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08

_分节阅读_30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39;”苏陌维护自身利益,谁都知道,小的

    最受宠了,她可是风家堡的小宠儿,要是这软趴趴的小女婴真让明明领回去,她不是地位不保

    了吗'

    不行,绝对抗议到底

    “还有,你让她以什么身份呆在风家堡,风家的四小姐'你做梦,你要是把她当侍女养

    还不如给姐姐呢,待遇比风家好。”

    苏弱黑着脸,“总之我要定了l”

    苏陌瞪着他怀里的小女婴,软趴趴的爱哭鬼,我怨你

    周凡道:“你们也别急着黑脸,说不定会有人来认孩子。”

    苏陌脸色算是好点,还死死盯着苏硐怀里的小女婴,小娃娃见她虎着脸,圆着眼睛,笑得

    没心投肺,苏陌发誓,她这是胜利的笑。

    “你离远点,吓着她我和你没完l”苏明冷冷警告。

    苏陌抬脚,狠狠地踩他一脚,不甘示弱地吼,“她以后日子难过了,哼l”

    小女婴朝着苏明笑得不知人间疾苦,苏明冷厉的眸光闪过一抹淡淡的笑意,笨手笨脚地逗

    着小婴儿。

    众人惊倒了l

    连自问淡定冷静的周凡也觉得,风襄的孩子个个诡异啊

    苏明抱着小女婴回房,宫女熬好粥之后他就打发人下去了,亲自一口一口地喂给小娃娃吃

    小娃娃也乖巧得很,非常听话,小白毗着这一幕,怎么瞅怎么有爱。

    “明明,你真的要养她'”小白犹豫地问道,“说不定过两天就有人未领回了。”

    小白的意思是说,别太宠着,兑得到时候伤心。

    “再说吧l”苏硐没什么特别反应,小白也没话说,随他去了。

    喂好了粥,苏明陪着小娃娃在暖榻上玩,从袖口拿出一块玉佩,这是在小女婴身上发现了

    刻着三个字,司徒念。

    苏明记得司徒家的血案,无情和清风谈论的时候他听过,司徒家的灭门血案中,唯一存恬

    的只有司徒宁的女儿司徒念,下落不明。

    苏硐看见这块玉佩就知道她的身份,可他却阴差阳错地藏起来,不想让小白知道,以小白

    和司徒兰的关系,若是知道司徒念没死,一定会亲自抚养她,留在皇宫,日后继帚司徒家。

    苏明也搞不懂自己什么心理,他从小到大就任性这么一次,从抱起着小小的女婴就有种归

    属感,好像这是属于他的,谁也不能抢走。

    就像是孩子对于玩具,总有很偏执的爱,不肯给人分享,陈非是腻了

    风小公子长这么大,第一次任性,他喜欢这个小小的婴儿,或许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他

    觉得很有趣,很新鲜,以至于想占有。

    他性子冷僻,比起风南瑾有过之而无不及,寻常除了苏陌他不爱搭理人,他浪一天到晚又

    被他爹霸占。他又喜静,不像苏陌四处疯,有个小家伙说说话,陪他玩玩也不错。

    如苏明所料,京中并无寻藩子的大动静,司徒家一脉单传,己被灭门,司徒念已是举目无

    亲,她也不知道裢谁仍在秀水河里,自然没人报失寻找。

    在苏陌无比凶狠,强烈抗议下,司徒念就归苏明了

    小家伙小小年纪就裢人丢在河里差点淹死,能活着已是奇迹,小白性子护短,反正她没人

    要,她弟弟又喜欢,那就当给弟弟逗着玩,除了苏陌无比郁闷外,皆大欢喜了。

    029

    。临近过年了,小白同时收到两位爹爹的来信,南瑾说他和流苏打算二月才回来,三张信纸

    除了第一张的一行字是她爹写的,后面娟秀的笔迹一看就是她娘写的,都在说写生恬上琐碎的

    事。说了拾途的风光和趣事,看得苏陌和小白又是气愤又是羡慕的。

    躁了

    两闺女窝在床一上看信,一会儿笑得拍床,一会儿如两只大型弃犬,表}亩默剧,甚是精彩

    娘啊,不待这么youhuo人的。

    让苏陌最郁闷的是,他爹短短的一行字里没提到他,气得小苏陌喷一火龙似的嗽I嗷叫,暴

    按他们的计划本是末得及过年的,结呆要到二月才回来,这不是乐不思蜀么'

    第二封信是萧绝写未的,他告诉小白年底会未华都看她,乐得小白一天到晚蹦趾,数着指

    头盼着她爹赶紧来。

    i兑起来,萧绝看她的次数不多,一年最多也就四次,今年去远了,才来看过她一次,她有

    半年的时间没见了,自然想念得慌。连年过节多半会收到礼物,可哪比得上人亲自来让小白开

    心。

    这算是最近愁云惨淡中唯一值得开心的事了。

    。年底了,朝政忙,后宫也忙,小白忙得和螺丝一样,平常她最讨厌过年了,一到年底一推

    事情等着处理,特别的户部的帐,她得亲自算得情清楚楚,还要做记录对比成呆,忙得她天天

    撑个熊猫眼。每年到年底的时候,她才有些感谢有周凡在身边,这么多七七八八的事全压在她

    肩膀上,她非度了不可,交给别人她又不放心。

    特别是……周凡还是生能的

    两人下了早朝一般窝在御书房就是一天,前段日子的不开心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人家

    常说,吵架之后感情会比以前好,偏偏这两祖宗还是不温不火的,苏陌有时候都要感慨,恐怕

    谁都看得出来周凡喜欢她,偏偏就小白不知道。

    皇帝不急急太监,两个慢吞吞性子的人一碰上就这样,不温不火得让人毛躁,苏陌想逗逗

    她姐姐,结呆周凡警告她,小白最近累,让她少搅和,于是苏陌就安分多了,跑去逗苏硐和小

    娃娃。

    宫里有个小孩之后,热闹多了,小白很忙,周凡也忙,投时间陪苏硐苏陌玩,苏陌平时爱

    闹,不过很懂事,也不去打扰了。他们也自有乐趣,整天呆在沁阳鼹。

    苏明照顾司徒念凡事亲力亲为,喂粥换尿布,洗澡,陪她玩,虽然冰着一;长腔,投看出来

    多乐意,可动作很温柔小心。

    苏陌心里眼里都嫉妒得要命,他哥哥有了爱哭鬼之后就不理她了,都是她软趴趴地贴上去

    ,介入他们的二人世界。结果苏陌总结出一条结论,要博得哥哥的爱,就要先爱软趴趴的爱哭

    鬼,于是心里嫉妒得要死,眼里可没表现出来,还很善意地提醒苏硐给她取个名字。

    提议的时候小白也在,她中午要是有空,都会陪着苏硐苏陌坐一会儿,感觉在一起很亲切

    也很快乐,可能是少和家人团聚的关系,小白很珍惜相处的时光。

    她本以为苏明让小娃娃姓风的,谁知道他帮司徒念取名叫舒念,小白很好奇,“怎么不姓

    风'娘一直想再生个孩子,干脆就当妹妹养。”

    苏陌嘴巴一嘟,刚想抗议,苏明就道,“我有妹妹了,她不是妹妹。”

    苏陌笺得和花一样,小白撇撇唇角,随他高兴,“你不会养大了让舒念伺候你吧'”

    苏明半边脸黑了,沉沉道:“不会l”

    小白感慨,这孩子的叛逆期真早。不过小舒念真的特可爱。

    午膳后,小舒念昏昏敞睡,她在苏硐身边的时候特别乖巧,很少哭闹,除了夜里肚子饿了

    ,或者是撇屎了不舒月日才会嗽嗽喊几声。令小白和苏陌崩溃的是,苏明还真是抱着舒念睡的,

    小白知道后眼睛瞪得和铜锣似的,风小公子,你也不怕压死她。

    小舒念一昏昏敞睡,苏硐就抱着她去睡午觉,弄得小白苏陌一身鸡度疙瘩,出来之后,姐

    妹两对视好久,同时寒了一下。

    死亡

    “哥哥真是生职奶爸l”她以前和她娘学的新词,终于派上用场了。

    小白大笑,几天的疲惫的烟消云散。

    忙了大半个月,终于情闲了,小白和周凡讨好完明天的计划表,一下就摊在暖榻上,疑似

    “皇帝真不是人当啊l”小白有模有样地感慨,揉揉自己的眉心,眼睛酸痛得要命,周凡

    瞥了她一眼,修改刚刚小白提出的几点建议。

    “也就累到今天了,今年你太拼了l”周凡善意地提醒,因为萧绝后天就到,小白想腾

    出时间陪她爹,忙得很积极。

    小白直起身子,倒了杯茶,茶水早凉了,有些涩,周凡细心地注意到她拧着眉,刚想唤宫

    女换茶小白就制止了,“没事,喝着提神l”

    “别喝太猛,对肠胃不好。”周凡淡淡地道,低头在公文上唰唰修改。

    小白倒是怔了怔,这算关心么'她偏头看看窗外,阳光灿烂,很正常呢,他谖不是发烧了

    才对她嘘寒问暖吧'

    小白凑近了瞧,淡淡的墨香传人鼻尖,有那么一点暖暖的气息,凑近了才发现这男人的睫

    毛好长,浓密又优雅,还微微卷翘,小白想起这鼹眼睛看人的时候,透着疏离,眸色很深邃,

    好似什么心思在这鼹眼眸里都藏不住似的。

    b脏忍不住扑腾了下,小白育种伸手去摸摸这长睫毛的冲动。

    周凡咳一声,震得小白游离的神智统统回笼,仔细瞧会发现周凡耳朵有些红,可惜小白掩

    饰自己的色心,顾着喝茶没注意。

    “没事别靠那么近l”周凡声音低沉,这回影响他的思绪。

    谁知道小白给误解了,自然而然就认为周凡讨厌她,不喜欢她靠近。

    “周凡,你这么忙,有时间陪你的小美人吗'”话一出口,小白就忍不住扇自己一个耳光

    ,这孩子心里其实挺介意这事的,最近太忙了不好意思问,她琢磨着要怎么开口打听一下流言

    的真实度,谁知道开口就是这副挑衅的口气。

    天才

    周凡手顿了顿,抬头看了看她,小白被他看得心里发毛,又不好示弱,也凉飕飕地回瞪

    周凡淡定地垂头,“我认识小雨好几年了l”

    青梅竹马啊……小白酸溜}留地想,哼了哼,扁扁嘴,很不高兴。

    030

    。离皇宫不远处有座小巧的府邸,府邸前面种着一颗很大的椿树,这一带靠近皇宫,人不是

    很多,隔着一条衔是东北门禁卫军经常光顾的地方,很是清静,单以府邸的位置而言,虽靠近

    皇宫,然显得很偏僻。

    小白一进门就兴冲冲地扑进高大的男子怀里,“爹,我好想你l”

    少女在他怀里磨蹭着,单纯地撒娇,萧绝用力地抱了女儿一下,也笑开了,“乖女儿,爹

    也想你了。”

    小白喊着萧上下打量萧绝,双眸亮晶晶的,“爹爹,你越来越年轻了耶,又变帅了。…

    女儿的贴心让萧绝笑得很自傲,凡是小白说的话对他来说,都很受用,兴许是放下重担,

    这些年过得轻松无忧,岁月真没给萧绝留下什么痕迹,反而是越来越成熟,有种让人安心依靠

    的沉稳。虽然还是冷蝮,刚毅,却很有魅力。

    “就你嘴巴甜l”萧绝拉着她坐下,桌上摆着零零碎碎都是各地特色饰品玩意,小白爱不

    释手,她是女王,什么金银珠宝没见过,再奢华的珠宝也吸引不了她的兴趣,反倒是这些没

    见过的小玩意特入她心。

    多半年不见,小白特腻他,早就没有当女王的面瘫和冰冷,拉着萧绝叽叽喳喳地问了这半

    年都去了什么地方,有什么趣事。萧绝游历天下几年,走遍名山胜迹,馋得小白不满地抗议,

    就她最辛苦了,整天呆在皇宫里友芽。

    这府EB是小白专门给萧绝建造的,安排的宫女太监也是她极为信任的,送了茶水点心上未

    之后就退下了,走得远远,还能听到萧绝的笑声和小白抗议的尖叫。

    萧绝的日子算是典型的先苦后甜,以前在为圣天卖命的时候,性格阴沉冷酷,手段也残忍

    背负着巨大的压力还落得个残狞王爷的称号。之后离开圣天,过得还真逍遥自在,无拘无束颠覆以前天昏地暗的生活,连性子都稍微开朗许多,当然有宝贝女儿的功劳是最大的。

    “如玉缡呢'”小白眼光贼溜溜地转了一圈,笑得</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