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06

_分节阅读_30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我认得出是你画的。”

    周凡耳根一热,秘密被发现的不知所措,脸颊微红,辩解道:“那是画来玩的。”

    该死的,小雨什么时候发现了'

    “哦,画未玩呀,那为何不画我呢,而且画还放在右手边的抽屉了,你经常看的吧'”小

    雨戏谑道。

    “小雨l”周凡警告似地喊一声,示意她适可而止,周凡不喜欢被人这么挖掘,从来都是

    他琢磨别人的一言一行,分析别人的心思,角色颠倒,他才知道,竟然是如此的可怕。

    小雨沉静地笺,仰首看着翩翩落叶,似乎很欣赏这位就冷摸丞相不知所措的神色,“周凡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像什么'”

    “不想知道l”周凡口气有些冲。

    小雨似乎当他放风,戏谑道:“像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l”

    026

    。周凡坐在相府后院的凉亭里,深秋的天空很晴朗,风情凉舒爽,年轻的丞相却如临大敌地

    坐着,仿佛在思考着费解的终身大事。

    自从那天在街上和小白闹僵之后,已经过去快十天了。

    小雨说,他现在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平。

    小雨问,你有牧有想过,你喜欢她'

    他何尝没想过,在去赤山城的途中,他情不自禁嘲了小白,直到如今还能清晰地嗅到她鼻

    息间的香气,还能感受到唇上的柔软温暖,还能清晰地听见,自己怦然心动的声音,他很清楚

    ,他是喜欢上小白了。

    这份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知道,等他意识的时候,早就泥足深陷。

    或许在小丫头抱着他的小白无辜地看着他的耶瞬间,又或许是在她明明舍不得父母离开却

    又强忍悲伤的倔强神情,或许是滚烫的那一涌泪,他已经数不清了。

    这么多年,他心甘情愿当丞相,为她出谋划策,为她安稳四梅,图的又是什么,如果女儿

    国的女王不是小白,还朝廷亦无丞相周凡。

    在他还没有意识到喜欢小白的时候,他已经为她做了那么多,可真的等到这份心意越来越

    清晰,他又越来越抗拒,抗拒自己去靠近,却又控制不了,两种情绪复杂地在心里交=缠,让

    一贯冷静的男人失去常态,小白,真的是他的克星。

    他喜欢看小白笑,也喜欢看小白怒,生气勃勃的小白比花园的花还要明艳,他总是在惹她

    生气,因为如呆不用这种方式,那他们之间除了朝政,还能说什么'

    谁都知道,女王和丞相不和,可谁又知道,丞相为何总是和女王过不去。

    如呆他只是一位忠心耿耿的丞相,如果他不那么贪心,那他甘愿当一名鞠躬尽瘁死而后己

    的忠臣,可偏偏,他贪心了,对着她,生了不该有的非分之想。

    可他们之间又有那么的跨不过去的横沟。

    小白是女王,这个身份,让他在渴望的同时又在却步,小白的态度,总是那么桀骜不驯,

    总是把他的一腔热血冻得冰冷,数不清有多少次,他想吼出自己心底的话,却被她的态度,她

    的眼神,她的毫不在乎冻得手脚冰冷。

    靠近,排斥

    渴望,疏离

    总是这么循环,无止尽地循环

    他第一次见到小白和许慕白言笑晏晏的时候,他觉得很刺眼,原来小女王也能笺得那么开

    怀和放松。

    可惜让她笺的男人,不是他

    当时很愤怒,过后连他都不得不承认,这种情绪叫嫉妒

    他这个年龄的男人在女儿国已经是好几个藩子的爹了,他恬了二十三年,长这么大,第一

    次谈恋爱,对于恋爱,他根本是疏于练习,他什么都不会,不懂得怎么去爱人,只能。|苗。|苗。瞳懂

    ,以他的方式去爱人。

    他太骄僦了,恋爱这种事,他说不出口,更不可能去问人,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去爱,而偏

    偏,他爱恋的对象是个比他更骄傲,比他更别扭的少女。

    两人总是碰碰撞撞,他总是四处碰壁,到最后,说不出口的爱恋裢藏心底,笨拙地不想

    被人发现,总是以激烈的言语去隐藏那些不被她珍惜,不被她在乎的羞耻感情。

    就这样年复一年……似乎越来越远了

    周凡知道,也许他走错了方向,他爱人的方式不对,可骄傲的他又放不下自尊去问人,他

    爱恋的对象也不会告诉他,你错了,你这样不对。

    所以错上再错,越来越远

    他们都太骄傲了,所以毁了这段感情。

    如果过程中……她哪怕是一次告诉他,他错了,那他会馥正过来。

    可惜,都投有

    所以走到越来越冷却的地步。

    周凡想,也许他该放弃了,可偏偏没能做到,他没那么潇洒,说放弃就放弃,毕竟这份心

    思已经太久太久,久到已经成为习惯,平时会忽略,会不留意,因为它本身就像空气一样自然

    人,离开空气,还能恬着么t

    周凡想起去年元宵节他陪小白出来看烟花会,那一次她感冒了,太医说要好好休息,偏偏

    她一时兴趣想要看烟花会。宫宴之后他陪着她偷偷溜出来,可他记得,抬头看满空的灿烂,他

    开口叫她的时候,那一阵烟花已经过了,空气中连余温都没有……

    灿烂如此短暂。

    一片冰冷。

    可悲的是,他们从未灿烂过。

    或许他们的结局就是这样,早就注定好了,总是不能同步。

    可周凡却偏执的说不出放弃二字,他答应了理智,却没答应自己的心,一直碰碰撞撞地走

    到今天。

    耶天小雨说,爱情不是这样子的。

    可她投告诉他,应谖是哪个样子,他真的不是很懂

    他很想知道,却骄傲的不肯去问。

    小雨端着他喜欢的花茶,叹息地看着凉亭中寂寞的身影,喜欢一个人,喜欢到两败俱伤的

    结局,她不是没见过,可还真的没见过像周凡这样伤得彻底的,别人至少说出口了,彼此都知

    道,可他们两个,她这个外人都看得出郎有情妹有意,偏偏当事人却一无所知。

    喜欢一个人,不应谖如此寂寞的呀

    小雨端着花茶,坐到他旁边,香草的味道四处飘溢,连空气都是暖的。

    “周凡,最近怎么缦见你在书房待着了,想什么这么入神呢'”小雨轻笑,这几天一下朝

    就看见他在花园里坐着,若是平时,早就埋首公务了。

    “随意坐坐l”周凡喝着荣,淡淡地应了声,他和小白这次冷战,比想象中的长,因为公

    事几乎被她一手包办了,耶丫头生气就是那样,一声不吭,拼命地工作,文武百官都感慨了,

    他们的主子真是勤政。

    “我认识你有八年了。”小雨温婉地笑道,“若我猜得投错,耶人是当今皇上吧'”

    周凡点点头。

    呆然是她啊

    那他就得吃苦头了,这事说到底是他们的问题,她也不便介入,爱情的滋味,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哪个人不是碰碰撞撞,伤心绝望,都是这么一路过来的。

    特别是像他这种第一次陷入情网的,若是听着别人指点着走,又岂会明白爱情中的伤痛和

    甜蜜,都要靠自己去摸索。

    周凡收拾自己的情绪,看了小雨一眼,“筱寒在拭你l”

    “随他去吧l”小雨淡淡地道,垂头喝花茶,声音并无什么起伏,淡得听不出情绪。

    少女偏头看着相府庭院中翩翩而落的桂花雨,笑容很淡,仿佛在说着一见无关紧要的事

    “你别告诉他我在哪,不然我会走到你们拭不到的地方。”

    周凡不赞同地蹙眉,他们是多年的好友,他知道小雨的性子,别看她温温婉婉的,硬气心

    肠未,比男人更很绝,可她和筱寒这样也不是个办法,“你躲了他两年了,他也找了你两年,

    小雨,你知道寻人告示贴出来之后,有多少骗子上门谎报消息,那个傻子,也不管是真是假,

    不管多远,每次都亲自去确认,你明明就在他的眼皮底下,还躲到耶种地方去,就算他淝过错

    ,这两年也够了吧,别在折腾他,也折腾你自己了。”

    小雨笑笑,“那和我有什么关系'两年前就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从未陌路,再纠缠

    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他要找随他意吧'筱寒你还不了解吗'再过段日子就淡忘了,谁能束缚得了他'我何必自拭罪受,再说,我还是他妹妹。”

    小雨说得最后,连自己都苦笑了,周凡这回也投话说了,小雨,本名筱雨,筱阳的三夫人

    生得女儿,和授寒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妹,而令人叹息的是,他们相爱之时,竟然不知道彼此有

    血缘关系,从而闹出了许许多多是是非非。

    “你娘并未证实你是筱寒的女儿,说不定……”

    “那有什么关系?”小雨漫不经心地道,“我娘死了,我和筱家也再无关系,周凡你别忘

    了,如呆不是筱寒,我娘不会死得那么早,如果早知会害死我娘,当初我就不该答应陪你去秋

    山,如呆不是这样,也不会遇到授寒,也不会裢人知道,我娘是从筱家逃出来的,也不会害死

    我娘。”

    “这事怪不得筱寒。”周凡忍不住为好友辩解。

    小雨摇摇头,“你也知道,这是我给自己找的借口,其实最大的原因都不是这样,如果我

    真想和他在一起,管他是不是我哥哥,我j良又是因何而死'我都不会在乎,可周凡,我原谅不

    了筱寒,不是因为我们的血缘关系,不是因为我娘的死,而是因为他让我对爱情绝望,我就是

    这样,当年我爱他,他是要砸了这颗心,还是捧着这颗心,我无缘无悔,但他倘若砸了,那我

    的爱就过期了,保留在我十六岁之前。我不会第二次把这颗心交给一个曾经糟糕过砸碎过的男

    人,他不要,那我自己留着。”

    小雨说得风轻云淡,仿若一切都己过眼云烟。

    周凡不免得为他们叹息,筱寒是他的好友,筱雨也是他的好友,当年若不是他,筱寒和筱

    雨不会认识,也不会相爱,也不会裢筱阳发现授雨竟然是逃离的三夫人生下的女儿,这一切的

    恩恩怨怨都是因为他的无心之过。

    对小雨,他一直有一份歉疚,其实筱寒真的很爱她,爱到连她是他亲妹妹都可以不顾,但

    是对小雨来说,这份爱,未得晚了l

    “小雨,你想怎么样,我不会阻拦,但是筱寒真的很爰你,你也知道他性子就是那样,骨

    子里就不是个好男人,你要他变成一个好男人,起码要等一等……给他一点时间,谁都看得出

    来,这两年他变了很多。”

    小雨没说什么,只是看着翁纷而落的桂花雨出神,周凡叹息,“或许看着你们两从相爱到

    怨恨,我对爱情很排斥,才会如此别扭,怕最终落得和你们一样的下场。”

    小雨扑哧一笺,“别给自己的别扭找借口,爱情有千百种样子,她不是我,你也不是筱寒

    027

    。小白最近迷上练武了。

    下了早朝处理政务之后,她总是揪着清风教她练武,累得清风想要吼人。

    她两个爹都是武学奇才,偏偏她就很废物,她以前-赖,南瑾早就交代过清风和无情要教小

    白练武,身为皇帝要有基本的自保能力。小白把南瑾的话当耳边风,仗着身边有两绝世高手,

    她向来不怕有什么不测。一天到晚对着一帮臣子讨论国政这么沉重的话题,没事的时候小白除

    了出宫散心就是睡觉。以至于几年下来,勉强称得上是身手不错的程度,连皇宫的禁卫军都比

    不上。

    这回心血来潮要学,累得清风叫苦连天,偏偏又不能逆她的意。

    这种苦差事无情是不会插手,只在一旁观战,偶尔指点一下小白的招式力度不够,</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