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98

_分节阅读_29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常虔诚,小白心口热热的,这就是百姓眼中的她吗'这不是她应该做的吗'

    在小白的观念里,当女王是她为了保护她爹娘迫不得己而当的,让百姓过上国泰民安的好

    日子也是她应尽的责任,这仿佛就是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付出是她应该的,回报不计较。

    她从未想过,女儿国的百姓会感谢她,可听着昔通百姓纯朴的脸,虔诚的话,她的心热热

    的,竟然育种热血沸腾的感动。

    这种感情就叫感动吗'

    小白不知道,可她却真真实实地感受到一位百姓对女王的尊敬和爱。

    她记得小时候周凡还是她太傅的时候说过,人啊,站在高处的时候,总是很模糊,在低处

    的人看来,尊贵非凡,高不可攀。这就是一种信仰,不问理由,终身追随的信仰,就像是皇宫

    ,历来皇权的标志,当国家陷入危机,百姓遭受天灾人祸袭击,第一眼看的方向,就是皇宫。

    他们希望,他们的信仰能给于他们希望和帮助。

    周凡给她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很久以前有两个国家打仗,战胜的那个国家的皇帝在战后的

    第一件事就是烧暨了战败国的皇宫,一举烧毁了战败国的信念,还有他们前赴后继的动力,同

    凡说,这个皇帝很聪明。

    小白对于女儿国的百姓而言,便是这样的存在。

    他们不理解女王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他们也不关心,女王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只记住,女

    王是他们的信仰,是他们的希望,他们只会感恩,女王所作出的贡献。

    小白低头笑笑,或许,这一切的荣誉都不是她该得的,周凡才是呕心沥血,鞠躬尽瘁之人

    “姑娘笑什么'”

    “真的吗?我孙子经常被我逗乐。”大婶爽朗的笑。若是之前,小白一定认为,能这样笑的人,一定是很蠢,很笨的人,现在却突然觉得,这样真好。

    看看大街上,每一个这么笺的人,都是那么的开心。

    因为国泰民安,四梅升平。

    “有机会,我一定会在万圣节的时候去华都,看看我们的女王是什么模样,一定又好看

    又能力,又很亲切。”胖大婶一脸崇拜。

    小白笑笺,她好看,也有能力,可和亲切可沾不上边啊

    “我孙子过来了,姑娘,你要喜欢梧桐,城北有一片很大的梧桐林,非常好看l”胖大婶

    朝小白挥挥手,拉着她的孙子就走了。

    很热情的人啊l

    连她都羡慕,这种与生俱来的热情,不像她,什么都是冰的。

    城北吗'

    去看看也好l

    反正,盛情难却

    城北果真有一片梧桐林,非常大,似无尽头,小白五年前就听人家说过,这儿有座梧桐山

    山上山下都种满了梧桐,赤山城街道中的梧桐也是从这边移植过去的。

    这儿游客很多,梧桐山上有一座寺庙,是赤山城最大的寺庙,很多人都未这儿祈福和游玩

    一举两得。

    小白喜欢安静,也就不去凑那个热闹,山上也有一片很大的梧桐林,游人不多,三三两两

    ,相对而言,游客们都喜欢去山上,从山上往下看,那是绝美的一幅景色,在山底下平坦又无

    乐趣,人自然也少。

    梧桐林越走到后面,越是安静,清幽雅餮,小白很是喜欢,郁闷了一天的心情也廓然开朗

    一阵秋风吹过,小白仰起头,梧桐叶纷纷洒洒而落下,她眉开眼笺,伸手去接,金黄的叶

    子落在手心,淡淡的,育种迷人的香气。

    空气中传未一股墨的香气,小白一|正,她的右手边有座凉亭,一名白衣少年垂着头,正唰

    唰地在宣纸上写着什么,那姿态,行云流水,妙不可言,潇洒极了。

    小白好奇地走近,少年恰好抬起头未,雪白的长衫,简单飘逸,少年骨骼清奇,身材颀长

    俊逸出尘,如一朵出水的白莲花。

    玉树临风,温润如玉。

    少年看向小白的瞳眸并无惊艳,只有一些淡淡的慌乱,小白顺着他的眼光看,惊奇瞪眼

    “你画我'”

    画上的少女,熟悉的轮廓,不太熟悉的微笑,仰着头,衣袂飘飞,漫天的梧桐叶纷纷洒下

    美丽极了,虽然还未完成,但确确实实,是小白。

    那神韵,少年抓得很准。

    “姑娘,很抱歉,恕在下唐突,实在是因为…

    刚刚在凉亭读书,惊鸿一瞥,那一幕美得惊心动魄

    求的画面。

    ”少年试着解释,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他

    他很想用笔记录下来,绝对是一副千金难

    “你画的人,好像和我有点不一样耶'”小白支着下巴,她的笑容是这样吗'有这么甜美

    吗'好像是情窦初开的……小笨蛋l

    少年愣了一下,“是这样呀,很美l”

    小白不好意思地笑笑,少年不慌不忙地道:“可否等在下把画完成姑娘再看'”

    “好啊l”

    少年卷起衣袖,又认真地作画,小白的轮廓更清晰了,笑容也更清楚了,连衣服上的每一

    道皱褶都那么鲜明,少年又画了一排梧桐树,半空中漂浮的叶子多一朵显得碍眼,少一朵显得

    意境不够。

    小白在一边看着他作画,偶尔看看少年,从头到尾他役抬起头,很专注在画纸上,她不禁

    膜拜他的记忆力,难道刚刚惊鸿一瞥,他什么都记住了。

    每一笔都有神奇的效果,没多一会,意境迷离,有种早荷初开的清润和秋雨梧桐的缠绵。

    “好了l”少年放下笔,小白竖起拇指,“你很厉害l”

    少年温文一笑,眉目舒展,有些疏离的味道,却不会让人觉得很冷淡,“姑娘过奖了l倘

    若不是画中人是你,也不会有这样的效果。”

    “怎么说'”

    “在下也不知道l”少年眉目掠上淡淡的微笑。

    这儿四周很都安静,小白见凉亭中有几本书和宣纸,暗自猜想着他刚刚应该是在读书才对

    这的确是个好地方。

    “你叫什么名字'”

    “许慕白……”

    “啊……又是小白……”小白冲口而出,许幕白微愣,小白挥挥手,尴尬地笑起来,“不

    是说你,我想起我家的球儿,也叫小白……不是,不是,他不叫小白,你也不是小白……”

    似乎越说越不对,她乱七八槽说些什么呀'小白悲愤地撇头,“刚刚的话,你当是废话好

    了l”

    许幕白轻笑出声,那一瞬,仿佛整个天地都亮起来,小白觉得自己丢人丢到风家堡去了

    “你呢'”

    “我'”小白笑笑,“风苏晚。”

    “风姑娘,初次见面,请恕幕白唐交了l”许慕白为自己不经过她同意画画的事情道歉。

    “不要叫这么难听,你直接喊我苏晚就成了。许幕白,你是画师吗'”

    相对于小白的爽快,许幕白只是淡淡一笑,“不是,只是闲暇之余的兴趣罢了,称不上什

    么画师l”

    “你谦虚了,我家的画师可牧一个有你此等功力的。”小白嘀咕着,人家闲暇之亲的兴趣

    啊,竟然裢宫廷御用画师的笔功都好,果然人和人有些地方就是不一样。

    “苏晚不是赤山城人吧'”许幕白笑问。

    小白摇头,“我刚未一天多。”

    “怪不得l”

    风情云淡的一句话让小白挑挑眉头,我不认识你是很难理解的事情吗'好似很有名的样子

    是谁clilJ7

    小白耸耸肩膀,她又不在赤山城久待,他是谁和她什么关系都牧有。

    “许幕白,你平常都挑这种地方玩吗'”

    “是啊,很安静,你怎么会在这,平常极少有人未。”

    “随意来的。”小白漫不经心地应着,走出凉亭,这儿的风景比前面她看的更要美丽一些

    赤山城的梧桐若是能移植到华都,那就是太美妙了。

    “到赤山城的游客,都很喜欢这儿的梧桐树。”许慕白也出了凉亭,温文地笑问,“那边

    有一处更美丽的梧桐林,有役有兴趣看一看'”

    小白随着许幕白的手指方向,先行迈步,“好啊l”

    许幕白笺笑,中午的阳光很灿烂,从梧桐叶的缝隙中落下,零零星星地印在地面上,如调

    度的星星在跳跃,小白心中胀满了喜悦的感觉,心头有只小乌在欢快地唱歌。

    “许幕白,你们赤山城一定有很多情人会在梧桐林未幽会吧'”小白一鸣惊人,许幕白本

    也是阔达潇洒之人,还是被她的大胆给吓了一跳,很快就随之点头,她说得也投错,这儿是情

    人幽会的天堂。

    “梧桐林不禁是幽会的天堂,还是很多情人初次相遇的地方,这儿一年四季都很漂亮,不禁是外地的人喜欢未,连赤山城的百姓也喜欢这地方,特别是年轻的男女,传说中,在梧桐林

    相遇相爱的男女会得到月老的祝福,白头偕老。”许幕白淡淡笑道。

    小白挥挥手,“世上才役什么月老,日老的,我爹说,那是骗人的,千万不要相信l”

    许幕白轻笑……这小姑娘真是有趣

    014

    小白在梧桐林待了一天,随着许慕白在梧桐林里欣赏赤山城的美景,看着他画了一幅又一

    幅美丽的水墨画,许慕白的画带着几分沉稳和灵气,小白非常欣赏。小白是心高气傲之人,许

    幕白看似平易近人,其实也是疏离淡漠之人,两人却意外的能聊,年岁相差也不多,许慕白也

    是少年体态,青年心态,举止谈吐都深得小白欣赏。

    两人很快成为好友,玩了一天,快到傍晚才折回赤山城,日落黄昏,钟声暮鼓,一片绚烂

    的梧桐林,少男少女言笑晏晏,极为赏心悦目。

    “许慕白,以你的才华,若是参加科举,定能脱颖而出,为何你不为朝廷出力'”小白好

    奇地问,此人的谈吐和学识若能为朝廷所用,一定能有一番大作为。而且,看他的衣着打扮,

    非富即贵,不是商贾之子,就是官襄之后,机会应该更大才对。

    “幕白习惯了闲云野鹤的生活,朝廷之事太过繁杂,不是幕白志向。”许幕白淡笑道,“

    难不成苏晚心有大志,想为朝廷出力'”

    小白突然想起一句很俗的话,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嗯,是不是太严重了点,现在是太平

    盛世呢'

    “是啊,我要参加科举,把所有的学子都压在脚底下,谁让他老说我是草包l”小白哼道

    ,上次她突发奇想,也想去参加科举试一试,结呆她的丞相大人就说一句,腹中都是稻草就别

    去丢人,她定要一雪前耻。

    “……”许幕白轻笑,“是谁说你是草包'”

    “我的……先生l”小白笑笑,转而脸蛋蹭红一下,我的先生是指我的夫子,可在娘的解

    释里,这句话的意思是,我的丈夫……

    “你的神情很别扭可爱。”许幕白不吝赞美,小白本就生得极美,娇嗔的模样更显得明艳动人,夕阳映得她眉间的朱砂红得娇艳欲滴。

    “许哥哥……”小白正待发怒,猝然听到一声娇涌涌的喊声,她浑身汗毛竖立,突见一道

    红色的人影扑了过来,迎面吹来一阵香粉的甜腻香味,小白迅速远离许幕白,那道红影扑未,

    许慕白也很快偏身,她扑了个空,少女不由得跺脚,“许哥哥……”

    “陈小姐,好久不见。”许幕白温文有礼地打招呼,他似乎永远是那么温和有礼的样子,

    小白却在他眼里看见冷摸的疏离,神女有梦,襄王无心啊l

    “是你们'”小白秀丽的眉头微微一蹙,竟然是那天在路上强抢她的追风,暗算她的人

    红衣少女的身后,是陆风阴柔得令人颤抖的眼神。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