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梨花与野兽的情事(NP,H)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怒火

第八章 怒火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夜幕降临,小村庄里炊烟袅袅的升起了人烟。趁着最后的明亮梨花小心翼翼的往山下走,以往,走在山间的小路上,她喜欢聆听鸟语风声,喜欢树叶的摇晃,喜欢寂静缠绵的山语。这片山林,曾经是她的希望,也是她的秘密小基地。

    可如今,美好的一切都被那个禽兽给破坏了。

    一直寻不到机会,梨花直到夜深人静才窜回家。

    “小花儿,我的小花儿,你去哪儿了,你可知娘担心死了”,一打开门,周氏痛哭流涕的抱着梨花凄厉的哭起来。

    屋里的常爹立刻冲了出来,目光深沉的看了梨花一眼,突然脸色铁青的吼道,“哭丧呢,丑婆娘,赶紧带梨花进屋,你想招多少人瞧见”,常爹的怒吼让周氏恢复了理智,她惊恐的打量了梨花一样,看着她身穿一身华丽的男装,吓的冷吸一口气,迅速的将大门关上,急急忙忙拉着梨花进屋。

    “梨花,你,你”,周氏拉着她做到床上,望着她的脸,欲言又止。

    梨花的心一沉,垂下脸,身上的疼,心里的害怕和委屈这一刻倾泻而出,她扑进周氏的怀里大声的痛哭。她真的好害怕,一路上,她怕那个禽兽抓住她,更怕被人发现她被人qiangjian了。

    “花儿啊,我们是造了甚子孽啊,杀千刀的畜生,你可还未及笄,呜呜~~”,周氏怒火攻心一副天塌下来的模样。

    这时门外的常爹突然冲了进来,粗燥的大手紧紧握着一把斧头,眼睛通红满脸怒火的看着梨花,“是谁,爹今日非要宰了那个畜生”,梨花乖巧可人,一直是他们夫妻手中的珍宝,虽不骄纵她,却是尽着最好的给,将她养的模样周正知书达理,不指望她大富大贵,只盼她衣食无忧,无忧无虑的。

    “爹,爹不要,不要”,梨花激动的说道,见识过那个男人的富贵,那样的人,他们惹不起的。

    “甚么话,你,你这个孽女,竟还护着那个畜生,你要气死我”,常爹目光痛苦的看着她,一脸的失望。

    梨花哭着摇头起身拉着她爹握斧头的手,双膝跪地,“爹,我们惹不起他。求求你,不要再提这件事,只当,只当女儿命苦。日后女儿也不嫁人,常伴爹娘身侧,伺候爹娘”。

    “你,你,你”,常爹深受打击的看着她。

    “爹爹,那人大富大贵,我们便是拼了性命,只怕也伤不了他丝毫”,她痛苦的捂着满是泪痕的脸,“女儿已经遭了难,若是再赔上爹爹,那,女儿,女儿另可一死”。

    周氏听了她的话,撕心裂肺的抱着小小的她哭。常爹看着抱头痛哭的母女俩,如同被抽取了灵魂,瞬间老了十多岁,满脸沧桑的握着斧头,颓废的一步一步走出了房间。梨花含着眼泪的眼睛,看着那个身高伟岸的男人,在她寸寸目光里,一点点变苍老,一点点枯萎。

    那一夜,梨花在熟悉的小房间里,度过了最漫长的时光。她静静的一个人坐在床头,枝起窗户,痴痴傻傻的看着夏初的星空。夜空里的繁星,从遥远的地平线一直弥漫在她的头顶,一闪一闪。偶尔会吹过来一阵清凉的风,带着一股树叶和山林的味道,熟悉,舒服。

    一切的一切,都似乎没有丝毫的改变。

    只是,她知道,夜空下,那个喜欢看星星的女孩,以后再也不会有美梦了。

    有个巨大而危险的野兽,吃掉了她最美的梦....

    而她,却没有一点办法,将他驱离。

    之后的日子,梨花再也不轻易出门了,平素里跟着她娘周氏认认真真的刺绣。周氏手巧,是村里绣功最佳的人,谁家有个喜事都会寻她绣些物件。这几年,梨花也陆陆续续的学习了刺绣,却总是沉不住心,另可天天去采野果野菜,也不愿意坐几个小时刺绣。

    经历一劫,她的心,突然沉了下来。性格沉闷的她,身上反而多了一丝淡然。

    富贵的金漆大门内,又传来一阵一阵清脆的破碎声。男人怒吼的咆哮透过厚重的大门传了出来。门外两个高矮青衣小厮脸色紧张的低语起来,“爷今日又发脾气了”。

    “可不是,这几日黄管家头破了三回了”,矮个小厮夸张的竖起三根手指。

    “我瞧见了,那血流的到处都是”。

    “我听说,少爷是为了一个村姑呢。这黄管家也不知何故,小小一个村姑绑回来给少爷不就成了,不平息爷的怒气,这还不晓得要流多少血呢”,矮个小厮感叹道。

    高个小厮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你懂个屁,老祖宗这几日要过来了。之前少爷惹了郑家的事还未完,这会儿再绑个村姑,到时捅到老祖宗耳里,黄管家只怕不止破头了”。

    矮个小厮好奇的看了看他,“老祖宗真要来?”。

    “这还有假,没瞧见这几日的动静”。

    “唉,你说,少爷怎就瞧上了个村姑”,小矮子一脸鄙视的神情,乡野村姑哪里比得上那些个花魁娘子。

    高个男子突然握着他的嘴,四处看了看,紧张的说道,“不要命了,甚话也敢说,被旁人听见,我们都得死”。少爷为了一个村姑,短短两天,打死了三个人,一个不注意说不定就惹了杀身之祸。

    “她不肯来,你们不会绑”,沈辰斐一身戾气的朝着黄管家一声吼。

    黄龙心里默默的哀叹一声,低眉顺耳的说道,“爷,常姑娘这两日不曾踏出家门一步,若是众目睽睽之下绑人,只怕.....”。

    “操,白日里不行,找几个人夜里行事”。

    “这,这,常姑娘家居住村中心,就算夜深人静,只怕也会引入注目”,说完,黄龙心虚的搽了搽额头上的汗。绑个村姑容易,可他实在不敢啊。接到来信,不出两日老祖宗便过来了,真要绑了人,若被人发现了,或者那村姑闹出甚子幺蛾子,只怕老祖宗会扒了他的皮。

    他偷偷的瞧了瞧沈辰斐的脸,默默哀叹。沈丞相三朝元老,一代文豪,为人更是顶天立地,人中龙凤。沈辰斐的娘亲,更是了不得的人物,一代女英雄,当年和开国高祖打过江山,立下过汗马功劳。哪怕是老祖宗,年轻时也是个人物。

    怎么就,就生出了这么个儿子呢。

    “瞧甚呢,再瞧挖了你的眼珠子。爷吩咐的事一件办不好,要不是看在你这些年忠心耿耿的份上,爷早扒了你的皮了。赶紧滚,碍眼的东西”,言辞不善,一脚踢过去,将黄管家踢倒在地。

    狼狈的黄管家被身边两个小厮扶起,快速的离开了。

    怒气冲冲的沈辰斐心浮气躁的抄起一把金漆椅子,往屋子里一通乱砸。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