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02

_分节阅读_30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人生

    指手画脚。

    可是……

    他现在却有些淡淡的遗憾……

    如果苏晚是女王……那这一切是不是有所不同'

    这是他第一次遇见向她这样的姑娘,勇敢,却不鲁莽,聪明却不做人,不似大家闺秀故作

    沉稳温婉,也不似小家碧玉唯唯诺诺,她是那样的剔透,那样的灵动,那样的真实,在他平静

    的心湖投下一颗石子。

    她的耳边似乎还围绕着清脆动听的声音,许慕白仿佛看见那片梧桐林下,少女美丽的身影

    “许慕白,以你的才华,若是参加科举,定能脱颖而出,为何你不为朝廷出力'”

    科举吗'

    以前没兴趣……现在么'

    许慕白微微一笺,看着华都的方向,早知如此,在女王拜访许尚书府的时候,他就不应该

    回避,或许,他们能早点认识。

    如呆早知有一天我会为你心动,我一定早点认识你

    一路游山玩水,一行人慢香吞地朝华都走,清风偷偷问小白,“小白,你不会真的要惩处

    许将军吧'”

    “我做什么要惩处许将军'”小白不解,“你怎么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你和他有仇'”

    “绝对牧有l”清风赶紧澄清,“相爷不是说许将军保荐的人么'”

    “你说陈育才啊,要惩处许将军是不是也要惩处我自己呀,调遣令可是从我手里出去的。

    ”小白耸耸肩膀,她才不会和自己作对。

    无情哂笑,“有人要失望了l”

    周凡眼皮都投抬一下,当做投看见,小白看看清风,又看看周凡,很疑惑,“你们到底在

    说什么'”

    “我想说,你爹娘快到华都了。”无情立刻抛出震撼话题,小白注意力马上被转移,“不

    是下个月才未吗'”

    “不知道,说不定是长公主想你了,你刚出宫我们就接到稍息了,算日子,也快到了吧

    “你不早说l”小白一扬鞭子,飞速地向华都而去,这回可没心思欣赏风景了。

    019

    小白兴冲冲地回宫,一回来就往沁阳殿跑,一进门就听见不可一世的笑声,苏陌扭着小蛮

    腰和苏明抢着小皮球,两人都是倔脾气,苏陌小赢一场后笑得极为猖狂,扭着腰嘲笑苏明的笨

    蛋,愣是让苏明喊她三声姐姐。

    “明明,乖,别虎着脸,快叫,姐姐一会儿给你买糖吃。”苏陌哄着苏硐,精致的腔蛋布

    满得意的笑容。

    苏明输了球,绷着一张脸,眉目压得低低的,冷气团从周边哗啦哗啦地窜,杀伤力特别大

    伺候的宫女见状都闪得远远的,不敢惹他,只有苏陌扭着腰在挑衅。

    “你胜之不武l”苏明冷冷道。

    苏陌腔一板,“少废话,弟弟,叫声姐姐来听,爹爹说,要愿赌服输,知道吗'”

    小家伙很有骨气地抿着唇,冷冷的,就这么瞪着你,不说话,小小年纪,气蛹特别强大。

    沁阳殿是小白特意整修后给爹娘和弟妹住的

    墨宁轩的格局重新布置,地方宽敞,且种满茶花

    就在凤仪殿的隔壁,她把两座宫殿打通,以

    简直是第二个墨宁轩。

    小白进门就看见两人一笑一沉地对峙,扑哧一声笑出来,苏陌一见小白,乐了,兴冲冲地

    扑过来,“姐姐,你可回来了l”

    小白象征性地抱起她转了一圈,这才开心地放下,“未几天了'”

    “才一天,姐姐,你未评评理,硐硐刚刚输了球,都说输了要叫三声……”

    “姐姐……”

    “姐姐……”

    “姐姐……”

    苏硐对小白喊了三声,压得低低的眉目扬高,冷气压散了,笑得那叫阳光灿烂,这回轮到

    苏陌阴了脸,怒指着他,“你耍赖l”

    苏硐冷眉一挑,很有气势往宫女那—指,“你,听见我叫三声姐姐了吗'”

    被点名的宫女抖了抖,“听……听见了……”

    苏陌怒瞪,手才一扬,这边的气蛹更强大,还没未得及开口就裢那宫女先声夺人,哇一声

    就哭出来,跪着搬救兵,“皇上,奴婢……奴婢能不能暂时去……尚衣局帮忙'”

    看得出来,裢压迫良久了,“去吧去吧,换个胆子大的未。”

    那宫女如同大赦,一}留烟就跑了,苏陌发誓,兔子都没她跑得快,小白喳了一声,“陌陌

    你收敛点。”

    回回

    苏陌讪讪放下手,秀致的眉目透出几分委屈,“我这不是什么都未不及做吗'”

    三姐弟妹组成个铁三角形,苏硐看天,苏陌委屈看小白,小白笑眯眯地看地,一副诡异的

    “小白,你回来了l”流苏的声音台时地打破三人之间的‘含情脉脉’,惊疑道:“你们

    在做什么'”

    “娘,我们在和姐姐问安。”苏明乖巧地道。

    苏陌脸上一调整,扑向流苏身后,哭天抢地,“爹爹,姐姐和明明欺负我l”

    南瑾一看这架势就知道他们两兄妹又闹了,风轻云淡地揉揉苏陌的头,“你欺负回去l”

    众人,“……”

    苏明鄙视苏陌,就会找爹爹撒娇,哼

    小白好生羡慕,这是她小时候的权力呢,赤一裸裸的嫉妒她,怪不得她要疼明明多一点。

    流苏早就习惯了,随他们去了,倒是见小白风尘仆仆的,不免得心疼,一个多月不见,心

    里想得慌,拉着小白进屋去。

    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

    流苏笑道,“多未几次不行'嫌弃我们'”

    “我这比窦娥还冤呢'”小白甜蜜蜜地在流苏脸上亲了一下,随口进来的南瑾眉目一低

    小白讪讪地笑,“爹,你也太小气吧'”

    南瑾哼了哼,小白赶紧给他倒了一杯荣,模样孝顺得不得了。

    “你去赤山城做什么了'”南瑾问她。

    小白在她爹面前可不敢说谎,那不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吗'支着头道:“我无聊口见,借着

    机会出去走走,要是知道你们来,我就不去了。”

    苏陌坐到她身边,也殷勤地倒了一杯茶,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小白的神经立刻拉到十

    二级备战状态。

    期盼。

    “姐,我这次留在这里和你多住几天好不好'”苏陌甜甜地问,秀餮的眉目露出孩童般的

    小白松了一口气,为她宫里的宫女太监们哀悼,“好啊,你爱住多久都好,可是,爹爹

    她为什么要留在这边'”

    南瑾微笑,冷厉的眉目布满笑意,随手把两电灯泡都点了下,“他们两都在这边住一段日

    子。”

    小白眼睛一亮,“那你和娘呢'”

    “你娘想去西域走一走。”换句话说,苏陌和苏王月这两电灯泡你先看着。

    这两磨人精,苏硐比较帖流苏,苏陌比较帖他,南瑾早就想甩了他们了,好不容易有个机

    会自然不会放过。

    小白摸摸苏陌的头,又拍拍苏硐的手,颇为感慨,“呆然你们被嫌弃了,不怕,姐姐收留

    你们。”

    苏陌苏硐不愧是双胞胎,很有默契,同时给她一记白眼,心里知道就好,说出什么做什么

    太伤感情了。

    苏陌看着南瑾的眼光更哀怨了,南瑾喝茶,八风不动,苏硐冰着一张脸,瞅着流苏,那是

    裢抛弃的爱犬眼光,流苏倒茶,故作不见。

    小白哈哈大笑,心里突然平衡了l

    她小时候也粘着南瑾,不过那时候只有她一个女儿,她性子又静,虽然也妨碍了爹娘不少

    独处时光,不过她的待遇还是挺好的,就她一个,再加上她也够识趣,粘的人又不是她娘,她

    爹爹还是很能忍受的。

    不过陌陌和硐硐显然和她待遇不同,陌陌帖着南瑾还说得过去,明明粘着流苏可就有人不

    高兴了。

    好不容易能有一段旅程,自然不希望这两灯泡都跟着破坏气氛。

    “娘,你去西域做什么'”小白好奇地问。

    流苏毗了南瑾一眼,脸色微红,哪是她想去啊'小白多冰雪聪明,一看就明白,这回更感

    慨了,“陌陌,明明,原未是爹爹有预谋地抛弃你们啊,真可怜l”

    苏陌眼睛一眯,扬起唇角,“不怕,我倒是挺喜欢丞相哥哥的,这回多和他培养培养感情

    南瑾,“……”

    流苏,“……”

    轮到苏明喝茶了。

    小白脸阴了,“风苏陌,你情窦初开的对象也太有挑战了吧'”

    020

    傍晚的风静静地吹,沁阳殿一片祥和,苏弱和苏陌在不远处玩蹴鞠,小白和流苏坐在椿树

    下讲悄悄话。小白是个少女,又在成长期,娘亲又常年不在身边,成长期有很多烦恼都没法和

    外人说,好不容易流苏未一次,住两天又要走,小白帖得很紧。

    “这么麻烦呀'”小白那天问了老板娘月信的事,毕竟不是自己的亲娘,她也不太好意思

    司得太仔细,如今听流苏说女儿家的烦恼,她蔫得和六月稻草一样,垂头丧气地趴在石桌上。

    流苏好笑地揉揉小白的头发,这小丫头随着年岁的增长,越发美丽了,儿时她和南瑾几乎

    是一个模子即出来的,长大却不太像了。役有南瑾那么冷厉的眉目,年少时神态冰冷倨傲,少

    女时尊贵威仪,模样长开后,娇艳可人,妍丽无双,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即便是万千人群中,小白依然是最抢眼的景色,绝对没人能忽略她的风采,不过再怎么长

    大,在流苏眼里,都是她最疼爱的宝贝。

    “听说赤山城的梧桐林很漂亮,是不是'”流苏问道,她和南瑾这次有三个月的时间可以

    好好地游历天下,流苏想把女儿国各大风景点去玩一遍再去西域。

    小白点头,说起梧桐林,她就想起许幕白,把赤山城发生的事都和流苏说了一遍,少女眯

    着眼睛,“许幕白要是愿意朝为官再好不过了,又多一栋梁。”

    “许幕白'”流苏拧眉想了想,风襄船运和许家在声音上有密集的往来,流苏对许襄当家

    家主印象还不错,只是……“小白,宗长还逼你立妃么'”

    小白挥挥手,“早就不了,估计一两年内不会烦我。”

    “你和周凡了,还吵架吗?这一问,流苏觉得自己白痴了,这是什么问题,他们哪天不

    吵就奇怪了。

    “娘,谁是你生的嘛'怎么老是帮他说话'”小白不满地抗议,用力瞪流苏。

    流苏叹息,她怎么生了一个这么愚钝的女儿'

    虽然儿孙自有儿孙福,可对小白,流苏付出的母爱要远比苏陌苏硐多得多,小白常年不在

    身边,她孤身一人在女儿国,父母亲人都不在身边,小小年纪就背起整个国家的兴衰荣辱,小

    小年纪就有戚堆的责任压在她身上,苏明苏陌在她和南瑾的呵护下能无忧无虑地长大。可小白

    无忧无虑的童年只有五年,之后她要面对的,都是国家大事,责任沉重,超越一个孩子能负担

    的程度,可她却做得那么好,这么多年,女王的事迹她在圣天都有耳闻,在为小白骄傲的时候

    ,她既心疼又愧疚,这本该是她要担负的责任,却都让小白扛下,她自然很想把所有最好的一

    切都给她,例如周凡。

    她再强,再能干也有累的时候,流苏希望,在她累的时候,能有一副强壮的肩膀,让她靠

    一靠。

    “笨蛋女儿,你知道为什么丈母娘特别疼爱女婿吗'”流苏突然</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