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94

_分节阅读_29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br/>   “皇上,云长老在外求见l”内侍太监尖细的声音飘了进来,小白笑容缓缓隐去,淡淡地

    道:“把云长老带到偏殿,朕马上就到,对了,顺便派人去宣丞相。”

    “遵旨l”

    “周凡不会真把云剑打伤残了吧'云长老连己不管事多年,突然进宫,多半是为了云剑的

    事。”云剑的娘亲死得早,他随他父亲,他父亲原本是长老阁第一长老,小白撤了两院,平息

    龙雪梨之乱后论功行赏,念在他最终帮了她一把的份上,封为侯爷,只拿俸禄,并无实权,虽

    是侯爷,但朝中官员还是习惯叫他云长老。他早就不管事多年了,突然进宫,小白也猜到大概

    ,周凡这次还真是一鸣惊人了。

    小白站起来,优雅地拂去身上的桂花瓣,似真似假地感慨,“朕这个皇帝当得可真辛苦

    连街头市井逞凶斗狠的鸡毛蒜度之事也要管。”

    清风无情同时翻白眼,她好意思说,他们还不好意思听呢,长眼睛投见过比她更情闲的皇

    帝了,什么事都让周凡做完了,人家丞相还有个称号叫万能丞相呢。

    云长老沉沉地磕头,声音愤怒,“请皇上为犬儿做主,否则臣长跪不起l”

    小白口气无辜到了极点,“云长老,你儿子出了什么事你不能做主,还要让朕未做主呢'

    “回皇上,犬儿今日在酒楼被丞相殴打,手骨断裂,至今昏迷不醒,臣恳请皇上为犬儿做

    主,严惩丞相。”云长老说得义愤填膺,儿子的惨状还即在脑海里,他又心疼又愤怒,一心只

    想为儿子讨个公道。

    丞相在民间的威望极高,又枉倾朝野,为今之计,只能靠女王为他做主。

    小白哦了一声,恍然大悟的样子,作势拍了一下书桌,“真是岂有此理,周凡身为朝廷命

    官,竟然出手打人,有失风范,简直给百官做了最糟糕的榜样,太可恶了,不过,……云长老

    ,周凡为何会打你儿子'”

    你儿子也太莱了吧'

    云长老见小白口气愤怒,心中暗暗一喜,小主子和丞相向来不和,好不容易有个把柄抓在

    她手里,她一定不会简单放过周凡,“李大人和庞祭司的儿子也在现场,据他们所说,犬儿正

    和他们嬉闹,丞相无缘无故就推门进来,二话不说,挥拳就打,一直把犬儿打到昏迷不醒方才

    作罢。”

    一说起这事,云长老更是火上流油,气得鲕抖。

    小白优雅地玩着桌子上的宣笔,优雅中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散漫,耶双灵秀慧黠的眸子被

    光流转,谁也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身t子微微侧了侧,小白微笑,“据云长老所说,丞相是无

    缘无故地殴打云剑,朕有些想不通,朕讨厌丞相到了极点,可也不会无缘无故就出手打他,这

    其中会不会有什么事情被隐瞒了?”

    “皇上的意思是说臣搬弄是非'犬儿……”

    “云长老,你别着急,是非曲直,岂能尽听一面之词,你儿子的朋友自然是向着你儿子的

    ,说不定隐瞒了什么,丞相打你儿子是事实,可为何而打也要弄清楚。朕年岁虽小,也不想落

    个是非不分的名声,朕方才已经唤人去宣丞相,何不听听他怎么说'”小白缓缓道来,声音不

    急不爆,如清风拂面,有种雍容华贵的气度。

    清风无情皆微微挑眉,两人都是心思玲珑的人儿,小白和周凡对着干是对着干,那也是两人之间的战争,小白从不会把别的人,别的事和他们两人之间的纠纷扯在一起,分得情清楚楚

    无情甚至觉得,这丫头不似刚刚那般没心没肺地期待着周凡的笑话,真要出什么事,她还

    挺护着周凡的。

    错觉,可能是错觉。

    云长老听小白如此说,也不再说什么,他倒要看看周凡有什么好说的,小白让他起身,又

    尽责地问了问他儿子的情况,语气那是无比的关心,看起来很关心他的伤势,又派御医前去医

    治,充分地表示,她是一位好主子,云长老是感激涕零。

    小白笑笑,周凡未的时候,所有的表面功夫她都做完了。

    云长老一见周凡,鼹眸蹦出火未,脸色涨红,他儿子被打得伤痕累累,而他依然玉树临风

    安然无恙,更是刺激他的怒火。

    “丞相,云长老说你在酒楼殴打云剑一事,是否属实'”小白问,清风说什么打架啊,害

    得她白高兴一场,看他连头发都投乱,分明就是他打人嘛,打人和打架,还是两码事,白高兴

    了l

    “是l”周凡直认不讳l

    云长老气得胡须抖了抖,小白哼哼,有勇气,“理由呢'”

    周凡抬眸直直地看向小白,淡然道:“没有理由l”

    “丞相你……”云长老气极,指着他的手宣自抖着。

    小白看向他,唇角上扬,“打人会没有理由'丞相,难道你在街头总是随意打人吗'这可

    不行哦,你好歹也是女儿国的丞相,注意点形象嘛,云长老说,你是无缘无故殴打云剑,你有

    什么话说'”

    我说丞相,你干脆得真有个性。

    “回皇上,臣,无话可说l”

    007

    小白眯着眼睛,看着周凡耶完美的疏离面具,想冲过去狠狠地揍一拳,我说兄弟,你耍个

    性也要挑个时间啊'没看见人家云长老胡子都气得翻跟斗了吗r

    “你哑巴了呀,还无话可说'”小白修长的手指在桌子上敲啊敲的,这丞相兄弟能不能配

    合点,他是瞎了投看见云长老想扒他皮吗'

    哼l

    还真说不出理由,莫非真的是为了争风吃醋,这个超级变种的腹黑男人怕有损他金光闪闪

    的形象所以不好意思说出口'

    嗯,很有可能,小白很郑重地点点头,

    解,这家伙打人的原因一定是不可告人的,

    不会他自己长得太俊秀被云剑给调戏了吧'

    非常佩服自己的智慧,以她对他这么多年的深入了

    既然是不可告人的,除了女人,还会是什么呢'总

    小白身子抖了抖,身上汗毛成比数增长。

    眸光不由自主地,有颜色地飘向周凡,不得不承认,这讨厌的家伙长得还真算好看,被调

    戏也没什么意外吧'

    “皇上就当是臣暂时哑巴了。”周凡冷淡地回菩,一点谈论这件事的意愿都投有,站在那

    里,笔直如竹,挺拔如松,浑身清华之气缓缓笼罩,明明是他把人打得半死,却理直气壮地让

    人以为,云剑是恬该被揍。

    云长老被气得说不出话未。

    小白不断地告诉自己要镇定,一定要镇定,可看着周凡无所谓的酷脸,她的镇定裢钻石流

    星拳打得七零八落,差点扑下去揍他。

    “我说丞相,你该不会是在酒楼被调戏了吧'”小白度笑肉不笺地道,这挖苦讽牵u的口味

    更明显了,“还是说你和云剑争风吃醋,一时恼羞成怒就把人给揍了'丞相啊,你也不用不好

    意思,男人嘛,都是一头热血往上冲的畜生,彰显一下自己的蛮力也投什么大不了,再说朕看

    你还处在情窦初开的年纪,对于恋爱疏于练习,一怒打人那很正常,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不

    过把云少爷j麦得这么严重就是你不应该了,稍微意思意思一下就可以了嘛'你说是不是'”

    小女王漫不经心的口气一下子把偏殿里四个男人全部得罪光了,周凡的腔黑沉得如锅底,

    无情脸颊抽一抽,清风尴尬笑笑,怎么说这丫头也是跟着他们两长大的,嘴巴这么毒是他们的

    罪过,罪过啊,而对云长老而言,更是火上流油。

    在周凡听来,小白这一席话,明里暗里都把他挖苦讽刺透了,而在云长老听未,小女王是

    有意为丞相开脱,同样一席话在不同的人听未,理解自然是不一样的。而小白漫不经b地坐着

    ,-慵-赖舒适,她到底什么意思,恐怕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云剑是臣出手打的,千真万确,皇上若要惩处,请便,臣甘愿领受l”心随所殓,便要

    甘心领受,他一时昏了头,出手j麦了云剑,他无话可说,当时气昏了,哪儿还记得自己的身份

    和出手的力度,既然结局己定,那他就要承担责任,周凡从不是推脱责任之人。

    可是打了云剑,他一点也不后悔。

    小白支着头,笑笑道:“丞相,你也知道错了'耶,你上府给云剑道歉l”

    周凡冷笑,“请皇上恕罪,办不到l”

    有多不敬,猝然噤声,一张老脸涨得通红。

    小白头疼地抚额,她本着看戏的心,结果还得给他收拾烂摊子,真是失策,“丞相,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你打人就是你不对。”

    “那又怎么样'”周凡眼光冷冷地和小白撞上,态度极其不逊,“道歉那就表示臣做错了

    可臣根本就不认为有错。”

    “就你这态度,你跑去杀人放火也认为对的'”小白火气也上来了,给你台阶不下,偏要

    和我作对,不整死你还真是不甘心,但转念一想,这事投准还真有内情,她大人不计小人过,

    放他一次,真想知道什么,让清风去查就知道。

    “云长老,你看这样行不行,鉴于丞相失手打人一事,前困后果虽然不清,但出手打人就

    是他不对,罚他停禄三月,喝云剑黄金千两,封兰亭令史,你看如何'”小白笑吟吟地道,大

    有息事宁人之态。

    云长老犹豫了下,跪地谢恩,“谢主隆恩l”

    即便他不满意这个结局,他也不得不接受,丞相周凡岂是谁人都能动的,能施于小戒已是

    不错,再说小白也封了云剑当兰亭令史,处理得当,他也投什么怨言了。

    倒是周凡,微微诧异,她今天发什么疯,竟然这么好说话,这可是前所未有的情况,刚刚

    还不是打压嘲讽的口气吗,怎么一下子就转了'

    以他对她多年的了解,她绝对没这么好心,当下周凡的神经立刻拉到紧急备战状态。

    云长老走后,小白伸手从案桌上抽出奏折,淡淡地道:“清风,无情,朕还有公事要和丞

    相谈,你们先出去。”

    清风和无情相视一眼,这倒是天下红雨了,她谈论什么公事会避开他们呀'

    不过他们也是识趣,听话地退出偏鼹。

    诺大的偏殿一下子静了,小白支着头,好整以暇地看着就奏折,周凡眉心一拧,“皇上

    若没什么事,臣告辞l”

    “不是说了有事商量吗'你暂时哑巴,难不成暂时失聪了'”小白哼了哼,周凡略有不悦

    小白眼光扫了她一下,“周凡,你闯祸,朕可帮你收拾了,所以,朕要你帮朕一个忙l”

    “皇上请说l”周凡心里腹诽一下,他就知道他没那么好心。

    小白很满意他的态度,“朕突然想去赤山城那边走一走,你陪朕去几天,咋日有人上奏

    赤山城太守草芥人命,抢占百姓土地,朕想亲自去看看。”

    周凡一听,很不赞同,“这件事交给……”

    “我说,朕想出宫散心,你是不是凡事都要和我作对啊'”小白一拍奏折,周凡看了她一

    眼,恭敬颔首,“是,臣遵旨l”

    小白顿时春光灿烂,优雅地起身,周凡凝眉,“皇上,你这么帮我,就是因为这个'”

    小白走近他身边,笑了笑,口气霸道,“那倒不是,我的人,只有我能欺负l”

    008

    秋天的女儿国多情而美丽,天空湛蓝如洗,宛如一块巨大的蓝宝石,阳光灿烂,清风中夹

    着秋天的甜美味道,有些呆树枝头挂满了</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