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公主节操何在(np 禁忌 情节H)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天大的绿帽子(H 求订阅)

第十五章:天大的绿帽子(H 求订阅)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小玖说两句:咳咳,发上来我知道一定会有网站盗文,特别是那个看书咳,我才不会将名字发上来让你们去看他们网站给他们送点击率类!┗┓如果是正版的亲,那就万分感谢您怕是已经买了三四章了撒?给小玖留下来两三毛钱的零钱啧啧,天天望着自己的文文龟速上涨,也是暗抹一把辛酸泪啊咳咳,这章肉来填补一下你们渴望肉肉的内心

    玄月身形一僵,抬眼瞧去,果真见御书房便出现在自己眼下,明明是隔着几层厚重的宫门,却似乎隐约可见那抹刚毅而尊贵的身影在那被几百宫烛照耀而出的灯影……

    他是这世间最为尊贵的存在,他是玄武的信仰,他统治的国家数十年没有过大型的战乱,平和的令其他三国嫉妒……可是,这个男人,这样英武明智的男人,偏偏爱上了自己……

    玄月心中一痛,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心脏,王兄,你这是何苦……

    “想不到,闲聊之间就到了。”玄翼笑道,“至于这两个小丫鬟……或许月儿你与她们相处一段时间便明白为什么二王兄坚持要送与你了。”他侧目眸中含笑,阿朱阿碧均是羞涩躲避其目光,之前怎么没发现,二王爷竟有如此风采那?

    “你们二人在门外等候,本王与公主去见王上。”“是。”两人垂首道。

    “走吧。”玄翼作势要牵她上去,手中的人却一动不动,心下犹疑,垂目望去,却见玄月原本冷漠淡淡的小脸上此时变得苍白如纸,明媚的大眼此时无神的直愣愣盯着御书房,从里面不断滚落出大颗大颗的泪珠来,湿了满脸。

    “月儿?!”玄翼吓了一跳,心瞬间就慌了,连忙俯下身去轻轻晃她,手一伸,接过丫鬟递过的手帕,细心擦拭其脸上的泪水,担忧道:“月儿,你这是怎么了?”

    玄月猛然回神,再度望去,只有一扇厚重的雕花金缕门隔绝了自己的视线,不由怔住了,自己这是怎么了?忽然为自己感到可笑,抬眼看到眼前的男子正为自己拭去泪水……泪水?!玄月心下又是一颤,才察觉到,自己不知何时,面上竟湿湿润润的布满了自己的眼泪。

    她怎么了?她自己也不知道啊……“月儿,不然,你先回宫去吧,王兄自己一人去见他就好。”玄翼担忧劝解道,心下却更加疑惑,月儿……你到底瞒了王兄什么,难道这三年,真的可以使一位天真烂漫的少女变化这么大吗?

    “不必了,”玄月低低叹了一声,也罢,也罢,那个人犯了再大的错又如何?哪怕是强迫了自己的亲生妹妹……心下又是一痛,玄月轻轻闭上了眼睛,“我也想陪二王兄一起。”哪怕是如此,他也是自己的大王兄,自己的哥哥……呵,哪怕如此,自己与他在一起的时间也不多了吧。

    “好吧……”玄翼微微一笑,眸中的担忧却是不减分毫,两人并肩朝御书房走去。

    “公主殿下,二王爷!?”离进了,一边守着的侍卫才发现他们,立即拱手道,语气里满是诧异和惊喜,玄翼微笑点头示意,玄月轻轻挥手,便无人阻拦。

    玄翼轻轻推门而入,里面的男人闻见声响放下公文抬眼看来,一双沉稳的眸子与一双眸光含笑的眸子对上,只是微微怔愣一瞬,不言一语间,一种兄弟之间的浓浓情谊便霎时在二人之间蔓延。

    玄月暗自立在玄翼身后,望着他,心潮再次忍不住澎湃起来,那种忍不住想要躲避的感觉……但是她暗自咬了咬牙,忍住了。

    玄夜望着玄翼许久,眸中神色还是一如既往的深沉,似乎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许久,他缓缓启唇,似乎是轻轻叹息一声:“回来了?”

    哪怕是戒备森严的王宫,也会有不经意间的疏漏,布局太过错综复杂,特别是备有桥畔流水,假山花圃处,宫中侍卫往往会在巡逻之间下意识绕过这些,久之,变成了宫人私会之地。

    此时,某处便上演着一幕令人口干舌燥的场面。

    “啊……哈……你,你轻一点……”月光下,女体雪白的身躯如鱼肚般泛出晶莹的光泽,头上的珠环叮叮当当散了一地,发丝因为某种剧烈运动而变得凌乱不堪,女人骑在一个身形健硕的男子身上,xue儿无力的抬起坐下,yindang的xue儿正把那肉物吃得津津有味,进出之间,可见男人巨大的rou+bang呈黑紫色,便是身经百战之人才可磨练出刃。

    两人交合之间,耻处的毛发均是被黏腻腻的汁液浇做了一团,而男子的rou-gong更是被淋的光滑,在朦胧月色的照耀下显现出一种yindang之极的光泽。

    女人扬起细长的脖颈,面容因为极度的快慰而变得扭曲了起来,她那妩媚的眸子微微眯起,媚得浑然天成的气质令人一眼就敲出不是那倾莲夫人又会是谁?!

    “呵,分明是你自己在动,却还说我用力太重?”此时她身下的男人自然不会是玄夜,男人带了一张银质的面具,只露出一个硬朗的古铜色下巴,嘴唇略为丰厚,却也不失线条的流畅,被面具罩住的上半边脸也只能见一双眼睛,却是少有的鹰眼,哪怕是正行着欢好之事时,眸子里自然流露出的锐利也令人忍不住心惊。

    他就这样躺在草丛中,全身衣物整洁,与倾莲夫人全身的光裸形成强烈的对比,似乎并无一丝不妥,而其赤果在外的明晃晃的男性象征却出卖了他。

    听见男人的调笑,倾莲夫人非但不羞,反而垂下头来媚眼如丝的望着他的眼,轻轻俯下身去,将下巴枕在男人的肩头,故意yindang的jiao道:“哦……鹰……你的rou+bang顶得我好爽……哈……我感觉它变得好硬,好粗……每次都直捣huaxin……啊哈……媚娘快被你给搞死了……”她口中一边吐着yin言浪语,下身的动作也更快了些,只搅得水声冽冽,routi交合拍打之类的浪声贯穿了耳膜。

    烈鹰一听,不由眯了眼眸,低低吼叫了一声变翻过身子把这yinjian的货色压在身下,倾莲夫人,或许说现在的贞媚娘,微微娇呼一声,白晃晃的娇躯便顺从的跌在草丛中。

    “想不到,玄夜那厮家伙这么粗壮也没有把你这saoxue给干松?”烈鹰眯起眸子,略带嘲讽的调笑道。贞媚娘被他的后入式弄得正langjiao不止,也努力扭过头抽空回应道:“嗯……他哪有……哪有鹰你的勇猛那?”

    “是吗?”微微掀动唇角,烈鹰漫不经心的回应一声,tunbu却抖动的更是加快了速度。

    贞媚娘自然被cao的快意更多,心中得意,她在可是深知这烈鹰的脾性,也便是男人的通病,便是喜欢手下的恭维,女人的赞扬,特别是床笫之事更是如此,不然,她也不会被任此重任……

    正想着,身上的男人忽然把她翻过身来,得意的神色立即变得妩媚而动情,媚眼如丝的眸子对上了男人锐利的眼,烈鹰不由慵懒勾唇,淡淡扫了她一眼,忽然俯下身去,在贞媚娘不可置信的目光下一口hangzhu她胸前的一颗葡萄来。

    “呃啊……”贞媚娘娇呼一声,两条玉臂便抱住了烈鹰的头颅,跟随着男人的起伏,贞媚娘抚摸着他的发丝,眸中的阴郁一闪而过。

    但这烈鹰深知自己这routi的弱处,每次都能让自己高氵朝连连……正想着,贞媚娘急促的shenyin一声。下身娇嫩无力的xue肉猛然绞紧了正进出不断的rou+bang。

    “你……呃……”烈鹰眸光一黯,他的rou+bang似乎被女人体内的无数张小嘴吸盘一般的紧紧附住,巨大的快意化为细小的电流向全身蔓延开来,似乎,比上次,更紧了呢……

    “啊哈……”微微张开的唇流淌出一丝晶莹的渍液来,从体内深处猛然喷发出一股浓浓的汁水,淋了烈鹰那物一整个棒身,却让巨大紧紧堵住。烈鹰猛然抽离,那物的全身终于完整露出。

    整个柱状物足有十八厘米长,还有那一手令人无法掌握的棒身,之上更是盘根错节,狰狞复杂,此时通体为沾满了女人的yinshui变得潋艳无比,却因即将射出而变得更是怒发冲冠,之间的小孔微微张开,一股浓稠的ru白色液体便被他喷射在贞媚娘的胸前、脸上、发丝、肩头,端得可见这场xingshi之激烈。

    “呵……”贞媚娘发出一声勾人的低吟,还久久未从那欢愉的顶端回过神来,就见烈鹰将已渐渐疲软下去的那物收了回去。整理了自己的衣物,烈鹰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漠,低头如视最低贱的奴仆一般望着贞媚娘,淡淡道:“这么久了,都打听到了什么?”

    贞媚娘倒在色泽黯淡的草丛中,全身上下浓稠的jing+ye与凌乱的发丝令她看起来狼狈不堪,她努力抬起平日里在王宫那副高贵而傲慢的头颅,轻喘道:“玄武……的确如表面看起来一般和平……完全,完全找不到政治上的漏洞……”

    语音未落,就见男人轻抿的嘴唇周围的肌肉猛然一紧,贞媚娘瞳孔一缩,暗道一声不好,果真,烈鹰的眸子变得锐利如这世间最为冷血的刀刃,冷冷的扫过她,便是千刀万剐也不过如此!贞媚娘全身一阵瑟缩,烈鹰阴冷嗜血的声音便狠狠刺痛了耳膜:“接着找!”

    微微一晃神,再回过神时,身边哪有了男人的身影?心下一阵颤抖,贞媚娘暗暗握紧了拳头,为什么……哪怕她再努力……哪怕她从最为低贱的级别打滚摸爬的爬了上来,也始终要如他的奴隶,他的母狗一般任他蹂躏?!忽然,她抬起头,目光中的星空似乎渐渐变化为了一张绝色的脸……神色渐渐变得痴迷了起来,总有一天,她会成为那个人最得意的臂膀!总有一天,她会将烈鹰……狠狠踩在脚下!

    此时,玄夜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最“宠爱”的妃嫔竟然背着他和其他男人私会,给他扣了一顶巨大的绿帽子!他倚在椅上,正一派认真之色听着玄翼讲述着这三年来的奇闻趣事,却一直在用余光观察玄月的神色。

    而玄月,此时已然完全沉浸在了玄翼惟妙惟肖的描述中,一天下来均是冷淡的神色也有了些许松动,听到精彩之处,还不由自主的问道:“然后呢?”

    “然后?”玄翼的眸子闪动着睿智而耀目的星光,他勾起一个轻柔的笑来,“然后,那卖艺的少年就只能顺从的随着那掌柜去衙门了!”

    “倒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玄月微微勾唇,仅仅为一个小偷伪装成卖艺少年去偷钱财却反被揭穿的故事轻轻笑了起来,在那一瞬,她全身的防备与冰冷似乎都全然消逝了……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