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95

_分节阅读_29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果实,有金黄的,有红丹丹的,有的树秋天开花,俏

    生生地在枝头淀放自己的美丽,桂花雨扬起绚烂的色彩。

    这一切都美不胜收,小白出了华都心情出奇的好,这一切出行只有周凡跟随,她连清风和

    无情都瞒着,女儿国的国事她暂时交给龙腾跞和授阳,享受难得的休闲时光。

    赤山城离华都有三天的路程,若是连夜赶路,两天左右便能到,偏偏小白仿佛不是去考察

    民情的,她像极了出来旅游的,这儿走走,那儿逛逛,心血未潮还会去果园偷别人的水果,玩

    得不亦乐乎。

    周凡这回难得很配合,他脑子倒现在还有些棍乱,偶尔目不转睛地看着小女王,看到闪神

    我的人,只有我能欺负。

    她这是什么意思'

    周凡一直想着小白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心血来潮么'

    他不敢随意猜测,毕竟两人针锋相对已经有七年了,小白凡事都和他意见相左,做什么都

    对着干,他真的不知道,这丫头说着句话时是什么心理。

    或许她是女王,他是丞相,说他是她的人,也役什么不对,本来他就是她的臣子,不是吗

    他不应该为这句话怦然心动,他不该为了这句话彻夜无眠,这是很白痴,很愚蠢的行为

    明明是没什么意义的一句话,他不该胡思乱想。

    “周凡,我说你晚上不要太纵欲过度,小心身体,你看看你一脸黑眼圈,中气不足的样子

    ,也就和美人别人几天,不用这么拼命吧'”小白鄙夷地扫了他一眼,从早上到现在投说一句

    话,真是太反常了。

    这绝对不是嘲讽

    周凡心底熔浆爆发,双眸冒出火未,他昨晚失眠是为了谁'她倒好,在这边漫不经心地说

    风凉话,死丫头的良心被狗吃了。

    “多谢小姐关心,属下血气方刚,多有冲动纯属正常,身体好得很l”周凡从牙缝里蹦出

    一句话,咬牙切齿,小白若是有一天不惹他生气,他就要烧香拜佛了。

    “我口渴了l”小白猝然勒马,女王气势席卷而过,空气温度下降,任谁都听得出来,小

    主子不高兴了。

    周凡扫了四周一眼,荒郊野外的,他哪儿找水给她喝'

    “小姐,往前走一个时辰就到城镇了,你爱喝多少都有。”周凡淡淡地道,明明是她先未

    招惹他的,她生什么气'

    “我就口喝了l”小白眼光如冰渣子一样砸向他,不高兴地下马,跑到一边的树下坐着乘

    凉了,“周凡,给我找水l”

    周凡深呼吸,不停地提醒自己,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他虽然很想过去狠狠地揍她一拳

    但,不能冲动,你不是忍了她七年了吗'没道理修为还这么烂对不对'

    忍,忍,忍

    “你杵着做什么,失聪啦'”

    忍无可忍……

    他的忍耐被风化在抄摸,被打得七零八落,你就是超级变种,无敌变态,喜怒无常的昏君

    “请小姐稍等l”周凡听到自己平静的诡异的声音,这么多年他投被她气疯,那是他太伟

    大,心胸太宽大的原因。

    他必须要膜拜自己。

    小白待他的人影没了之后,跳上一旁的树上,-晡懒地假寐。

    周凡你这头蠢得无可救药的猪,蠢得连笨蛋都要敬而远之的猪。

    小白本来悠然地假寐着,风清清地吹,野外香气宜人,她脑子混混沌沌的,昏昏欲睡,猝

    然被一阵嘶鸣声吵醒,鼹眸徒然睁开,不远处,有人强硬得要抢她的坐骑,小白眉心一拧,从

    树下跃下,冷冷地喝了一声,“你们在做什么'”

    这是一匹毛色纯白的良驹,名字叫追风,日行千里,品种珍贵,灵气十足。小白十岁那年

    生日,南瑾特地派人从圣天运来给送给她的,小白喜欢得不得了,为了驯服追风花了整整一个

    月的时间,除了小白之外,追风从不让任何人骑在它身上,见有人强行要夺,自然反抗叫醒主

    人。

    那是三名锦衣华服的少男少女,年纪都不大,十五六岁的模样,身后跟着四五名护院装扮

    少女长得很艳丽,妆画得很浓,好好一张脸裢妆容给毁了,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些,眉宇

    司盛气凌人,傲气十足,看得出来是娇生惯养的少女,刁蛮任性。

    一位少年生得高大威猛,胸前有条金链子,腰带也是金色的,配着一块麒麟玉,闪得小白

    眼睛有点晃荡,另一个少年却是面白唇红,纤细俊美极了,只不过生了一双三角眼,整个人看

    起来很阴柔,小白想起在草丛中游行的媚蛇。

    她是典型的以貌取人,这三人的样貌没一个她看得顺眼,心里厌恶到了极点。

    那少女一手拉住追风的缰绳,见追风不愿意降服,鏖鞭在追风的身子上猛抽,小白心疼得

    不得了,眸光闪过逼人的戾气。

    “追风,过来l”小白冷冷地站着,一身贵气,女王气势狂飙,追风一脚蹬开那少女,跑

    回小白身边。

    小白摸摸头的头,安抚着它,这鞭子,她定要还回去。

    在小白心里,追风等同于家人,是南瑾送给她的宝贝,她一直珍惜得不得了,以女王护短

    霸道的个性,这笔账绝不会这么简单就算了。

    那少女被追风蹋得躲避匆忙,踉跄了几步,几欲摔倒,顿时恼羞成怒,一挥鞭子就摔了过

    来,“该死的畜生,竟然敢踢本小姐。”

    小白机灵地躲避过去,追风紧紧相随,少女鞭子落个空,心中更是恼怒,小白冷笑,“仁

    者见仁智者见智,畜生自然见畜生,这是真理呀l”

    少女愣了半响才发现是小白骂她畜生,气得腔都涨红了,乱舞着鞭子就扑上未,“我要抽

    死你l”

    一旁阴柔的少年赶紧握着她的手腕,笑得令人身子骨发颤,“兰妹妹,别、馓动,这位小姐

    请问如何称呼呀'” 说罢还抛过来一记自认为非常风流倜傥的眼神,小白身上汗毛登时长三长,真他爷爷的恶

    少女见状,阴阴地冷笑起来,“陆风,到手之后,弄死她l”

    小白耸耸肩膀,心里暗忖着,周凡,你这丫的死哪儿去了'脸上却摆出万年不变的冰封脸

    “这位姐姐,你长得真妖媚呢。”

    小白对着陆风道,那边阴柔的脸立即转为阴狠,看着小白的眼光如啐了毒的蛇,高大凶猛

    的少年也是口水直流,双眸色迷迷的,荒郊野外难得一绝色,是男人都会心动,“弟弟,把她

    弄到手,哥哥看着也心动。”

    “放心大哥,少不了你的份。”陆风阴阴地笑,步步逼近。

    小白虽有些胆怯了,不过依然站得笔直,爹和娘说过,实力上若赢不了,气场绝对不能输

    “不要未招惹我,你们付不起代价l”

    女王的声音冷得如冰窟窿,这是她难得发菩心的警告,陆风一脸淫一笑地靠近,“妹妹是

    迷路了么,哥哥带你回家好不好'”

    小白露齿一笑,袖中转剑而出,“哪儿茅坑昊,你哪儿跳去,能和我说话都是你三生有幸

    l”

    她的声音霸道而嚣张,陆风瞳眸阴很起来,身子敏捷地扑过来,小白身子后退,辅剑直直

    地剃向他,下手毫不留情。

    小白身为女王,身边又有清风无情两大绝世高手,武功自然不弱,虽然她一直懒得舞刀弄

    剑,可流苏每次来都交代清风和无情要督寻她勤练武艺,小白身手还算不错,这么一未一往陆风根本就占不到上风,十几招过后处于下风,一旁的少女见状,挥着鞭子也加入混战,那高大

    威猛的少年也随着过来,三入围攻小白。

    小白巧妙地周旋,辅剑灵活挥舞,却不免得吃力,顿时有些后悔,当初干嘛不好好习武,

    正打斗间,陆风眸光诡异一闪,少女和高大少年登时后退,只见他手一扬,小白只觉得香气扑

    鼻,天转地转地起来,竟生身无力,软软地倒下,陆风一把勾住她的腰,把她带入怀里,手毫

    不客气地抹上她细餮的脸,一脸享受,“真是捡到宝了,小美女,哥哥会让你欲仙欲死的l”

    说罢对着小白的嘴就亲下来,猝然一道杀气扑面而未,陆风眼神一闪,胸口上就裢人狠狠

    地拍了一掌,身体如风筝般飞了出去,小白落入一个干净情褒的怀抱。

    小白昏迷了过去,鼹眸紧紧地闭着,修长微卷的睫毛颤动着,脸颊因为刚刚的打斗浮起红

    晕,晶莹剔透,极为魅惑迷人,若不是她中了迷香昏迷过去,这模样当真的娇艳欲涌,引入犯

    罪。

    陆风被周凡击飞出去,身子撞上大树,反弹回来,吐出一口鲜血,甚是吓人,少女和壮硕

    的少年惊恐地奔了过去,他两眼一翻就昏死过去,三人之中就陆风武功最高,他都被打趴了,

    他们两也是识时务的,趁着周凡抱着小白无暇顾及之时匆匆逃走。

    周凡一脸杀气,“该死的东西l”

    009

    小白醒过来已虚孽幂夜,中了迷香持续昏迷,刚刚醒未她的情绪还处在有些晃荡状态里,美

    眸转了一圈,看环境应该是客栈。

    得给

    情冷的月光窗口射进来,在地板上印出斑驳的影子,小白心里也凉凉的,她不会那么倒霉

    迅速地坐起身未,身上的棉被滑下,身上只着一件薄薄的单衣,小白脸上轰一下热了,意

    识到屋里还有人,小白眼光眼神一顿,就看见周凡趴在桌子上睡觉,秋天的夜很凉,他穿着单

    薄的衣裳,静静地睡在那,仿佛在守护着她。

    小女王紧绷的心脏突然蹦踺几下,霸道地宣告它的活力。

    小白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疲倦的身子裢抽走最后一分力,她现在想起来才有些后怕,若是

    周凡投来得及赶回来,她的处境岂不是很糟糕。小家伙常年身居皇宫,性子傲,脾气冷,有着

    南瑾的深沉,也有流苏的正直,她哪儿会想到人心如此难测,竟然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还

    好,周凡给赶回来了l

    这家伙醒了之后,一定会教训她。

    小白闷闷地想着,一阵风从窗口窜了进来,冷得她骨头都颤抖了,小白看了一眼趴在桌上

    睡着的周凡,心里郁闷地想着,他为何睡这'客栈没地方了吗'大半夜这么冷,冻感冒可……

    嗯,她不是关心他,绝对不是。

    看在他赦了她一命的份上,她总不能看见他冻死吧'

    小白挪了挪身子,下了床,去关了窗户,阻隔了寒风的侵袭,可房间里依然有些冷,小白

    轻步走床上,拿了一床棉裢给周凡盖上。

    她还是很体贴的,小白美滋滋地想着。

    无情老说她没心没肺,她还是有一点点的。

    刚想走开,手腕就给抓住了,小白吓一跳,周凡没醒未,只是翻了个身子,抓着她的手就

    垫在腔下面了,小白刚刚睡醒,手很暖和,贴着周凡冷冰冰的脸,心里竟然育种鲕动,嗯,太

    冷了l

    这厮不会冻出毛病了吧々

    还有,他抓着她做什么'当枕头?

    若是清醒的时候周凡这么干,小白肯定一巴掌就过去了,她是谁啊,这可是传说中的龙爪

    周凡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当枕头用'

    可今天却意外的乖顺,手轻轻地抽了抽,发现役动静,那人虽然睡了过去,可力气还挺大

    的,她也强行拉出来,还发神经地坐到他旁边去了。

    小白坐着很无聊,她睡了蛮长时间,脑子虽然昏昏的,却不太困,不由得支着头,瞧着周

    凡的睡相。

    月光透过薄薄的纱窗射进来,柔和而清凉,如一层薄霉淡淡地打在他的身上,他今天穿着

    一件月白色的长衫</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