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10

_分节阅读_31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儿国偏南,气候暖和,一年四季如春,冬季稍微有些凉意,今

    年是寒冬,天气冷得厉害。少女裹着一件雪白的狐度裘衣,衬得她肤如凝腊,眉目如画,坐在

    寒风中,形成一道炫目的风景线。

    许幕白来得比想象中的早,少年玉树临风,卓尔不群,比初见之时多了一份明亮的色彩,

    许慕白模样出众,初见之时,少年有种静谧的俊逸,现在举手投足都散发着明亮的光芒,魅力

    四射,仿佛,是被什么给渲染了。

    小白倒是一|正,很快却镇定下来,“许幕白,又见面了l”

    许慕白要行礼,小白淡淡地制止了,“在宫外,哪那么多虚礼呀。”

    许幕白笺了笺,坐到她对面去,眸光温文地落在她脸上,也没多长时间不见,感觉却过了

    很久,许碧瑶告诉他,小白要见他的时候,他的心情很复杂,也猜得到她是为了什么事,他是

    喜忧参半,许碧瑶把他的画像呈上去的事他是事后才知道,那时候已经阻拦不及。她出来之前

    许碧瑶提点他要好好晕口小女王相处。这一批进上去的画像中,许碧瑶是用了心思的,挑选的少

    年完全反了小白的审美观,唯有一个许慕白鸡群鹤立,怎么会不脱颖而出。

    许碧瑶是有私心,这么做无可厚非,许幕白倒不喜欢这种小手段,以小白的聪颖,又怎么

    会不知道端倪,他这份心思占了政治的立场就显得投那么单纯。

    “你什么时间未华都的'也不说一声。”小白淡淡地笑问,态度还和赤山城般,许幕白算

    是她谈得未的朋友,除了小兰之外,唯一能说得上话的朋友。

    昨天刚看见他的画像,小白心里如打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不是,许慕白说,他喜欢闹云

    野鹤的生活,许幕白说,他不喜欢官场朝政,许慕白说……这样的许幕白,他的画像却在成年礼少年的画像中,小白还存着一线希望,兴许只是许家的意思,他并未在华都,没想到她失望

    了。

    但这种心思,小白并未表现出来,多多少少,她还是希望是自己误会了

    毕竟她就只有两个朋友,而司徒兰已经死了。

    “初三随三姑四姑上京。”许幕白笺了笑,“大过年的,你在宫里一定很忙,我不便打扰

    三姑姑为了司徒襄的案子忙得焦头烂额,我也听说了些,你很伤心吧'”

    “说起来司徒襄和许家还是世交,这点我倒是忽略了,整天逼着刑部查案,都忘了体贴许

    尚书的心情。”小白抱歉地笑笑,转开话题,“许幕白,你打算在京城住多久'赤山城的时候

    我就说过,若你未京城,我便带你玩遍整个华都。金口己开,我很守承诺的哦。”

    寒风凛冽,吹起少年额前的发丝,淡淡地飘扬,空气中多了一股说不清的忧愁之昧,明明

    是重逢之喜,却有离别之忧。

    许慕白是何许人物,岂会听不出小白话里的意思,他苦涩一笑,“苏晚啊,你想问耶副

    画像的事,直接开口就好,我不会有所隐瞒。”

    小白微怔,料不到许幕白会如此坦诚,一点也没有被看穿的尴尬和难堪,小白随之知道

    是自己误会了。

    若真是他有心所为,不会有此坦荡的态度,想在地面前蒙混过去,许幕白还欠火候。

    “许慕白,很抱歉,是我多心了l”小白诚恳地道歉,许幕白挑眉,她歉然道:“一也许

    你会责怪我不信任你,可请你体谅我的立场,我身为帝王,在朝酶上已经习惯了j高摩臣子们每

    一步之后的真实想法,所以我不得不揣测这幅画像究竟是谁呈上来的。不管是许家,还是你,对我而言,都称不上好事。许慕白,我此生只有小兰和你两个朋友,小兰过世了,我不想连你

    也失去,所以不得不弄明白,这事到底是谁的意思,请你谅解。”

    许幕白久久不语,看着她不说话,小白很坦然,这种场面对她来说,不陌生。

    少年修长的手指缓缓地收拢,微微一笑,“苏晚,你究竟是在意,耶张画像是我'还是在

    意,画像是谁呈上去的'”

    小白蹙眉,这有什么分别吗'

    她不理解,为何许幕白的声音里育种若隐若现的苦涩之昧,好似受了什么委屈似的,小白

    道:“这没什么区别。”

    “当然有l”许幕白落地有声,转而发觉自己声音太过激动,微微放缓了语速,又恢复淡

    然从容的许幕白,他说,“如呆你在意画像是谁,耶说明,你在乎这个人,倘若你在意是谁呈

    上去的,说明你更在乎你的皇权。苏晚,这其中有很大的分别。”

    小白很聪明,一点就透,有些东西是她故意去忽略,这来源于她本身护短的个性,倘若许

    幕白不说,她自然也不愿意去深宄,小白道:“对我而言,只是同一件事,役什么分别,许慕

    白,我是真心的把你当朋友,认识你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你是许襄的大少爷。”

    许慕白了然一笑,他当然知道,少年看着她,

    份界限都那么明显,是朋友的,一辈子都是朋友'

    小白笺了笑,“这有什么不好吗'”

    清浅一笑,“对你而言,是不是每个人的身

    小白不理解,她一直把每个人的界限区分得很清楚,如呆区分不清楚,她一个人如何管理

    这么大的国家,又怎么去定位每个人的身份地位,又怎么衡量自己谖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转念想想,唯一特殊的就周凡吧,她一直无法很清楚地在心里把周凡归于哪一娄,是臣子

    么,哪个臣子有他这么嚣张'是朋友吧,哪个朋友有他这么不体贴,还时常惹她生气,若搀了

    别人,不管是谁,身份地位怎么样,惹了她早就被小白整得哭爹喊娘了,偏偏对周凡,她也就

    耍耍嘴度子,似乎他的态度是她默许和纵容的。

    可其他人,小白分得很清楚。

    “苏晚,如果我说,画像是我四姑姑8两着我呈上去的,可我却投反对呢'”

    033

    。“苏晚,我喜欢你l”许慕白坦诚得很,明明是第一次向女孩子表白,心里紧张得要命

    呼吸都几欲停顿,可他的语气却那么坦荡,那么诚实。

    小白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许幕白说了什么,这让见惯了大场面的小白不可置信地抽了抽,

    有些恍神,眼前的少年眉目俊擅,i风度气质都皆为出色,若是立他为帝君,朝臣恐怕毫无疑义

    然而…-。

    “许慕白,我曾经有过让你产生误会的举动或言语吗'以补白淡静地问,反应出奇的冷静

    许幕白摇摇头,小白微笑,“在赤山城相遇之时,你说你喜欢闲云野鹤的生恬,你说你不

    喜欢朝廷上的纷纷扰扰,我们认识也不长,我又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让你误会,你的喜欢

    从何而未呢,”

    这点着实让人费解,许幕白竟然会喜欢她,实在让小白措手不及。这么短暂的时间,能让

    一个人喜欢自己,还不惜忘却她的身份?

    眼前的许幕白是天之骄子,许家在女扎国有权有势,他可以过他所希望的生活,没人能干

    涉,而且许家风气也够开放,不然这么多年他哪能过得那么舒服。

    许慕白洒脱,许幕白淡然,许慕白静谧,许慕白倨僦,却真的

    向往闹适生恬的许幕白突然说喜欢她,这么一个淡静得几乎脱俗,,淡定得仿佛投什么他会

    放在心上的少年说喜欢她,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许幕白听她问话,竟然笑开了,“苏晚,是不是每件事你都要追根宄底'凡事都要弄得如此清晰,”

    “当然l”小白肯定地回答,她从不相信什么缘分,她习惯了实事求是,周凡曾经说过

    她当女王最大的优点就是务实。

    许慕白定定地看着她,“苏晚,你喜欢过人吗'”

    小白摇摇头,许幕白道:“如果人和A之间的感情都能分得那么清楚,都能界限得那么明

    显,那爱情又怎么会让人心动,又怎么会让天患得患失?正因为无挂界限得清楚,所以会焦虑

    ,会彷徨,因为太在意,所以想要拥有,因为怕失去,所以会想方设法去争取。倘若都分得那

    么清清楚楚,爱情也不会让这么多人向往。”

    小白并不是很理解许幕白的话,在小白的世界里,只有两种观念,一,她想要的。兰,她

    不想要的。

    前者她爱惜,后者她疏远。

    许慕白是她的朋友,属于前者,她很爱惜,可他说得这些情绪小白统统都没有,于是她自

    然就理解成,她不喜欢许慕白,或许说,她对许慕白没爱情。

    “许幕白,你喜欢我什么t”小白蹙眉,很是不解的样子,“我脾气坏,又专横,也霸道

    不近人情,自私残忍,小气,别扭,独占欲又强,这样的人有什么地方值得喜欢'”

    许幕白扑哧一笑,心里的紧张被她一席话给疏散了,“你就是这样评价自己的'”

    “当然不是l”小白挑眉,“我对自己的评价可高着呢,美丽聪明,呆决利紊,有孝心,

    有耐心,是非分明,上知天文下通地理,晓人和,精管乐,上哪找我这么个才貌双生的人才'

    JJ

    许幕白,:“…-t-”

    果然很非一般的高啊

    小白顿了顿,撇撇嘴,“你刚刚听的好的是我自己评价的;?坏的是别人评价的,我娘说

    别人眼里的自己是一面镜子,最能反射真实的自己。”

    周凡这家伙天天念叼着她的缺点,极少从他嘴巴里听到一个优点,小白不管多有优越感,

    自己多么无所不能,潜意识里也认为了,或许周凡说得是真的,再说,清风无情也经常这么说

    .于是小白就习-惯了。

    许幕白听着只是一笑而过,“若真的说得出喜欢一个人什么,耶只能说明还不够喜欢。”

    清风和无情这影卫当得真辛苦,把他们的话一声不漏地听进去了,这才深深地发觉,看腻

    了春宫图,也随着司徒兰去不器流场所的小主子,还真的单纯得像一张白纸。

    这的确很出入意料呐,清风听到小白说自己的那些缺点真的想喷笑,这完全都是周凡说的

    清风拿脑袋打赌,:她肯定喜欢周凡,只是不愿意深想,想当年他也很介意无情对他的看法呐

    “他们两不配l”无情淡淡地道,清风挑眉,无声询问原因,他觉得挺配的,一对没谈过

    恋爱的恬宝,不过显然许慕白懂得多了。无情道:“哼,小白要真这种对她百依百顺的人在一

    起,一个月就腻了,当朋友还行,当丈夫差太多了。”

    她骨子里就是喜欢挑战,喜欢刺激,喜欢征服的人,不然也不会和周凡这么磨着,不肯认

    输,许慕白太过温静,一点也不适合小白。

    什么锅配什么盖。

    周凡要是一开始就对小白毕恭毕敬,小白也看不上他。

    “可是,许大公子在感情上是亡命之徒啊l”清风感叹,真{殳见过这么笨的少年,玩个欲

    捕故纵也不会,就这么直直地说喜欢,简直是豁出去赌了,若是小白拒绝了,岂不是一点机会

    也役有了'

    适当的缓一缓,也是个好计策,小白本身也不讨厌他,他的亲身经历。烈女怕缠郎嘛

    年轻人,真笨l

    说起来小白遇到的两个都算极品了,一个是亡命之徒,豁出去赌了,一个刚好相反,憋在

    心里有内伤也不肯帚认,果真三人一台戏。

    有看头。

    “可是许幕白,我只想把你当朋友l”小白淡淡地道,看见少年眼中一闪而过的黯然,她

    觉得很抱歉。

    呆然

    清风和无情对视一眼≈他们就知道小白会直得这么白。

    许幕白看着她,眸色很深,“苏晚</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