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公主节操何在(np 禁忌 情节H)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被干昏了过去(微H)

第二十章:被干昏了过去(微H)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小玖有话说:亲们抱歉,发晚了

    玄月说这句话时可是费了好大的气力,偏偏还在最后一字刚落时身上的男人似乎不满她的声音聒噪,便是捏住她的下巴猛然俯下身去,狠狠的吻住了,劲腰耸动,线条流畅的背如充满爆发力的豹子一般弓出一个极具男性美感的弧度。

    屋外的青青即使还是有些担心公主会不会出什么事,却因她的阻止也只好退下,若是她此时推门而入,又会看到何种yingluan的景象?!

    “呜……”玄月拧起了好看的柳叶眉,她的唇被男人堵住,偏偏还是如此令人难过的姿势,不由得转过了身子去迎合他,便是在不经意间又换了一个姿势……

    此时,御书房。

    偌大的房间内,龙涎香那独特的气息充斥着整个房间,两位均是世间少有的绝色男子,正相对而坐,吸引人的不是他们出众的外貌,而是那独特的气质。

    一人剑眉锐眼,面无表情的俊脸上是一片淡然,一人锦袍玉冠,时时带有笑意的眸子深处此时也微微透露出一丝凝重,二人如是说对视,还不如说是对持。

    “王兄,三年前,我让你好好照顾月儿,可她今日为何看来,她似乎并不如我想象中那样快乐?”最终,玄翼轻敛了眸子,掩去了一片悔意,月儿,王兄终是错过了你人生中最为重要的三年……但是,请你放心,接下来的一整年,二王兄会紧紧跟着你了不让你受半点委屈!

    不知为何,想到不足一年后月儿就要嫁人,他心里却是如最珍贵的东西要被人生生夺走一般难过……心中微微自嘲,哪怕是再宝贵的妹妹,也是要嫁人啊!他总不能护她一生一世……

    玄翼的情绪仅仅有了一丝波动,却都被玄夜尽收眼底,他便是轻轻挑了挑眉,似乎是一副不为在意的模样:“不过是耍小孩子脾气罢了,何况,你今日不是把她寻回来了吗?”他不由得语气有些犯冲,即使是他的亲弟弟,是月儿的二王兄,但他还是为玄翼对玄月的那种过度的宠溺感到一丝厌恶。可不知是不悦其的溺爱,还是心底妒嫉两人仍然和好如初的关系呢?

    “你……”玄翼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甚至连情绪都忘记了掩饰,但随即便回过神来,平息了心中的怒意,冷然道:“耍小孩子脾气?!月儿的性子我不是不知,她再如何任性也绝不会不经你的同意出宫半步,何况,她今年已经十五岁了,你这三年便是一直如此冷淡她?!”

    玄翼的质问似乎是起了一点作用,玄夜垂下了眸子,似乎在沉思着什么,再次抬眼是却满是嘲弄:“呵,二王弟,你今日来,便是要与朕讨论这些?”

    “你……!”呼吸一窒,玄翼不敢相信的望着他的眼睛。

    这边,兄弟二人无息的战争似乎已然达到了顶峰,而在玄月的寝宫内,这场极其混乱的对持也达到了高氵朝。

    “呃……啊哈,你慢一点……影……嗯……”随着他动作的加速,玄月便知影就要射出来了。她却只能无力的抱住眼前的男人,被他高超的耐力折磨的泄了三次,本就染了青青紫紫的dòngti上在他的手下变得更是触目惊心。

    真是……痛苦与快乐并存的一件事呵……玄月心中无力的想着,体内的那根柱状物几乎直愣愣的要捅破她的肚子,上面的凸起也刮的娇嫩的roubi起了疼痛,偏偏在这一抽一送的过程中,更多的快意如潮水般一次次的喷涌着,在他重重地戳在那一点时,玄月一咬唇,一声shenyin还是溢了出来。浑身一个哆嗦,体下如失禁一般涌出大量液体来,在影猛烈的撞击下,与routi撞击的“啪啪”声伴奏出“咕唧,咕唧”的羞人声来。

    又……又泄了……意乱情迷中,玄月心中暗自呢喃,接下来,怕是该禁欲了啊……心神一片恍惚,终于还是头一歪,便华丽丽的晕倒过去。

    “呃……”终于,在接连抽送了数百次后,男人疯狂的动作终是一顿,似乎就是个突破点一般,那根深深掩藏在玄月体内的的巨物终是自己颤动了起来,顶端的小孔吸合,紧接着便猛然喷射出了一股浓稠的白浆,随着体内精华的流失,那股强烈的药力也随之流散出体内,影一片幽黯的眸子渐渐回复了锐利的神采,仅仅是一个恍惚,便回过神来。

    一眼便看到了身下女子的“惨状”,他的眸中闪过一丝不可置信的骇然,紧接着便蹙紧了剑眉,翻身而起,伸出臂膀来抱住已然昏厥过去的玄月。

    女子娇嫩雪白的dòngti上布满了大大小小,深深浅浅,青青紫紫的吻痕,掐痕,纵横交错在她的全身,胸前的两颗果实都被xishun的不正常红肿了起来,就连已然昏厥过去的此时,两条细细的柳叶眉也轻微难过的蹙起。

    影心中立即溢满了浓浓的心疼,眸色渐重,忽然另一只手微微一动,便不知如何将一件衣袍揽了过来,包裹在她的身上,再以最快的速度整理了一地狼藉,并套上那唯一能穿得上身的裤子,便是上身赤果着再抱起她,闻见空气中弥漫着那种气息,指尖一动,角落里的香薰便寥寥绕绕的燃气。抬眸望了一眼宫殿的入口处,眸子便是闪过一丝幽黯的光泽,便赤脚猛然蹬地,破开了结实的房瓦,以卓越的轻功朝宫外越去。

    身形如一道光影掠过,眨眼间便跃出了偌大的王宫,紧接着几个飞跃般的跳动,便隐入城南的一角。

    “主上?!”一身形矫健的男子身着与影如出一辙的黑衣忽然在影出现的同时现身在庭院里,有些诧异的望了其怀中被他紧紧包裹的女子一眼,抱拳惊愕道。

    影的眸光只是紧紧盯着怀中的人儿,尽管浑身只穿了一条裤子,赤果在空气中的上半身上纵横了一道道欢爱的痕迹,却毅然如一尊高大的雕像一般,浑身不知何时散发出一种令人不由得拜服的上位者的气质:“去给我拿来最好的药。”

    “是!”男子便不多说什么,他深知主子的事情不能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不该听的不听,只是再一个抱拳,一个闪身,已然没了他的踪影。

    影有意掩住手下的视线,便让玄月的脸微微靠向自己,留下一头乌黑的发丝洋洋洒洒的垂落,只留下一个引人窥视的倩影。

    他终是抬眼,但也仅仅是淡淡的环视四周,便大步朝屋后走去。

    “二王爷,公主刚才还在……”王宫内,那一声巨响顺时惊扰了无数侍卫,玄翼本是刚从御书房出来,便听见从玄月寝宫传来的不寻常的声响,顿时心中暗道一声不好,手中折扇“啪”的一合,衣衫迎风冽冽之间便以极速的轻功来到玄月宫殿门前。刚落下脚,哭的稀里哗啦的宫女青青便扑在他脚边,连礼都忘了行。

    玄翼向来温柔的眸子此时变得格外锐利,他连看也不多看其一眼,便大步朝被强行破开大门的寝宫走去。

    室内只闻幽香阵阵,地上似乎有被什么东西狠狠揉弄过的痕迹,但偏偏上面空无一物,显然是被人在慌乱中整理过。

    再向屋内走去,每处都是干净而整洁……忽然玄翼定下了眸子,朝地上看去。只见似乎有着一深一浅两个由被压下去的地毯而形成的脚印……那个浅一些的印记较小,虽然是属于女子的印子,那个深一点的明显属于男子,却似乎是从高空跌落才有这么重的痕迹。

    玄翼见到这两个印子,微微皱了皱眉头,看来,月儿就是被这印子的主人掠了去。似乎……还有过对持。思量片刻,玄翼沉声道:“月儿身边的大宫女在哪?”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