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09

_分节阅读_30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极暧昧。

    萧绝很淡定,“吵架了,不知大跑去哪了。”

    “又吵架了呀'”小白郁闷地心里嘀咕,她另一对爹娘脸红都投有过,这一对倒是一天到

    晚照三餐的吵,鲜明之对比啊。

    了

    小白抱着他胳膊问,“爹,你啥时候给我添个弟弟妹妹'”

    萧绝嗤的呛了一声,’一口茶水地喂了点心,小白笑笑地拍着他胸口顺气,老爹,你太激动

    萧绝半响顺口气,瞪她一眼,“大姑娘家的,你含蓄点。”

    小白无辜地笑,“我问的很纯洁啊,爹爹你想得什么呀'”

    萧绝被培,不吭气了,小白又笑嘻嘻的,“好歹人家如玉缡也跟你七年了,你也得给人家

    一个名分嘛'”

    “手指往外掰呢'”

    “我发誓,我往里弯的,还不是为了爹爹的幸福着想,再说你要对人家没意思,干嘛纵容

    她跟了你那么多,哦…一”小白装模作样地拉长了声音…--

    萧绝又不吭气了,小白笺得很灿烂,基本上逗萧绝是小白的一项乐趣,谁让南瑾长了一张

    利嘴,她说十句会被他一句顶得破碎。萧绝就不一样了,他可没那么扭曲的心思,基本上耍很

    是对敌人而言的,他越是在乎的人,越是不菩言辞,不然当年不会让流苏给跑了。

    “再说l”萧绝敷衍着小白,情情喉咙,这事他自己也很纠结着。

    小白拧拧他胳膊,“爹,你可别等如玉姨跑了才末后悔,那多不划算,煮熟的鸭子要是飞

    了那是你笨啦,乖,我要弟弟妹妹。”

    什么煮熟的鸭子,什么弟弟妹妹,这孩子怎么说话的'萧绝又瞪她,“你不是有弟弟妹妹

    口B々”

    说起未还真挺羡慕风南瑾的,这棍蛋踩着的狗屎都是黄金做的。

    “那两个不知道遗传谁,一个比一个不可爱,我都没玩到。”小白嘟起嘴巴,弟妹太聪明

    了,她的乐趣都役了。

    萧绝一笑,揉揉女儿的头发,转眼间这孩子已经长这么大了,越来越气势了,亏得她模样

    长开了不太像南瑾,不然搂着这宝贝他还真有心理压力。

    “爹肚子饿了k”萧绝聪明地转移话题,小白哼哼了声,挽着他的胳膊往外走,虽然她很

    想秀一下手艺给她爹做饭的,不过没手艺可秀,只能陪萧绝出去吃。

    “爹,你说我们这么出去,会不会有人说你老牛吃嫩草'”走了一段路,小白突然问。

    幸亏萧绝没喝茶,不然又要喷了。

    “平时怎么没见她这么可爱l”无情咕哝,对着萧绝就是一张春花灿烂的脸,对着他们就

    说寒风凛冽的冰霜脸,真区别太大了。

    清风只是笑,身为影卫的他们很无聊,清风顺利拐着无情去另一条衔了,反正有萧绝在

    小白安全没问题。

    小白这些天很高兴,眉目都是笑意,连对着周凡也觉得他比平常俊秀多了,心情一好看什

    么都好。

    这个年,陈了周凡,大家过得都很舒畅,宫宴从初一到初五连续不断地举行,小白竟也没

    平常的烦躁,她一顺心,凡事好商量。

    难得小白那么高兴,他自然不去扫兴,流云和阿碧从风家堡回女儿国过年,打算元宵节办

    婚礼,周凡忙着宫里的宴会,又要和百官客套周旋,又要忙他大哥的婚礼,简直恨不得生出四

    双手未。

    小白这时候才不得不佩服她的丞相真的是全能的,所有事都挤在一起,他竟然也能办得有

    条有理,面面俱到。

    因为相府有喜事,流云这些年虽然不管事,也还是女儿国贵旌中的宠儿,这个年的喜庆味

    道也多了。

    但周凡还是很烦躁。

    过年之后差不多又要到万寿节了,,这是小白的十三岁生日,要举行成年礼了,宗长那边吩

    咐下来要多花心思准备,这事是铁天监的事,可有些事还得请教相爷。

    比如说,成年礼的少年人选,说起这个周凡心里就如蚂蚁咬似的。

    女儿国皇规里有个很变态的规定,年满十

    会举行成年礼,小白是女儿国历史上唯一的未

    岁的君主或者公主要举行成年礼,一般是公主

    一成年女王,自然要给她举行成年礼。

    所谓的成年礼,就是挑选合适的少年人选,一夜春一一育,也就是说初夜,不然怎么算是

    成年呢'这也是表示,这少年会是小白的帝妃。

    流苏当时就强烈建议要废掉这条皇规遭到女儿国众元老的强烈反对,平常众官员都顺着他

    们的祖宗,可在这件事上却坚持得令人瞠目结舌。之后不了了之,小白则是一直无视这条规定

    ,母女两都觉得,很有压迫性,称得上变态之最。

    小白无视,不代表它不存在,于是乎我们伟大的丞相大人,脸色越来越阴沉,特别是龙

    腾跃造访时明着告诉他,若是小女王反抗,丞相你劝着点。

    火得周凡第一次想爆粗话

    031

    。小白一向无视成年礼,当龙腾跃在金銮殿提出来的时候小白怔了怔,一脸茫然,转而很淡

    定地作沉思状,不吭气了。

    周凡心里如被什么咬了一口,真是不是滋味,这丫头沉默是什么意思'默认了'一想到这

    个可能,周凡就冒火,整个宝銮鼹的文武百官大臣眼光都盯在小女王身上。这孩子在位八年,

    从未都不是好说话的主,女儿国的很多对君主有压迫性的规定都被她度了七七八八了。这条成

    年礼是从第一任女王就开始措裘下来的,有几百年历史了,在皇室早就是根深蒂固了。当年圣

    主龙碧云也被迫无奈地接受成年礼。

    但若论起酶绩魄力,小白比起龙碧云有过之而无不及,典型的青出于蓝的架势,那么多规

    定被她打破,百官竟然睁一眼闭一眼,还不是看在她过人的魄力和睦绩上。但这若和皇室的血

    脉相比,他们又固执得令人暴走。

    主要还是因为皇室的直系子孙人丁单薄,而流苏生的一男一女又不肯入女儿国宗谱,就靠

    小白一人传宗接代。

    龙腾跞早就和几位重量级大臣密谋好,准备坚决抵制小女王的反抗,谁知她一声不吭,众

    人也跟着茫然了。

    龙腾跃等人期附着小女王的抗议,甚至心里都乞求着,小主子你赶紧抗议,你不抗议,这

    么多人准备这么多腹稿不是腹死胎中么'

    小白就是老神在在,很高深莫测的样子,看得众大臣心里一鲕一颤的,小白能穗坐皇位这

    么长时间,还能一路顺风地废了七七八八的规定又没遭到朝臣反抗,自然有她的厉害之处,百

    官们哪敢贸然撞上去。

    只有周凡知道,这丫头现在的脑袋就像和她的小名一样,除了白,还是白。

    今儿个已经是初八了,离十三没剩下几天,小白不吭气,众人也沉默着,整个金銮殿史无

    前例的安静。

    鸦崔无声。

    龙腾跃朝周凡打了眼色,周凡眼角瞥见了,可他就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地方,仿佛看着看着

    就能看出一块金子来。

    龙腾跞着急地打了好几个眼色,谁知道周凡就是神经麻痹了没看见,急得他脸色都红了,

    谁都知道,这种关口上也只有丞相能和小主子交涉而不被降罪,这么伟大艰巨的任务龙腾跞早

    就交代周凡了。

    这小子

    小白在上头看戏看得入迷,正打算就这么僵着下朝算了,谁知道,“丞相,你的意思昵'

    这么悠然的声音是谁的,绝对不是她的,她不承认。

    周凡没想到小白点名问他,故意忽略了百官们松了一口气露出笑容的表情,周凡不冷不热

    地道:“皇上自己拿主意比较好l”

    这话一出双方得罪,小白站起来,一摔袖子,“退朝l”

    百官面面相觑

    小白阴着腔坐在御书房里听着龙腾跃滔滔不绝地说着成年礼的准备情况,小白其实不需要

    做什么,她唯一需要做的就是选人。

    她不吭气,百官们一时会裢她唬住,可不代表他们也会无视成年礼,龙腾跃午后就肩负重

    任在御书房一团冷气中鲕抖地报告成年礼的过程,还有抖着双手送上四副画卷。

    不管身份,还是地位都很匹配的少年人。

    “这是什么意思'周凡主办的'”小白脸色阴沉地看着手上的奏报,这不是钦天监负责的

    么,什么时候耗到周凡管了'

    周凡,你个该死的

    “皇上,您有哪不满意的吗'”龙腾跃很纳闷,钕天监在这种事上哪敢独自做主,自然是

    问过周凡的,可丞相最近几天很阴沉,丢了句随便就不管事,铁天监那边自然就认为丞相让他

    们自己看着做主,也就按照往年的规模再给小白办,偏偏就把主办人的名字让周凡给坐了。

    龙腾跃不知道,小白看他默认的态度,这就误会了,差点把桌子给掀了

    手背都是青筋浮动的恐怖样。

    “龙爱卿,你们这么急着把人塞给朕究竟图什么呀'”小白沉着脸道:“朕才十三岁,年

    岁还小,就算生出孩子你们也没多大好处,急什么'”

    “皇上,话不能这么说,皇族的子嗣……”

    “停,这话我听够了l”小白怒喝。

    龙腾跃室一下,说道:“皇上,成年礼是皇室历来的规矩,凡是公主都要经过成年礼,皇

    上幼年登基,自然也要经过成年礼,这是祖宗定下来的规矩。”

    “规矩立未就是让人打破的,朕以前废了那么多怎么不见你这么多话'”小白冷笑。

    “皇上,这不能相提并论l”龙腾跃不容商量,强硬地道,防止小白废去成年礼。

    小白瞪着他都想喷一火了,忍着气打开手头的画卷,看第一副就杀气腾腾,毫不客气地砸

    到龙腾跃身上,“这是什么货色,你也敢拿来给朕看l”

    画卷铺开,云长老家的公子云剑,画像画得比本人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若不看下面的名

    字,小白都不知道是何许人也,失真太严重,她认不出是正常。

    龙腾跃不敢多言,实在是顶不住云长老的威逼,他想着反正皇上也看不上云剑,他大胆就

    作了个人。隋,苦了自己。

    第二幅,小白嗤一声,指着画卷的少年冷笑,“男人长着这样算男人吗'浑身腊粉昧,去

    死l”

    又丢了

    此少年的确男生女貌,可龙腾跃是这样想的,小白很喜欢她的萝,那也是男生女貌的主

    他投其所好罢了。

    第三幅,小白彻底暴走,又砸了过去,“龙腾跃,你眼光不能稍微正常一点吗'还是女儿

    国役男人了'”

    又是一;长阴柔的脸,小白怒极了,最后一幅不用看也知道是同样货色,小白看着龙腾跃几

    乎想剜了她。

    龙腾跃不敢吭声,半响才道,“皇上,还有一幅呢……”

    “不用看也知道你是什么……”声音愕然而止,就像唱得很顺的曲子在高一潮处停了,小

    白瞪着画像仿佛见了鬼,迅速瞅着下面的名字,大为震惊,怎么会是许幕白'

    天雷啊,劈了我吧

    他未凑什么热闹'

    龙腾跃见小白不吭气,以为小女王终于满意了,心里顿时美滋滋的,许家的公子啊,当帝

    君也配得上,虽然不知道为何许碧瑶会送上许幕白的画像,不过只要小女王台意,万事好商量

    “这幅画像谁送上来的'”小白阴着脸问。

    032

    。华都榕树林边有座小亭,人烟罕见,很是清静。

    一月的天气稍微有些冷,女</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