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07

_分节阅读_30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说话清

    凉清凉的,、馓得小白瞪眼,学了两招就找无情试刀。

    她和周凡还在冷战中,自从那天街头闹僵之后,也没见谁先低头过,两人都是骄僦的性子

    哪一方认输道歉都是天方夜谭,清风无情他们也懒得说。反正两主子每次都是吵得天崩地裂

    和好得莫名其妙,这次不过是冷战时间长点罢了l

    快过年了,事也开始多了。

    令小白意想不到的一件事是,在十一月中旬之时,女儿国四大家中的司徒家一夜遭遇灭门

    之祸,举国震惊l

    司徒襄是华都人士,司徒府就在华都北都的椿树林边,那一片富饶之地都属司徒襄。司徒

    家血脉比较单薄,不如其余三家人丁旺盛,司徒襄九代单传,司徒宁年方二十五,翰林阁第一

    学士,官居正一品。小白和司徒府还有些洲源,司徒宁之妹司徒兰和小白是好友,她去过司徒

    府几次,四大家中,小白就和司徒家走得近,因为司徒兰的关系,小白对司徒家总是特别的宽  此次司徒家被灭门,传闻是仇杀,小白去过司徒府,司徒宁夫妻,司徒兰都遭遇毒手,司

    徒一家一百多口全部丧命,鸡犬不留,一片凄婉。

    小白震怒,令刑部放下手头所有案件,全力追查司徒府命案。

    这件事让小白心情差到极点,整天阴沉着脸,朝堂之上也是一片愁云惨淡,司徒宁人缘极

    好,许多官员也为此事哀伤。

    最头疼的刑部衙门的人,此案做得利索,毫无线索可查,偏偏小女王一日三问,刑部尚书

    都有些跳河的冲动,整个刑部鸡飞狗跳。

    远远就看见小白一个人坐在桂花树的藤椅上发呆,周凡过去坐下她都毫无知觉,良久才发

    现身边多了个人。

    “有事吗'”小女王声音幽幽的,缩着肩膀坐着,好像一只大型的弃犬,模样可怜兮兮的

    周凡微怔,他也投什么事,就是来看看她,这么多年除了在朝廷上短暂的交流,他几乎没

    和小白说过话。

    以前芝麻绿豆的事都往御书房跑,私底下就是吵吵架也好,最近这嗜好也没了,周凡默默

    地叹息,“你抱的是什么'”

    小白垂头,看了看,表情略涩,“小兰送我的l”

    小白这辈子投什么朋友,唯一知心的也就司徒兰,她是女王,宫中人避之不及,出宫也是

    来去匀匀。虽然高高在上,其实小白是很寂寞的,她也渴望有人能倾听她的秘密,能和她肆无忌惮地t兑笑。

    司徒兰是小白九岁那年认识的,起初是在宫外,两人见过一面,她记得那时候司徒兰穿着

    一妻白色的男装,俊秀不凡,笑得比阳光还灿烂,厚颜无耻地抢了她的玉佩,还得意洋洋地挥

    手说后会有期。

    清风本来想要追上去抢回来被小白拦了,可能是因为她抢到玉佩的得意的脸,或许是因为

    她灿烂的笑容,小白生平第一次吃亏。

    第一次见面是在宫里的藏书阁,司徒兰随着司徒宁进宫开眼界,迷了路,阴差阳错就传入

    了藏书阁,两人因为抢了一本书打得硝烟四起,结呆打成知己之交了。

    司徒兰进入藏书阁的原因曾经让小白很吐血,她说她阴差阳错进入后本来想出去的,不过

    她很好奇,宫闱之中有投有更华丽精巧的春宫图,毕竟皇宫嘛,什么都比外头厉害才对,小白

    听后一口茶就喂了诗经。

    这三年,两人交往甚密,司徒兰从没把她当女王,两人相处很。愉快,司徒兰好动,小白好

    静,两人性格差了十万八千里,爱好也无一相同,却能成为推心置腹的好友。

    上次去赤山城,司徒兰本来也要跟着去的,谁知道病倒了,小白不得己才找了周凡,回来

    之后还没见过面昵,她人就走了。

    小白难过极了,她怀里抱着的这本书就是小兰送她的春宫图,她还记得小兰戏言,她要收

    集天下最艳丽的春宫图,小白听后只送她四个字,非我族类。

    本。

    她怀里这本,是小兰听说宗长们开始让她选妃后送的,据说,这是她收藏品里最满意的一

    周凡不知何书,见小白紧紧抱着他也好奇,抽过来随意翻了一页,又匆匆翻了几页,眼角一抽一抽的,倏然啪一声合上了,俊秀的脸庞浮上比晚霞要艳丽的红晕。

    小白毗他,不知不觉地笺了,“没出息l”

    说罢抽过来抱着,还脸红呢,真纯情啊,想她第一次看的时候还很镇定呢,若是小兰还会

    和她研究姿势的深奥问题。

    “你有出息行了吧'”周凡瞪眼,这是赤一裸裸地裢鄙视了呢。

    “我早就看腻了。”小白的声音幽幽的,又恢复了弃犬形象。

    周凡话卡在喉咙里,瞧人家说得风轻云淡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身经百战了。

    “刑部那边已经加紧在查了,你也别太着急,一天三餐的催,只会降低他们的办事效率。

    ”周凡劝着,早朝之后刑部尚书愁眉苦腔的,他看了都不忍。

    “要让我抓到凶手,我一定将他抽筋扒度,剁下他的手脚做成肉丸子给他吃下去l”小白

    阴狠遭。

    周凡脑海里就出现一副断手断脚人吃着肉丸子的生动画面,登时胃部翻滚,“你别恶心我

    小白鄙视他一眼,“喂,你肯和我说话了'”

    周凡微笑,周凡无比期盼,“怎么'要道歉'”

    小白嗤一声,“做你的春秋大梦l”

    周凡也不介意她的坏脾气,不远处的清风叹一口气,呆然好得莫名其妙。

    倏然听见婴儿的笑声,小白某根神经顿了顿,就见苏陌兴冲冲地跑未,“姐姐,有戏看了

    苏陌兴冲冲地跑来,苏弱跟在后面,笨拙地抱着一个婴儿,小白很白痴地冲口而出,“玥玥,你什么时候生了个藩子'”

    028

    。周凡神经啪一下断了,苏陌笑容一僵,转而没心没肺地嘲笑,“姐,你猪脑呀,硐硐怎么

    可能生的出'”

    小白干笑,是这一幕冲击太大,她忍不住嘛。谁想到平常对美色有严重挑剔,对人有严重

    区分的苏明会抱着个软趴趴的婴儿。

    据说小翠缡的孩子会爬的耶会儿,口水不小心拈到风小公子的衣摆,从此他见到软骨动物

    就闪人,竟然抱着个孩子,那不是天方夜谭吗'

    “谁襄的孩子啊'”周凡好奇地问,这兄妹出宫一趟还能抱回个孩子,真奇迹了。

    “明明在河边拉到的。”苏陌嘿嘿地笑。

    那是个很漂亮的女婴,一双莹亮的眸子像两颗黑葡萄,粉嫩嫩的唇含着小指头,在硐硐怀

    里笑得无忧无虑。反观苏硐,冰着脸,笨拙而僵硬地抱着孩子,维持着诡异的姿态坐到小白身

    边。

    看得出来,他还挺不乐意的,耶抱回来做什么'

    清风无情也好奇地凑过来看热闹。

    “你在秀水捡的吗'”小白新奇地逗逗女婴的腔,好滑嫩的肌肤,软软的小手摸着特别可

    秀水河在离华都不远,那边经常会看见齐婴,贫苦人家孩子生太多了,又养不起,有的是

    送人,有的萝娘狠心就把藩子放在篮子里,丢在秀水河里漂流,任孩子自生自灭。小白听说过

    这情况很愤怒,后来贴出告示,若是敢把孩子丢在秀水河裢查出来,抄家灭族,这几年已经极

    少见了。

    “姐,你未抱l”苏硐道,典型的命令句,遗传南瑾百分之一百。

    小白摆手,“我不会,你讨厌小孩抱回来做什么'这么可爱的孩子,爹娘怎么舍得丢掉

    太狠心了吧'笑得真甜……陌陌,你小时候可没这么可爱。”

    小女婴兴许听到女王赞美了,心里乐开花了,咯咯地笑,蹦趾两下,弄得苏明心惊肉跳

    手忙脚乱,就怕她蹦趾掉地了,“你……你乖一点……乖一点……”

    众人大笑,苏硐阴着捡冷扫他们,很有杀气,他怀里的小女婴又继续蹦踺几下,差点就跌

    落,苏弱只得收紧胳膊围住她,小女婴皮嫩得很,那经得起他这么粗暴,嗷嗽地叫了几声抗议

    ,苏硐脸上杀气更维了,看得众人心惊胆战,他会不会掐死她'

    “给我吧,给我吧l”小白伸出手,她也是个半吊子,小时候抱过苏硐苏陌几次,不过那

    是很遥远的事情了,抱着她也是笨手笨脚的。

    动地

    她刚调整好姿态,小女婴葡萄似的美眸看着她,猝然,哇……嚎啕大哭,哭得那个叫惊天

    哭还不算,还不停地蹦踺……

    周凡戏谑,“面相太凶,连个婴儿都能吓哭l”

    清风无情无条件地附和,同意

    小白怒,哄着她怀里的女婴,谁知道她哭得更大声了,苏硐眉心一拧,瞪了她好几眼,心

    不甘情不愿地伸手抱过去,小手笨拙地拍着小女婴的胸口,哭声奇迹般停了……小女婴咯咯地

    笑起来。

    众人眼珠子都掉下未了

    小白道:“若是面相太凶,硐硐怎么也比我凶吧,看看他,一脸杀气l”

    乖乖,这孩子还能认人啊'

    苏明也是奇怪,明明不乐意,你又抱过去做什么'

    “姐,你看你,哄个孩子都不行。”苏陌支着头嘲笑她。

    小白心里不平衡了,指着清风,“你过来抱她l”

    苏明不乐意,清风也是诧异,小白女王气势一扫,迫于淫威之下,清风抱过小婴儿,于是

    惊天动地的哭声又未了

    清风苦笑,又丢给苏硐,哭声又停了,于是小白换个人,无情上,小娃娃又收拾面子地哭

    得天地变色。

    周凡和苏陌也都试过,都哭得不停,小白这回心理平衡了

    她平衡了,苏明扭曲了,厉喝一声,“谁也不许抱了l”

    清风和周凡笑个不停,无情也勾起唇角,小白一本正经地下结论,“硐明,你魅力太强悍

    了,老少通吃,这么小的女婴都不放过l”

    苏陌也竖起拇指,“强,就一个字l”

    想想她和苏明长得一摸一样,结呆她抱着也哭得够呛,在苏硐怀里笑得比蜜糖还甜,风小

    公子,你真的魅力无边啊l

    有个孩子,气氛热闹很多,苏明抱着女婴坐在他腿上,众人逗得她咯咯笑,只要没离开苏

    硐,这小娃娃笑得都很甜,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到底是谁襄的孩子'”周凡问,“苏明,你捡到她的时候身上没什么信物吗'”

    苏明摇头,无情看看女婴身上的衣裳,伸手去摸摸,蹙着眉心道:“不像是故意丢弃的,

    一般丢掉藩子都是贫苦老百姓,襄里养不起了,可这孩子身上的衣裳布质和绣工都是一绝,非

    富即贵。”

    小白早就注意到了,“不管是富家还是官家,孩子不见了都会有大动静,无情你留意一下

    即可,不过,若是没人领,这孩子怎么办'”

    苏弱眉心一挑,不说话,苏陌也嘟着嘴巴,逗了逗小娃娃,小白让宫女冲一杯温热的糖水

    上来给她喝,看她一直吸着小手指,小孩子很容易饿。

    “她这样能喝粥了l”周凡值。

    小白又让宫女去熬粥。

    “这是硐明捡回来的,他看着办,不然给清风无情养着吧,有两个威风的爹爹也不错。”

    苏陌自认为不错地提议。

    清风无情苏明三人异口同声,“不要l”

    小白周凡苏陌,“……”

    小白迷茫了,“明硐,你不要什么呀'”

    苏陌小鸡啄米,苏明冰着脸,模样很酷,“我要养l”

    “你还要爹娘养呢,还想养别人'”苏陌很不给面子地笺出声。

    苏硐竖眉,“风家养不起一个孩子吗'”

    “这又不是我们家的藩子,凭什么要我们家未养&#</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