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梨花与野兽的情事(NP,H)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捆绑的梨花 (这章6400字有大肉有剧情男二也出现了,作者幸苦码字,求打赏啊。求赏,求赏,求赏)

第十章 捆绑的梨花 (这章6400字有大肉有剧情男二也出现了,作者幸苦码字,求打赏啊。求赏,求赏,求赏)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三个人偷偷溜进常家,两个小厮收到沈辰斐的命令,进到了常父常母的房间。警觉的常父睁开眼睛,只看到两个漆黑的人,他惊呼一声,瞬间被一个人敲晕了,惊醒的常母也被两人打晕了。

    沈辰斐摸进门就见到了让他热血喷张的一幕,他的rou+bang念念不忘的小美人娇滴滴的沉睡在床上,身穿一件月白色的大长袍,露出莲藕般bainen的手臂。支起的窗口透进月光朦胧的照射在她身上,让她看起来像披着一层薄薄的亮沙,白袍子下那一对雪白高耸的yunvfeng挺立着,隔着布料沈辰斐也还记得她的ru儿有多美,那粉红娇嫩似果儿的ru儿曾经被他放肆的舔过吃过,那甜美的味道似乎还残留在他嘴里。

    如狗见着食物,他控制不住的吸了吸口水,猥琐的舔了舔嘴唇。

    他慢慢的走到床边,轻轻的伸手摸了摸她的脸。

    “嘶,好爽”,娇嫩的肌肤仿佛在他大掌下融化了,化成了水流进了他的身体里,让他舒服的想尖叫。

    一张秀丽稚嫩的小脸睡得红扑扑的,长长的眼睫毛如同小小的扇子,海棠春睡的乖巧模样让沈辰斐心里说不出的柔软。他低头轻轻伸出舌头在她嘴唇上画圈圈,淡淡香气散发,近距离的接触让他的欲火燃烧的更猛烈了。

    他用手指在她玉颈下袒露出的锁骨上慢慢的抚摸,肌肤温暖的触感像极了他最喜欢把玩的暖玉,不知不觉手指的力道有些失控,“唔唔~”,梨花委屈的轻呤,沈辰斐懊恼的将手拿开,看到锁骨果然有几处红晕,在月光的照耀下发着层莹莹光晕,像盛开在她身上的小花儿。好像狠狠玩弄一番,把她掐揉地满身青紫,淤痕遍布才好。

    在如狼似虎的目光中,一种潜伏的危机感惊扰了梨花的睡意,睡意朦胧的睁开眼睛,坐在她床头的高大男人被黑暗笼罩着,双眸紧紧地锁住她的一举一动。一时间,她分不清时噩梦,还是真实。

    “美人儿”,沈辰斐乐呵呵的笑着,露出八颗大白牙。

    “啊~~~”,梨花急促地尖叫出声,因为过分受惊,声音反而不大,“你,你,你,你~~”,梨花吓的紧抱着一旁的小毯子,遮住身体。突然,她飞快的跳下床朝着门口奔去,他却更快一步将她扯进怀里,一手紧紧地捂住她的嘴,将她拖到床上。

    沈辰斐将她压到床上,一个火热柔软的东西轻轻地hangzhu了她的左耳垂,seqing的舌头画着圆圈,牙尖不时划过,带来阵阵地酥酥麻麻的快感,让梨花身体颤抖起来。她的双手使劲挣扎想掰开捂着她嘴的大手,却始终无法撼动他。突然灵巧的舌尖划过耳廓,对着耳洞不断戳刺,模仿着插xue的强烈动作。

    “唔唔~~”,初尝qingyu的梨花哪里是他的对手,一股股快感从耳朵蔓延全身,让她的身子发烫发软。一只大手不安分地爬上丰盈,隔着棉布粗鲁的握住她的suxiong,轻柔慢捻,上下揉抓。

    她如同被蜘蛛网缠住的猎物,除了挣扎和尖叫痛哭,没有一点对抗恶魔的能力。

    滚烫的泪水滴滴答答的落下,落到了沈辰斐的手背上。他浑身一震,停了下来。

    “我,我放手,你可不许乱喊”。

    ??“你滚,你滚出去,这里是常家村,若是被他们知晓你强抢民女,定是不会饶恕你的,”惊吓过度软绵绵的声音,没有一点震慑里。

    ??“你喊,爷不阻止你。你的老爹老母在我手上,你敢喊,我立刻让人杀了他们”他狠狠地狠狠捏了捏她的娇ru,疼的梨花倒吸一口,“啊……轻点……”痛呼shenyin出声。

    ??“你的闺蜜叫梨花吧,小花儿,你身子爷沾过了,只要你乖乖听话,爷会好好待你”,他突然变得万般温柔,覆盖在她胸部的手也轻了很多。

    ??“你,你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一边说一边流泪,“我的身体你也得到了....你放过我吧,我不会状告你的,这件事只当没发生过,求求你,给我一条生路吧……”,沈辰斐紧了紧手臂,将她死死的抱住,覆在胸部的手慢慢向下,顺着腰际摸到她的大腿根部,“不要,不要这样对我……”,这个男人,太邪恶了,眼见着他越来越放肆,梨花张嘴准备大声呼救。

    沈辰斐却快速的吻住了她小小的红唇,舌头霸道地尽数钻入她的口中,模仿着冲刺的节奏,疯狂地纠缠着我的香舌,狠狠乱撞,恨不得将之吞入腹中。

    ??喘不上气,呼救不成,梨花拼命的扭动身体。大颗的眼泪夺眶而出,沈辰斐突然像受到了激烈的刺激,重重的捏住她的腰,用硬邦邦的rou+bang隔着衣服狠狠撞击她的大腿。

    ??“救,救命……”,不,不要,梨花绝望的眼泪掉个不停,可惜,这一次没有得到沈辰斐的怜惜。

    不满足隔着衣服摸她,沈辰斐将她的裙子掀起,撕裂了她的短裤,“啊,不要,禽兽,你这个禽兽”,他的手像蛇抚摸她的丛林,在花xue和珍珠上来来回回的探索,大颗的眼泪夺眶而出,凄厉的尖叫起来,“爹,爹,救我......”,来人啊,救命,谁来救救她。

    沈辰斐铁青着脸,阴霾的瞪着梨花,“再乱喊,杀了你双亲”。

    被他qiangjian和下药的记忆太可怕了,梨花已经毫无理智了,沈辰斐见状只能再次抽出腰带将她双手捆住,还用手帕将她的嘴也堵住了。

    没有了阻碍,沈辰斐心情愉快的开始玩弄她的身体。手指在花xue上灵敏的抖动,梨花不由地扭动身体。突然,他对着珍珠狠狠一弹,将梨花刺激的猛烈一抖,xiao+xue拼命的张合,像吐泡泡的小鱼。他按住敏感地小小珍珠,手指画圈。太刺激了,生嫩的梨花只能扭动着,想摆脱这种激动的感觉。

    花xue不受控制的渐渐湿润,点点春露在稀疏的耻毛上,被月光照耀,闪着微微的光。沈辰斐见状,手指加快速度,一边磨蹭珍珠,一手爱抚她的花xue。看到手指上的yinshui越来越多,突然食指狠狠地插进了紧张娇嫩的小洞。

    “啊……”,突然的闯入带着一丝酥麻和疼痛,小小bainen的屁股向后躲避,沈辰斐却邪恶的越发用力往洞xue里探。

    ??“花儿,你瞧瞧,你的yinshui真多”,粗重的呼吸带着邪魅嗤笑,他抽出手指,邪恶沾着yinshui涂抹在她脸上,直到她脸上湿湿嗒嗒才罢休。低头一边舔食她脸上的蜜汁,一边说着不堪入耳的话语,“花儿真甜,yinshui是甜的,眼泪也是甜的。花儿,以后天天给爷吃,口渴了,吃你的yinshui,饿了吃你的嘴和naizi,好不好”。

    “唔唔~唔唔”,梨花拼命的摇头。她的不乖惹怒了他,猛地使劲按住珍珠,“唔……”居大的快感席卷全身,哗啦啦的春水从xue里流出,落在了梨花躺了两年多的床上。

    “好个yindang的花儿,竟然这般可人,知晓爷口渴了喷水让爷解渴呢”,明明是低醇悦耳的声音,梨花却只觉得冷,恐惧,害怕。

    修长白皙的大腿被沈辰斐用力的拉扯开,为了视线更好,他拉着她的腿移到了床边,让月光更清晰的照耀着,腿心粉嫩的花xue展漏无疑,肥软的红艳艳的花瓣微微打开,沈辰斐俯身低头一口hangzhu那朵艳丽多汁的花xue。

    舌头贪婪的吸允着甜蜜的yinshui。??

    好舒服,梨花强烈的颤抖着挣扎双腿,想逃脱这种yuwang。沈辰斐哪里会让她跑,舌头敏捷的钻进了花xue里,火辣辣软绵绵的舌头让梨花再也生不出一丝反抗的力气。察觉她身体的变化,舌头模拟着rou+bang插xue的步骤加快前后摩擦和撞击,每一击,每一撞,目标都是她的凸的敏感嫩肉。

    突然,梨花全身猛地一僵,两只大白腿猛烈的颤抖,身体变成了火热的粉色,沈辰斐愣了一下只觉得xiao+xue喷出了一大股汁液,他立刻长大嘴将所有的蜜汁接住,汁液太多太猛,随着他的嘴角流出了一小半,他咂吧咂吧嘴,可惜的哀叹,“好些浪费了”。

    “花儿,你喂饱了爷,爷也要喂饱你的肚子”,握着rou+bang慢慢贴着花唇外侧的肉前后滑动,一会儿戳弄小小敏感的珍珠,一会儿邪恶的对着小洞着重用力一探,,微微插入娇嫩花xue后又调皮的抽出。刚刚高氵朝过的梨花只能瘫软着身体,让他亵玩。

    ??老道的手法,将梨花玩的理智完全,若不是有手帕塞着嘴。只怕这会儿梨花早就yindang的求他操弄了,尝过qingyu滋味的她,更无法抵挡他那孟浪的挑拨,不需要捆绑,到了这一刻她也会张开大腿,让他干,让他插。沈辰斐手扶着粗长的硬物,对准shishilinlin的花xue,“花儿,爷要ganni了,爷大不大,你喜不喜欢”,说完,使劲狠狠地一顶,毫不留情的刺穿,深深地插入小小的花xue深处。

    ??“唔唔,唔唔……”涨和丝丝的痛从xiao+xue传来,让深陷qingyu的她恢复了一些理智,想到刚刚心底的想法和控制不住的yuwang,大滴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漫天的恨意和无尽的哀伤侵蚀了她的心。

    他再一次摧毁了她,这一次,还毁了她仅剩的一点尊严。

    她再也没有资格指责他是qiangjian犯了吧....

    钻心的疼痛,钻入了灵魂。

    ??rou+bang无情地抽出,凶猛地狠狠插入,抽出,刺入。“噗嗤噗嗤”的rou+bang和yinshui的搅拌声,“啪啪啪...啪啪....”,白花花的大腿撞击,参合着浓重低泣声和男人粗糙的呼吸声,交织成一首yindang的乐曲。

    ??青筋暴起的rou+bang在红艳艳的花xue中横冲直闯,“唔……”当rou+bang冲到伸出一处凸起的软肉时,梨花又一次喷出来水。

    ??“好爽,花儿,爷好舒服,好快活”,沈辰斐得意与兴奋将她衣服推高,用力抓住她换动摇摆的ru儿,“好紧,花儿再紧些,夹得爷要升天了”,找到她的敏感点后,他对准那一处软肉,凶猛地撞击。

    为了听到梨花软绵绵的声音,沈辰斐将她口中的帕子拿了。

    ??“啊……哈……不……那里……不要,慢点,太,太快……”,无法压抑地yindangshenyin从口中溢出,听到她的jiao,沈辰斐如同打了鸡血,撞击的更加厉害,恨不得插穿她,干烂她。

    ?他健硕的双臂突然托起她的大白腿,将她举起架在肩膀上。梨花悬挂着,这样的姿势,让他的rou+bang更加的深入插入rouxue深处。

    ??“太深了,会坏,会坏掉……”,巨物尽根没入,凶狠的撞击到宫口,让梨花有种被活活插穿的痛苦感。沈辰斐如同失去了理智的野兽,任何事,任何人,也无法阻止他的yuwang。

    “花儿,叫爷的名字”。

    “慢,求,求....慢点”,??rou+bang气势汹汹地穿插着xiao+xue,九浅一深地戳刺,狠狠地蹂躏着鲜嫩的嫩肉。

    “花儿,叫爷,快点叫爷的名字,叫爷辰斐”,他的rou+bang被她贪婪地咬住不放,还紧紧的一吸一缩,该死的舒服。两人的耻骨处不断相互冲撞,花xue旁边稀疏的毛发被一bobo春水染得shishilinlin的,晶莹的水珠被沈辰斐撞击着落下,他们身下落得到处是水,床单上好像有人故意用水画上了花朵,娇艳的盛开着。

    “花儿,快叫,不然爷要活生生插烂你”。

    “辰...斐....”。

    ????

    他冷吸一口气,灵魂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撕开了他的血肉之躯钻了出来,他红着眼睛,低头狠狠咬住她的脖子,在她的尖叫声中,将她拉起坐了起来。“花儿,爷要吃了你....一口口吃了你....嘶,爽,吃你的嘴....你的naizi,你的xue~~~好爽,花儿,你快活吗~~~吃够了再把你关进笼子里,一丝不挂.....天天挨爷的rou+bang操”,一口口说出的话不堪入耳。

    “禽~禽兽”,梨花流着眼泪,羞耻的骂道。

    “呵呵,爷是禽兽,猪狗不如~~你是爷...的小母兽,爷要...呵~干死你”,话落音,抓着她疯狂的操弄,“啪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再也不曾消停下来。

    夜有多漫长,明明最长只有十几个小时,可这一夜,梨花觉得比她穿越古代两年更久,更煎熬。

    沈辰斐用尽了手段玩弄她,却偏偏不会让她晕死过去。强势又粗鲁的架着她的身体,床上,床下,甚至他还让她趴在窗户上,从后面大大的打开双腿狠狠撞她的xiao+xue。她只能尖叫着一次次喷水,一次次颤抖着身体高氵朝。

    rou+bang凶狠地在花xue内进出戳刺,大大的蘑菇头烫慰着子宫,不断地肆意碾磨转圈。一波又一波地的快感将她淹没.....

    黎明来临前,会有一段时辰最黑暗,那股黑暗笼罩天地遮掩一切光明。一座秀丽精美的别院里,长长的长廊两侧栽种了许多的梧桐树,茂密的梧桐树将长廊密密匝匝的盖住,长长的梧桐须被夜里的凉风吹起,像数出根衍生而出的绳索,一不小心就能将能紧紧捆绑。

    这时,一个白色的灯笼出现到了长廊,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子,提着灯笼快步的走,脸上难掩焦急的神色。长廊尽头,男子将一堵长满爬山虎的墙壁推开,眼前出现了一条向下延伸的台阶,扑面而来的冷气让他缩着身体颤抖了几次。

    似乎不想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提着灯笼继续前进。越往深处走,气温越来越低,他呼吸之间爷出现了白雾,握着灯笼的手也控制不住的发颤。走到地下通道的尽头,他眼前出现了四道厚重的大石门,他站在四门中间思索了一会,最后走到了最边缘的门前,捡起石头大声敲打。

    “公子,图解有要事禀报”。

    微微颤抖的声音透过石门,进入了一个由冰石雕砌而成的房间,正对石门的方向,有块很大的墙,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墙壁上竟然井然有序的排放着五个少女,红衣,红靴,头上的飘着的血红发带,连手指甲爷涂上了鲜艳的红。那些女孩子脸色苍白苍白,却又一张艳丽红色的嘴唇,紧紧闭着眼睛似乎只是在休憩安睡。

    不远处的地方有一张冰石砌成的大床,大床上躺着两个人。一个年轻的男人抱着一个chiluo的少女,那少女和石壁上的五名少女一样的妆容。此刻,安安静静的被男人孔武有力的手臂紧紧抱着。

    听到门外的敲击声,男子睁开了眼睛。那双眼,那双眼眸,一双让人害怕惊悚的眼睛。冷漠,冷冽,阴暗,如同野兽一样看不到一丝的理智。明明清澈如海,却总带着一丝掠夺和杀虐。biantai,chiluo裸的biantai,而且,他毫不遮掩。

    就是这样一双眼睛,毁掉了他一张帅气正义的脸。

    “外面候着”,好冷,比冰石更冷的声音,好像从千年寒潭浸泡了千百年,让听了耳朵也会瞬间结冰。

    他小心翼翼的抱着少女下了冰床,将挂在一旁的红衣红靴穿在少女身上,穿戴好后,将她温柔的放在石壁上空出的位置,“雪儿,要乖巧些,不许胡闹,不许调皮”,亲密的点了点她的鼻子,吻了吻她艳红的小嘴。

    正常人见到这一幕,只怕早吓的魂飞魄散了。石门打开前,外面等候的小厮图解早早退得远远的,生怕见到墙壁上的尸体。

    “公子,金蝶产卵了”。

    陈亦爵微微皱了皱眉头,“金蝶寿命快尽,如何会产卵”,说完快步走了出去。

    “公子,您瞧瞧,这可是金蝶的卵”,说话的男子的图解的大师兄,名叫山海。两人是陈亦爵的左右手,图解精通制毒,山海精通养蛊。

    陈亦爵端起盛金蝶的玉碗仔细的端详,金蝶是一种传说中的毒蛊,说是毒蛊也不尽然。这种蛊,操纵人的七情六欲。陈亦爵手中的金蝶是他无意中得到的,效果并不能达到控制人,却能让男人不举,之后慢慢发疯,漫长的死的极其的痛苦。

    若是女人中此蛊,会yindang无比,最后死于欲火焚身。

    此蛊天下无解,寿命三年。

    说起金蝶蛊,不得不提沈辰斐了,他几月羞辱过的郡主正是陈亦爵大哥的心上人。陈亦爵这个人虽然biantai邪恶,却也不轻易害人,除非,哪个瞎了眼的自己撞上来。沈辰斐身穿黄金马甲,杀了他等于违抗了朝廷。对付他那种人渣陈亦爵多的是法子,将寿命快尽的公金蝶下在了他身上,既能延长公金蝶的寿命,又能慢慢看他被yuwang逼疯。

    “看来,公金蝶有了新情况”,陈亦爵自言自语的说道。不知道想到什么,他一脸激动的捧着玉碗,目光里带着一丝疯狂和掠夺。

    “公子,这卵该如何?”,山海询问道。

    “将这一对卵好生护着”,孵化的法子他也只是听闻过,金蝶太难寻,他手中的这对亦有可能是最后一对。看来,寻到那人渣察看究竟是当务之急了。

    “图解,准备一下,你随我去一趟京都。山海,好好护着虫卵”,说完,他快速的离开了蛊房,急急忙忙的一个人回到了下地冰窖的书法里,翻阅医术和手册。

    沈辰斐活了十九年,一直作恶多端,惹是生非,残害人命,终于在这一年遇到了他最大的两个对手。他才明白,夜路走多了,终会遇到鬼。

    找遍了各个妓院和沈辰斐经常去的茶楼后,黄家慈一群人终于找到了常家村。

    “黄哥,一个小小的村庄而已,难道还有人胆敢惹我们,何必留马走路过去?”,黄家慈身后的粗旷男人不解的问道。

    “却脑子的东西,老祖宗今日便到,惹出什么事,你我吃不了兜着走”,黄家慈是黄龙的本家侄儿,跟着黄龙在沈辰斐伺候了几年,比谁都清楚沈家三个主子的厉害。

    黄家慈很聪明,只待了两个功夫好的,其他人都留在了村口。

    被玩弄了一晚上的梨花烫软的沉睡在沈辰斐的怀里,禽兽一夜未睡,此刻竟还是精神抖擞的抱着她一脸满足的笑容。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沈辰斐起身将门打开一条缝隙,伸手将递过来的食物和水拿了进来。

    “小花儿,乖乖~饿了吗?可要用膳吃水?”,他欢喜的将东西端到床上,乐滋滋的将小小的人儿紧紧抱住,“好香,花儿,爷真是爱死你了”,一边说话,一边拿着水喝了一口,再低头吻住梨花饿嘴,将水喂入她嘴里。

    沉睡的梨花喝到了水,如同饥渴的鱼,长着小嘴用力的吸允。

    “好热情,乖,爷吃饱了,再喂你”,猥琐的拍了拍她射满了jing+ye的bainen的小肚子。

    “嗯~~啊~~”,梨花不舒服的扭动了腰。

    沈辰斐眼色一沉,突然将她大腿拉开跨坐在大腿上,压着她的小屁股,将硬邦邦的rou+bang狠狠插进xiao+xue中,“爷又忍不住了,花儿,爷不动,你乖乖夹紧含着命根子”,嘶嘶,倒吸几口气,“舒服,爷舒服死了”。

    黄家慈带人进常家时,沈辰斐还在疯狂的操干着小梨花,常父常母还被人绑着,每次醒来又被看守的人打晕了。

    几人只好搬着长凳子,坐在天井里慢慢等待。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