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99

_分节阅读_29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红衣少女也看见小白了,双眸瞪大了,一摔鞭子,尖叫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

    会和许哥哥在一起'”

    毫不掩饰的蠊妒扭曲她的腔,一摔鞭子就挥过来,许幕白身形一动,握住她的手腕,狠狠

    地摔出去,“陈小姐,请你自重l”

    仍然温文的声音,却夹着一股寒意,红衣少女见许慕白维护着小白,妒火高涨,陆风见许

    幕白和小白的关系好似很不简单,聪明地选择闭嘴,他可不似红衣少女那般冲动暴怒,“许哥

    哥,你为了她推我'”

    “陈秀丽,苏晚是我朋友。”许幕白道,“你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非要动手动脚。”

    “她……许哥哥,一定是她迷惑了你对不对,这个狐狸精,我一定要打死她,挖了她的眼

    睛,看她还怎么去勾弓1人。”陈秀丽失去理智,冲上来就是挥着鞭子乱挥,每一鞭子都抽向小

    白的脸蛋。

    “天堂有路你不在,地狱无门你偏闯,得来全不费工夫,你不找我,我还要找你们算账昵'”小白也说得阴狠,若不是周凡及时回来,她一定会被那三人欺负,她小白从小到大什么都

    吃,就是不吃亏,睚眦必报,这是她做人最基本的原则。

    “我要打死你l”陈秀丽蛮横地挥舞着鞭子回来,许幕白眸光一冷,小白刚想迎战,可有

    个人的动作比他们更快,抓住陈秀丽挥过来的鞭子,手腕一动,只听到陈秀丽尖叫一声,身子

    被蛮力拉扯跌了出去,狠狠地摔在地面上。

    周凡的动作野蛮而凶横,毫无怜香惜玉的美德,就差投有挥一鞭抽死她,陈秀丽尖叫

    臭男人,你知道我是谁,我是太守的女儿,你们敢对我不敬,我要让我爹爹杀了你们l”

    此话说得十分狠毒,周凡眼光杀了过去,冰冷得刺骨,陈秀丽心头一窒,顿时没了声音。

    “你跑去哪儿'该死的l出去也不留个口讯,投什么本事还四处跑乱,你找死吗'你知不

    知道我把赤山城找了两遍'你只会惹是生非还敢出来招摇'你谖死能不能注意一下安全'这中

    间是隔了十万八千里吗'你眼睛那么大看不见客栈吗'你不会让人回来告诉你在哪儿吧'你谖

    死知不知道我会担心?”周凡大步走了过未,用力地吼着……

    身子不免得缩了缩

    我说兄弟,你发飙起来挺吓人的

    小白可不敢顶嘴,这次是她忘了时间

    就是出来玩一天嘛,干嘛这么生气,而且

    耳B……

    是她有错在先,可他会不会太……一惊一乍了'不

    为什么她要乖乖的接骂,就算她错了,可她是主子

    作为一个任劳任怨的丞相,作为一个恭敬守礼的丞相,怎么能这么大声地对主子吼呢'这是不对的啊

    可为什么她要心虚咧'

    “我去梧桐林了……”小白小声地解释,抬眸微微瞅了一下他的脸色,哇咧……还真阴沉

    她扯开很僵硬的笑,“忘记时间了,下不为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你……”周凡又要发飙了,小白很聪明地转移话题,“给我收拾他们,上次让他们走了

    ,这次没那么走运,本小姐一口气还憋着呢,特别是他l”

    小白笔直地指着陆风,女王气势回未了,尊贵逼人,有着强硬的皇者风范,是习惯于发号

    施令的人拥有的威仪,一直沉默不语的陆风见状,压着心里的恐惧,他内伤还投完全好,可一

    想到这是他的地盘,他的底气又足了。

    “我表鱼是太守,上次的事,本少爷大人有大量不和你们计较,这一次若是再犯可投那么

    简单,小心我让官兵来抓你们l”陆风神气十足都说到,陈秀丽也回过神未,是啊,赤山城是

    她的地盘,她会怕谁'

    “哼,天皇老子本姑娘也照打不误1”小白使了一个眼色,周凡早就有气投处发,上次让

    他们跑了,这次一定要揍得他们连他娘都不认识他。

    “苏晚,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纠纷,但是,万事以和为贵,还是算了吧'”许慕

    白劝道,陈秀丽和陆风在赤山城是出了名的恶霸,苏晚他们又初未乍到,定会吃亏。

    陈秀丽已经许慕白偏帮着小白,妒火更是烧得厉害,周凡的怒气缓缓地熄了,偏头看小白

    冷得吓人,“他喊你什么'”

    陆风见周凡回过身去,快速地拉着心不甘情不愿的陈秀丽,脚底抹油跑了,末日方长,有

    的是机会收拾他们。气了'

    “苏晚啊……”有什么不对吗'她微月日私访都用是用风苏晚的名字啊,他为何看起来更生

    “苏晚,这位是'”许慕白好奇地问,暗自思量着他们的互动,关系应该投那么简单,那

    位刚刚看起来就像是找不到妻子,惊慌失措又担忧暴怒的丈夫,现在更像极了捧着醋缸狂饮的

    情人。

    周凡看向许慕白,好一位骨骼情奇,飘逸如仙的少年,小白极难相处,竟然在一天时间内

    棍得这么熟悉'还能直呼小白的名字,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年轻的丞相大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小白今天就是和他在一起t

    他们有说有笑的时候,他像个疯子,围着赤山城拭了两遍,所有小家伙可能会去的地方他

    都去过,梧桐林他也去过,可始终找不到,他以为她出事了,他担心得背脊都凉了。在他四处

    疯狂地找人的时候,她在做什么'

    玩得乐不思蜀'

    周凡狠狠地瞪了小白一眼,脸色阴寒如霜,拂袖而去

    再待下去,他会冲动得想要掐死她。

    小白心里一篇,虽然每次他们吵架,她都会看着周凡离去的背影,可从没有一次,向今天

    这么心慌,她也顾不上许幕白了,匆匆地赶上去,“周凡……你等等……”

    “周凡'”许幕白诧异地挑眉,他没听错吧'

    待所有人都离去之后,街上走出两道人影,一俊美,一妖孽,清风支着下巴轻笑,“这两

    个小祖宗总算有点眉目了……”

    “……你很幸灾乐祸'”

    “不是,我育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慨……”

    015

    周凡一回到客栈就砰一声关上门,好大一声响,震得客栈二楼都动了,小白瞪着这扇关紧

    的门,很不客气一脚踢开,反手关上。

    她可从未不知道什么叫闭门妻,山不未就我,我便去就山。

    “出去l”周凡冷着脸下逐客令,俊秀的脸庞阴风阵阵,这回小白是真惹他生气了,他今

    天出去查陈有才的事,不到中午就回来了,一发现她不在客栈,惊慌失措,找了一遍{殳发现,

    周凡差点调动衙差,这么大的赤山城,他在短短半天里竟然跑了两圈,体会到前所未有的紧张

    和恐惧,她倒好,竟然……

    “我又不是故意的,周凡,你不就是担心我安危吗'我现在好好的,你生什么气'”小白

    闷闷地道,刚刚这人吼得她耳膜都震动了,现在才知道,过去他所谓的生气,真是小巫见大巫

    了。

    “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出去l”周凡站起来,把小白往门外推。

    小白火气也上未了,笑得凉凉的,“你别后悔,腿长在我身上,出门我就往外跑,天快黑

    了呢。”

    “小白l”周凡怒,甩开他的手√睫愤地走回去,倒蒂,-饮而尽。

    “我今天是待在房间里闷了才去出透透气,梧桐林那么大,一时半会也回不了,又不是故

    意的,再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出去透透气的自由都投有'”明明地解释的,可不知道怎么

    语气就成了挑衅,小白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风苏晚,你真是个天才l

    “我看你是乐不思蜀吧'”周凡冷笑,连他都没发现自己口气中的酸意,这家伙刚刚和许

    幕白有说有笑的样子实在是刺眼…--

    等等,许幕白'

    “你不要得寸进尺l”小白怒。

    周凡一|正,“那人叫许慕白'”

    小白不解他怎么突然变了脸色,不由自主颔首,“有什么不对吗'”

    许幕白是女儿国四大家族许襄第二代的大公子,女儿国有四大家,许、林、王、司徒,并称四大家族,在经济、政治等不同的领域都有惊人的影响力,特别是许襄,富可敌国,且当朝骡骑将军许正辉是许慕白的二叔,刑部尚书许晴是许慕白的三姑,翰林阁大学士许碧瑶是许幕白的四姑,而许慕白的爹爹许正庭是女儿国首富,几乎赤山城到酆都等六座城池的金银矿和铁矿,更涉及玉石、丝绸、陶瓷、酒楼等生意。

    许家是四家之首,这么一个庞大的许家,可以称得上是女儿国第一望族。

    周凡和许晴许碧瑶关系都不错,经常听她们提起自己的许幕白,宠爱之情不言而喻,久而久之,周凡对许慕白这个人有点印象,刚刚是怒火冲昏了头,没注意到他的身份,不过他怎么会在赤山城'

    许碧瑶曾经开玩笑,若是女王立帝君,她们家许慕白是很好的人选,家世显赫不错,学富

    五车,俊逸绝尘,和小白很相配,周凡以前并不放在心上,今日所见的许幕白果真如许碧瑶许晴所说,的确出类拨萃。

    “周凡,你在想什么'”小白见他就不说话,好奇地问,好严肃的表情,难不成许幕白是杀人放火的犯人不成'

    “{殳事,回去吃饭休息了l”周凡淡淡地道,赤山城的事要赶紧办好回京,越快越好,年轻的丞相心里暗暗琢磨着。

    小白撇撇唇,“你怎么又不生气了'”

    以前总是八风不动的冷静样,最近是不是太阴晴不定了'

    “以后你不要四处乱跑,你是皇上,你的命不只是你自己的,也是女儿国臣民的,你要是

    出了事,你让我……你让我怎么向天下百姓交代'”周凡冷声道,差一点就说出不谖说的话,

    周凡心里憋了一口气。

    黄昏的光半暗半明,小白逆着光,脸上表情莫测,定定地看着周凡,声音也冷了,“你发

    怒,你担心,全部是因为我是皇上'若是我出事了,你不好交代'”

    不是l周凡几乎冲口而出,可到了喉咙又憋了回去,他不敢直视小白的眼光,害怕看见口

    是心非的自己。

    “不然呢'”

    如呆说,帚认会让人失望,那默认便会让人绝望,小白冷笑,转身离开,愤怒地拉开门

    猝然抓过身来,“周凡,你是个棍蛋l我讨厌你l”

    小白用力地摔上门,愤怒离开。

    回到房间,小白双拳紧握,咬牙切齿,“周凡,你个猪头,你个混蛋,我和你势不两立

    简单地用了晚膳,小白便上席休息,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小白火气,下床倒了杯茶就灌下去,茶水早凉了,深秋的天气也冷,小白只觉得仿佛冰水穿透肠胃似的。龇牙咧嘴片刻又回

    来卧在棉裢中。

    直到二更天过去她才昏昏沉沉地睡着……

    柏不知谱睡了舅次.小白呻吟了一青.梧着月十干存寐r打、洧……她j}衬痛醒的.辆头r m

    肚子里好像有把刀在绞着,痛得小白喷着下唇,小身子都缩成一团了,“周凡……”

    潜意识地喊着这个名字,小白实在是忍不住了,死周凡,睡得这么沉,她死了都没人知道

    小白撑起身子,勉强用力把架子推倒,铜盆掉地,膨一声响,小白跌回席上,痛得想要尖

    叫,一阵接着一阵……

    下身好似有点湿湿的,小白没太留意,门砰一声就裢推开了,“小白,你怎么了'小白

    小白疼得眼角都是湿润的</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