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阅14

_分节阅读_3阅1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一声,不知道砸了什么,相府总管

    跳上房檐第N次预演辞职报告,“………………”

    相爷生气,后果很严重唉

    当相爷对上皇帝笑得春风满面的脸,他发誓,他听到自己脑梅里轰隆隆的崩溃声

    这死丫头……

    “息怒,息怒,宝公公,给相爷上一杯茶。”小白笺嘻嘻地吩咐内恃去上茶,她也是珍惜

    生命得很。

    “皇上,微臣不曾动怒,何未息怒'”周凡语气温和,周围空气冻结,能风轻云淡地让周

    围万里雪飘,这功力,真是……

    强大

    她发誓她看见宝公公脚底抹油跑得比鬼子还快,一点也看不出来有六十高龄,小白从鼻孔

    里哼了哼。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她的属下被她教育得很好,用来看别人的笑话她当然抚掌叫好,用

    来看自己的笑话……

    宝公公您还算君子吗'

    可怜才变卦涌。

    “这个,我会自己和他们说的。”小白声音弱了几分,她瞥见丞相唇角讽刺勾起,干笑二

    声,这话的说服力她自己都在怀疑……

    “皇上,你确定你不是在看臣的笑话吗'”周凡轻飘飘的语气疑似咬牙切齿。

    小白眉一压,眼一瞪,厉声反驳,“你怎么如此怀疑我'朝廷日理万机,后宫诸事繁忙

    朕哪有时间去算计这种小事?”

    虽然她真的很想看到周凡因为愤怒而崩溃的脸,所以无意识地纵容旌人们去闹他,可是

    身为英明睿智的君王,这种恶趣味怎么能承认呢'

    绝对反驳到底。

    小女王说得义愤填膺,表情诚恳得把你娘卖了你也绝对不会相信是她做的。

    周凡冷笑,“原来这是小事,微臣受教了。”

    日理万机'哼,她一天能批阅三分之一的奏折他就要谢天谢地了,后宫诸事繁忙'嗤,整

    个诺大的后宫就你一人,有屁事让你繁忙'

    小白。懊恼地诅咒两声,失言了,乐极生悲,她就是惨痛的例子,小白诚恳脸色转为哀怨“

    爱卿如此怀疑朕,真让朕伤心了。”

    “皇上的心要真伤了,石头也窨易破碎了。”

    小白怒,满腔哀怨转为满腔悲愤,拍桌吼,“姓同的,你故意和我作对是不是'”

    她不就是恶趣味一下么,投那么严重吧'女王完全没意识到错误,认为这是正常范畴里的

    恶整。

    她故意忽略了她家耶群为了逼她成亲无所不用其极,坚韧得如打不死的小强,疯狂得堪比

    魔王的长辈们……

    “到底谁是故意的'”周凡的声音比她还大,一想到回襄之后肯定有一位在等着滔滔不绝

    口若悬河眉飞色舞威逼利诱什么谈判手段都会用出来的龙氏族人,周凡就听见脑梅嗡嗡作响,

    生是崩溃的声音。

    他的修养正在濒临着世上最强悍的挑战,且在瓦解的边缘挣扎。

    我风轻云淡,处变不惊的形象啊

    小白捂腔,很悲愤,这就是国之栋梁'这就是她的左膀右臂加刚升级的情人'吼得比她还

    大声,到底谁是君谁是臣呀'

    小白无意识地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好吧,她承认她是玩过头了,有一点点的理亏,真的只是一点点啦,不然也不会到看见丞

    相扭曲的脸色才承认,她一理亏也就牧平时的嚣张。

    倒霉唉

    他要笨一点多好l

    要不是看在他是万能丞相的份上,小白很有冲动让人把他打成肉酱,这想法一转,开始琢

    磨着,若真把他打咸肉酱会是什么后呆'首先是源源不断的奏折在桌上越堆积越高,然后是边

    关调度边防问题没人处理,再来就是她偶尔翘宫的计划付之流水,最后就是长辈们的逼婚卷来

    ,小白看见好几座写着烦恼的大山压在自己柔弱的肩膀上……

    少了万能丞相,她的清闲就袍扬了……

    她决定不再思考这个烦恼的人生问题,她忍

    040

    小白没想到,分离来得如此之快。

    司徒家的灭门血案终于抓到真凶,小白亲自去刑部陪审,总算了了一桩心事,回宫便往沁

    阳殿去。

    流苏和苏陌苏明都在庭院里逗着舒念,小舒念还是只肯让苏明抱,她一天一个模样,恬脱

    脱一大美人,流苏意外之后很疼爱她。

    “姐,爹爹和周凡哥哥在里头谈话。”苏陌指着屋里笑了下。

    小白眉梢一挑,坐到流苏身边腻着,“爹怎么有兴致找周凡了,他们有什么事好谈的'”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一家人哪会没话说,司徒家的案子结了就结了,你别牵连无辜。

    ”流苏叮咛,谁也投想到,司徒家的灭门竟然是一场阴谋,牵扯出另一幢陈年旧案,朝中有几

    名官员被牵连。

    小白望天,“娘啊,女儿我没那么昏庸啊……”

    。突然舒念朝苏硐喊了声,“娘……”

    奶声奶气,咬音清晰……

    一片寂静l

    苏硐柑嫩的一;长脸,生生地闪过青白红绿,最后转黑,咬牙切齿地瞪着舒念…一

    小舒念黑葡萄似的漂亮珠子瞅着苏明,流光潋滟,舒念没有救命这个概念,又困年岁太小

    无法理解苏明脸上高难度的表情,笑得可爱又无辜。

    苏陌反应过来,鲕抖的手指指着苏明,笑得直捶桌。

    “哈哈哈……娘……小舒念喊他娘……我的天啊,笑死我了……”

    流苏不好意思光明正大地笺自己儿子,垂下头,肩膀一抽一抽的,小白和苏陌笑得差点摔

    在一起,那边有个宫女因这声娘手一抖,摔了茶杯茶具,一名太监脚步一顿,踩空台阶,摔进

    花圃。

    沁阳鼹一片诡异。

    舒念第一次说话,喊的人是他,苏硐很高兴,证明他是舒念最亲近的人,可是……风小公

    子咬牙切齿,他哪儿像她娘?

    小白很想说,小弟,你哪儿都像。

    这几个月他照顾舒念比舒念的娘还要认真。

    南瑾和周凡从屋里出来,两入神色平静,不知为何,小白看见周凡的眼光似乎有话要说

    很快,南瑾就证实她的想法。

    “小白,爹和周凡谈论过,让他去南疆三年,你看怎么样'”

    此话一出,除了流苏,姐弟妹几人都惊讶,苏陌和苏明缦说话,小白看看周凡,又看看南

    瑾,“为什么'”

    南瑾道:“从你上位,南疆连搀三王,虽取得不错的成就,但离爹娘预期所差甚远,我想

    看看周凡的作为,想成我女婿,趑就是考验,三年之内,他做到我的要求,那就是聘礼,做不

    到,免谈l”

    苏陌吞舌头,好严肃的话题

    小白一笑,“爹,这话你骗骗苏陌苏明还行,骗我就过分了,周凡要去南疆我没意见,至

    少说真正的理由,分开三年又不是三天,我要死总要死个明白嘛。”

    “姐,你什么意思,说我们笨啊'”苏陌立即反抗。

    小白送她白眼,周凡拉过小白,“去御书房。”

    两人才一会儿就捎失了,南瑾看了流苏一眼,流苏干笑,苏陌灵感一闪,“啊,娘,原来

    让周凡哥哥去南疆是你的主意啊,干嘛让爹爹当黑脸呢'”

    流苏一拍她作怪的手,“你姐还太小。”

    十三岁,她可不想女儿十三岁就出嫁,周凡留在华都,两人肯定扛不住宗长的压迫,不到

    十岁就当外婆,这个很挑战她的神经唉……

    说实话,是心疼小白,虽然她早有小白会早婚的准备,可十三还是太早了,在二十一世纪

    十三还是小学毕业生,哪能成亲'

    这样对藩子身心损伤极大,再说,小白毕竟年纪还小,他们自小就在一起,从来投有分离

    过,性子又骄傲,日后生活肯定摩擦不断。不管多聪明,多爱对方,光靠这些是不足以在一起

    生恬一辈子的。

    流苏希望,分离能让他们懂得珍惜。

    虽然残忍点,可流苏宁可让周凡去南疆三年,若三年后,他们的心意还没变化,她自然乐

    意促成这门亲事。

    小白听完这些理由,闷闷不乐,“你答应得还真爽快。”

    周凡值:“长公主也是为了我们好,再说南疆需要有人主持大局,我们早就讨论过派谁去

    更好,还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吗7这是一举三得的事,答应也没什么不好。”

    说

    “一举三得,你说得真轻巧,一去三年,还不许通信联系,过年过节也不回华都,那不是

    小白。障忙打断尾音,哼了哼,投再说下去,她才不说她会想念她。

    她爹娘分明就想考验他们嘛

    小白想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要是周凡耐不住寂寞出墙了怎么办?

    周凡一笑,伸手把小白抱住,少女的身高只够他肩膀,耳朵正好贴在胸膛处,听着他有力

    的心跳,周凡说,“小白,你相信我,三年很快就过去,我一定会回来l”

    若想着分开三年后回来就可以成亲,那日子也会好过一点。

    而且,南疆有太多的问题要解决,周凡也想试一试自己的能力,男儿志在四方,他是女儿

    国的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自负骄傲,南瑾定下的条件,他也想去实现。

    得到天下第一人的承认。

    捶打一下,以振妻钢,小白道,“哼,你在南疆给我安分点,要是让我知道你四处拈花惹

    草,你就给我小心点。”

    “你不觉得,这句话我原封不动还给你更合适'”

    小女王以貌取人,满朝皆知。

    小白不满地蹋他一脚,看了他半响,一脸不满顿时化成满脸悲愤,“你走了我要怎么办啊

    声音情真意切,绝对真心,周凡满心高兴来不及维持两秒钟,小白一头冷水泼下,“没有

    你,我要处理一堆奏折,边境国防要亲自处理,户部年报役入帮我算,公文也没人帮我批,我

    要翘宫去玩也役时间,这不是要我操劳死吗'天地不仁啊……”

    周凡脸颊抽了抽,冷静,冷静……

    终于忍无可忍,“龙小白l”

    小白脸部表情自由转而,又调为冰冷之色,哼了哼,“我叫龙淳儿。”

    周凡口急,把本姓和名字交错着,竟然念着还挺顺口,当下决定,以后就喊她龙小白,多

    么华丽的名字口时…--

    小白看着他,疑似委屈,很快就别过脸去。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三年吗'

    三年后,我才十六

    风华正茂……

    周凡突然伸手,圈着小白的腰,扣着她的后脑,狠狠地亲下,又狠又猛,闯过城门,直城

    掠地,这种吻挂,他似乎想要把她看到肚子里,把未来三年的空白,‘狠狠地提前补齐。

    良久,唇分。

    呼吸不稳,胸膛起伏,小白唇艳如桃,颊灿如春,周凡道:“小白,这三年,换你未等我

    小白心中一动,从小到大,周凡等了她很多年,从一朵羞涩的花苞等待到开放,却又要被

    逼离开三年,错过一段灿烂的岁月。

    那么,她未等他。

    小白哼了哼,“你说亲就亲,说等就等,本姑娘役那么廉价l”

    小女王话毕,踮起脚,亲上周凡淡色的唇。

    什么离别依依,一如不见如隔三秋,在他们身上统统不适用。

    朝会很快通过,行程确定之后,周凡立刻接见历任南疆王,根据无情的情报,详细地投入

    南疆的工作中,提早做好准备。

    小白也不见得有什么不舍得的情绪,</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