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01

_分节阅读_30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那你住哪里'”许幕白问。

    “我'”小白支着头想了想,“你要拭我,去相府就好。”

    许幕白暗想,难道她和周凡真的是那种关系'可看起来不像啊,而且周凡大她那么多,怎

    么看起来也不想是会看上苏晚这样的小丫头吧'

    两人正说话间,一队官兵从从冲上石侨,顿时把他们包围起来,小白站直了身子,“你们

    干什么'”

    陈秀丽和陆风从官兵中走出来,陈大小姐一脸得意的笑,“我看你还往哪儿跑l”

    她派人查了一夜终于查到她的行踪,这次一定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陈小姐,不知道我犯了女儿国哪条律挂,还有劳你如此兴师动众'”小白冷笑,抓她'

    哼,会让你们死得更快吧'

    陈秀丽就是看不惯小白这种天生的自信风度,仿佛什么都在她的掌控之内,她什么都不害

    怕的样子。特别是许慕白是她的心上人,却维护着小白,她不管从哪个方面看都不如人家,人

    的高低,一有对比就出未了,这让从小娇生惯养的陈秀丽很不服气。

    等到了牢里,我看你还能不能这么神气

    “陈小姐,你这是在做什么'无缘无故,凭什么抓人'”许幕白拧眉,冷声问道,役有一  “女儿国谁不知道许家啊l”小白笑,身为女王的她,还曾经和周凡开玩笑,她要把许家

    据为己有呢,这样国库就不愁了。

    谁让他家有钱,小白刚刚听说许幕白是许家人,左眼直冒黄金,有钱人啊l

    “那你住哪里'”许幕白问。

    “我'”小白支着头想了想,“你要拭我,去相府就好。”

    许幕白暗想,难道她和周凡真的是那种关系'可看起来不像啊,而且周凡大她那么多,怎

    么看起来也不想是会看上苏晚这样的小丫头吧'

    两人正说话间,一队官兵从从冲上石侨,顿时把他们包围起来,小白站直了身子,“你们

    干什么'”

    陈秀丽和陆风从官兵中走出来,陈大小姐一脸得意的笑,“我看你还往哪儿跑l”

    她派人查了一夜终于查到她的行踪,这次一定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陈小姐,不知道我犯了女儿国哪条律挂,还有劳你如此兴师动众'”小白冷笑,抓她'

    哼,会让你们死得更快吧'

    陈秀丽就是看不惯小白这种天生的自信风度,仿佛什么都在她的掌控之内,她什么都不害

    怕的样子。特别是许慕白是她的心上人,却维护着小白,她不管从哪个方面看都不如人家,人

    的高低,一有对比就出未了,这让从小娇生惯养的陈秀丽很不服气。

    等到了牢里,我看你还能不能这么神气

    “陈小姐,你这是在做什么'无缘无故,凭什么抓人'”许幕白拧眉,冷声问道,役有一贯的温文尔雅,眼光冷厉的扫向陈秀丽,暗含警告。

    陈秀丽见状更是愤怒,指着小白吼着,“你越是护着她,本小姐越是让她死,就凭她咋日

    对本小姐不敬,我今天就可以抓她l”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上去抓人l”陆风一喝,官兵们蜂拥而上。

    小白冷冷一笑,“我对你不敬,你可以抓我,你若是对我不敬,那是要诛九族的,我襄的

    护花使者,脾气都不太好,可要想清楚了。”

    “抓人l”小白也说,陈秀丽越怒,许幕白正要厉喝,小白淡淡地道:“许幕白,这事与

    你无关,别插手l”

    “苏晚'”

    “你忘了,我的靠山很硬的。”小白一笑,陈秀丽和陆风更是给她考上手镣带走。

    许慕白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并不放心,硬是跟了上去。

    无情和清风从暗处出来,面面相觑,“救不教人'”

    “教人也要留给她的护花使者啊,没听小主子说她的护花使者脾气不好吗'”

    “耶不是包括我们吗'”清风不耻下问。

    无情感慨,“我们两脾气很好l”

    所以不包括在内,再说,小主子,你也算朵花吗'

    清风沉默!

    017

    这是小白第一次上公堂,感觉还不算太槽。

    陈有才是个四十多岁,略有些发福的男人,长得还算端正,眼神极为锐利阴寒,一看就知道是那种不好得罪的人,陈秀丽仗着自己是太守女儿的身份,无法无天,竟诬陷小白偷窃她的玉佩,一上公堂就把早就准备好的玉佩呈上去,她和陆风一唱一和就定了小白的罪名。

    陈太守毕竟不像陈秀丽那般不识泰山,小白这一身装扮,非富即贵,岂会偷他女儿玉佩,

    定是她女儿和人家有过节,想要整治那少女,这本投什么问题,可他细看小白,一身浑然天生的皇者霸气,寻常富家养不出这样的孩子,他岂敢胡乱定罪。

    “爹,就是她偷了女儿的玉佩,你还等什么,还不把她关进牢里。”陈秀丽刁蛮地地吼着,心里暗想着,只要进了大牢,哼,有你受的,那里头可是什么人都有,把你关进一批关了几年的杀人淝里,还不把你折磨死'陈大小姐想得十分恶毒,而陆风却垂涎小白的美貌,只要进了大牢,他便可为所欲为。

    陈太守警告地看了陈秀丽一眼,他本就宠爱这独身女,她若抓个平民回来,他还好办,随她意了,可……“堂下之何方人士,姓谁名谁,见了本官何不下跪'”陈太守一拍案木,呵斥道。这是身为朝廷命官的威严。

    小白冷冷一笑,环视一周,嚣张冷哼,“我怕你受不起l”

    森冷的语调让太守心里徒然升起一股寒气,陈秀丽受不了小白这种嚣张的态度,挥着鞭子

    甩过来。小白迅速避开,鞭子落空,打在一名官差身上,疼得他打滚,许幕白看得一惊,刚想出手,从他的方向就飞出一块石头,啪一声就打在陈秀丽的头上,这一切可不轻,疼得陈秀丽哇哇大叫,肿了一个大包,陈秀丽的鞭子怒指许幕白,“许大哥,你打我'”

    “陈小姐,既然是审案,你在公堂之上公然喧闹,成何体统'”许幕白不答反问,冷厉的眼光似要穿透她的心脏,陈秀丽挂心上人如此嘲讽,更是羞愤交加,陈太守见自己女儿受辱,许幕白是许家大公子,他牿不得,气全部朝小白身上撒。

    “来人,无知刁民扰乱公堂,给本官压下,打二十大板。”陈太守威严地喝道,我管你什么身份,在赤山城他就是皇帝,抓进牢里也别想出来,别人想找也找不到。

    衙差一听立刻捅上,许幕白刚喊一声住手,小白不紧不慢地笺,“无情,先给我教训教{J

    上头那狗官l”

    哗然

    一道黑影从许幕白身后飞出,直窜而上,甩了两耳光,拎着陈太守往小白面前一丢,四座

    众衙差赶紧退下。

    围观的群众拍手叫好,陈有才贪污受贿,误判不少冤案,又强占百姓土地,赤山城百姓早就怨声载道,如今见他被打,自然很爽快,同时也为那少女担心。

    “爹……”陈秀丽冲过去就扶起哇哇大叫的陈有才,尖声骂道:“风苏晚,你吃了豹子8旦'敢这么对我爹'”

    “教训这种下三滥,真是有失身份。”无情不悦地冷哼,如兵刃般的眼光直直地射向陈家父女,吓得他们身子鲕抖,好可怕的眼神。

    “清风这么温柔,不宜做这么粗鲁的动作嘛l”小白不冷不热地道。

    清风也从人群中走出,微笑道:“什么时候知道我们在后面'”

    “脚趾头想也知道你们在后面。”小白哼了哼,挑眉看向陈太守,“丑东西,你好日子到头了l”

    陈秀丽早就忍不住了,“爹,你和他们说什么多废话做什么,来人啊,愣住做什么,给我抓住他们l”

    衙差刚涌上未,无情手中的弯刀一动就听到一声厉喝,“统统住手l”

    “我的丞相大人,你可终于未了,这迟一时半会的,这场面还真不好收拾。”清风笑吟吟地道。

    一声丞相大人让围观百姓哗然

    “丞相大人'”陈育才是赤山城太守,每年都会上京和丞相报告赤山城的发展情况,自然认得周凡,顿时哭号起来,“相爷,你要为下官做主啊l”

    真是蠢啊,人家小主子是丞相大人心坎上疼得死去恬未的肉疙瘩,欺负了小主子还想要公

    道,还真是投眼色。

    “闭嘴l”周凡冷喝一声,“你怎么会在这'”

    小白晃了晃手上的手镣,周凡使了个眼色,一旁的衙差赶紧上去给她解开,太守大,丞相大人更大了。

    “有人告我偷窃罪,丞相大人,您可要为我做主啊l”小白露出委屈的神色,指控道:“

    我连陈小姐的玉佩都没见过,哪儿来的偷窃罪'”

    周凡把一份奏报给她,似没听见她的废话,“这是陈有才的犯罪证据,还投收集生,不过

    这些足以判他死罪了J”

    “相爷……”陈太守惊呼,陈秀丽惊呆了

    小白接过来,打开扫了一眼,笑得有些阴冷,“哟呵,还真是丰富多彩,陈太守,当初是

    谁举荐你未当这个赤山城太守的'”

    “臣若役记错,是许大将军举荐的l”周凡不冷不热地道。

    清风唇角一扯,我说相爷,你借刀杀人的手段不要这么高超好不好'

    许幕白一听这话,顿时瞪大了眼睛,这天下能在丞相自称为臣的,只有一个人……呆然是

    “你……”陈太守彻底呆了,指着小白的手抖得和落叶一样,“皇……皇……”

    “来人,把陈有才陈秀丽陆风等人收监,等候发落l”周凡挥手,一旁的衙差冲上未架起

    他们就走……

    “皇上饶命啊,皇上饶命啊……”

    陈太守一呼,围观的人统统跪下,“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l”

    小白微笑,“众位请起,新的调遣令很快就下来,你们有任何冤情,尽可击鼓鸣冤,朝廷

    会为你们做主,关于陈有才一事,是朕用人不当,请赤山城的百姓们给朕一个机会,定会还你们一个公道l”

    “皇恩浩荡……”

    “皇恩浩荡啊……”

    堂堂女王能放下身段和他们赔礼道歉,赤山城的百姓感动得无以复加,女王又留下一个平

    易近人的好印象。

    “这丫头的}亩技越来越高深了l”清风轻笑。

    “许幕白,我们后会有期了l”小白向许幕白一笑,和周凡等人翩然离开。

    018

    女王惩处赤山城陈太守一事极得人心,赢得爱民如子的美名,一时女王声名大噪,备受爱

    戴,回京之时,赤山城几乎全民出送,依依不舍,高呼女王万岁l

    许幕白站在墙头上,看着渐行渐远的一行人,心里沉甸甸的,深秋的风凉爽舒服,吹起少

    年白色的衣裳,衣袂飘飞,恍若天人。

    原来她就是女儿国女王,龙淳儿。

    女王选妃的时候,他两位姑姑都向他提过,有意把许幕白的画像也送进宫,以许家的家世

    背景,许慕白若是想当帝君,绝非难事。

    为了此事,许幕白大为不悦,提前未了赤山城,以离家出走未抗议这种政治联姻。

    他本是心高气傲的少年,才高八斗,智冠绝伦,从小就比同龄孩子成熟懂事,从小他就很

    有主见,许家已经有几位身份显赫的姑姑和叔叔,他爹爹又是女儿国首富,许幕白就算是绣花

    枕头也能无忧无虑过这一生,他不想卷进朝廷的是是非非,只想过他想过的生括,闹云野鹤,

    清闲舒适。

    他才十六岁,若是进宫,一生年华都会被葬连,这是许慕白所不愿意的,陈了此外,他彻

    底排除这种政治联姻。

    他许慕白想要的女孩,_定要由他自己挑选,一定要是他倾心仰慕,岂容别人对他的</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