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梨花与野兽的情事(NP,H)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禽兽轻薄了梨花

第二章 禽兽轻薄了梨花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幸好,幸好,败家子的计划没有实现,被他爹阻止了。这样胆大包天的事他也敢犯,又怕威王报复,丞相只好将败家子困在老家的祖宅里,派人严加看守。

    一天两天还好,一个月后,败家子又惹了事,这次更过分瞧上了一个男人。若是普通男人有可能真被他得手了,可他偏生瞧上的是他爹的死对手郑丞相的儿子。右相的小儿子名郑岚枫从小体弱多病,腿脚也不利索,这才跑到这个小地方休养生息。

    无端端被个男人羞辱,郑家小公子气的将自己关进房间半月不出房门。向来疼爱弟弟郑家大公子一气之下派人绑了沈辰斐这个人渣。

    换成别人,郑大公子定是要扒皮抽筋的。倒霉的遇到了姓沈的,他只能揍一顿吓一吓警示一番也不敢闹出人命,毕竟,那败家子身上有先皇御赐的黄金马褂,马褂不脱任何人不得夺取他性命。

    梨花救下的就是这么一个人人喊打的人渣,惹事生非,强抢民女,不学无术。哪怕这个人渣被人费了男根,照样还能作乱。这不,对着救命恩人也能动手动脚,出言调戏。

    “小娘子莫恼,我不动你就是”,说完,沈辰斐破天荒的站直了身体,远离了梨花。她的身上有股很淡的香气,似乎是某种水果,带点甜味。这种味道,让他突然想到第一眼看到她的情景,让他的心里涌现了一股很奇异的情绪,有点酥酥的,让他下意识的不想见到她脸上露出难过的表情。

    “小娘子,我们快些离开罢,若是绑我的那个混蛋去而又返,只怕我们都走不了”。

    “那,那你不许动手动脚”,听了他的话,梨花害怕了。

    顾及男人身上的伤口,梨花走的很慢。

    她不知道,身后那个猥琐的男人看着她纤细凹凸有致的身体,口水都流了出来,满眼冒蓝光,若不是时间地点不对,这个男人只怕早就扑了过来。人渣就是人渣,哪怕有一刻,生出了一丝改邪归正的心,也终究压不住心底的邪念。

    “小娘子,你篓子里可是吃食?”。

    听到了他咽口水的声音,梨花停下来脚步,犹豫了一会,还是将背篓放下拿起野葡萄递给他,“有点酸的”。

    沈辰斐看着她的脸,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渴的嘴唇,笑嘻嘻的说道,“大爷就爱吃酸”,接过她手中的葡萄狼吞虎咽的吃起来,目光却一直不移的盯着她的脸。梨花有一种觉得,好像,他吃的不是葡萄,是她。

    这个念头吓得她立刻转过身,背对着他,快速朝山下跑。

    “小娘子你的芳名叫甚?”。

    “及笄了吗?”。

    “可曾许了人家了?”,沈辰斐一直发问。

    梨花只能加快脚步快速往山下赶去。早点回去,早点甩开他。

    沈辰斐不亏是纨绔子弟中的翘首,这种情况下,还满脑子都是女人。

    吃饱喝足思yinyu,蠢蠢欲动的心越发压制不住了。“哎呦喂”,背后传来一声,梨花转过身去。高大的身体突然向她扑来,一个强烈的酸臭味闯到她鼻子里,让她失了片刻神。故意轻薄女人的沈辰斐趁机低头吻住了梨花的小嘴,吓得她惊呼一声张开了嘴,男人强大的舌头立刻袭了进去,猛烈的hangzhu了她的香舌。

    好香,好嫩,好滑。

    强大的电流感袭击了他的心脏,强烈又猛烈,他想撕碎她的衣服扯开她修长的大腿,用那个硬邦邦的棒子狠狠的占有她,吃了她,咬住她娇嫩的ru儿,在她身上留下他的精,他的液,他的痕迹。想要,想要这颗嫩嫩涩涩的小果子。

    “唔唔,不,不要”,梨花拼命的挣扎。

    “哦”,沈辰斐突然发现他沉寂了三个月的男根硬了,硬邦邦的抵着小女人的腿。女人挣扎时摩擦他的rou+bang,酥酥麻麻,舒服得他想尖叫。这股感觉比以往插女人的xue还强烈,这个女人是宝贝啊,竟然能唤醒他的rou+bang。

    沈辰斐捧着她的脸重重的吸了一口气,就是这股香味,一路上都在勾引他。哪怕他又饿又渴伤口又痛也按奈不住想cha-taxue的心。

    趁他分神,梨花摸到一块石头朝着他的头狠狠一敲。若是平时这样小小一击哪里能打倒他,可他被人绑到这山上三天了,除了前两天吃了些东西,今天只吃了些野葡萄充饥,加上身上又有皮肉伤,这才被梨花敲昏了。

    梨花费力将男人推开,惊魂失措的朝着山下跑去。

    “梨花,可是你回来了?”,厨房传来了娘的询问声。

    “唉,是的”,回到家后她才稍许冷静一些。冷静下来的她满脑子都是沈辰斐额头上的血,胆小的她扔下背篓跑回了房间,快速的跳shangg扯开薄薄的床单将整个人盖住。

    情绪到这一刻终于崩溃了,她捂着嘴压抑的大哭起来.......

    怕那个男人死了,又怕那个男人不死来寻仇。这样胆颤心惊的过了几天,直到二哥要离开了,她心里的恐惧才被离别的哀愁取代了。

    “小花儿,莫伤心了。下次主人高兴了又能回来了”,二哥温柔的劝说道。

    梨花轻轻点了点头,将手里的几个竹筒递给二哥,“这些是果酱,你留着慢些吃,吃完了托人说一声,我再给你做”,说完,情绪低落的低下了头。二哥为仆,虽然卖身契只签了7年,想要时不时回家也是不可能的事吧。

    “这些吃食都是你不容易得的,你留着慢些吃罢”,说完推脱了一番。

    “二哥儿,这也是梨花的一番心意,你留着罢”,一旁的周母,见到梨花泪眼朦胧,连忙说道。

    “娘,这些甜食留给小花儿,明年她便及笄了,要养好了身子骨”。

    “二哥”,梨花性子软又是个闷葫芦,说不出乖巧的话,加上心里藏着事情绪越发的不好了。

    “二哥儿,梨花是个有心的,东西你带走罢。我和你娘亲,断然不会亏待她的”,饥荒时期多少人卖妻女,只有他,宁可卖掉两个儿子也不愿意将女儿卖掉。

    二哥实在推脱不了,这才收下。眼看时辰就要到了,他也不敢耽误了,再次双膝跪到双亲面前,“孩儿不孝”,说完重重的磕头。这一别,又可能是二年三年不相见,常父沉默的点了点头,梨花和周氏都捂着嘴轻泣。

    常父扬扬手,“去罢,莫耽误了时辰”,老实的庄稼人,满腹的叮嘱也没办法表达出口。

    “小花儿,照顾好爹娘”。

    依依不舍的送别二哥。家里的气氛变得异常的沉默了。

    “梨花啊,是我们对不住你哥哥们啊!”,周母突然说道。别人家的儿子,十五六岁便成亲了,只有她的两个哥哥,长相周正,人品也好却卖身为奴,如今也没娶上妻子。

    这种闷闷不乐的气氛在常家好几天。梨花一边伤心,一边害怕,不知不觉又渡过了七天。

    没人来找她麻烦,她反而更担心了,生怕那个男人死在了山上。这一天她实在忍不住了,背着背篓带着锄头,为了壮胆她削了一把尖利的木桩防身,打算去山上看看。

    一路上她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那个男人真的死了,她便偷偷的埋了他。以后日日给他上香祈福。两个哥哥不在,她还要赡养父母,断然不能被别人发现了尸体。

    刚走到山脚下,她只觉得头脑一阵发晕,失去了知觉.....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