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公主节操何在(np 禁忌 情节H)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怎么会和二王兄?!(h 终于码个大点的章了)

第二十三章:怎么会和二王兄?!(h 终于码个大点的章了)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黑暗中,一抹亮光隐隐约约出现在视线内……玄月不由得不适应的眯起眸子,那抹光亮却越放越大,只有黑白两色的世界忽然多出来一些色彩来,先是盈盈的绿色,再是湛蓝的蓝色,色彩忽然变的缤纷。

    猛然回神,玄月忽然发现自己竟身着华丽的宫装,身边簇拥着十几位宫人,立在御花园中的清莲湖边,正孤寂无比的望着湖中盛开的荷花。有些茫然的环视四周,却在转首回眸间望见了玉冠加身,身着一身锦服的玄翼。他便正在不远处笑盈盈的望着自己,眸中的宠溺令玄月不由得微微勾起了唇,身形微动便要抬脚向他走去。却感到脚下忽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身子便止不住的便湖内跌去……

    在所有人的惊呼声中,一双有力的大手却忽然稳稳的拉住了她的手腕,身体呈下落状态的轨线猛然止住,来不及惊魂未定的送一口气,手腕上的力量却猛然一带,整个人便再次失控的扑向了……惊愕的瞪大眼,一双眸子直直跌落入男人深邃的视线,他身着一身只属于帝王的黑金色的宫装,之上肆意的添了几条张牙舞爪的金龙,他勾了勾唇角,便霸道的猛然一揽,在无数宫人的惊呼声中,在玄翼震惊瞪大的双眼里,玄夜猛然吻住了她的唇……一声轻盈到几不可闻的呢喃细语忽然在耳边响起,却带了丝毫不容易忽视的色彩:“你,是我的。”

    “王……王兄……”玄月惊骇地瞪大眼,感觉到玄夜将他的舌灵巧的探入口中,紧紧地堵住她的樱唇不让她说出话来,粗糙的大舌带着强硬的莽撞如一条巨大的蟒蛇一般在不属于自己的领地里横冲直撞,紧紧地卷住自己蓄意已久的猎物,xishun它的渍液。

    天啊!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他竟然吻她?!他不要命了吗?!玄月震惊无比,想使内力震开他,却惨然发现自己的丹田处空荡荡的,竟无一丝内力。

    就在想用力挣扎着推开他时,男人却主动松开她,玄月气得浑身颤抖,在他松开自己的那一刻,一个巴掌便下意识地猛力甩了过去。

    “啪!”一声清脆的巨响后,玄月再次傻眼地望着眼前的男人:“二……二王兄?!”

    只见玄翼英俊如玉地俊脸上明显一个大大的巴掌印,他的头狼狈地被打地侧了过去,缓缓转过头,温和的眸光里一片苦涩:“月儿,对不起……”

    哈?明明刚才是玄夜强硬的吻她,可是男人为什么忽然就变成了二王兄?他又为什么要对自己说对不起?!玄月只感觉自己大脑都短路了,望着他,怔愣着久久回不过神。

    “对不起,我……控制不住……”但见眼前的男人微微合上眼帘,再次睁开,已然忍耐得眼眸都有些充血,在玄月不可置信的眸光中,猛然挺动身子,只感到自己的下身在这一瞬间被熟悉的火热rou+bang狠狠填满,一股酥麻的舒爽透过xiao+xue传递给全身。

    “呃啊……二……二王兄……”玄月被操干得语无伦次,面上一片迷蒙,她心下却已经惊悚得不知要说什么了,这,这,这,这又是什么情况?!她感觉自己完全懵了……

    “月儿,二王兄,一直都很爱你……从你还很小的时候。”玄翼眸光中一片坚定,望向玄月是满眼真挚的爱意,眸子里是一片火热,似乎已然被药物所掌控,身下的rou+bang尺寸简直令人咋舌。

    浅褐色的rou+bang此时变得坚硬若铁,窄臀飞快地挺动,硕大的肉囊狠狠击打在丰满滑嫩的臀瓣上,娇嫩的肌肤已然被击打的充血发红,丰盈的yin液在rou+bang抽出时狠狠带出,在rou+bang猛力插入时又被迫挤如,如此反复,两人交合的耻部已然传来了羞人的“咕叽咕叽”之声,拍打而出的泡沫堆积在一起,无论是视觉的冲击还是声音的yin霏都让人不由得面红耳赤。

    “二……二王兄……”玄月的衣物也不知何时全部褪尽,连玄翼也是浑身不着寸缕,露出白皙修长的身材,虽不似玄夜那般肌肉纠结,却也是健硕性感,也有一番令人侧目的资本。

    “月儿,月儿……”玄翼呢喃着她的名字,修长的手指挑起了她弧度完美的下颚,柔软的唇便温柔的落了下来。

    “呜呜……”玄月挣扎着想要躲避,脑后却被他紧紧地固定住,修长的的手指向下摸索触及到那以兴奋的硬如红豆的一点凸起,轻轻一揪,玄月便猛然拱起了腰身,微微张开嘴,一声难耐的jiaoyin便shenyin出声:“啊……”她全身剧烈的颤抖着,下身润滑如天鹅绒一般的蜜道紧紧夹紧深埋在体内的大rou+bang,从身体深处喷射出一股热流,狠狠冲击在玄翼鸡蛋大小的guitou上。

    “呵……”玄翼舒爽的叹息一声,勉强稳住精关,炽热的吻便落了下来,大舌带着浓浓的情意细细沿着她饱满的唇线舔舐,温柔而细腻。

    “嗯……”玄月虚弱的声音微微传来,玄翼忽觉不对,抬眼间就吓了一跳。只见玄月的眼眸空洞的望着上方,一股股清澈的泪水似不要命一般通通从眼眶中滑落,带了无限的绝望。

    “月儿?!”玄翼的动作微微一顿,吓得连忙要从她体内离开,却在这时不知是情绪动摇还是故意而为,玄月紧密的xue肉忽然狠狠一咬……登时,一股浓稠的ru白色jing+ye便从马眼处失控地射了出来……

    玄月被烫的浑身一颤,浑浊之间,意识竟渐渐消逝了……

    “啊!”猛然睁开眼,玄月惊魂未定的望着天花板发起呆来,她怎么会……做这样诡异的梦……玄月忽然觉得呼吸一窒,冷汗便顺着脸颊流下了。她竟然会梦到与二王兄疯狂的欢爱……似乎还是他逼迫自己的……自己真是疯了……

    “小姐。”一声饱含担忧的轻柔呼唤声传来,回过神来转头看去,便见一张甚是陌生的面庞出现在眼前,接着又感到腰处使力,自己被眼前的少女搀扶着坐了起来。

    “你是…?”玄月惊魂未定,有些茫然的环视四周,周围布局远比王宫简陋,生活所需却样样俱全,眼前的少女也没有身着宫装,只是简单的一身橙桔束腰罗裙,发丝也简单的用一根蝴蝶银簪挽起,发梢间只配以五彩的珠花点缀,却衬得少女格外娇嫩俏丽,连玄月自己也不由得将备受紧迫的心情略为放松了下来。

    “这是哪里?”心情一经放松,便感到浑身有些无力的酸痛,整个身子软软的跌落入柔软的靠枕,不由得问了一句。其实心中清明,定是昨夜太过疯狂,结果自己竟难以承受的昏了过去……还是在自己宫中……玄月扶额,唉,不知道那两人又会怎样焦急的寻找呢?真是没想到,自小习武的自己竟会在这种事上……忽然想起昨夜诡异的梦,连忙甩头迫使自己不去多想。面颊微红,眸光闪烁的扫向一边的少女,她应该……不会明白吧?尽管年龄相差无几,玄月却不由自主的将她做妹妹看待,是说她自己成长了呢,还是……勾了勾唇,心中嘲讽地嗤笑了一声。

    “呃……奴婢唤做凌嫣,是公子将我赎来服侍小姐在病中的生活起居……”凌嫣珐珐地说着,眸中闪动着尽是一片感激与神往。玄月怔愣了一瞬,心中愕然,没想到,还真是他……竟然就在自己昏迷之际将自己带出宫。心中不禁叹然,看来他的武功也是深藏不露啊,毕竟,能无恙地带着一个人安然出宫,在这世间,似乎还没有几个人。

    “赎来?”玄月怔了怔,有些诧异的望着她,凌嫣解释道:“公子身边一个侍女也没有,想起照顾小姐不便,便特地将奴婢赎了过来……”想着,眸子里满是羡慕:“小姐,公子可真疼你,在小姐醒来之前,可是一直在您身边守着,片刻也不离呢!虽然公子看起来冷冷的,其实他的心里呀,不知多心疼小姐您呢!怕是担心小姐见了他一直守着害羞,在您醒来之前才离开。”

    是……是吗……心中猛然落了半拍,微微晃神,玄月有些恍然地冲她笑道:“真是个七窍玲珑的人儿呀。”凌嫣微微笑着,面颊微红。

    玄月望着她纯净的笑颜,心下却微微郁闷了起来,影到底是什么身份,身边一个女人也没有?记得按照他的身份铭牌,他所在的刹血阁号称天下第一杀手大阁,里面的杀手大多是收留的遗弃婴孩,其中女子也不在少数,他身为第一杀手,也应该有了身份地位,身边怎么会没有一个女人呢?难不成,这是他的个人喜好?!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却又想到他那双沉着专注的眸子,心中猛然开始跳动了起来,他对自己,是不是不同……

    “小姐,您要不要喝点粥?”凌嫣忽然想起一整晚她定是饿了,便轻声提议。玄月被拉回思绪,也是一愣,便摇了摇头道:“我先洗漱好了。”“这……是。”凌嫣有些为难的皱了皱眉,但是还是应了下来,便要弯腰做出搀扶的动作。

    玄月见了,心中正郁闷自己有这么柔弱吗?却忽然脚下一滑,一股淡淡的痛处便从si-chu传来,虽明显有极好的药物擦过,却还是很不舒服。

    “呃…”她倒吸一口凉气,柳眉猛然蹙起,眸子深处划过一丝不可思议的震惊:好你个影,倒真不知怜香惜玉为何物!昨天夜里在自己昏过去之后不知是怎样对自己的……暗自咬了咬牙,动作也有些僵硬了起来。

    “小姐……您没事吧……”凌嫣不确定的轻声说了句,一边连忙扶着她,“公子说了,您这是摔着脚了,得躺在床上好好休息才是……”玄月嘴角猛然抽搐了两下,好吧,眼前的丫头不知道自己……咳咳,可是影啊,你的这个理由也太过……摔着脚?还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不知道她最近被人在床上干的对床都有抵触情绪了吗?!登时,一股浓浓的郁闷感笼罩了心头。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