    “意见不同罢了l”周凡明显不想多说,口气淡淡的,一语带过。

    “这回又要僵几天呢'”筱寒支着头,眯着眼睛,叹了一口气,“你们倒好了,在早朝上

    刀光剑影的,老头子回到襄就拿我出气。”

    “那是你行为不楦l”周凡役好气地道,他有意思说,他还不好意思听。

    筱寒嘿嘿地笺,偏着头,眨眨眼睛,耶模样,说不出的魅惑勾魂,“周凡,我们认识十年

    了,除了小主子,你身边还真没什么女人耶……”

    “她算女人'”他还}殳说完,周凡就冷冷地打断。

    筱寒怔了一下,怎么每次提到小主子他就口气不对劲,感觉恨不得掐死人家似的,得找个

    机会暗示他千万不能干这种犯上的勾当,“好好好,那她不算,那这么说起来,你……你不是

    有什么问题吧'”

    筱寒问得很小心翼翼的模样,周凡寒光一扫,如冰刀掠过,授寒干笑着棍过去,筱寒凑过

    去,笺得像朵花,“要不要本少爷带你去见见世面,说真的,以你的身份地位,才情外貌,真

    的很暴殄天物……”

    周凡声音冷飕飕的,眯着的眼睛净是寒意,“我要去自己不会去'还用得着你未带'”

    可是……

    如果不是他想要的那个人,所有人都会变成将就。

    他,宁可孤独。

    “话是这么说没错,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心里有人了'”筱寒猝然来了兴致,问得兴致勃

    勃,极为八卦。

    周凡似想到什么,哼了哼,凉凉地说,“没有l”

    “我才不信,心里没人,身为男人,怎么会活得像和尚呢,简直是太让人不可置信了,我

    未猜猜……不对啊,这么多年,你除了天天对着小主子,唯一来往的人就是我了……你当然不

    会喜欢小主子,难道……啊……”

    筱寒突然尖叫起来,周凡的脸早就听到那句不会喜欢小主子而沉了,且有越来越黑的趋向

    ,偏偏筱寒忽略他的脸色,小生怕怕地抚着胸膛问,“二公子,请问一下……你会不会真的像

    外界传闻那样,喜欢本少爷吧,千万不要啊……你这么俊秀不凡,玉树临风,会害得人家经不

    起诱惑的,耶这样就糟糕了,爱幕本少爷的小姐们恐怕都要跳河自杀了,耶多罪过,相爷你是

    那么英明神武,爱民如子,应该不会让这么惨剧发生……”

    授寒捂着心口,说得一脸。惋惜,相逢恨晚的表情,说得惟妙惟肖,周凡的腔阴晴不定,了

    偏偏那位玩得乐不思蜀。

    “闭嘴l”周凡冷冷一喝,筱寒哈哈大笑。

    “我说周凡,你天天和小主子对着干也不是个事,丞相一职谁爱干谁干去,你又不是什么

    眷恋权势的人,何苦委屈自己'”筱寒正色地道。

    周凡垂下眼眸,遮掩他眸中的表情,喃喃自语,“委屈'你不会明白的,连我自己也不明

    白l”

    “你说什么'”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