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96

_分节阅读_29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映着月光有说不出的情贵,宛如天人,周凡的五官本就长得俊秀,醒着的

    时候过于冷淡,很有距离感,可睡着了之后,神情放松,看起来没那么疏离,小白竟然觉得,

    这厮长得真好看,过去怎么投发现了t

    小白嘟着唇,头凑近了看,可以清晰地看见他微卷而维密的睫毛,优雅地覆着一层剪影,

    小白郁闷地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很郁闷地揪了揪自己的睫毛,心里很不平衡,她的睫毛虽然浓密,却不如这厮的长和翘,她浑身上下最不满意的就是这两排睫毛了。

    突然瞥见他的手,手指纤长而尖,是典型的兰花指,骨节分明,明明俊秀中带着灵气,却

    让人感觉很安稳有力,小白把自己的手和他的并排放在一起端详着……

    b里突然平衡了

    她的手指也是纤长晶润,也是漂亮的兰花指啊,最重要的一点是,她比他白l(姥姥日

    白白,你呆然很白l> -<)

    小白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很。愉快地笑了。

    淡淡的月光笼着这对璧人身上,朦胧的感觉

    面对面的,她其实一点也不困,可不知道为什么

    的,心-障的。

    都是月光惹的祸啊

    很是美好,小白也学着周凡,趴在桌子上,

    心里竟然升起一种-慵懒的,粮漫之感,甜甜

    周凡大半夜醒了,他是被一个喷嚏声给震醒的,心里一突,突然就醒了,首先映八眼帘的

    是小白这强风华绝代的腔,他的脑袋有一片刻的呆愣,他怎么会在这儿'

    后知后觉,自己身上盖着一席棉被,而他抓着小丫头的手当枕头,年轻的丞相悲愤了,这

    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小白的手裢他枕着,也不知道枕了多长时间,一点也不见冰冷,辅辅的,柔柔的,摸着很

    舒服,像是刚出炉的白包子,平常冰冷不逊的丫头静静地趴着睡,乖顺得如球儿一样,令人怜

    爱,忽略她平时的挑衅和僦气,周凡必须承认,这个小丫头其实真的很令人喜爱的,虽然她讨

    厌起来也很让人头疼。

    这被子是她盖上去的'

    这倒是奇迹了,她什么时候有这种菩心了'想是这么想着,可为何心里却暖暖,很接受这

    种暖意。

    小白

    周凡记起有一年春天,女儿国有个花展,小白未了兴致,兴冲冲地跑去看,清风和无情借

    着机会很漫去了,他逼不得己当了护花者,陪着她穿梭在漫天花梅里,耶一天的小白笺靥如花

    ,明艳照人,也是那时起,周凡突然意识到,这小丫头长得真美,他还记得小白拿着一盆兰花

    。愉快地偏头问,“周凡,好不好看'”

    那时候他说好看l

    其实他想说,她更好看,赛过世间所有的花朵。

    只是这朵花的脾气不太好,而且永远是那么高不可攀,不能融摸的高贵和遥远。

    一阵寒风漏了进来,打断了周凡的回忆,他摔然一惊,起身,任棉裢落下,轻轻地抱起小

    白,小白趴着睡了一会儿,身子很冷,突然裢抱进一个温暖的怀里,非常贪恋这种暖和的气息

    ,小脑袋磨蹭了几下,寻找更多的温暖。

    周凡停下脚步,不由得看着怀里的娇人儿,她的头枕在他的胸口,离心脏最近的距离,有

    些隐藏多年的东西不由自主地冒出来,在心脏上跳跃,将要破茧而出……

    年轻丞相的心,突然加速了下。

    月光迷离,冰冷的空气中,他的呼吸灼热了。

    “你这个……”

    他突然不知道谖说什么,说你这个没心没肺的丫头么,还说你这个折磨人的妖精'说什么

    仿佛都不适宜,周凡听到自己妥协的叹息,轻轻地把她放在席上,回身捡起棉裢,盖在她身上

    棉被刚刚盖在周凡身上,很温暖,小白贪恋这种温暖,舒月日地呻吟了声,身子缩了缩,继

    续沉睡。

    周凡的呼吸顿时沉了

    连他都不明白,这种突然奔腾的情绪算什么,这么尖锐,这么霸道地在他的五脏六腑里搅

    动着,一向自制力惊人的丞相忍不住伸手去碰融小白的脸。

    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催促着,终于碰触到他梦寐以求的花朵,她不再那么高不可攀,不再

    那么遥远,就在他面前,静静地睡着,他甚至能感觉到她浅浅的呼吸,温暖的,芳香的,在他

    心里不停地跳窜……

    在外头睡着那么久的脸,有些冰冷,周凡碰融着,百昧交杂,这是他们最靠近的一次,没

    想到会是在她沉睡之后。

    隐约中,年轻的丞相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他好像

    爱上她了

    这种好不预警的觉悟让他手脚无措起来,心如鹿撞,一向冷静的男人如惊弓之乌,几乎要

    可是,要躲到哪儿呢'

    刚刚看见陆风想亲她,他杀人的心都有了。

    这么强烈的占有欲,现在这么奔腾的情绪,如果这些都称不上爱的话,他已经无挂理解

    何为爱'

    可是为什么偏偏会是她呢'

    这个小丫头心里没有他,她总是那么倨傲,倘若被她知道,他爱她,会被她笑的吧?这么

    多年的经验告诉周凡,这会是他心底最隐秘的秘密。

    在你爱上我之前,我绝不会让你知道,我爱你

    可是,会有这么一天吗'

    月光情冷,小白贪恋他手掌的温暖,腔蛋潜意识地磨蹭,周凡仿佛受了蛊惑,俯下身来

    小白的呼吸很近,红唇就离他那么近,可周凡很正人君子地想,这算不算是趁人之危呢'

    小白梦里不知道做了什么美梦,舔了舔红唇,刚好刷过周凡近在咫尺的唇,年轻的丞相理

    智轰一声被炸得支离破碎,俯下身,嘲上小女王的唇……

    小白以为自己吃到什么东西,不禁用力咬了咬,周凡蹙蹙眉,还以为她醒了,谁知道她又

    用力地咬了一口,兴许她发现不好吃了,嘀咕了一声,也就安分了。

    周凡摸了摸自己被咬痛的唇,无语了。

    “周凡,你是个馄蛋l”梦中的小女王咕哝一句,又没心没肺地睡了。

    年轻的丞相,彻底被打击了

    010

    周凡今天整张脸都是阴的,小白很莫名其妙,今天早上起来她睡在床上,周凡不在房间里

    ,她琢磨着是他半夜把她抱上床睡的,昨夜那明亮的月光又映在脑海里,那点暖昧迤逦的。隋愫

    淡淡地转着,心口不知不觉有些甜甜的。

    但她的妤的心情未持续太久,梳洗完毕之后才发现周凡一个人在楼下用餐,脸色沉沉的,

    看都不看她一眼,不对,不是不看,而是看她一眼都觉得是嫌弃的神情,小白怒了,咋晚那点

    心思裢风化了,耍酷,谁不会啊'

    于是一路上两人郡_沉着脸,坐骑之间前后间隔三四米,小白骑着他的追风,心里纳闷了

    他又哪根筋不对'

    了'

    虽然他讨厌她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这么明显的表现还是第一次,莫非是昨天的事情让人怒

    小白是个极沉得住气的少女,自小的磨练早就修炼到刀枪不入的境界,凡事涉及到周凡这

    就不那么淡定了,好几次冲口而出的问题又生生地忍住了,她自尊心很强,人家明明不屑一顾

    ,你还好意思去问,那不是自讨投趣么,她的女王脾气也上来,愣是一路无语。

    中午的时候,小白路经一座果园,满树的果子红丹丹地挂满枝头,馋得她口水直流,小白

    乐了,终于有些开心的事了。

    小丫头下了马,翻身越过高高的篱笆就溜进去,有昨天的前车之鉴,周凡不敢让她离开他

    视线太远,闷着脸也跟着进去。

    他就不明白了,他们身上又不是投钱,为何要当小偷'

    小女王的观念是,买的不如偷的香,偷的不如抢的甜,既然不能抢,她只能偷了,一向很

    清廉,很鄙视这种行为的丞相莫名其妙地纵容她了。

    。因为小丫头脸上的笑,仿佛有着光芒似的。

    不幸的是,小女王偷东西就偷东西,投见过她这么嚣张的小偷,吃得心满意足还摘了不少

    拎着一袋呆子,周凡的腔更黑了。

    “丞相大人,你真的不吃'”小女王瞅着他问,这人还能不能在平板一点呢,这么热的天

    呆子摘都摘了,他愣是不动口,小白就是看不惯这副很清华的模样,迫不及待想要污染他。

    周凡哼了哼,“我不渴l”

    “你真无趣l”小白晃晃脑袋,“我家明明和陌陌都比你有趣多了l”

    “你家的,哪个是有趣的'”周凡撇撇唇,她好意思说,他可不好意思听。他一想到那两

    个小恶魔头就疼,三姐弟妹性格一点也不像,却有一点很想,都是是披着天使外衣的魔鬼,他

    对风家出品的这三人心有余悸。

    他就想不明白了,风堡主和长公主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个个都这么极品

    “喂,周凡,说话小声点,下次我明明和陌陌来的时候小心整死你。”她也不看那是谁的

    弟弟妹妹,敢这么放肆。

    “你还未在犯罪现场聊天吗'主人赶着狗过未了。”周凡凉凉地瞥了她一眼,呆然不远处

    就传未叫骂声和狗吠声。

    小白可不想在这边丢人,撒腿就跑,骑着她的追风跑得比兔子还快,丝毫不理会后面的叫

    骂声,周凡苦笑不得,总算她有些心虚。

    “要是让人知道堂堂的女王当小偷,这形象就没了。”骑了一段路,小白看着天上的白云感慨。周凡的脸又黑了

    “周凡,你今天生什么气'”小白斜睨他一眼,这个问题憋着她不舒月日,特别是在她似乎

    明白了些什么的时候,耶种酸酸甜甜,待若失去的感觉,让她心里超级疙瘩。

    小白从来都是菩待自己的人,心里有什么不痛快,她理直气壮就问了。

    周凡倒一愣,有些诧异,寻常小白不会这么直接的问他,“我{殳生气l”

    小白冷笑,“你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功夫越来越厉害了,你去溪边照照镜子,你脸黑成什么

    样了'”

    “属下一直都这样,小姐还不习惯吗'”周凡淡淡地道,他为什么生气,不提还好,一提

    火气更旺了。

    小白却不明白,双眸斜斜地睨过去,很不满他敷衍的语气,他明明不这样,周凡被她瞪的

    b里莫名的酸痛,俊秀的脸庞沉了又沉……

    “小姐管天管地,还要管属下的情绪吗'”

    小白怒,这话太挑衅了,他绝对是挑衅,话不经大脑就出口了,“因为你的情绪影响了我

    周凡彻底愣了,直直地看她,深黑色的眸光莫名震惊,流转着小白看不懂却很心慌的光芒

    她一甩鞭子,狠狠地抽在周凡的坐骑后面,马儿受惊,嘶鸣一声,迅速向前奔……

    周凡大惊,。蔗忙拽住缰绳,“死丫头,你疯了'”

    马儿一时受惊太厉害,连连奔出好远,小白想不通,为什么她在周凡面前总是这么幼稚可

    笑,明明想做到最好总是弄巧成拙,周凡若不走,她怕脸上的红晕会出卖了她。

    b悸得厉害,仿佛有些什么要破茧而出,却被小白武力镇压

    不许动

    绝对不许动

    这么慌乱的情绪以致让小白好一会儿才反应出刚刚周凡叫了她什么

    死丫头

    似骂似宠的称呼,儿时娘在惹爹爹生气的时候,爹爹也骂过娘死丫头,小白的心疯狂的跳

    ,热血突然升腾起来,但很快就冷却,在周凡的眼里,她看不见爹爹看着娘时的眼光,那双深

    黑色的眸子太深,太沉,她看不懂……<</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