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阅13

_分节阅读_3阅1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饴拔足狂奔。

    爱情是世上最难言明的一种情感,在爱的前期,。|苗。|苗。匿懂最是甜蜜美丽,每个人都会享受

    这个过程。

    会忐忑不安,会恐慌失措,会莫名的幸福满足,每个人在这个时期都会以不同的方式来表

    达自己内心的。隋感。

    可。|苗懂期太长,会使得恋人们烦踝不安。

    小白明白自己失常的心意后,反抗过,徘徊过,最后顺从自己的心,她一向很菩待自己。

    周凡的态度,总是晦暗不明,这层纱布在他们前面盖得太久,小白失去了耐心。

    “皇上为什么不舒服'”周凡沉静地问,青年的脸庞在阳光下有着淡淡的光晕,较之平常

    更显俊秀。

    小白古怪一笑,“周丞相,朕堂堂一国之君,岂是你想亲就亲,想抱就抱的'”

    小女王在感情上也是摆起高高的架子,妍丽的脸又不可一世的傲气,光华夺目,耀眼堪比

    阳光。

    她是龙淳儿,女儿国的天,身份尊贵,亵渎一眼都是罪过,周凡如此放肆,若不是她纵容

    死百次都不够相抵。

    周凡微笑,反问,“皇上的意思是……要臣负责'”

    小白环胸,冷笑两声,“怎么,朕不配'”

    周凡笑意渐浓,他不喜欢世家子弟那副高高在上的嚣张嘴脸,可偏偏喜欢小白这副不可一

    世的狂妄相,在他眼里,分外的可爱,兴许真的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她的一切,周凡都觉得美

    好。

    “皇上,那你是什么心思,想要臣负责吗'”周凡从菩如流,笑意盈盈地问,说实话,小

    白咋晚一溜烟跑了对他打击不小,他还以为小白厌闹他了,没想到第二天就摆出一副,你要负

    责的架势。

    “周凡,你别得寸进尺l”小白冷冷地警告,板起脸掩藏自己的感情,恼怒地瞪他,“我

    站在这里明明白白地问你,你敢问我这个问题'”

    周凡笑,小白怒,一把揪起他的衣领,她真是讨厌他这副狐狸相,想耍太极,门都投有

    她恶狠狠地问,“周凡,你到底喜欢栽'”

    虽然已经大略知道他的心思,可小白却要他说个明白,什么心意相通,那都是狗屁,她又

    不是他心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他心里如何想。

    还真是粗暴呢。

    “皇上,您把臣的问题抢走了,让臣问什么'”

    “你不要问,回答就好。”

    周凡看着她的眼睛,良久,坚定道:“是,我喜欢你。”

    喜色掠过小白的眼眸,她松了他的衣襟,拍拍手,满足了,“哼,这还差不多。”

    “喂,公平点l”

    小白笑咪咪地撒手,“这世界没什么公平可言,丞相为官多年,怎么还没学会呢。”

    谁说他说喜欢,她也要说的。

    虽然摆出一副很高傲的样子,白痴也看得出小女王心情好极了。

    周凡默,他真不该相信她,这姑娘的蛮横性子,没一颗强壮的心还真受不了她。

    “皇上,您刚才算是逼婚吗'”刚刚那架势,还真像呢。

    “逼婚怎么了,那是你的荣幸。”

    “是,微臣荣幸极了l”周凡声音带着笑意,纵容着骄傲的小皇帝。

    038

    皇帝和丞相的差堂隋经有心人士一传,登时绯闻满天飞,成为整个华都最有价值的话题。

    市井掀起一波三层浪,奔走相告,一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小白脸色阴阴的,谁这么八卦,竟然这么快就把梢息漏出去了,让她抓到,非剥了三层度

    不可。

    守护在暗处的无情百无聊赖地打了哈欠,清风似笑非笑地调侃,“你不觉得咱们的情报组

    织越来越像张三长,李四短,市井八卦的村妇了吗'”

    “好说,好说l”无情枉当赞美收下了,他是女儿国情报之首领,收集捎息和散播消息

    耶都是一流的。

    这世界,速度是真理。

    满朝文武因此震撼性稍息,震得下巴纷纷落地。

    早朝堪称奇观,众大臣谨言慎行,头垂得低低的,不敢向上头的小主子看,也不敢向右排

    第—位的丞相看,以眼神交流八卦。

    了

    “许大人,你看见了……”

    “中书令大人,镇定,别让皇上和丞相发现。”

    “龙宗长,你说皇上和丞相大人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感情和睦起来'”

    “筱长老,我也一头霉水,难道这是皇上新想出来的花招,逃避立妃……那也太惊世骇俗

    “就是,一点也不体谅老人家的心脏承受能力……”

    “林将军,末将有种手脚发凉的感觉……”

    “李副将,本将军心肝也鲕……”

    “我看见女儿国前途乌云罩顶,此乃乱之前兆,皇上和丞相,要三思啊……”

    “国之将乱,必有妖孽l”

    接连三天的早朝在一片史无前例的诡异中……默默的,默默的……过去了

    从此没人敢提立妃一事,废话,谁敢当者丞相的面提立妃,当然尔,也预见到日后皇帝帝

    君狼狈为奸,阴险腹黑后自个悲哀不幸的命运,那段时间,女儿国想要辞官不干的重量级大臣

    比例直线上升,一度让宗长冒死暗示,皇帝三思啊。

    小白周凡满头黑线,他们这是咒诅他们有情人长成怨偶吗'

    小皇帝的笑,越来越冷,颇有山雨欲未风满楼的架势,众百官经无数历练后以经验终懂得

    应变,于是第五天开始恢复正常。

    于是乎,守皇派有事可做了,依然是立妃一事,但,目标转移了。

    “丞相,您看,哪天是个好日子'下官孙女即将出嫁,下官得选个好日子咧。”林将军捧

    着黄历迅速翻阀,腔上在笑,心里在流泪,没办挂,宗长之命不可违也,要适当适当刺激丞相。

    周凡脸上冰冻三尺,为什么堂堂一国丞相连同僚孙女出嫁的日子也要选呀'

    他看起来这么英明神武吗'

    周凡冰冷冷地睨了林将军一眼,征战沙场,杀戮呆决的将军大人抱着肩膀缩在角落鲕抖

    丞相的脸色好可怕唉……

    丞相vs林将军,丞相胜出。

    “丞相大人,下官的侄子嫁给许大人的表姨了,真是可喜可贺的事,丞相大人,您说

    官送什么贺礼好呢'”翰林院的李大人一脸幸福,兴餮高昂,大有吾家有子初长成的兴奋

    肝儿却在抖。

    为何这么坚决的任务他要接下咧,鸣哇鸣哇,我要请调边关

    珍惜生命,远离华都。

    周凡的脸都黑了,语调却分外温柔可亲,诚恳善良,“李大人真是幸福啊……”

    周凡冷哼。

    丞相vs李大人,丞相胜。

    这日刑部尚书许碧瑶到访,笑得人畜无害,“丞相大人近日虚火旺盛得很啊,小心身t体要

    紧,下官有几味良药可除丞相之症,可否医治之'”

    周凡背脊一凉,拉起十二分警戒,心里暗暗把宗长祖宗十八代,后世一百代骂个遍,气场

    强悍得连远在皇宫的女王陛下都打个喷嚏,伟大的丞相大人忘记了,他不久之后也是宗长祖宗

    十八代,后世一百代之列。

    “帚蒙尚书大人关爱,本相身强体健,无病可匮,尚书大人百事繁忙,请自便。”丞相光

    明正大逐客。

    许碧瑶依旧笑吟吟,一瓷瓶在半空华丽越过,落在周凡手边,闻其香味,不明其物者绝对

    是傻瓜。

    艳药也。

    是洞房花烛之极品也。

    周凡亦和蔼和亲地笑,“本相明日将送五瓶给兰台大人。

    许碧瑶笑容一僵,拂袖而去。

    丞相vs刑部尚书,丞相胜出。

    经过N场蹂躏,周凡不厌其烦,在门上挂上,闹亲人等勿扰。

    示长瞪眼。

    百官抚掌齐贺,终于不用去看丞相脸色了。

    唯有宗长大人无视门上门牌,一脚踢开丞相府大门,开门见山,“周凡,你什么时候嫁给皇上'”

    其大手一挥,大有横扫千军如卷席之势,理直气壮得让房檐上的无情清风佩月日。

    于是乎,尊贵无比的宗长大人袱丞相拎着领子,威风凛凛地丢出相府门外

    无情把历日来种种情报卖给情报贩子,大赚一笔

    清风感慨,他们的情报组织越来越像八卦团,连主子都亲自出动了,趋势不妙,必须整顿

    皇宫里,小白乐呵呵地喝着情荣,一月份凉飕飕的,她手里的扇子摇了摇,远看,说不出

    的风流潇洒,近看,冷风阵阵,道不出的变态。

    清风一字不漏地把相府的盛况,民间的绯闻都说个小主子听,听得小白这叫心情舒畅,无

    比喜悦,大叹人生美好。

    苏陌心有戚戚焉,开始为未来姐夫哀悼,很役手足爱地想,周凡哥哥到底哪个筋不对了

    这么想不开,这种魔女也要,不想恬了'

    苏硐抱着舒念在一旁教育,做人莫学做小白。

    “姐,你是故意的吧'”苏陌很不想这么去猜测她大姐,可以她大姐之变态,这种事绝对

    做得出来。

    清风看了她一眼,那眼神很明显在说,你真聪明。

    小白笑得甜蜜蜜,“这回没人逼我立妃了,宗长也改变对象,只会天天逼周凡嫁入皇宫

    小白重重地强调了嫁字,人生真是美好啊

    旁人均默。

    丞相你就自求多福吧

    039

    热热闹闹的年过去了,皇宫恢复一片平静,相府却喧如闹市,对此天差地别的情况,小白

    很是乐意。

    萧绝在一月底就离开华都,小白依依不舍,没伤感两天无情就未报,南瑾流苏近日会到华

    都。

    小白暗忖着,她两爹爹算计时间还真是准确到极点,同时又很伤感,难道真的一辈子老死

    不相往来'

    真是个头疼的问题。

    她琢磨了一天觉得情之一字害人不浅,若是此事发生在别人身上,小白一定会琢磨原由分

    析谁是谁非,但发生在她最亲爱的萝娘们身上,小白决定不去思考这个问题。

    南瑾流苏回到皇宫,最高兴的莫过于苏陌,她一张广播嘴,从宫门到沁阳殿短短的距离就

    把华都这几个月的大小事添油加醋地大肆宣扬,叫一个志得意满,满眼冒着邀功式的兴奋泡泡

    ,小白和苏明一人一边都想踩死她。姐弟两却役表现出未,处变不惊,很淡定。

    不管是苏硐养了舒念一事,还是小白和周凡冤家成鼹,两人表现都很坦然。

    丈母娘看媳妇是越来越挑剔,看女婿是越看越喜欢,流苏早就把周凡当成女婿看待,女儿

    成其好事她乐观其成。老丈人看女婿是越来越挑剌,女儿是爹掌心的宝,南瑾向来疼小白骨

    ,虽然知道周凡是个不错的托付对象,可总觉得想摘他女儿这朵花的男人是野兽,有流苏在一

    边镇压却没怎么反对。

    周凡和小白会成一对,早在女儿预料之中,不过他原先以为这两人还会耗上几年,役想到

    这么快。

    讶。

    小白早就知道她爹娘不反对,所以很坦然,倒是南瑾和流苏对莫名其妙多个舒念的事很惊

    周凡最近过得水深火热,皇室老一辈的家长们群起而动,一天一人一时辰,此战叫车轮战

    非要逼得丽人成亲不可。

    伟大的丞相最近暴躁得想要砍人,相府总管每天瞅着相爷的脸色,过得心惊胆战,这批人

    压榨小白,小白一怒一拍桌,龙颜不悦他们也不敢强未,去压榨周凡却无此烦恼,怎么说也是

    皇亲国戚,又是长辈,周凡要留三分面。

    当又一姓龙的皇亲被周凡轰走,大厅里莫名其妙地啪啦</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