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05

_分节阅读_30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剔的小白也不得不帚认,这是百里挑一的大美女,特别是眉宇间透着聪

    慧,一看就是才貌双全。鹅黄色的长裙更衬得她身段窈窕玲珑,小白眼睑微微朝下,看着自己

    平平的某处,本就纠结的情绪更郁闷了,这人和人的水平,有参照物明显就对比出来了。

    少女仿佛在伤心什么,泫泫欲泣的模样,周凡耐着性子,抚着她的背脊安慰着,一脸温柔

    是小白从未没见过的温柔……小心翼翼地呵护着。

    这画面还真不是普通的养眼,俊男美女……不对,不对,小白立刻否决,怎么看怎么想‘

    奸夫淫妇’。

    苏陌自来熟,拉着小白按着她坐下,周凡起先是一懦,接着是蹙眉,环视一周之后双眉松

    开,仍然一副冷摸的样子。

    。少女见她们,微微愣了愣,朝着小白和苏陌礼貌地点头。

    苏陌看着自家姐姐冷冰冰的面瘫样,心里笑开了花。

    啧啧……家教啊l

    “周凡哥哥,这是谁呀'”苏陌无比纯真地问,兴餮颇高。

    周凡不慌不忙地收回在少女背脊上的手,看了小白一眼,不答反问:“你们怎么出来了'

    “我们兄妹逛衔要需要相爷您的批准吗'”小白皮笑肉不笑。

    “不敢l”周凡公式化地回答,小白气结。

    苏陌呵呵地笑,“我小哥哥想吃点心,我和哥哥进来顺便给他买,刚好我也想吃,小二

    “苏陌l”小白瞪眼,看她这架势还真想在这吃不成'

    “哥哥,你也不想想你今天拉着我东逛西逛都逛了什么地方,我鼹腿都软了。”苏陌拿着

    一双比鬼子还要无辜的眼睛看她,很委屈。

    周凡立刻察觉不对,“她带你去哪了'”

    鉴于小白有不良记录,赌蛹青楼,什么龙蛇棍杂的地方她都敢去,苏陌这么明显的暧昧暗

    示的口气,周凡哪会听不懂。

    小白呼吸一顿,瞪了周凡一眼,转而瞪苏陌,死小孩,敢威胁我,这笔账等会算l周凡见

    这两姐妹眉来眼去,苏陌已经点了点心,小二都屁颠屁颠走了,小白竟然不出声就知道她们之

    间有鬼。

    “陌陌,地带你去哪了'”

    苏陌笑眯眯地看他,调度地问,“周凡哥哥,这位是谁呀'”

    比奸诈,苏陌可不输给谁,就一句暖昧不明,不清不楚的话就捏住了两位,她笺得很灿烂

    周凡也识趣,“朋友,小雨,她们姓风。”

    年轻的丞相说得坦荡荡

    小雨又有礼貌地点头致意,“风公子,风小姐好l”

    “你好,你好l”苏陌乐不可支,“周凡哥哥,这位就是传说中让你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姐

    姐么,长得真漂亮。”

    哼,还真是宝贝了,还说不得,小白心里暗暗不爽,周凡看起来真的很护着她,深怕苏陌

    勾起她半点伤心事。

    小雨落落大方地笑,并不太介意,“是相爷好心,救小女子脱离苦梅,反而连累相爷声名

    小雨很过意不去。”

    “{殳事,役事,周凡哥哥声名高着呢,败不掉,。慢慢败都没关系。”

    此话一出,三方心思,小白还真不知道说她妹妹什么好,瞧她眼里那无辜,脸上那纯洁

    怎么净往人家痛楚踩'

    小雨像是没听懂,淡淡地笑,周凡显然很不悦,警告似地看了小白一眼,小白火气一上

    未,“周凡,你什么意思'”

    四周唰唰眼光扫过来,周凡沉沉地看着小白和苏陌,小白冷着脸,两大冰山同时发功,这

    周围的温度直线下降,顿时冷飕飕的,堪比十二月下雪天苏陌吃了一惊,她投什么坏心,只想试探试探,这两人同时发什么疯'

    “周凡,没事。”小雨了然地笑笑,“同公子,周小姐,真不好意思,若是小雨有什么地

    方得罪了,我道歉。”

    “不关你的事l”周凡冷声道。

    小白冷笑,“是啊,小雨姑娘不必客气,我为妹妹道歉才是,苏陌年纪小不懂事,你大人

    不计小人过,别和她一般计较,省得有人说我欺负人。”

    “你欺负人的时候还少吗'”周凡咬牙切齿,声音沉沉的,“你就是个长不大的藩子,什

    么都要拽在手里,不小心弄丢了就大发脾气,你知不知道你的态度真的很令人讨厌,有时一句

    无心的话要伤人有多深'”

    小白冷哼,“我是长不大的孩子'你比我好到哪儿去,自己都管不好的人凭什么未管别人

    你算我的谁啊'”

    周凡怒极反笺,“那你在做什么1”

    小白嘴巴张了张,表情复杂难测,她难不成以为她是故意上未刁难他的'“你以为是故意

    上未找你麻烦的'”

    苏陌一看这情形就喊槽,这雅座的人都看着他们呢,众人纷纷猜测,敢和丞相叫板的,这

    人吃了豹子胆'

    周凡默认,正常推测而己。

    小白笑得更冷了,怒火冲走本就剩下不多的理智,“周凡,你算哪根蒜'我会特意上来刁

    难你'若不是苏陌要给苏明买糕点,我会走进这里'你周凡是我的谁'你吃喝嫖赌,杀人放火

    关我屁事,我发疯了才会故意上未刁难你,不要把自己想到太重要了,你,不算什么'”

    小白憋着一口气被周凡的态度彻底点燃了,只想着维护自己的尊严,有些话就这么不假思

    索地冲出口。

    OJJ

    周凡本来阴沉的脸白得有些透明,周身一团低气压

    四座的人都惊呆了,这小兄弟好有勇气

    小雨想要解释,小白又冷笑,“别说我不是故意上来刁难你,就算是,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四座惊倒

    好嚣;长啊

    好狂妄啊

    “风公子,你讲不讲王法呀'”小雨不知道这两人的恩怨,见周凡脸色发白,小白咄咄逼

    人,忍不住说一句。

    小白双手往桌上一拍,唰一声站起来,“老子就是王法,你意见'”

    025

    。如此狂妄,如此嚣张的少年公子,把二楼的客人全部震住了。

    那句老子就是王挂,吼得君子坦荡荡,理直气壮,典型的恶霸形象啊,看看那画面,温柔

    纤细的小雨姑娘裢她吼得目瞪口呆,冷{莫淡然的丞相微微愣然,一旁的小美女咬着一块糕点,

    错愕地看着她,周边的客人更是鸦崔无声,这画面,定格了l

    “公子……”小雨姑娘呐呐地喊一声,看了看周凡,这人是谁啊,敢在周凡面前如此放肆

    ,老子就是王法,在丞相面前喊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竟然没被扭送官府,最奇怪的是周凡的神

    色,愣然过后是一派冷摸,比之前更冷摸,阳光从旁微微射入,映着他的脸煞白煞白的。

    小雨认识周凡时间不算短了,她知道,周凡是个永远不会冲动的人,总是一副温和的书生

    模样,眉宇间却透着冷然和距离,他就是一束月光,看似明亮清透,实际冰凉,不可融摸,她

    认识的周凡,就是这样一个人。不管在多危机的境地,都能清晰冷静地分析利弊,八风不动,

    泰山扇于顶而不动,小雨曾想,可能世上无一人能让周凡卸下他的面具。

    而如今,她却看见周凡那副面具,有扇裂的痕迹,莫非这位公子就是

    她似乎在周凡的书房里见过这么一副画像,那眉间的一点朱砂凄艳,绝美,很是好认,小

    雨错愕不己。

    这位霸气狂妄的公子谖不会就是周凡

    如果真的是周凡喜欢的人,那刚刚耶几句话,不管是气话,还是真心话,都是伤人极深,

    就像刀子在心口研磨,冰冷而疼痛,她明白那种感觉,周凡又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只会把他

    推得更远。

    。她看向周凡,却惊讶地发现,本来崩裂的面具更坚硬了。

    “小雨,我们走l”周凡看着小白,一字一顿地道,站起身来,同边气流又冷了几分,“

    风公子,失陪了l”

    小雨想要解释什么,却被周凡一拉,她愣然地看着彼此牵着的手,“周……”

    “我们走l”周凡牵着小雨就走。

    小白也不阻拦,冷冰冰地坐下,眯着的眼睛却酝酿着一股压抑的风暴,她有种想要杀人的

    冲动,火焰如岩浆般在心口冲撞,压过心里那么一丝丝的愧疚。

    苏陌慢条斯理地喝茶吃点心,瞅着她姐姐的脸色,啧啧地道:“哥哥,你这脾气可真暴

    我算怕你了,老子就是王法这种话你也说得出,昏庸啊……某某国,前逮堪忧咯l”

    小白一巴掌就扇在她脑门上,“闭上你在嘴,我还没和你算账呢,你早就发现周凡在上头

    才拉我上来的吗'”

    小白是何许人也,刚刚一下子裢唬住了,不代表她会忽略这种旁支细节,她妹妹就是个鬼

    灵精,准是她故意的没错。

    苏陌讨好地笺,含含糊糊地道:“我还不是想看看让周凡哥哥冲冠一怒的红颜是哪方神圣

    嘛。”

    小白阴阴地瞪她,苏陌哈哈笑,“不过说实话,小雨姑娘漂亮是漂亮,可哪比得上我姐姐

    半根汗毛呢,我姐姐掉下的头发都比她珍贵。”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苏陌深深明白其中精髓,可显然,她身边的某人对马屁无感,这朝

    中拍她马屁的人还少么,不缺苏陌一个,小白眼光死死地瞪着下面手牵着手离开的‘奸夫淫妇

    ’,心里想了无数种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刑罚。

    苏陌乖乖吃糕点,突然感觉,秋风肃杀,好个凛冽。

    “周凡,风公子是个女孩吧'”小雨问,肯定甸,女儿国盛产美男,也不是役有像风公子

    那样漂亮精致的少年,可她直觉,他是女藩,而且是个能影响周凡的女孩。

    周凡面无表情,转过街道之后,放开小雨的手,点了点头,小雨了然一笑,“很有恬力的

    姑娘,霸气,张扬,又聪明,她刚刚好像误会什么了,为何不解释清楚'”

    “解释什么'”周凡漠然,情绪并无什么大起伏,眉宇间布满了浓浓的疲倦,连小雨都看

    出来他不对劲了么'胸口胀痛,说不清道不明的渴望和期盼,还有失望后的落差,酸涩而苦楚

    ,他不想去深究为何,却被这种情绪缠得夜不能寐。

    “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解释的,你没听她说,我又不是她的谁,何必解释,多余l”

    小雨一笑,“周凡,其实话不能这么说,人在生气的时候,总会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话。有

    些感情越是压抑模糊,情绪越是尖锐牵u人。不管在哪个阶段,孩子也好,成人也好,总有自己

    的有些秘密,为了隐藏这些秘密会做一切出格的事,会说一些口是心非的话。因为这些秘密只

    想自己珍藏,等到被人发现,而对方又是你最不愿意告知的人,就会暴躁,烦闷,彷徨,若是

    被对方剌到,就会竖起羽毛保护自己的自尊,说一些过分伤人的话,做不得真。”

    周凡哂笑,“小雨,你永远都这么清醒l”

    小雨聪颖,细腻,有一双透彻人心的眼睛,在地面前,似乎一切都无所遁彤,周凡不想去

    探究她的话,因为冥冥之中知道,她是对的。

    “旁观者情,说得就是这个道理吧,你何尝不清醒只是袱蒙蔽了眼睛罢了,你想靠近她

    ,又害怕裢驱逐,所以才会-惴惴不安。”小雨看着落叶伸手,已有一片落在手心,秋天快过了呢。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周凡冷然道。

    小雨道:“上次我在你书房,见过风公子的画像,耶手笔</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