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93

_分节阅读_29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没什么l”周凡再次看向他,已是平静之色。

    “小主子聪明可爱,长得也美如天仙,要是她再大那么几岁,说不定我也动心呢,搞不懂

    你为什么那么讨厌她。”筱寒漫不经心地道,他阀女无数,还是极少碰见像小白那样精致的少

    女。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周凡阴测测的声音仿佛是从地狱传未,筱寒打了个寒颤,背脊

    都凉了,他又哪儿惹到他了。

    “行,行,行,我不说,你很讨厌她,我不提总行了吧'”筱寒没好气地道,他发觉今天

    的周凡太阴阳怪气了。

    周凡哼了哼,像是感觉自己情绪太过波动,不动声色地深呼吸,淡淡地道:“回去了l”

    筱寒摇头,看来今天他要乖顺一点,不能逆着二公子的毛摸。

    两人出了包厢,经过一家包厢的时候,周凡猝然停下脚步,筱寒一惊,刚想出声,里头就

    传未流气的声音。

    “你们不知道,她真的太美了,比迎春阁的红蔷不知道美上多少倍,上次随着我爹在宫里

    见过一面,我到现在还是念念不忘,那冰冷的脸,精致的五官,特别是她看着你的时候,简直

    太勾魂了,让人浑身都带劲。”年轻的声音夹着猥琐的笑,接着传来哄堂大笑的声音。

    周凡一脸风雨欲未,双拳紧握,他认得这个声音,云长老的儿子“云剑,宗长不是忙着给她选妃吗,说不定你会有机会。”

    “对对对……”

    “哈哈,真想看看小主子在床上欲仙欲死的表情,一定很销魂……”

    膨一声,包厢的门被人狠狠地推开,打断了少年下流的话,周凡杀气腾腾地出现在他们面

    前。

    他觉得,火焰像是火山爆发般直涌出来,竟然敢对她做这么下流的想象,他似乎忘记了自

    己的身份,忘记了自己是会武功一般,一腔杀气地走过去,扯扯自己紧束的前襟,揪起云剑的

    衣领,几乎是用蛮力,一拳就抡过去……

    四座惊呼

    005

    周凡这么一发狠可不得了,把云剑揍得鼻青腔肿,他估计是气疯了,忘了自己会武功,这

    一拳一拳砸下非常凶狠,云剑挨了几下就受不了,哭爹喊娘,在场的都是有身份有地位公子少

    爷,平时少不了耍凶逞恶,这种场面自不陌生。

    不过投入敢上来劝架,更别说有人敢上来拦架,丞相的狠劲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这种劲

    道仿佛要把云剑往死里打,一拳又一拳,又猛又狠。

    云剑接第一拳的时候还破口大骂,等稍微看清来人之时迎面又是一拳,知道是周凡,他也

    不敢放肆,连云长老都忌惮的人他又怎么敢放肆,被j麦得频频求饶,周凡仿佛是故意,一拳一

    拳专门往他的小白腔上揍。

    在场的少爷面面相觑,筱寒也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慌忙冲上去拉住周凡,“周凡,周凡

    够了,够了,你要打死他啊'”

    云剑已经被揍得瘫在地上,周凡浑身肌肉紧绷,握紧的拳头好似又无穷的爆发力,双眸猩

    红,怒瞪着云剑,像要吞了他,周凡一把甩开披寒,揪着云剑的衣领,把他从地上揪起来,问

    得是风平稂静,“云大少爷,把你刚刚的话再讲一遍啊'”

    云剑面容惨不忍睹,青紫交错,血丝从嘴巴流出,受伤不轻,意识早就陷入半昏迷状态

    筱寒见他大有不打死你誓不罢休的很劲,急得一头冷汗,这回又该闹得满城风雨了。

    周凡冷冷哼了哼,狠狠把他丢出去,拧了拧自己的拳头,活动一下手关节,寒芒一扫,“

    刚刚他说了什么'”

    声音冷如寒冬,各家少爷缩成一团,努力减低自己的存在感,非常识相地摇头,异口同声

    “没听见,投听见l”

    。丞相好似打不过瘾似的,谁也不想被揍,周凡抿唇,拂袖而去。

    筱寒一摸额上冷扦,也跟了上去,二楼的动静早就惊动掌柜,门口站着一大牌看热闹的人

    ,因为周凡他们身份显贵,他们惹不起,只能噤声,看见丞相气势汹汹走出,唰唰地让出一条

    道路来。

    筱寒眼睛一闭,完了,不出半天,肯定整个华都都轰动了。

    他实在是没想过,周凡发飙会是这副模样,男人最原始,最野蛮的解决方法,拳头定律

    “周凡,你刚刚发什么疯呢'”出了客栈,授寒忍不住问。

    周凡冰着一张脸,不说话,天知道,他发了什么疯,只觉得听了那些下流的话,火气不断

    地往上冒,拳头控制不住地挥出去。

    “云剑也投说什么过分的呀,你发什么火'”筱寒实在是费解,周凡是耶种八风不动,沉

    稳冷静之人,极少有什么能牵动他的情绪,总是淡漠疏离的样子,他很不理解,为何今天会发

    怎么大火。

    “投说什么过分的话'”周凡眯着眼睛,忍无可忍地说道:“你给我闭嘴l”

    筱寒恍然大悟,“你是觉得他说的话对小主子不敬,我说周凡,你不是一直很讨厌她吗'

    再说了,云剑喜欢小主子,大家都是男人,他的想法很正常,你动什么气'”

    筱寒话音刚落,顿感周身空气急阵如冬,一丝冷冽的杀气从周凡身上射出,拳头呼一声就

    挥过来,筱寒一惊,迅速避开,眼睛瞪得和铜锣一样。

    周凡沉沉地深呼吸,疾步而去,不理会呆愣的男人。

    筱寒看着他冷然的背影,抚着下巴,把事情从头到尾转一遍,眼睛又瞪大了,转为奸笑,

    “不清不知道,一猜吓一跳……我伟大的丞相,你也太能装了吧'”

    秋天的阳光很灿烂,这是一种并不灼热,又很暖和情褒的风,徐徐的,吹得树叶沙沙作响

    ,静谧安详,小白怡然躺在躺椅上,在桂花树下安睡,一阵清风吹过,桂花飘飘扬扬落下,有

    几朵小花落在小白的云篓间,小巧可爱,因为距离,淡淡的香气也变得浓郁,小女王的唇角带

    着恬静的笑,彷佛在做着什么美梦。

    秋天一到,小白就喜欢在桂花树下午休,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无情在不远处静坐着看书

    他和清风两人,总会有一人守在她五米之内。

    球儿今年已经有快八岁多了,小家伙特别有灵气,身体还是小小的,特别的可爱,受冷落

    太久了,也知道小白快睡醒了,蹦了几下,跳上小白小腹间,用力蹦踺几下。

    小白眼皮一跳,抬都没抬,伸手拎着它的耳朵,毫不留情地丢出去,球儿嗽嗽叫了几声,

    抗议主人的无情,小白-慵-赖地睁眼,打了个秀气的哈欠,球儿已经自动自发地回到她身上,小

    白摸摸它雪白的度毛,聊胜于无地安慰一下,“真乖l”

    丢了

    球儿嗷嗷地叫,瞪着一鼹柑色的眼睛很无辜地看着她,小白笑得风情万种,“再瞪就把你

    球儿立刻乖顺了。

    无情招招手,让宫女们捧着花茶上未,小白轻嗡一口,这日子过得无比享受。

    清风一脸春风得意地进了凤仪殿,无情挑眉,小白-晡懒地躺着,一边拿起奏折随意阅览

    得不经心的问,“清风,你是不是看上哪家公子T'

    弹。

    无情翻了个白眼,小女王的口气好似恨不得清风赶紧把他甩了似的,口气很欠人揍。

    “皇上,告诉你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l”

    小白眼光上挑,“圣天打到女儿国了'”

    清风室了一下,依然笑吟吟的,“比这个振奋人心l”

    “说未听听l”

    “我们伟大的丞相大人,在酒楼和云长老的大公子打架了l”清风轻轻松松地投向一枚炸

    四边的宫女都惊呼一声,这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不到一个半个时辰就传遍整个华都,是近

    几年来,最具有讨论价值的流言。

    无情都诧异地抬起头,小白手里的奏折抖了抖,喃喃自语,“呆然够振奋人心的。”

    她一下子未了兴趣,兴奋地问:“怎么样,他被打死了'”

    006

    丞相打人的事很陕就传遍整个宫廷,宫女太监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讨论着原由,个个都是

    不可置信的样子。

    丞相周凡在所有人的眼里都是冷静到了极致的人,常年带着温和却疏离的面具,作风狠厉

    ,却又不毒辣。这些年女儿国改革不少,每当国策遭受阻力,受到所有人反对,而小女王也笑

    吟吟地看戏时,他也能八风不动,力挽狂澜。就算被小女王故意刁难,整得委实生气,最多也

    是拂袖而去,说他动手打人,谁会相信'

    “皇上,你怎么那么兴奋'”清风好笺地看着小白亮晶晶的眸子。

    “你都说了这是振奋人心的消息,我能不兴奋吗'不兴奋还真对不起他了,清风,云剑风

    评怎么样'”小白支着头,颇有兴趣地问,优雅地轻啜一口,今儿的花茶真好喝,该好好地尚

    食局好好打赏了。

    “云长老的大儿子,好色蛮横,鱼肉乡里,是典型的恶霸l”无情冷冷地道,最可恨的一

    次是,云剑色胆包天未敢调戏他,若不是当时小白正在馥革,他不想多生事端,那鼹脏手他早

    就砍断了。

    “哦,原来是这样。”小白放下茶杯,其实说真话,兴许真的是饭饱思淫一欲,女儿国富

    足和平太久,近些年风气也渐渐和圣天同化,女儿国的王孙贵胄们中好色风流之人还真是不少

    ,就像是一位皆是欲念的男人,被人强行剃度出家,饿了很长一段日子后又准许他还俗,那一

    定是食指大动,小白也不是什么安分的主,三天两头往外跑,这些风气她是清楚的,只要不太

    过分,并不伤大雅,男人有几个不好色肯定有问题。

    “各家少爷有这种习性的人不少,周凡是丞相,不可能不知道,就他那好友筱寒就不是什

    么好东西,要是街头上真碰上云剑调戏民女,杀人放火他还不一定侧眼,那为何打架'”小白

    摸着下巴,一脸思考,清风摇摇头,猝然她眼光一亮,双手一拍,“我知道,地点在酒楼,是不是周凡和云剑同时看上哪家姑娘,闹个不愉快,周凡一时恼羞成怒动手打人'”

    无情翻了个白眼,她就不能想点好的吗'

    清风唇角一抽,亏她想得出来,“皇上,丞相是谁'云剑就算眼睛长在头顶上也不敢和他

    抢人吧'”

    “那谁知道呢'”小白哼哼,“你看周凡,常年阴森森的,这种男人最是闷骚了,发飙起

    来那是一鸣惊人的,你看看这次不就是闹得满城风雨'”

    无情唇角一扯,似笺非笑,那冷冰冰的模样看起来又说不出的妖娆,“皇上,看未是你的

    经验之谈吗'”

    小白眼睛一眯,转而又笑如弯月,她今天心情很好,不跟他计较,哼

    “这云剑太有本事了,我很膜拜他,能让周凡气得动手打人,我都没那个本事,改天宣入

    宫未,好好地学两招。”

    “皇上,你要不是你,恐怕丞相早就上来揪着你揍得半死了。”

    “无情,你最近很叛逆嘛,也不想想你多大年纪了,还未学十二三岁的少年耍什么叛逆'

    你日子要是无聊,有的办法让你忙碌,不用这么着急嘛,朕理解的。”小白凉凉地扫他一眼,

    清风是笑面虎,挖苦她的时候还会软软地剌你一针,无情就是一棒子冷水这么泼下来,连个缓

    冲都没有,太不可爱了,亏得他长得这么迷人。

    清风惊恐摇头,无情哼了哼,也识时务地管住自己的嘴巴,没办法,情势比人强,这是要

    时刻认清的。

    “我现在真想看看我们丞相的腔,不知道破相没有。”小白乐滋滋地想着。<</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